顶点小说 > 盛世鸿途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靴子落地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靴子落地

  黄坤去东河区任书记去了,舒志超去了东河区担任常务副区长,可以说都是重用。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黄坤之前一直跟着陈功在一起,但没有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现在一步到位任职东河区委书记,可以说是十分重用了。

  舒志超跟着陈功当了不长时间的秘书,现在到东河区担任常务副区长,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历练的角色,只要陈功不调走,肯定还会重用他的。

  刘干被调到苍龙县担任县委书记了,原任县委书记被调到市委党校任职,这一调整,大家一下子就感到刘干只所以被重用,可能与调查闻强的案子有关,是陈功对他一种奖赏。

  当然,这样说未免太露骨,如果刘干没有担任县委书记一把手的本领,陈功也没法用他,因此说论功行赏那就太不符合实际情况了。

  刘干也没想到陈功真的会用他,这让他觉得陈功是一个说到做到,很有用人魄力的人,心里头对陈功就是非常敬服了。

  同时,刘干的被重用,还缓解了一些人的焦虑,那就是因为他们此前与韩东南有过交往,担心会受到牵连,然而现在刘干却是受到重用,刘干与韩东南也是有着关系的,这说明只要陈功有所保护,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一些人便开始积极向陈功靠拢了,争取得到陈功的赏识和保护,免得韩东南出事后,他们会受到牵连。

  时间又过去两个月,正当大家觉得韩东南不会出事的时候,韩东南终于出事了,拖了这么久,大家以为,韩东南可能是平安着陆了,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之前李大宁被查,也不过是一个巧合,并不是指向韩东南的。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的猜测错了,查李大宁就是指向韩东南的,李大宁的角色比闻强要重的多,闻强才不过是处级干部,而李大宁却是厅级干部,李大宁的手里掌握着韩东南不少的材料。

  韩东南是在省委的一场会议上被京城来的中纪委工作人员带走的,刘振堂主持的会议,当时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寂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韩东南没有任何的反抗,乖乖的跟着中纪委人员离去了,韩东南的事情,大家都一直在关注,只是迟迟没有靴子落地,让人怀疑是不是韩东南没事了,直到现在中纪委的人员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才知道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

  韩东南出事之后,刘振堂召集全省厅级以上干部到省里开会,重点了反**的事情,要大家以韩东南为鉴,认真做好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各个地市各个省直部门的一把手,要担当起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的重任,抓好各地市各部门的党风廉政建设工作。

  宋开多与陈功一起去了省里开会,听了刘振堂的讲话,大家都在想着这个事情,韩东南身为省政协主席,级别地位都很高,现在出事了,却是让人感到非常震撼,如果他们不谨慎,也把路走歪了,最后肯定也是韩东南的那个下场。

  刘振堂要以此为警示,让大家做好党风廉政建设工作,陈功回来后,便召开全市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传达省委的精神,让大家也是以此为鉴,做好党风廉政建设方面的工作。

  而就在会场上,洛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姜腾达看上去脸色非常难看,与他坐在一起的洛河市检察院检察长看了看他,感到很是奇怪,以为他病了怎么的。

  等到会议一结束,姜腾达立刻离开了会场,也不与其他人打招呼,有人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心里头也是怀疑起来。

  姜腾达是法院院长,是政法口的人,而韩东南曾经担任过省政法委书记,姜腾达有可能是韩东南提拔起来的院长,姜腾达在洛河任职有五年多了,时间也可以说是很长的,身上再有一些事情,参加这个会议,心里头能舒服吗?

  观察仔细的人就会猜疑着这个事情,但是这个也说不准,或许姜腾达真是的身体不舒服,与韩东南出事无关,再说即使有关,组织上还不网开一面,也不能打击面过大啊。

  韩东南出事以后,市里头凡是与韩东南有着扯不清关系的人,都小心起来,有事没事地都会往陈功那里跑一跑,汇报一下工作,争取得到陈功的支持,以便在受到牵连的时候而陈功能帮他们说说话。

  韩东南出事这个事情,说来也是有人在杞人忧天了,中纪委调查韩东南还是把重点放在他担任省政法委书记期间的事,洛河的事情还是次要的,只要不牵扯到违法乱纪的事情,是不会牵扯到洛河的一些人的,当然,如果洛河有人向韩东南行了贿,然后韩东南又讲了出来,那肯定是要受到处理的。

  由于韩东南的事情比较重大,省里头开始加强党风廉政方面的工作,各个地市也开始严明纪律,一时之间,全省的官场风气都出现了好转。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功突然得到一条消息说,时针在省老龄委所办的杂志上发表了文章,说明反**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当年的良好工作传统。这篇文章一刊出去,洛河市里头就有人看到了,贺建功知道后,就告诉了他。

  对于时针的这篇文章,陈功立刻拿来看了看,要说这样的文章真不该时针来写,要写的话应当是陈明义在上面写,陈明义才有资格写这样的文章 ,不知是省老龄委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登时针的文章?

  时针当年可能确实是非常廉洁,可是相比起来,陈明义的作风更好一些,没为自己子女谋一分的利,而时针呢,几个子女安排的好好的,时涛还成了副厅级领导干部,这都是受到了他的庇荫,如果没有时针庇荫,时涛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现在时针却是写出这样的文章,让大家又作何感想呢?当然了,不知道的人肯定觉得时针说的是真心话,可是知道的人就会觉得他虚伪,自己廉洁不错,但是庇荫自己的子女,难道就值得别人赞扬吗?

看过《盛世鸿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