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剑叩天门 > 第四百三十章 千臂石佛

第四百三十章 千臂石佛

  不过这僵持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李云生的那数千道生机所化的剑气,便摧枯拉朽一般将那长枪斩成粉末,这道道剑气中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连那漫天流云都斩成了“碎片”,一块一块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天空之中。

  “何等壮观的一剑。”

  暮鼓森外围,一名年迈的剑修双目含泪的死死握着腰间的剑柄道:

  “谁道我剑修无用?”

  随着宗门被仙盟一个个地清扫,十州原本就已经凋零的剑修一脉至此彻底没落。

  而在仙盟的有意引导之下,十州更是出现了一股轻视剑修的风气,无论是仙盟还是其他仙府势力在用人之时,都会将剑修排除在外。

  一些剑修闹事的事迹则被仙盟故意放大,在某些府城剑修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

  其他修者看到这一剑后,虽然情绪没有那年迈剑修那般激烈,但一个个还是被这一剑惊得愣住了。

  对于仙盟的围观者来说,这一剑无异于在他们脸上扇了一巴掌。

  “刚刚那一剑,定是那秋水余孽无疑。”

  陆云跟秦枭站在山巅望着暮鼓森的方向道。

  “秋水的剑术当真强得有些可怕。”

  秦枭面色有些难看到。

  “可怕的不是秋水的剑术,可怕的是这个人。”

  陆云望着暮鼓森的方向寒声道。

  跟那些人不一样,秋水的纵横方圆剑很早就见识过的,在那些普通弟子手里这纵横方圆剑可没有此等威力。

  “嗯?”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怀中的那枚用来跟仙盟传递讯息玉简忽然一热。

  他拿出那玉简看了一眼,顿时嘴角勾起。

  只见那玉简上写到:

  “余许汝等联手阎狱,无论耗费何等代价,务必击杀此子。”

  “盟主答应了?”

  秦枭先是看了一眼陆云手中的玉简,然后再看了一眼陆云问道。

  “没错。”

  陆云点点头。

  “你我有机会好好会一会这秋水余孽了。”

  他冷笑道。

  此时已经是入圣境的陆云,自然不会惧怕李云生,恰恰相反他还很期待这次交手,别看他面向斯文,其实是仙盟府主中最好战的一个。

  而在暮鼓森中的李云生则完全沉浸在了与飞来峰的交手中。

  “我这一剑如何?”

  李云生不卑不亢地笑望着面前的飞来峰。

  这十年来,在这暮鼓森中,这是第一个让他打得酣畅淋漓的对手。

  而飞来峰回应李云生则是一道更强的荒骨气息。

  随着这气息将李云生笼罩其中,一股无形重力骤然降下,除了李云生剑域笼罩的区域,暮鼓森的一大片林地塌陷了下去。

  虽然李云生对五行之术不算精通,但他的神魂却能清晰地感知到,这是一股极为纯粹的土行之力。

  紧接着,他便看到面前的飞来峰好似活了过来一般,以山体岩石为骨肉,在那道道符文禁制连接之下化作了一尊巨大的佛像。

  这巨大的佛像周身神光四溢,李云生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他那慈悲的面容。

  但在这慈悲面容注视下的李云生却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他直接解将第二颗麒麟骨解封,而且解除了剑域收回了那千道剑气。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此刻的对手,已经不是单靠剑域就能抵御得了的。

  在他看来,与其被动防御,还不如奋力一击。

  他闭上了眼睛,身形笔直地站立在原地,秋水十式的剑诀开始浮现在他脑海中。

  随着秋水剑诀的涌现。

  在他心底温养了差不多的十年的剑意被一点点唤醒。

  在李云生剑意觉醒的那一瞬,那尊原本面容慈祥巨佛脸色骤然一变,换上了一副怒容。

  随着他这怒容骤然显现,他周身神光化陡然一暗,头顶彩云也翻滚的恶云瞬间遮蔽了整片天空。

  一时间暮鼓森方圆百里阴霾密布。

  而随着这佛陀恶相的显露,那无形重力顷刻间十倍于前。

  就在暮鼓森的林地出现大面积的坍塌的时候,暮鼓森的一个山头上,一道乳白色的光晕将大半个暮鼓森包裹其中,暮鼓森坍塌之势顿时被遏制。

  只见那山头上,一头白鹿神色平静地凝视着李云生这边。

  不过就在这头白鹿凝视着李云生的时候,在它所站立的山脚处,一个周身被煞气缠人的男子正满脸垂涎地望着它……

  回到李云生这头。

  只见李云生面对这无形重力却丝毫不为所动,他苏醒的剑意正一点点地在他神魂控制下不停汇聚。

  终于,就在李云生脚下只剩下方寸站立之地时,他睁开了眼睛。

  霎时,那道他积蓄了十年的剑意,犹如破堤的洪流奔涌而出,汹涌的剑意顷刻间将方圆百里笼罩其中。

  那些在远处围观的修者们在这剑意之下,满脸惊恐地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

  而他们手中的刀剑则发出一声声恐惧的哀鸣。

  那怒佛似乎也在这道剑意中感受到了威胁,随着一声雷霆般的怒吼,他的后背生出千条手臂,然后这千条巨大的手臂或是拳或是掌一齐朝着李云生拍了下去。

  这千臂齐落的景象煞是骇人。

  不过更加骇人的还是它的威力,随着这前臂缓缓拍下,地面的草木山石顷刻泯灭化作飞灰。

  饶是如此,李云生依旧没有看那怒佛一眼,虽然手中无剑他却做出了一个拔剑的姿态,一股无形的剑势随之在他身后汇聚,在他那股庞大的剑意牵引下,好似整片天地都站在了他身后。

  随着这股剑势汹涌而出,那千臂石佛的动作顿时为之一滞。

  但这停滞不过持续了几息,那千条手臂再次朝着李云生拍下。

  刚刚那一瞬,其实是李云生拔剑的最佳时机,可惜终究是被他错过了。

  因为就在李云生准备拔剑的一瞬,他忽然才发现自己没有剑。

  李云生高估了自己对秋水剑诀的掌控,而低估一柄好剑的作用。

  当初面对阎狱的黑白二使跟秦柯时,如果不是手上有青鱼在,他不可能发挥得出秋水剑诀的威力。

看过《剑叩天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