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二百零三章 醒来

第二百零三章 醒来

  不知在黑暗之中昏迷了多久,在一阵剧烈的头疼欲裂后,让郑远终于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中苏醒了过来。

  但他尚未睁眼,耳中就传来了一个稚嫩女孩的声音。

  “孔先生,这人倒地什么时候能醒啊,都已经三天三夜了,不会是真的救不活了吧,小姐可还一直等着我的回话呢”,此时这名女孩看着还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动静的郑远,眉头微皱的对着旁边一名五六十岁模样的老者开口。

  “你这小丫头就不要催促了,此人经过老夫查看,只不过是体内灵力消耗过多,且身受重伤,再加上再在中漂了这么久,导致体内伤势更加沉重,其它的倒是没什么大碍”。

  此时这名孔先生看着依旧没有醒来的郑远,眉头紧锁的说道:“不过此人在海中漂了这么久,居然没有被那些海兽吃掉,更没有被海浪卷着沉入海底,此人倒还真是命大啊”。

  “听高总管他们说,此人的修为看样子只不过是剑者期,但是肉身却要比一般的剑者期之人强上不少,甚至恐怕不弱于一般的斗士初期;以此人的实力居然还落得身受重伤的下场,那将此人打成重伤的人倒地是要什么修为才能够做到的啊”。

  听到孔先生的话,女孩立即眉头皱起,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这个老夫就不知道了,但是小姐却是亲自交代一定要尽力救治此人,老夫也没有爆办法,只能用尽毕生所学了”,孔先生抚了一把已经花白的胡须说道:“只是看此人满脸煞气的模样,肯定要买是被仇家追杀,要买就是遇见了海盗,不然的话也不会落到海中了”。

  “如果此人是被仇家追杀的话,那我们救下此人,该不会也牵连到我们吧”,听到老者的话,那名女孩面露惊讶的问道。

  “这个很有可能”,老者闻言也是衣服呀忧虑的神情。

  听到这里,郑远才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个舒适执纪的床榻之上,身下垫着厚厚的被褥,身上盖着光滑的棉被,身体异常的温暖。

  听着这一老一少的交谈,发现他们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之后,郑远内心稍安。

  看来他应该是被一只过往的商船救了下来,已经在万里池塘的范围之内了,不过他现在的处境可着实不妙。

  郑远在醒来的瞬间,就用神识将体内的情况探测了一番,结果倒吸一口冷气,满心的发苦。

  在将宋中成功困在了六甲潜灵阵之内,并且成功逃出来之时被宋中全力的一掌击中之后,郑远就已经伤上加伤,体内的情况已经是极其的糟糕了。

  不仅以前没有完全恢复的伤势一齐爆发,加上体内灵力消耗殆尽,伤势也是越来越重,在一口气飞行了十几里之后,郑远也是再也坚持不住了,一头坠进了海中。

  不过在坠入海中之时,郑远用体内仅存的一点灵力将自己保护了起来,日后就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任由海水带着自己漂泊。

  而现在郑远的身体状况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差上不少,不仅体内伤势严重,灵力损失殆尽,一身修为更是险些跌落下剑者期,现在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战力,也仅仅只是相当于一名普通剑者初期之人罢了。

  郑远暗叹口气,知道自己能够逃脱就已经是属于万幸了,体内伤势只要有灵药就能够全部复原,一身修为也会随着修炼而恢复。

  此时郑远的识海之中魔灵的声音突然传来,只听见其用一副得意洋洋的口气说道:“小远子,你总算是醒了啊,你在海中漂流了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要不是魔爷爷我一路上保护着你,你恐怕早就被那些凶猛的海兽给吞了”。

  “哦?没想到原来最后居然是你帮了我一把,看来你还是有点用处的啊”,郑远闻言,一声轻笑的开口。

  “哼,要不是老子的命与你小子的命被绑在了一起,老子才不会管这个闲事了,早就先把你给吞了,任何独自逍遥快活去了”,魔灵闻言一副十分不屑的说道:“不过现在你体内的情况可是十分不妙啊,就你现在的修为,在这万里池塘可是极难生存的,还是抓紧时间赶快恢复修为要紧,不然你小子死了就算了,可别拉着你魔爷爷陪葬”。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郑远平静的开口说道:“不过现在我们到底身处何处,可否有什么危险,这船上的情况你可清楚”。

  “这个你放心,你魔爷爷早早将这艘船上上下下全部都探查了好几遍了,除了个别人对你身上的储物戒指和驭兽镯不怀好意之外,其他人倒也没什么不良的心思”,

  魔灵口气缓和下来的说道:“而且这船上修为最高者只不过是两名剑者后期之人,其中一人一直躲藏在船的底部,看样子应该是被隐藏起来留作后手之人,另外还有十几名剑者初、中期之人,其余的就只是一些普通的辟灵期了,只要你能够恢复了部分修为,这些人根本就不足畏惧的,起码要逃是没人拦得住你的”。

  “只有两名剑者后期之人么”,郑远闻言心中一松,随即缓慢的睁开了双眼。

  “孔先生,快看此人终于醒了”,此时一直在床边盯着郑远看的那名女孩,立即开口惊呼起来。

  郑远睁眼一看,是一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看个不停,颇为可爱。

  “你这丫头小点声,别人才刚刚醒过来,可别吓着了人家”,孔先生闻言也是看向郑远,正不动声色的大量着他。

  “孔先生你先陪着他,我这就去禀告小姐”,未等郑远想开口问些什么,少女就对着老者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句,人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呵呵,小兄弟不要见怪,这丫头就是这般的性子”,老者轻摇了摇头,冲着郑远和善的一笑。

  “不敢,是两位救了在下么,这里是何处,阁下是······”,郑远同样报以一笑,坐起身来,缓缓的问道。

  “这里还是万里池塘北部海域,你在海中漂浮着生死未卜,是被我家小姐叫人救起来的,老夫孔吉义,是东家聘请来的一位药师”,老者闻言轻摸了一把胡须说道。

  “原来如此,在下姓钱,一定要向这位小姐好好感谢救命之恩”,郑远闻言轻吐了口气,拱手说道。

  不过在经历了越国之事后,郑远也是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就连名字也是用的一个假名,以免再被人识破了身份。

  “我家小姐确实是菩萨心肠,但会不会见你可就不好说了,不过钱兄弟能否说一下,你为何会在海中漂浮这么久吗”,老者满脸笑意,但是目中却满是好奇之色。

  “这个···钱某也不拿虚话欺瞒老先生了”,郑远踌躇了一下,面色黯淡的说道:“实不相瞒,之下原本也是这过往的商船之人,只是在半路上商船被海盗打劫了,所有人都被海盗杀了,只剩下在下一个拼死才逃了出来”。

  “那还真是不幸了,这片海域可是整个万里池塘海中最多的了,遇见此事倒也一点都不稀奇”,老者闻言抚了把胡须,只是看起模样似乎对于郑远所说并不全信的样子。

  “孔先生,小姐说先让这位公子静静修养,其它的一些事情就等以后再说”,就在此时,那么少女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一边对着老者开口,一边好奇的打量着郑远。

  郑远察觉后,冲其笑了笑,结果这小丫鬟却立即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来,随后直接跑了出去。

  而此时的老者内心却是疑惑不已的思量道:“此人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和小姐以前所结交的那些公子少侠相比,差的很远,但为何却是如此留心此人?”

  “既然是小姐亲自吩咐的,公子刚刚醒,那老夫就不打扰了,还请公子好生歇息,老夫就先告辞了”,老者此时也起身告辞起来。

  郑远自然又是一番感谢之言,目送老者立刻了房间。

  独自一人的郑远,躺在床上看着木质的屋顶沉默了下来,半晌后,才轻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几日里,除了有名丫鬟按时送来一日三餐之外,倒也并没有其他的人来打扰,这也让郑远毕竟满意,自然是抓紧时间服用丹药,打坐修炼了。

  不过郑远还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经常有一股神识在这房内小心翼翼的扫过,看起神识的程度,应该是一名剑者后期之人的。

  而且在郑远房间的四周,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出现了几名剑者期的护卫经常从此地走过,并且还特意的多逗留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监视着郑远的一举一动。

  在发现这些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之后,郑远倒也没有去过多的理会这些,依旧在疗伤恢复,只是将魔灵放出,让它警惕的监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