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旖旎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旖旎

  此时的叶枫等人看着郑远消失在了山林之中,立刻面色大变,随即身形也是全速冲来,毫不犹豫的冲入了山林之中,三人的神识更是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开来,将四周的每一寸土地都寻了个遍。

  但是郑远就好比是完成消失了一般,任由叶枫等人如何寻找,都没有发现一丝踪迹。

  “他现在身受重伤,肯定跑不远”,此时大长老在搜寻无果之后,立刻面色阴沉的开口说道:“就算是将整个青云山翻过来,也一定要找到此人的踪迹,我还就不信他还能够凭空消失了”。

  “传令下去,发动全部人手,将整座青云山上上下下全部搜索,一寸都不要放过,一旦发现此人踪迹,不要轻举妄动,立刻发信号”,

  此时的叶枫也是面露不甘之色,面色难看的历声开口道:“立刻封闭整座青云山,任何人不得进出,违者格杀勿论”。

  随着叶枫等人的下令,此时整个青云山庄之人都是加入到了寻找郑远的踪迹之中,从白天一只寻找到了晚上,使得原本平静的青云山,此时灯火通明,喧嚣不已。

  而这一夜对于青云山庄来说可以说是不眠之夜,因为整座山庄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是加入到了寻找之中,而青云山更是在第一时间就被整座护山大阵笼罩着,使得整座青云山与外界隔离开来。

  与此同时,在青云山的山顶之上,有着一座优雅切格外宁静的庭院,这庭院虽然不是十分奢华,但是却也经过精心装饰,与四周其它的庭院有着明显的不同,而且这座庭院所在之地,可以说是整座青云山为数不多的几处还算平静之地了。

  而现在,从这庭院之中的厢房之内,却是传出了一名女子不断的哭泣之声,而且显得格外的伤心。

  “小姐,事已至此,你再伤心也没有用了,还是想开一点吧,毕竟那人与小姐也没有多大的渊源,小姐又何必为了此人如此伤心”,

  此时在厢房之内,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正爬在床榻之声疼哭不已,就连身形的床单都是被染湿了不少;而在女子身后,正有一名婢女十分焦急的劝着这位女子。

  爬在床榻之上正在痛哭不已的,自然就是叶婧依了。

  在她被大长老从郑远之处唤出之后,立刻就被人带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之中,并且从别人口中得知了叶枫等人要对郑远出手的事情。

  当他听到这件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前去救郑远,但是奈何自己被护卫给关在房内,根本就无法外出。

  因此她才会在房间之痛哭不已,可以说是已经哭了整整一天了。

  每当想到是自己将有毒的灵茶端给郑远之时,叶婧依的内心就好自责不已,同时内心也是对父亲等人极为怨恨。

  因为在她看来,父亲等人是在恩将仇报,郑远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可是现在自己的父亲等人却对郑远下毒,而且还是自己亲手将有毒的灵茶端给郑远,叶婧依内心就难以接受。

  而且父亲从小就教育自己做人要知恩突破,切记不能见利忘义,对自己有恩之人更是要百倍报答。

  因此叶婧依在郑远救了自己之后,就极力的邀请郑远到青云山庄来做客,希望能够找机会报答郑远的救命之恩。

  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还有叔叔等人,居然会为了那宋家的赏赐而恩将仇报,企图致郑远于死地。

  虽然叶枫后来也来找过叶婧依,向她说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但是叶婧依却是只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了得到所谓的赏赐,而见利忘义、恩将仇报,其余的一点都听不进去。

  叶枫见此也是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叹气立刻,并且发动整个青云山庄之人全力寻找郑远的踪迹,甚至不惜挖地三尺也要将郑远找出来。

  “父亲他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不是一直都说要知恩图报,做人更是要讲诚信,不得见利忘义吗,可是现在他们为什么要如此对待郑大哥,难道就因为他是被通缉之人吗”,

  此时爬在床榻之上痛哭的叶婧依,声音有些梗咽声中说道:“玉儿你可知道,是我极力邀请郑大哥来青云山庄的,可是现在却又是我亲手害了他,这让我如何对得起郑大哥”。

  “小姐,事已至此,你现在无论如何但是没有用处了,还是想看一点吧,庄主和几位长老这么做也是为了整个山庄好,你就不要再埋怨庄主他们了,再说那人现在不是已经逃走了吗,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了”,此时那名叫玉儿的婢女也只得如此开口劝说了。

  可是叶婧依却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依旧还是痛哭不已。

  但是就在此时,房间内的叶婧依与婢女玉儿却是突然听见从外面的庭院之内传来了一声‘噗通’一声,好像是有什么人进来了。

  “一定是庄主他们又来了”,婢女玉儿听见那声响之后,也是下意识的认为是叶枫等人到来,于是立刻外出相迎,而叶婧依却是头没有抬一下,根本没有去理会。

  可是就在玉儿将房门打开之后,却是突然看见一道黑影在其面前闪现而出,玉儿随即都还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眼前一黑,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

  “玉儿,怎么了”,此时爬在床榻之上的叶婧依也是听见了玉儿倒地的声音,随即立刻抬头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郑大哥,怎么会是你?”在叶婧依抬头看清楚冲入房间之内的人样貌之后,立刻失声惊呼道。

  可是此时的郑远面色苍白,嘴角还有着丝丝血迹,身上的衣袍还有不少被烧焦的痕迹,整个人气息虚弱不堪。

  只见郑远一个箭步的冲向了叶婧依,将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反应的过来的叶婧依直接扑倒在了床榻之上,整个身体直接压在了叶婧依的身躯之上,并且右手立刻封住了叶婧依的小嘴,防止她叫出声来。

  而此时的叶婧依也着实是被吓了一跳,满脸的惊慌之色,眼中更闪现出了一丝恐惧之意,身躯不断的挣扎着,其它挣脱郑远的束缚。

  但是叶婧依根本就不是郑远的对手,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被郑远控制的死死的。

  “我并不打算伤害你,你也不要出声,更不要企图传出消息给你爹他们,不然的话就不要怪郑某辣手摧花了”,此时郑远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叶婧依,面色凝重的开口说道:“如果你答应了的话就点点头,不然的话我可要动手了”。

  此时的叶婧依还没有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听见郑远的话之后,立刻的轻轻点头。

  而此时郑远的脸距离叶婧依的俏脸不过一拳的距离,那浓重的男子气息也是直接朝着叶婧依迎面扑来,叶婧依从小到大还没有被男子如此亲近过,立刻就俏脸微红,满脸羞涩。

  郑远此时也是能够清晰的闻道从叶婧依身躯之上散发出来,那极其细腻的淡淡的处子幽香。

  “啊!”就在此时,被郑远压在身下的叶婧依身子微微一颤,被郑远封住的香唇之中一声轻吟之声传出。

  这声音之中有些疼苦,还似乎有些羞恼,原本微红的俏脸一下子变得满脸通红,并且眼神之中还带着丝丝怒意。

  郑远见此也是立刻一愣,有些奇怪的目光看着叶婧依,并且不由的在其身上略微扫过。

  此时郑远也立刻发现,自己的左手不知何时按在了叶婧依丰满挺拔的酥胸之上,甚至还感觉手掌心之间还有一个略微发硬地圆颗粒,从左手手掌之上传来一阵软绵绵的销魂滋味,让郑远灵魂深处轻轻一颤。

  郑远此时几乎是下意识地急忙挪开左手,并且整个人立刻从叶婧依娇躯之上起来,站在了床边,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叶婧依原本升到了玉颈上的红晕,也是立刻停了下来。

  她迟疑片刻之后也是坐起身子,一缕略带羞怒的目光落在了郑远的脸上,其中还参杂了几丝娇羞之色。

  郑远脸上也是隐隐有些不自在,但是却故作没事一般,没有理会叶婧依,更是避开了此女的眼神。

  虽然郑远自问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什么好人,但是郑远从小到大却是从来没有如此亲近一名女子,但是突然一下子发生如此状况,倒是使得郑远有些尴尬,甚至是面色也是有些微红起来。

  而郑远的这一模样,却是使得原本还有些羞怒之意的叶婧依,内心之中不禁升起了一丝诧异。

  “玉儿怎么样了”,此时的叶婧依也是回过神来,面色露出几丝紧张的神色,随即立刻有些惊慌的开口。

  “你说的可是刚刚开门的那人?”郑远闻言面露疑惑,随即开口说道:“你放心吧,他没有事,只不过是被我打晕了而已”。

  “你可会解毒?”此时郑远面色苍白看着叶婧依,轻声说道。

  “郑大哥你中了什么毒,快让我看看,我会炼制一些丹药,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叶婧依闻言立刻面色焦急的说道。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