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融基

第一百六十九章 融基

  此时魔灵灵体之上已经遍布紫色筋脉,并且这些筋脉在不断的凸起,似乎有一种要从魔灵体内破体而出的架势,显得现在的魔灵看上去极其的狰狞恐怖。

  而魔灵此时早就已经在这剧烈的疼痛之下,失去了知觉,陷入到昏迷之中,只能任由白衣男子施法。

  郑远此时也是察觉到了体内魔灵的变化,对于魔灵变化他也是极为惊讶,看着魔灵体外暴起的筋脉,郑远内心也是极为凝重,似乎是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与此同时,那一旁道袍老者也是在不断施法,不断的激发出密室墙壁之上的镇压之力,不断的去镇压着郑远体内的魔灵,以及从中散发出来的天魔之气。

  而白衣男子也是同样的眉头紧皱,面色凝重,手掌之上的白光也是更加耀眼,都几乎是要将二人给笼罩在其中了。

  随着涌入郑远丹田之内的白光越来越多,魔灵灵体之上的紫色筋脉也已经全部暴起,已经开始隐隐的脱离出了魔灵的灵体了,而此时白衣男子的额头之上也是布满了汗珠。

  “始法,这‘圣光掌’虽然能够镇压魔灵,并且能够将其的天魔根基与灵体剥离开来,但是以你现在的情形,根本就无法持续太久,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不然的话你也会受到反噬的”。

  此时一旁的道袍老者看见白衣男子吃力的模样,也是立刻面色焦急的开口提醒。

  “你就放心吧,这个我心里有数的”,此时的白衣男子却是根本就无暇理会道袍老者,依旧是全力的催动着圣光掌。

  而此时魔灵体表的紫色筋脉依旧被完全的从魔灵灵体之上剥离出来了,整个魔灵的也是已经是变得完全透明,体内只有几丝极其弱小的魔气还在游走,显得虚弱不堪,似乎随时都会消逝一般。

  可是就在那些紫色筋脉被从魔灵体内彻底的剥离出来之时,立刻一股比之前还有强大万倍的天魔之力从其上爆发出来,那天魔的气势直接是冲出了郑远的体内。

  道袍老者见此面色大变,立刻全力的催动密室之内的阵法,一股更加强大的镇压之力立刻爆发出来,企图将那天魔之力镇压下去。

  可是这股天魔之力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只见那镇压之力才刚刚形成,就立刻被爆发而出的天魔之力直接冲散开来,即使是道袍老者在全力施法,企图将其镇压下来,但是却根本就无济于事,无法将这天魔之力压制下来。

  这股天魔之力立刻就化作了一股猛烈的紫色风暴,直接朝着密室四周的石壁之上冲击而去。

  整间密室如遭重击一般,立刻发出一阵犹如被轰击的震动,整个大地都是距离的晃动了起来,密室更是感觉就要坍塌了一般。

  这天魔之力冲出了密室,更是直接就冲出了大殿之外,很快就与笼罩大殿方圆万里之遥的光幕撞击到了一起。

  天魔之力刚一出现,大殿之上的天空就立刻风云倒卷,乌云密布,一声声的雷鸣之声不断的从云层之中传来,闪电化作的游龙,更是不断的在云层之中闪现。

  而那天魔之力更是犹如一条紫色巨龙一般,猛烈的直接轰击在了光幕之上,那威势之强,足以惊天动地。

  虽然在天魔之力的轰击之下,光幕不断的剧烈颤抖,但是却依旧是牢牢的将天魔之里压制住了没有使得它冲出丝毫。

  “给我回来”,与此同时,密室之内的白衣男子面色一凝,浑身一股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直接化作一股风暴,朝着天空之上的天魔之力一涌而去。

  这股气势刚一出现,就直接化作一只大手,将那爆发而出的天魔之力猛的一吸,就全部都吸回到了大殿之内,带回到了密室之内,全部都回到了郑远的丹田之内,随后外界的天空也是恢复了正常。

  “刚刚的天魔之力虽然没能突破阵法,但是其威势之强,恐怕已经引起了玄山剑派的注意了”,此时的道袍老者,看着那被白衣男子吸回的天魔之力,也是立刻眉头紧皱。

  “那又如何,现在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这天魔之力的强大程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料,你也全力出手帮助我将其镇压下来,不然我怕这小家伙会承受不住”。

  此时的白衣男子已经是顾及不了那么多了,立刻表情严峻的对着道袍老者历声开口。

  痛,一股剧烈到难以想象的剧痛传来,这痛比郑远此生所经历的所有疼痛加在一起的还要强烈。

  但是这疼痛还是其次的,随着魔灵的天魔根基被白衣男子剥离了出来,那难以想象的天魔之力直接充斥了郑远的全身;而郑远体内的寒气也是根本就没有阻挡丝毫,反而是直接将郑远的躯体给冰封起来,以免遭到魔气侵蚀太过严重。

  不过好在郑远身体被魔灵同化,对于这天魔之力的大量侵蚀虽然无法适应,而且再加上寒气的冰封,也还没有被天魔之力所魔化。

  但是此时的天魔之力居然开始全部朝着郑远的识海之内涌去,企图去将郑远的识海魔化。

  要知道识海可是神识的所在之地,一旦识海被魔化了的话,郑远就会丧失神智,整个人就会被魔气所控制,变成一只彻彻底底被魔气控制的人形魔物。

  虽然郑远的神识要强大不少,而且经历了八世轮回,意志力以及精神力更是提升了数倍。

  但是这天魔之力的强悍程度也是出乎了所以人的预料,即使郑远有司神珠的帮助,神识之力借此提升了不少,但是现在也还是只能够勉强守住识海,稳住心神;但是以郑远的状态,显然不可能坚持太久的,更何况还有那超出想象的剧烈疼痛。

  “你一定要守住识海,稳住心神,我现在在全力的将魔灵的天魔根基融入到你的体内,等到我融合完毕,在彻底的将其封印起来,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白衣男子也是察觉到了郑远的情况,立刻焦急的开口说道:“兽老你全力帮助他稳住心神,更不要让魔气侵入他的识海,不然的话就真的是一切都白费了”。

  “好,这一切就交给我吧,你一定要尽快将天魔根基融入他的体内,万一拖久了的话,我担心他的心智会受损”,道袍老者闻言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朝着郑远的脑袋一指按下。

  此时在已经被魔气侵蚀,正在节节败退的郑远,在得到兽老的帮助之后,也终于是开始稳住了心神,将侵入郑远识海之内的丝丝魔气全部都逼出了郑远的识海。

  但是识海乃是一个人极其重要的地方,根本就不能容许外人的任何力量进入其内,即使是郑远容许了兽老的帮助,但是郑远的识海依旧还是在排斥,所有这也不可能坚持多久,最后一切还是要靠郑远。

  不过得到兽老的帮助之后,郑远也终于是有看喘息的机会,开始全力的恢复着自己的神识,去对抗魔气的侵蚀。

  与此同时,那被白衣男子控制的天魔根基已经开始了与郑远的身体融为一体。

  只见郑远的整个丹田之内已经是被天魔根基所占据,那些紫色筋脉也是变成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紫色光团,完全占据了郑远的丹田。

  在占据郑远的丹田之后,白衣男子立刻施法,将郑远的整个丹田封印起来,减少魔气的扩散,以免对郑远造成更大的伤害。

  此事随着白衣男子的不断施法,从天魔根基之中扩散出来的魔气也是减少了不少,基本上被控制住了。

  但是即使是如此,那些已经扩散出去的天魔之气郑远对抗起来也是颇为吃力,显得难以应付。

  兽老的帮助虽然使得郑远的对抗侵入识海的天魔之气有所帮助,但是兽老的实力太过强大,高出郑远太多,即使是很小的一部分力量进入了郑远的识海,但也不是现在的郑远所能够承受的住的,更何况郑远的识海也在对其进行排斥。

  此时郑远只感觉头疼欲裂,兽老的力量充斥着识海,使得郑远感觉识海更是快要炸开了一般,那种头痛欲裂之感,使得郑远都是忍不住的失声叫出。

  “不行了,现在老夫必须要退出了,不然的话你的识海根本就承受不住老夫的力量,即使是暂时撑住了,也会留下极大的后患;而且只要稍微一个大意,你的识海就会彻底的炸开,到时候就完了”。

  此时的道袍老者也是察觉到了郑远的识海已经是到了极限,立刻对着郑远开口说道:“我现在就退出你的识海,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要让魔气有机会反扑,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但是我的力量会部分留在你的身体之内,帮助你镇压你体内的魔气”。

  此时道袍老者没有任何的犹豫,力量直接退出了郑远的识海,朝着郑远的身躯之内涌去,将那些正在疯狂的涌入郑远识海之内的魔气,尽力的驱散或者镇压下来。

  识海之内失去了道袍老者的相助,虽然头痛欲裂之感也是得到了缓和,但是随着抵抗魔气侵入的力量的减弱,那些天魔之气更是发狂的朝着这样的识海之内用来。

  不过好在郑远的神识恢复了不少,再加上道袍老者的力量已经开始对郑远体内的魔气进行镇压,使得映入郑远识海之内的魔气后继无力,也是被郑远给抵挡住了,即使是有部分魔气侵入到了识海之内,也是开始被郑远驱散出来。

  虽然滞留在郑远体内的魔气虽然部分被道袍老者镇压,但是剩余的那些魔气依旧是使得郑远对方起来颇为吃力,不一会儿的功夫郑远就已经再次处于下风了。

  与此同时,白衣男子也是在加快速度的将天魔根基与郑远的躯体融为一体;此时白衣男子的面色也是有些苍白,额头之上不断的有汗珠滚落而下,呼吸都是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明显也是消耗不小。

  在将郑远丹田封印之时,白衣男子也是特地的在封印之上留下了几个半寸大小的小洞,那紫色筋脉也是立刻沿着这些小洞冲出,继续侵蚀着郑远的身体。

  但是这一切却是在白衣男子的掌控之内,只见白衣男子操控着这些魔气凝聚的筋脉,朝着郑远丹田附近的筋脉侵蚀而去。

  虽然也是侵蚀,但是却是被白衣男子控制在了最小的程度,那些魔气筋脉仅仅只是将这样的筋脉完全侵蚀了一寸大小,就被控制住,没有再继续侵蚀过多了,而是开始于那些筋脉融为一体。

  并且白衣男子也是在不断地施法,使得郑远体内原有的筋脉,能够与魔气凝聚而成的筋脉融为一体;同时也是不断地的加上了一些封印,防止那些魔气借此突然爆发而出,侵蚀郑远的身体。

  而这些被魔气侵蚀同化了的筋脉,也是郑远与被封印住的天魔根基唯一的联系,使得郑远与天魔根基能够真正的连成一体,并且随着郑远以后实力的提高,最终会一点点的将天魔根基彻底炼化为自己之物。

  等到郑远将天魔根基彻底炼化之时,加上郑远真正的从人族脱胎换骨,成为远古三族之一的天魔之日。

  城市施法完毕的白衣男子终于是长吁口气,严肃的表情也终于是稍微放缓了下来。

  而此时的郑远,早就已经到了极限,虽然有兽老的帮助,但是最后郑远的神识根本坚持不住,兽老也是在全力的对郑远体内的魔气进行镇压;而郑远的神识在之后的抵挡之中,更是节节溃败,大量的被魔气侵蚀,损失惨重。

  如果不是郑远的意志力足够强大,死死的支撑着自己不陷入昏迷之中的话,恐怕郑远早就已经被魔气侵入心神,陷入沉睡,最后只得任由魔气侵蚀他的识海。

  但是此时的郑远已经到了极限,随着白衣男子收法,天魔根基被成功的融入自己体内,郑远也是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眼前一黑,彻底的陷入昏迷之中。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