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夺基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夺基

  躺在寒麒灵玉台之上的郑远,只感觉从玉台之上散发出来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气,笼罩住了整个身躯,使得郑远都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一般修行之人,对于外界温差的变化即使是再大也会适应,因为那些只是最普通的温差变化,他们能够用灵力轻易的将之隔绝在体外。

  除非是具备了强大的术法施展出来的冰或火,又或者是天地之间孕育而出,吸收了天地精华之力的寒冰与火焰,才能够使得修行之人难以忍受,甚至可能直接毙命。

  而这寒麒灵玉台正是属于后者,其诞生于万年寒渊之下,所具备的奇寒之力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抵挡的住的,起码不是郑远这个才之上剑者期之人所能够承受的住的。

  不过好在有白衣男子的阵法相助,才使得郑远能够在这玉台之上坚持下来,否则的话郑远一接触你寒麒灵玉台,就会被直接冻成冰雕,身躯以及体内魂魄都化作冰块,没有丝毫生还的机会。

  此时的郑远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即使是他也更加难以忍受,于是自己在体内将紫火运转起来,企图驱散那些寒气。

  但是即使是有紫火的驱散,那些寒气根本就不是郑远所能够抵挡的住的,紫火也仅仅只是使得寒气侵体缓慢了一些而已,根本就无法抑制住寒气进入郑远的五脏六腑之内。

  “不要去试图驱散或者抵挡这些寒气,它们侵入你的体内,将会化作一股封印之力,将你的身躯里里外外的都封印起来,更是能够封印住魔灵,以免造成魔气外溢,对你造成伤害;

  那些寒气更是能够在你有需要的化作疗伤之力,恢复你的实力,所有这些寒气越多,对你的帮助也就越大”;

  此时白衣男子察觉到了郑远的举动,也是立刻开口提醒郑远道:“但是你现在毕竟实力太弱,也不可能吸入过多的寒气,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自然是会利用阵法将寒气控制住的,你就放心好了”。

  郑远闻言也是恍然大悟,立刻撤去紫火,使得那些寒气更快速的涌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此时郑远只感觉一股通体的寒意充斥着全身,五脏六腑都仿佛是被彻底的冰冻住了,化作了冰块,甚至是整个人的意识都是开始在寒意的侵蚀之下变得有些模糊了。

  白衣男子见此立刻屈指一弹,随即整个寒麒灵玉台发出一阵震动,其上不断散发出来涌入郑远体内的寒气也是停住了散出,那些剩余的寒气则是在郑远的体外形成了一个薄薄的气罩,将郑远整个人包裹起来。

  “现在我要开始施法了,呆会在分离魔灵之时,会有一股剧痛传来,你切记不可昏迷,更不能失去意识,否则将会功亏一篑”,看着躺在寒麒灵玉台之上的郑远,白衣男子也是面色凝重的开口。

  此时郑远只感觉全身冰寒,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只得用眼神回答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见此也是微微点头,随即转身,满脸凝重的对着一旁的道袍老者说道:“呆会你切记要将产生的一切震动压制下来,千万不要让其外泄,否则引起玄山剑派之人的注意,那麻烦就大了”。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一切包在老夫身上”,道袍老者也是知道此事的重要性,立刻点头答允了下来。

  随即只见道袍老者大手一挥,立刻整间密室地面之上闪现出了一道道符文,这些符文仿佛是活了一般,在地面之上不断地游走,随即分别没入到了不同的角落消失不见。

  之后只见整间密室散发出一阵阵的紫芒,仿佛是将整间密室与外界都隔离开来了一般。

  与此同时,从外界去看山峰之上的大殿,都是被一层光幕所完全笼罩了起来,这光幕威势极强,方圆万里之内都是被笼罩住了,任何东西都不得踏入其内一步,否则将会被阵法所灭杀。

  白衣男子见此,面色也是稍微的有所缓和,随即转过身来,眉头微皱,满脸凝重的盯着寒麒灵玉台之上的郑远。

  随即只见白衣男子一抬手,立刻在其手掌之上,涌现出了大量耀眼的白茫,将其手掌全部包裹在了其内。

  之后只见白衣男子毫不犹豫,手掌直接按在了郑远的丹田之处,并且白光直接朝着郑远的丹田之内延伸而入。

  郑远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就涌入到了只见的丹田之内,这力量之强大,就连那封印着郑远丹田的寒气都是被直接驱散,全部退出了郑远的丹田。

  这股力量极其强大,直接就充斥了郑远的整个丹田,如果不是白衣男子在极力控制的话,恐怕郑远的丹田早就已经被给撑爆了。

  不过即使是如此,郑远也是立刻面露吃痛之色,感觉丹田之内胀痛难忍,几乎是快要爆开了一般。

  好在此时,白衣男子控制着这股力量开始全速的收缩,并且凝聚到了一起,将魔灵所在的光团全部的包围了起来。

  此时的白光直接就涌入到了光团之内,直接朝着魔灵冲去,一下子就将魔灵给团团束缚起来,无法动弹。

  察觉到白衣男子举动的魔灵也是立刻苏醒了过来,并且体内的天魔之力爆发而出,开始全力的去阻止着白光的侵入。

  但是经历了八世轮回削弱了的魔灵,现在虽然是没有损失多少的天魔之力,但是本身的灵体却是被极大的削弱,根本就没有多大的能力调动体内的天魔之力去阻止着一切。

  那白光在白衣男子的操控之下,直接就将魔灵释放而出的天魔之力彻底的驱散,随后在魔灵惊恐万分的目光之中,白光全部涌入到了魔灵体内。

  一时间魔灵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原本就虚弱到了极致的灵体,在白光涌入之后,也是开始从体内散发出了阵阵白光。

  这些白光在不断的削弱着魔灵体内的天魔之力,使得魔灵体内的魔气被不断的逼出体外,涌入到了郑远的丹田之内。

  不过好在白光全部涌入到了封印魔灵的光团之内,此时郑远的丹田之内已经再次被寒气所充斥,那些魔气才刚刚涌现而出,就已经被寒气给冰封起来了,没有对郑远照成多大的伤害。

  而此时的魔灵表情痛苦异常,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惨叫之声,整个面目都是变得扭曲了起来,看着极其恐怖。

  在白光的不断侵蚀之下,魔灵的灵体也是变得更加虚幻,几乎快要变得彻底的透明了,原本紫色的灵体也已经是犹如空气一般。

  此时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可以发现现在魔灵已经近乎透明的灵体之内,开始出现一条条极其细小的,呈淡淡紫色的纹路,并且很快就遍布魔灵全身。

  这些淡紫色纹路就好像是魔灵体内的筋脉一般,并且随着白光对魔灵灵体侵蚀的越多,就显现的越明显,眨眼的功夫原本就变得深紫色。

  这深紫色的纹路看起来就好比是一条条由极其精纯的天魔之力构成的筋脉一般,遍布魔灵全身。

  在这些紫色筋脉显现出来之后,立刻一股强大的天魔之力的气息就从郑远体内爆发而出,即使是有着寒麒灵玉台的寒气冰封,但是这股气息直接的从郑远体内爆发而出。

  “我现在在剥离魔灵的天魔根基,你快点将这股气息压制下去,千万不能让它们爆发出去”,此时正在全力施法的白衣男子,看见强大的天魔之力爆发出来后,立刻对着一旁的道袍老者焦急的开口。

  道袍老者见此也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双手掐诀,一道道的手决从其双手之间不断地闪现而出;随即道袍老者屈指一条,那些手决全部都涌入到了密室四周的墙壁之内。

  只见密室四周的墙壁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晃动,爆发出了一片紫芒;这紫芒刚一出现,就立刻化作一股镇压之力,将从郑远体内爆发而出的天魔威势全部镇压了下来,无法从郑远的体内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郑远的体内也是有着大量的天魔之气涌入,虽然白衣男子在极力的控制不让这些天魔之气涌入到郑远的体内,但是奈何随着魔灵灵体之上紫色筋脉越来越多,魔气爆发的也越来越强烈,即使是白衣男子在极力控制,但是依旧还是有不少天魔之气突破束缚,涌入到了郑远的筋脉之中,很快就充斥全身。

  不过好在郑远的身体本就被魔灵同化,可以接纳这些天魔之力,不然的话换做其他人,早就被这庞大且精纯的天魔之力侵蚀了肉身,变成了魔物了。

  但是即使是郑远,一次性被如此庞大且精纯的天魔之气涌入体内,也是感觉有些承受不住,但是郑远的意志还有强大的神识之力,很快就将这天魔之气压制了下来,没有让它们影响自己的心神。

  而且再加上郑远体内的寒麒灵玉台散发出来的寒气化作的封印,很快就将这些天魔之力冰封起来了,没有让它们分散郑远的注意力,使得郑远可以全力的应付接下来的一切。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