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寒麒灵玉台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寒麒灵玉台

  “晚辈令前辈失望了,还请赐罪”,张开双眼的郑远,看着祭坛之外的二人,立刻起身抱拳一拜,满脸的愧疚之色。

  “能够醒来就好”,看着郑远的模样,白衣男子立刻露出了微笑的淡淡开口,没有丝毫的责怪之意。

  因为他清楚的看见了郑远眼角的泪痕,知道他在第八世轮回之内一定经历了什么极其的疼苦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很有可能是埋藏在郑远内心深处的,一些不愿被挖掘出来的事情。

  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不愿提起的伤心之事,也包括白衣男子自己,所有白衣男子也没有丝毫责怪郑远的意思。

  “经历了八世轮回之后,你的魂力还有意志力果然增强了不少,开来我的心血没有白费,现在的你已经基本上附和了解决魔灵的条件;而且最重要的是,经历八世轮回之后,魔灵也是被极大的削弱了,是很难恢复过来的,所有现在就是解决掉魔灵的最好时机”。

  白衣男子此时察觉到了郑远的情况,也是极为满意,随即立刻开口说道:“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准备,你切先修养一段时间,将自己的状况恢复到巅峰之时,一个月之后再来找我,到时候我就会帮助你彻底的解决魔灵之患”。

  在将事情交代完毕之后,白衣男子也是发出一声欢快的笑声,随即转眼朝着密室之外走去;道袍老者在看了郑远一眼之后,也是立刻抬脚跟随其后,一起离开了密室。

  一时间整间密室之内就只剩下了郑远一个人了。

  而此时的郑远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魂魄比之先前要强大了不少,而且精神力也增强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郑远更是清楚的察觉到,此时自己丹田之内的魔灵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一点反应都没有,其灵体也是虚弱不堪,原本凝实的灵体,此时已经是半透明的样子了。

  因此郑远也是知道,解决魔灵的时机终于是就要到来了,这个从自己一出生就威胁自己的隐患终于是要被除掉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郑远并没有就此休闲下来,而是更加勤奋的修炼起来。

  在精神力还有意志力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之后,郑远的实力也是不断的增强,虽然现在还只是剑者初期,但是却已经是初期巅峰了,距离中期也仅仅只是一步之遥。

  而且郑远相信,即使是现在自己在剑者期内可以说是难觅敌手了,就算是遇见了斗士初期之人,即使是打不过对方,但是想要逃命也还是能够做到的。

  如果再加上紫魔之体的话,即使是金元期都能够有一战之力,即使是遇见了化灵期,也能够保住性命。

  但是那紫魔之体以郑远现在的情况使用起来还有一些难度,而且每次都会抽尽自己体内的魔气已经灵力,使得郑远元气大伤,所有不到万不得已,郑远是不会使用紫魔之体的。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天还在修炼的郑远,在接到了翠鸟传来的信息之后,也是知道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随即没有任何的犹豫,紧随翠鸟之后,全速的朝着大殿的飞行疾驰而去。

  在进入大殿之内后,郑远却是没有看见那位道袍老者,而是看见那只翠鸟已经在大殿之内了,似乎是正在等候着自己。

  见到郑远进来了之后,翠鸟眼中闪现出了一抹轻蔑,更是有些许嫉妒之色的看了郑远一眼,随即直接双翅一扇的朝着大殿之内飞去,郑远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是紧紧跟随在其后。

  不过好在翠鸟的速度也是减慢了不少,因此郑远也是紧紧跟随其后;很快在翠鸟的带领之下,郑远就来到了另外一间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密室之内了。

  郑远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走入密室之内,而那翠鸟则是没有进来,一个转身的就飞走了。

  而在密室之内,道袍老者以及白衣男子的身影已经是在密室之内,似乎是早早就已经在此处等候多时了。

  “晚辈来迟了,还请两位前辈恕罪”,见到两人之后,郑远也是立刻对着二人保全一拜。

  “不晚,现在来的正是时候”,见到郑远已经来了,白衣男子也是面带微笑的看着郑远,随即开口说道:“此物刚刚准备就绪,现在就等你的到来了”。

  郑远闻言也是一眼看去,这间密室比之前那个要小上不上,密室之内的摆设也是极为简单,除了在密室正中间那有一个三丈方圆的圆形玉台之外,可以说是空无一物。

  而那圆形玉台髙约一丈,通体玉白之色,一丝丝淡淡的寒气从其上散发出来,一股寒意袭来,使得四周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并且在玉台之上,还雕刻着一个奇异的图案,似乎是一个阵法。

  “这‘寒麒灵玉台’乃是用一整块的寒麒玉雕刻而成,而寒麒玉只有逐神大陆东北部的冰天族领地之内的万年寒渊之内才会产出,所有是珍贵无比;

  而用寒麒玉雕刻而成的寒麒灵玉台,再加上更是去有极强的封印之力以及疗伤恢复之力,乃是各大势力不可多得的宝物”。

  见到郑远到了之后,白衣男子也是立即开口:“而你就是要在这寒麒灵玉台之上,借助其上的封印以及恢复之力,将魔灵彻底的解决掉。

  要知道魔灵从你出手之时就与你融为一体,想要将其分离出来肯定是会伤到你的元气,所有就需要这寒麒灵玉台的恢复之力相助;

  而为了使得你在魔灵被分离之时,实力不受到损伤,所有就需要将魔灵体内的天魔之力,以及天魔的根基全部完整的移植进入你的身体之内,并且与你彻底的融合,为你所用;

  但是如此强大的天魔之力根本就不是现在你的所能够承受的住的,所有就需要寒麒灵玉台的封印之力,将那天魔之力封印起来,等到你实力提高之后,就能够解开封印,将这股力量彻底的炼化了”。

  “但是即使是有寒麒灵玉台相助,那魔灵体内所蕴含的庞大天魔之力,即使是溢出一丝丝,那也可能会对你的神智造成极大的伤害,而我那时候将会全力施法,根本就无暇顾及那些,所有到时候就要依靠你自己强大的精神力以及意志力去抵挡这一切了;

  切忌不要让被魔气侵蚀了神智,不然的话轻则你将会神识大损,更是会被伤及根本,即使是分离成功了也会实力大损,神智不清,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

  重则直接被魔气腐蚀心智,失去自我,最后被魔气所控制,成为一个人形的魔兽”。

  “我所说的那些,你可切忌要记住了”,此时白衣男子面色凝重,表情严肃的看着郑远,语气沉重的说道:“你要是被魔气控制了的话,为了让你少手痛苦,我就会直接出手,将你抹杀”。

  “请前辈放心,晚辈一定谨记前辈所说,定不会大意”,郑远见此也是面色一变,脸色凝重的回答到。

  “你就好,等到我施法的时候,兽老会在一旁协助我,并且将整个过程所产生的震动尽数隐藏起来,以免引起其余人的注意,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白衣男子见此继续开口说道:“只是此后的你,就只能走上一条成魔之路,只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再也无法回归到人族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如果你不愿的话,我会直接将魔灵从你体内分离出来,不让它的天魔之力对你影响丝毫,只是那样一来你的实力将会打损,此生都再无突破的可能了”。

  “这个晚辈早就已经想清楚了,在晚辈看来无论是仙、魔、妖,还是其他的什么,无论如何修行,最终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使得自己不断的强大,不断去突破,不断的追求修行的最巅峰;只不过是所走的道路不一样罢了,只要在这过程之中能够守住本心,不失去自我,那么无论所选的道路如何,本质上都不会有任何的区别,最终都将会走出一条通衢大道”。

  此时郑远看着白衣男子面色沉稳,语气坚定的回答道。

  “好一个守住本心,不失去自我,就凭你这一点觉悟,就比那以天道自居的玄山剑派之人要强上百倍,我始法所选中之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此时白衣男子听到郑远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容,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一旁的道袍老者也是抚摸这胡须,面露沉吟之色,似乎是在仔细的品味郑远的这一番话一般。

  “好,现在你切到这寒麒灵玉台之上躺下,我马上就要施法了”,此时白衣男子取出一枚鸡蛋大小的碧色圆珠交到了郑远的手中,并且开口说道:“这枚乃是‘司神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它却具有增强神识,稳定心智,守住魂魄之效,可以帮助你对抗那以为溢出的天魔之力的侵蚀;

  而且使用方法也极为简单,只要注入灵力,并且默念咒语就可以了,你将它含在口中,那效果将会发挥到最大”。

  郑远小心翼翼的结果司神珠,二话没说的就将其含在了口中,随即整个人走到了寒麒灵玉台之旁,直接躺在了玉台之上。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