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八世轮回(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 八世轮回(下)

  与此同时,正在仔细的观察着祭坛之内的郑远的白衣男子,此时却是眉头紧张,面色严肃,显得颇为忧心的模样。

  “怎么,现在都已经等不及了么,不是还有半个时辰么,你又何必如此心急”,此时一旁的道袍老者,见到白衣男子此时的模样,却是哈哈一笑的道。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听到道袍老者的话,白衣男子却是根本就没有理会,依旧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不对劲的地方?”道袍老者听到白衣男子的话,也是面露疑惑之色,开始仔细的观察起在祭坛之内的郑远起来。

  在仔细观察了郑远片刻之后,道袍老者突然面色一变,眼中精光一闪的开口说道:“那石碑之内他的魂力正在减弱,先前度过前面七个石碑之时,他所表现出来的魂力还很强大,怎么此时他魂力正在不断的减弱,看他度过第七石碑进入第八个石碑之时,他的魂力还是挺强大的,再加上有天罗炼魂阵相助,按理说是不是出现这种情况的”。

  此时的道袍老者在察觉到一切之后,也是立刻眉头微皱,面露疑惑之色,显得颇为不解的模样。

  “没错,他自从进入第八个石碑之内一刻钟之后,他的魂力就在不断的减弱,似乎是被什么给压制住了一般”

  白衣男子此时也是叹了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按照他的情况,魂魄应该是早就已经苏醒过来了才对,而在他苏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出魔灵,并将其斩杀,可是现在他的魂力却是在不断的减弱,更是没有丝毫要苏醒过来的迹象;

  而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他的魂魄在第八石碑之内被极大的削弱了,而且根本就没有苏醒,更是在被不断的蚕食,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至于另外一种,则是他的魂魄早就已经苏醒了过来,而且在苏醒之后不仅没有想办法斩杀魔灵,却是他自己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魂魄,不愿意苏醒过来,使得自己可以继续沉沦在这一世的轮回之内”。

  “按照他之前的表现来看,老夫倒是认为极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他一定是在第八世的轮回之中遇见了什么事情,使得他不愿意从中苏醒过来,甚至是甘愿沉沦之下”,此时道袍老者也是极为认同白衣男子的话,更是一语中的。

  而白衣男子内心却是焦急不已,脸上更加担忧的说道:“这魔灵真不愧是与他融为一体十几年了,居然能够抓住他的弱点,使得他居然甘愿沉沦在轮回之中,看来我倒是小瞧了这个魔灵了”。

  “即使是那魔灵再厉害,在你的帮助之下,他想要度过这八世轮回可以说的比较容易的,可是现在却出现了这种情况,你足以说明此时心智不稳,更是极其容易被人抓住弱点控制住,由此可见,他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个人,让他最终踏天就更是痴心妄想了”。

  此时道袍老者看着祭坛之内盘膝而坐的郑远,也是面色一凝,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光凭此事就如此断定的话,也未免太武断了,他现在实力比较极弱,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能完全怨他,且让我再助他一臂之力”。

  此时只见白衣男子面色一凝,随即双手抬起,对着祭坛猛的一指点出,一道白色光束立刻从其指尖激射而出,直接没入到了祭坛之内的石柱之中。

  在那白光没入其内之后,石柱立刻发出一阵阵距离的震动,只见一道道的红色流光从石柱之内涌现而出,全部朝着祭坛之中的郑远而去,眨眼的功夫就全部没入到了郑远体内。

  而此时在第八座石碑,而是发出一阵震动,一股强大的魂力立刻从其内爆发而出。

  “他进入这第八座石碑之内已经有大半个时辰了,能否苏醒过来也就全凭他自己的造化了”,此时的道袍老者见此也是一声轻叹,面露忧虑之色的盯着第八座石碑。

  与此同时,在那第八座石碑所幻化而出的世界之内,郑远依旧是坐于郑府的后花园之内,而郑远的母亲也正端坐于一旁,两人聊的有说有笑,颇为欢乐的样子。

  “远儿,你果然在这,可让为父好找啊”,就在此时,只听见从远处传来了郑威那响亮的声音。

  只见郑威径直朝着他们二人走来,满脸欢喜之色的说道:“怎么这段时间你一直就是呆着后花园之内陪着你娘,极少踏出郑府,更是没有出过郑城,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远儿多陪陪我也不行么,你也真是的,居然还把自己的儿子往外面赶,有你这么当爹的么”,郑远还没有说话,一般郑远的母亲却是立刻眉头一皱的开口。

  “瞧夫人你说的,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听到郑远母亲的话,郑威立刻面露尴尬之色,满脸赔笑的模样,并且对着郑远开口:

  “远儿啊,这几十年来我郑家的实力已经扩张到了半个西明之地,现在的郑家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也要记得出去巡视一下,以彰显我郑家的威望啊”。

  “这个不急,我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远儿只想多留些时间好好陪陪父母,不想去管其他的事情”,郑远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

  郑威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在一旁表现同样的笑着。

  时光飞逝,转眼石碑之内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而郑远在第八座石碑之内度过的时间已经有九十九年十一个多月了,距离百年时间也只有几天了。

  此时只见郑远站立于后花园之内,抬头望天,眼中充满了悲伤之情,更是有点点泪珠在其眼中凝聚。

  “远儿,你把为父单独一人叫到此地来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为父说啊”,而郑威则是满脸微笑的站在郑远的身后,望着郑远的背影。

  “假的终究是假的,是不可能变成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能够是真是,多么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团聚,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此时郑远的背影显得萧瑟无比,声音也是充满了悲伤。

  “远儿,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一家人现在在一起不是好好的么,为父有些不明白啊”,听到郑远的话,郑威眼中立刻露出一抹紧张之色,不过很快就又恢复正常。

  “你确实是很了解我,知道我父母不久之前才双双死在了我的面前,所有你就利用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变化成我爹的模样,更是认定了我不会果断出手,不得不说,你这一招确实是厉害;

  其实我在十五岁那年就已经苏醒过来了,但是我发现我自己却是根本就无法下手,因为我所面对的是我的父亲,虽然他的假的”。

  就在此时,只见原本寂静的天空,突然闪现出了大片的红芒,将整个天空都映红了,使得天空犹如血色一般。

  更是有一股庞大的魂力从天空涌现而出,全部没入到了郑远的体内,使得郑远的魂魄更加强大。

  这种情况在这几年之内更是出现了十几次之多,而此时祭坛一旁的白衣男子则是面色焦急不已,正在不断的施法,企图使得祭坛之内的郑远睁开眼睛。

  此时石碑世界之内的郑远,在天空红芒出现之后,眼中的悲伤之情也是迅速的消散,变得凝重不已。

  “你确实是抓住了我的弱点,但是你却是忽略了一件事,我父母的大仇还没有报,虽然我很难对变成我父亲模样的你下手,但是为了给无数郑城的百姓报仇,给郑家死去的族人报仇,更是给父母报仇,我只得对你出手了,

  因为这一切终究只是虚假了,就好比一场梦一般,而梦终究是会有苏醒的一天,所有,最后还是会去面对现实”。

  在最后一个字音刚落之时,只见郑远突然猛的转身,手中一道剑气激射而出,直接朝着身前不远处的‘郑威’一剑横扫而去。

  “逆子,你敢弑父”

  ‘郑威’见此,立刻面色大变,身体毫不犹豫的后退而去。

  “这么多年来你顶着我父母的名头,当真是侮辱了他的名声,现在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郑远此时眼中凶光一现,只见剑气更加凌厉的朝着‘郑威’而去。

  ‘郑威’逃跑的速度虽快,但是依旧快不过那道剑气。

  最后剑气在‘郑威’惊恐的目光之中从其头顶落下,将其身躯从头到脚斩成两截,一时间鲜血四溅。

  “不···”

  在‘郑威’被斩杀之后,只见从其残尸之内一股紫气爆发而出,变成了魔灵的模样。

  只见魔灵面色惊恐,满脸的难以置信,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随即就化作了一股紫色的轻烟消散掉了。

  在斩杀魔灵之后,郑远的眼中也是再次露出悲伤之色,眼角更是有泪珠落下。

  而紧接着四周的景象就再次破碎,随即一道轰鸣再次充斥着整个世界,郑远只觉得脑袋一沉,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密室之内的白衣男子与道袍老者皆是面色凝重,心情紧张的盯着祭坛之内郑远的身影,而一个时辰的时间,只剩下了三息。

  终于,在最后一息到来之时,只见郑远那原本紧闭的双眼终于是睁开了,而其眼中的悲伤之情也是没有彻底的消散,眼角更是还挂有丝丝泪痕。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