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罗炼魂阵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罗炼魂阵

  “晚辈愿意一试”,此时郑远坚定且洪亮的声音响彻整间密室。

  听到郑远坚定的回答,白衣男子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微微点头的说道:“好,那你现在就进入阵法之内,这段时间我会亲自给你护法,更会在你出现意外之时出手相助,以确保万无一失”。

  说道此次之后,白衣男子立刻话锋一转的说道:“不过即使是有我相助,也依旧无法保证你能够顺利的通过每一世轮回,所有一切都还要靠你自己的意志力了”。

  “这个晚辈自然知道,所有就都摆脱前辈了”,听到白衣男子的话,郑远立刻抱拳一百,满是恭敬。

  “我有一事不明,想问问你”,但是就在此时,白衣男子双眼凝望着郑远,却是突破开口。

  “还请前辈尽管开口,晚辈一道知无不言”,郑远见此,也是内心一沉,但是已经面不改色的开口。

  “你只不过是第一次遇见我,为何对我如此信任,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该不会真是认为我帮助你仅仅只是因为你被我选为白虎将的传人吧,难道就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么”,看见郑远平静的神色,白衣男子也是面带疑惑之色的询问,并且双眼紧紧盯着郑远。

  其实郑远也不是没有想过此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却是没有一点头绪,而且最重要的是,此人实力之强,远远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够反抗的。

  如果此人对自己有歹意,而自己又不从的话,那此人很有可能直接动手,也就根本不用和自己说这么多了。

  所有说,无论如何自己最好都是会按照此人所说的去做的,所以还不如主动一点,这样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郑远肩负血海深仇,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只要是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使得自己能够亲手杀死宋义,为自己的父母,还有郑家的族人,以及无数郑城的百姓报仇,他无论多大的风险都甘愿一试。

  即使是白衣男子是在利用自己,那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利用此人提升实力,所有郑远也就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郑远能够感觉到,此人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起码郑远没有发现此人表现出来对自己有任何的图谋。

  “其实晚辈内心也是十分疑惑,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询问前辈罢了”,听到白衣男子的话,郑远内心也是松了口气,随即目光看向白衣男子说道:“但是以前辈的修为,晚辈实在是想不出来晚辈身上能有什么让前辈图谋的;

  即使是有,那估计即使晚辈体内的魔灵了,但是以前辈的手段,想要将魔灵从晚辈体内剥离出来,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但是前辈却没有那么做,反而是尽力的帮助晚辈来对付魔灵,由此可以说明前辈起码暂时是对晚辈没有什么恶意的”。

  说道此处,郑远却是面色一变的继续说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以前辈的修为,即使是想要对晚辈有什么图谋的话,您认为晚辈能有多少反抗的余地,所有还不如一切听从前辈之言;

  而且晚辈现在肩负血海深仇,只要是能够让晚辈快速提升实力回去报仇的,那晚辈为何不一试呢”。

  “你分析的倒也还有一些道理,居然能够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尽数说出来,看来我没选错你”,此时白衣男子微微点头,似乎是对郑远所说十分满意。

  随后白衣男子也是面色严肃的开口说道:“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我也并没有要伤害你丝毫的意思,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你身具天魔石灵,又是被那魔灵彻底的改造,具备一定的天魔之力,乃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修魔之人;

  只要你能够按照我说的去做,再加上你的机缘足够的话,未尝不能成为真正的天魔,而等你真的成为天魔之后,我保证你一定能够有踏天的那一天,到时候整个逐神大陆也就都会为你欢呼助威”。

  听到白衣男子的话,郑远也是微微一笑,随即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迈步,走入到了祭坛之上,在祭坛正中间盘膝打坐下来。

  看见郑远已经坐于祭坛之内,白衣男子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目光一凝,直接双手掐诀,口中还在不断的念着什么。

  不一会儿的功夫,只见一道道紫色的符文从白衣男子身上浮现而出,全部朝着祭坛之上的四根石柱涌去,瞬间就没入到了石柱之内。

  在符文没入石柱之内后,只见原本平静的石柱,立刻剧烈的颤抖起来了,并且散发出了一阵阵的黝黑之芒,而且其实铭刻的那些不知名的妖兽居然一个个犹如活过来了一般,在石柱之上不断地游走。

  见此白衣男子面色一凝,体内一股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直接朝着祭坛一涌而去;这股气势形成了一股透明的光幕,直接就将整个祭坛全部笼罩在其内。

  而此时白衣男子的面色明显的要苍白了一些,似乎是此法对于他来说也是消耗不小。

  在光幕将整个祭坛笼罩住了之后,只见四根石柱之上开始散发出了一丝丝的黑色轻烟,朝着郑远飘去,逐渐全部都被郑远吸入体内。

  而随着吸入的黑烟不断的增加,在吸入这些黑烟之后,郑远脸上开始露出挣扎之色,表情也是变得又些痛苦,身体更是剧烈颤抖不已。

  不过好在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郑远整个人也是逐渐平静下来,神色恢复如初了,此时郑远的身体之外也是笼罩了一层薄薄的、半透明的黑色烟雾,犹如穿了一件黑衣一般。

  就在此时,只见郑远的身体之上出现了重叠之影,并且重叠之影越来越强烈,就好像是一个一模一样的郑远要被分离出来了一般。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只见从郑远的天灵盖之上,一个和郑远一模一样的、且是半透明之色的郑远突然飘出,这正是郑远的魂魄,而郑远的身体则是一动不动的继续盘膝打坐。

  而且还能够清晰的看见,在郑远魂魄的丹田之内,缩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紫色魔灵正在其内,并且还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白衣男子在看见郑远的魂魄飘出来之后,立刻手中一道光束打出,直接击中了郑远魂魄丹田之处的魔灵;而这光束也是化作一道封印,将魔灵封印在其内,以削弱魔灵的力量。

  魔灵见此也是发出不甘的咆哮之声,但是却根本无济于事。

  此时只见郑远的魂魄飘出了祭坛,更是飘出了光幕之外。

  白衣男子此时又是数道法决打出,全部没入到了郑远的魂魄之内,使得原本还比较弱小的郑远的魂魄变的更加凝实,更加强大。

  随后郑远的魂魄在白衣男子的牵引之下,直接就完全没入到了四周八块石碑之中的一块石碑之内,不见了踪迹。

  “看来你似乎对此人能够渡过此话的信心极大啊”,看见郑远的魂魄没入到了石碑之内后,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兽老终于是开口说道:“我可不认为就凭此人的意志力,能够安然渡过此法”。

  “怎么,你对此人没有什么信心不成,不过我到时挺有信心的”,听到道袍老者的话,白衣男子偏过头来嘴角上翘的说道:“那不如我们就以此赌上一局如何,不知道你可否有这个意思”。

  “你说赌什么吧”,听到白衣男子的话,道袍老者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开口。

  “就赌五坛你那酝酿了上万年才酿好的紫金醇如何,我可是有几千年美好好好品尝此酒的美味了”,见到道袍老者答应了,白衣男子立刻开口,脸上还露出回味之色。

  “你还当真是狮子大开口啊,那紫金醇每数万年才能够酿造出区区十坛出来,你居然一下子就要五坛,那绝对不行,最多只有三坛,其余的老夫还留着有用”,听到白衣男子的话,道袍老者脸上露出轻微的抽搐了几下,随即面色一凝,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好,老夫和你赌了就是了,不过你输了,就要交给老夫百枚道灵果”。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希望你到时候可不要反悔”,听到道袍老者答应了下来,白衣男子也是哈哈一笑,丝毫不担心会输掉。

  “你可被高兴的太早了,这小子可不一定能够成功渡过的”,看见白衣男子大笑的神情,道袍老者面色微变的抚了一把胡须。

  “行啦,你还是先把那三坛紫金醇准备好吧,到时候我可要畅饮一番了”,对于道袍老者的话,白衣男子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似乎是势在必得了一般。

  道袍老者见此也是一声冷哼,没有说话,但内心却是微微一沉,似乎是感觉自己被眼前之人给坑了一般。

  而白衣男子,则是满脸自信的看着郑远魂魄没入的那一个石碑,但是在其眼中依旧还是有一丝丝的担忧,明显他也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对郑远能够安然度过此法自信满满。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