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白衣再现

第一百五十九章 白衣再现

  大鹏不断的扑扇着翅膀,朝着迷雾鬼林的深处快速的飞去,速度极快,转瞬就是数万里之遥,所过之处一阵阵狂风呼啸,将沿途的一切,全部吹到九霄云外。

  而郑远,此时正在大鹏的背上,身体之上的伤势已经被压制住了,但是人却是陷入了昏迷,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察觉。

  郑远现在虽然陷入了昏迷之中,但是其体内的魔灵却还是清醒的;虽然郑远的紫魔之体同样也消耗了它大量的天魔之力,但是却并没有使得魔灵损伤太多。

  此时魔灵虽然虚弱,但是随着封印被破除,对它的束缚也是彻底的没有了,而郑远又重伤昏迷不醒,因此现在可以说是魔灵对郑远展开夺舍的大好时机。

  但是,就在魔灵有此想法之时,从那驮着郑远的大鹏翅膀之上,不断扇出的狂风之中,突然一股狂风涌入到了郑远的体内。

  这狂风虽然极其狂暴,但是在进入郑远身体之内,却是变成了一股柔和的轻风,扩散到了郑远的奇经八脉以及五脏六腑之内而去,居然是在将郑远体内的伤势一点点的恢复着。

  在郑远体内运行了一圈之后,轻风开始全部的涌入到了郑远的丹田之内,朝着那正在丹田之内的魔灵涌去。

  魔灵见立刻面色大变,尖叫着不断将体内所剩不多的天魔之力释放出来,企图去阻止轻风的涌入;但是这一切魔气在那轻风看似柔和的吹拂之下,却是犹如一层薄纸一般就立刻被给吹散了。

  随即轻风全部涌入到丹田之内,立即化作了一面风罩,将郑远的丹田全部笼罩了起来,更是将其内的魔灵死死的控制住了,使得魔灵根本就不可能冲出丹田之内。

  “该死的,该死的,你魔爷爷好不容易才突破了那层封印,现在终于是遇见了一个夺舍这小子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你这可恶的大鸟,居然又把你魔爷爷给封印起来了,啊啊啊···”。

  此时魔灵见到这一幕,几乎是快要发狂了,拼尽全力的想要打破这风罩,但是无论魔灵如何疯狂,但是这风罩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依旧是牢牢的将整个丹田笼罩着。

  魔灵见此也是彻底的急了,口中也是不断的危险的说道:“你这该死的大鸟,你这千刀万剐的大鸟,你为什么要跟你魔爷爷作对,你魔爷爷在此发誓,等到你魔爷爷出去了,一定要拔光你的鸟毛,把你给烤着吃了···

  啊啊啊···怎么就是破不开你风罩啊,气死你魔爷爷啦···”。

  此时魔灵内心焦急无比,这风罩虽然看似薄弱,但是却极为坚韧,根本就不是它所能够破开的;碰见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却又无法将郑远夺舍,这已经使得魔灵的内心抓狂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随着大鹏驮着郑远朝着迷雾鬼林深处不断飞行,魔灵心中立刻就有一股不祥的预感闪现而出,而且随着越来越深入迷雾鬼林,这预感也是越来越强烈。

  魔灵也是立刻就想到了当初在迷雾鬼林之内遇见的那个白衣男子,此人仅仅只是一随手就将自己彻底封印,因此魔灵内心对于此人也是极为忌惮,甚至是恐惧。

  一想到有可能会又遇见那白衣男子,魔灵的内心也是极为不安,尤其是那不祥的预感更加的强烈,一股恐惧之感立刻就从魔灵内心升起。

  此时魔灵犹如是发狂了一般,不断的轰击这那层风罩,企图将风罩给打破,但是那风罩却纹丝不动,没有一点点要被打破的迹象。

  见到已经无计可施了,魔灵内心又是升起了一股绝望之感,甚至要比郑远面对朴灵子之时还有强烈。

  魔灵此时已经是彻底的绝望了,只得随着不断飞翔的大鹏,一起继续朝着迷雾鬼林深处而去。

  而此时大鹏的速度也是丝毫未减,虽然已经飞行了几天几夜,足足横跨了数千万里之遥,但是大鹏却一点也不觉得累,依旧是速度不减的全速疾驰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大鹏也已经是没有任何停留的飞行了一个多月了,期间已经是不知道飞行了多远的距离,但是却没有任何停留下来的迹象,更是不知道这大鹏妖兽的目的地究竟是在哪里。

  而在大鹏背上的郑远在这期间却是根本就没有苏醒过,毕竟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先后对着宋义,还有那朴灵子,而郑远现在也还仅仅只是辟灵期的修为,即使的借助紫魔之体之威,那对郑远的消耗也是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所以郑远才会一直陷入昏迷之中。

  至于郑远的伤势,虽然得到了控制,但是却是根本就没有得到医治,而且郑远伤势之重,换做别人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死亡了。

  如果不是郑远体内仅存的天魔之力再不断的修复这郑远体内的伤势的话,恐怕这伤势早就已经恶化了。

  时间就这么不断的流逝着,转眼三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而这大鹏的速度也是只有不到先前的一半。

  这倒不是因为大鹏连续飞行了三个月累了,而是因为这一路上危险至极;光是路上遇见的比这大鹏要强大好几倍的妖兽,就足足有数十只之多,这大鹏一路上也是小心翼翼的,不再像最开始的那样,一路只是掀起无尽狂风,而是尽量的减慢速度,不发出任何的动静,只是这样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飞行。

  虽然大鹏数次遭到一些妖兽的围攻,甚至是差点将其背上昏迷不醒的郑远给拖去吞噬,但是大鹏仗着它那极快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就避开了那些妖兽。

  不过好在,那些妖兽似乎根本就对着大鹏没有什么太大兴趣,因此这一路上也可以说是有惊无险。

  在这一天,眼下的这片迷雾鬼林终于是露出了边际,只见在那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片群山,一片足有数千万里的群山。

  不过这群山却并不是特别的雄伟,相反大多还显得有些低矮,甚至有的山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大点的土坡而已。

  但是就在进入这片群山之后,大鹏的速度却是猛的暴涨,这一个多月的压抑之后,大鹏化作一道流光,极速而去。

  终于,在几个时辰之后,大鹏的速度也是降了下来,只见其巨大的翅膀猛的一挥,立刻一股狂风再次掀起,直接就将其背上的郑远卷起,朝着不远处的一座毫不起眼的山峰而去。

  只见郑远被狂风卷着,直接落在了那做山峰之上,而那大鹏,也是发出一声鸣叫的直接掉头,朝着来的方向疾驰而去,转眼就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而郑远在落地山峰之后,依旧还是昏迷不醒,静静的躺在山坡上。

  就在郑远落地山峰之上不久后,一旁虚空之中突然一阵模糊,只见一道白影突然浮现在了那里。

  眨眼的功夫之后,这白影一个晃动,就落到了郑远的身前。

  此时也是露出了这白影的本来面目,乃是一个身穿白影,一头白发,相貌俊朗的男子,此人居然就是当初郑远遇见的那位白衣男子。

  而此人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陷入昏迷之中的郑远,沉默不语。

  “你当真是决定了么”,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从白衣男子的身后响起,显得极其的诡异;随即只见一个身穿墨色道袍,面容消瘦的老者,出现在了白衣男子身后。

  原本此老者身穿道袍,神情威武,使人看上去颇具仙风道骨,但是偏偏配合着那一声墨色道袍,而且其道袍衣摆之处,还有着点点兽爪映衬在其实,使得这老者显得极其的诡异。

  “此人伤势过重,至今昏迷不醒,如果再不相救的话,恐怕会伤到他的根基”,此时这道袍老者也是抬脚,朝着白衣男子走来,看着昏迷之中的郑远说道:“此人与其体内的天魔石灵彻底融为一体,被其同化具备天魔之力,而去此人资质也是极为适合修炼天魔之力,这两者相结合在一起,倒也是极为难得一遇,最后修炼成为天魔,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此人与那魔灵相处十几年,更是还在夺舍大战之中找出破绽将其击败,足以说明此人意志坚定;

  新秀大赛与人对战,善于发现对方的弱点,又能够想尽办法占据先机,可见此人心思缜密;而且一旦发现对自己有歹意,就毫不留情出手斩杀,更是心狠手辣;

  以区区辟灵期修为,为难之时更是毫不犹豫回到郑城,对战宋义以及朴灵子,可谓是胆色过人;面对朴灵子询问之时能够面不改色,迷惑对方以拖延时间,唯有用狡猾如狐来形容此人”,

  “倒是一个不错的修魔的苗子”,此时白衣男子看着郑远,微笑着点头,居然知道郑远的大部分事迹。

  “要成天魔,可不只是如此,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企图突破三族之躯之人,死在了天道之下”,听到白衣男子的话,道袍老者却是一声轻叹。

  “所有,我才打算救其一命,虽然他成魔的希望微乎其微,但是我也甘愿一试,倘若他真能踏天改命,那么天下苍生也就都有希望了”。

  而白衣男子看着昏迷之中的郑远,立刻大手一挥,随即几人一齐消散无踪。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