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秘钵盂

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秘钵盂

  此时的郢都的气氛随着新秀大赛决赛的到来也是再次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无数人都对最后的决赛充满了期待。

  从之前比赛总的赛况来看,这最后的决赛势必将会达到最为激烈的程度,而钱小二与郑远这两位此次新秀大赛的最强者也是成为了万众瞩目之人。

  就在众人充满期待的等待着决赛开始的时候,郑远正在庭院之内静静的休养生息,打算极快从先前的大战之中恢复过来,以全盛的状态迎接这最后的决赛。

  此时郑远正盘膝端坐于庭院之内一处假山之上,手中把玩这一枚储物戒指与一个传音符,而这些东西正是前不久郑威想办法托人给郑远送进来的。

  只见郑远屈指一弹,那张转音符就立刻飞出,随即在半空中灵光一闪的释放出阵阵白茫,只见在白茫之中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正是郑威。

  “远儿,你能够成功晋级新秀大赛总决赛为父以及整个郑家都很是为你高兴,接下来的比赛你定要全力以赴,争取夺得冠军;

  但是凡事尽力而为,那钱小二的实力也是极强,其法宝更是威力不俗,如果实在不敌的话也不要强求,一切还是要以自身安全为重;

  在那储物戒指之内是为父给你准备的两千中阶灵石,还有一部分较为珍贵的丹药;至于法宝,现在时间紧迫已经是来不及了,只给你准备了一把你用的比较多的长剑法宝,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最后就是,那被你所斩杀的极化骨,你也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无论你当时如何选择为父都不会说什么,而且以此人瑕疵必报的性子,此事他之后也不会善罢甘休;

  此人师尊虽说是金元期之人,但是这里毕竟是西明之地,还由不得他远在百万里之外的五鬼教撒野;

  而且以我郑家的底蕴,在加上先祖当年的余威,那五鬼教想要对我郑家不利也还要多掂量掂量”

  郑远静静的看着那张传音符内父亲的身影,在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也是立刻消散掉了,而那张转音符也是化作灰烬。

  “那些灵石到还好,只是这是丹药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之物,即使的以家族之力一次性想要拿出这么多来也是会有些吃力的,看来这其中爹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随即郑远神识在那储物戒指之内一扫而过,只见其内果然有两千中阶灵石,以及一批极为珍贵的疗伤以及恢复的丹药。

  郑远立刻就将储物戒指收起,随即立刻另外一个还在散发着丝丝鬼气的储物戒指出现在其手中,正是被其所斩杀的极化骨的储物戒指。

  只见郑远神识迅速的侵入这枚储物戒指之内,但是才刚刚接触储物戒指就立刻被其内另外一道神识给弹开了。

  “哼,主人已死了,看你这道神识还能有多厉害”。

  郑远立刻一声冷哼,随即神识开始大量涌入储物戒指之内,其内那到神识也是迅速的反击,但是失去了主人操控的神识又岂是郑远神识的对手,不过十几息的时间那道神识就被郑远给抹除掉了,而郑远的神识也是迅速的侵入其中。

  “此人储物戒指之内的物品倒也是杂乱,除了一些丹药灵石之外,就只有一些炼鬼之术以及一套还不知道什么作用的阵旗了”。

  郑远在大致查看了一下储物戒指之内的物品之外,对里面之物也是有些失望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就在此时,在储物戒指之内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内,一个灰色的奇怪钵盂显现在了郑远的神识之内。

  而且当郑远神识之力打算侵入其内查看一下是什么东西之时,郑远却是发现当神识侵入其内之时居然犹如泥牛入海一般的失去了踪迹,仿佛是被这奇怪钵盂吞噬掉了一般。

  随即郑远神识立刻一动,那奇怪钵盂就出现在了郑远的手中,刚一入手,郑远就感觉到这钵盂传来了一种炙热之感。

  只见这钵盂足有海碗般大小,而且这钵盂居然乃是一件极为少见的高级法宝;整个钵盂通体成灰铜之色,由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木类材质制成,钵盂外围还铭刻着一些面露狰狞之色的罗汉金刚,只见它们一个个的手持佛器的似乎是在镇压着什么东西。

  而最重要的是,在这钵盂的的口子之处,居然有着一层漆黑之色的薄膜覆盖在其上面,似乎是起到封印的作用,并且一阵阵的阴寒之力不断的从这薄膜之上散发而出。

  随即郑远神识立刻涌向那层看似极为脆弱的薄膜而去,但是在郑远神识刚刚触碰到那层薄膜之时,一股更加强大的神识之力就立刻将郑远的神识震开。

  “滚····”

  并且那强大的神识居然还顺着郑远的神识直接冲入到了郑远的识海之内,瞬间就化作滚滚天雷充斥了郑远的整个识海,使得郑远整个人的识海都是不断嗡鸣,甚至连意识都出现了稍微模糊的迹象,要是是神识弱一些的话,恐怕会直接被这股神识给震晕过去。

  不过好在这股神识仅仅只是持续了不到一息的时间就消散掉了,要是时间在久点的话,恐怕郑远就不只是意识稍微模糊那么简单了。

  郑远此时立刻面色大变,随即一口鲜血喷出,满脸露出骇然之色。

  要知道郑远可是修炼过衍伸决的,郑远神识的强大程度在辟灵期内可谓是难逢敌手,甚至是比一般的剑者初期的神识还要强大。

  但是这股神识居然能够一下子就冲入了郑远的识海,要知道识海可是一个人神识的关键所在,要是识海受损的话,整个人的神识也将受到重创,而且还极难恢复,因此无论是任何人的识海可以说都是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

  可是刚刚那股神识居然直接就冲入到了郑远的识海之内,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还仅仅只是那人留在一缕神识罢了,由此也可以想象这股神识的主人到底有多么强大。

  “如此强大的神识之力,而且还只是一缕被留在封印之上的神识就如此强大,那这缕神识的主人最起码也是金元期以上的修为;也只有金元期的强大神识才能够凝聚成实体发动攻击,看来此物不是现在的我所能够一探究竟的”。

  此时郑远在仔细查看了一下自身识海以及其它部分没有任何的伤害之后,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提着的心也是稍稍放了下来。

  此时的郑远也是十分好奇者钵盂之内封印的究竟是何物,毕竟仅仅只是这钵盂就是高阶法宝,更是有着一股起码也是金元期的神识封印在其上,那么这钵盂之内的物品究竟是何物,居然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将其封印起来。

  但是此时的郑远依旧是心有余悸的开口说道:“而且刚刚我能够明显的从那缕神识之上感觉到一股威胁之意,似乎是在警告我不要在试图进入其内了;

  看来以后是决对不能如此冒失了,不然的话迟早是要吃大亏的,至于这钵盂之内封印的究竟是何物,只能等到我修为足够之时才能够一探究竟了”。

  此时郑远不住执着于这钵盂之内的物品了,毕竟只是那缕神识就不是自己所能够对付的。

  于是想通了这些之后,郑远也就不再理会这钵盂,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其收入储物戒指之内,开始静心修炼,全力开始准备新秀大赛最后的总决赛了。

  其实,这个钵盂乃是那极化骨的师尊五鬼道人,花大价钱从东丹坊买过来的宝物,对那五鬼道人有着极大的用处。

  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五鬼道人却是由于特殊情况又不得不闭关一段时间,于是在闭关之前特点交代了要让他的亲传弟子前去取回此物,因为其他人五鬼道人不是特别信任,包括那五鬼教的掌门等人。

  于是在东丹坊通知五鬼教之人来去此钵盂之后,那极化骨以及乌坦就奉命前往东丹坊在西明之地的总部所在之地--秦国都城咸阳,去取回这件宝物。

  原本在出发之前,那五鬼教的掌门是打算派一名长老护送他们二人前往西明之地的,但是由于这极化骨与乌坦两人也是极为自大,自认以他们的修为加上身份,没有人胆敢得罪他们,于是两个人就直接一起上路了。

  按照原本计划的行程,他们成功取到了宝物之后就可以直接返回万里池塘了;但是正好这个时候十年一届的西明之地翘楚之间的盛事--新秀大赛开始了,而且冠军的奖品居然是一件仿灵宝。

  这使得极化骨与乌坦二人极为心动,而且二人自认为在同辈之人当中是几乎没有敌手,那冠军之位自然是手到擒来了的,于是两人就立刻参加了新秀大赛。

  虽然他们安排的行程有些紧凑,但是如果能够拿一件仿灵宝回去的话,那肯定会得到师尊奖励的,因为一件仿灵宝,即使是对他们五鬼教来说也是极为珍贵的。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两人居然都会命丧郑远之手,而那件宝物钵盂也是落入了郑远的手中。

  如果此事被那五鬼道人知道了的话,估计会气得立刻一掌拍死这两个自以为是的蠢家伙。

  但是这些事情郑远是自然不会知道的了,现在的他正在全力备战那最后的决赛。

  求推荐,求收藏!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