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一百一十章 田辟疆

第一百一十章 田辟疆

  “田辟疆,居然是田辟疆,他可是齐国的皇子,没想到他居然不远万里来到楚国参加新秀大赛”。

  “是啊,这么说来他是‘七大国’之中第二个前来参赛的皇室成员,第一个乃是楚国太子”。

  此时众人听到田辟疆这个名字,无不惊讶不已,虽然新秀大赛给人诱惑不小,但是也少有各国皇室成员参加。

  “本皇子劝你还是自己投降吧,不然待会动起手来可别怪本皇子出手不留情面了”。

  此时的田辟疆一脸高傲的看着不远处的郑远,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郑远放在眼里一般。

  “多谢殿下的提醒,但是郑某还是想向殿下讨教一下了”。

  郑远闻言却是淡淡开口说道。

  “好,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就别怪本皇子了”,田辟疆闻言面色闪现一抹凶残,随着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郑远冲去。

  在其冲出的同时,田辟疆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淡蓝色的长枪,从其上散发出的阵阵威压来看,这把长枪居然是一件中阶法宝。

  只见田辟疆挥舞着长枪朝着郑远快速的刺去。

  郑远见此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手中长剑出现,立刻就与田辟疆战在了一起。

  田辟疆手中的长枪释放出了惊人的威势,每一次朝着郑远刺去都掀起了一阵灵压,即使是郑远抵挡住了长枪的攻击,但是那些灵压也使得郑远有些棘手。

  “现在知道本皇子的厉害了吧,但是你现在要是想投降的话已经晚了”。田辟疆见到郑远被打压的不断后退,语气十分不屑的说道。

  “你以为就凭着一件中阶法宝就能够打败郑某么”。

  郑远见此也是没有任何的停留,立刻快速后退,与田辟疆拉开了一段距离,以为郑远感觉到了田辟疆近战是很难占到便宜的。

  郑远迅速后退的同时,手中长剑迅速的往空中一抛,随即立刻变换出了十数道的巨大长剑虚影。

  这些巨大长剑虚影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势,即使的一直面带不屑之色的田辟疆见此,面色也是第一次出现了变化。

  随即只见田辟疆停在了攻击,手中长枪收回,一面不过一丈多大小的白色甲盾出现在了其手中。

  这甲盾之上布满了白色的鳞片,似乎是某个妖兽的皮甲被剥下制成的盾牌一般,而从这白色甲盾之上散发出的灵压来看,此盾牌赫然也是一件低阶防御类法宝。

  在田辟疆将白色甲盾取出之后,巨大的长剑的虚影就狠狠的劈在了白色甲盾之上。

  长剑虚影劈在白色甲盾之上,两者的相撞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势;虽然长剑虚影并没有将白色甲盾劈成两半,但是当每一道长剑虚影劈在白色甲盾之上时,白色甲盾都会剧烈的颤动起来,仿佛是承受不住长剑虚影的攻击已般。

  而此时躲在白色甲盾之后的田辟疆内心也是极为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长剑虚影居然拥有如此巨大的威力,甚至他都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着巨大的攻击了。

  每一道剑影的落下都使得田辟疆要消耗大量的灵力补充甲盾,已抵挡剑影的攻击,如果不是田辟疆内心对着甲盾有些极高的信心的话,恐怕他早就果断放弃甲盾,选择躲避了。

  虽然那样会使得他颜面尽失,但是对他来说还是保命最重要。

  最后在田辟疆苦苦的支撑之下,十几道剑影终于是全部劈在了白色甲盾之上。

  只见此时的白色甲盾虽然没有什么损伤,但是其上却是有着已条深入甲盾达半寸之深的剑痕;虽然甲盾抵挡住了剑影的攻击,但是其也受到看不小损伤。

  “居然敢损坏本皇子的法宝,本皇子要让你付出代价”。

  田辟疆也是察觉到了白色甲盾的损坏程度,不由得大怒起来。

  可是田辟疆的怒吼还没有结束,只见一条近丈宽的巨大紫色火龙朝着田辟疆咆哮而来。

  田辟疆见此却是嘴角再次掀起一抹冷笑的说道:“居然是火焰类的术法,就让你看看本皇子是如何给你破除掉的”。

  此时田辟疆立刻将白色甲盾收起,只见其手指之上的一个储物戒指突然一阵闪动,一个黑影迅速的从其内窜出,落在了地上。

  而等众人看清楚之后,只见一条大鳄鱼突然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这条鳄鱼足有七八丈长,一条粗壮的尾巴拖在身后,其一张血盆大口之内布满了长长的獠牙,看着异常的狰狞;而最重要的是,从这条鳄鱼身上,众人感觉到了一股不弱于剑者初期巅峰的气势。

  只见鳄鱼张开了它那张血盆大口,从其口内突然冲出了一股带着腥臭之味的黑色液体,而这些液体则直冲紫色火龙而去。

  “这潭渊鄂乃是剑者期的妖兽,其速度虽慢,但是却力大无穷,从其口中喷出的液体蕴含了剧毒,更是绝大部分火焰术法的克星,你这紫火也注定是要被潭渊鄂的毒液给腐蚀掉的”。

  此时的田辟疆看着眼前的潭渊鄂,面色再次恢复到了不可一世的样子,仿佛一切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一般。

  郑远见此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嘴角微微一翘,随即巨大的火龙就朝着潭渊鄂的毒液而去。

  潭渊鄂的毒液与紫色火龙迅速的碰撞到了一起,两者并没有如想象之中的那样爆发出威力巨大的威势来,相反却是仿佛融合到了一起了一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来了。

  只见这巨大的圆球一般是紫火,一般是毒液;两者都想吞噬对方,但是却也一时间都拿对方没有办法。

  但是此时的紫火却是开始逐渐被毒液给包裹住了,更是有一些紫火在毒液的侵蚀之下开始消散了。

  但是也有一部分的毒液在紫火那恐怖的高温之下被蒸发掉了,两者就这样的僵持住了。

  见到这一幕的田辟疆也是面色一变,毕竟他对着潭渊鄂的毒液可是有着极大的信心,可是此时居然连着看似普通的紫火都奈何不了,这使得田辟疆有些意外了。

  而郑远见到这一幕却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只见他双手掐诀,不断的在控制着那些紫火。

  就在此时,只见原本已经与毒液相互交融在了一起的紫火却是突然的爆发开来,直接在擂台之上形成了一面数十丈大小的巨大火幕,将两人彻底的隔绝开来,哪怕是神识想要穿过着火幕也承受不住紫火那近乎恐怖的高温。

  而郑远见此却是立刻一个箭步冲出,直接冲入到了紫火之内。

  此时距离紫火最近的潭渊鄂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紫火的高温了,正在不断地挣扎着。

  突然它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从紫火之后穿了过来,居然猛的一跃而起,朝着那个方向冲去。

  就在潭渊鄂冲出之时,只见一个金灿灿的圆环突然飞出,一下子的套在了潭渊鄂那巨大的嘴巴之上,并且迅速的缩小,将潭渊鄂的嘴巴给牢牢的套住了。

  而潭渊鄂已被套住嘴巴之后就立刻发出了一阵哀嚎之声,不断的挣扎着,想要从金刚环之中挣脱出来,但是却都无济于事。

  此时的田辟疆也是察觉到了潭渊鄂的变化,立刻冲出想要去帮助潭渊鄂;但是就在田辟疆嘴巴冲出之时,只见在金刚环出来之后,一道乌光紧随其后,朝着田辟疆飞速的刺来。

  见此田辟疆面色再次一变,那面白色甲盾也是快速的出现在了其手中,而那道乌光也是刺在了白色甲盾之上。

  两者发出一阵撞击的火花之后,化作乌光的血神刺也是被给弹开。

  而就在血神刺刺在白色甲盾之上之时,只见一道人影也是已经出现在了田辟疆面前,正是从火幕之后冲出的郑远了。

  只见郑远高高的举起这右手,一道巨大的山峰虚影出现在了其右手之上,并且迅速的凝实,仿佛是一座缩小了无数倍的山峰一般。

  最后这座山峰狠狠的撞击在了田辟疆的白色甲盾之上,两者爆发出了威力巨大的冲击,直接是将几乎没有什么准备的田辟疆给撞击的倒飞而出,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此时的田辟疆举着甲盾的左手可以说是已经失去了知觉,抓山术那巨大的冲击使得田辟疆整个人就好像是与一座山峰撞击在了一起,感觉自己都快被撞散架了一般。

  可是就在田辟疆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郑远再次临近,直接全力的一拳轰出,直接再次轰击在了白色甲盾之上。

  此时还没有从刚刚的撞击之中回过神来的田辟疆再次遭受重击,虽然甲盾抵挡住了绝大部分的轰击之力,但是那巨大的冲击还是将田辟疆打的再次倒飞而出,直接落在了擂台之外了。

  见到这一幕的郑远也是停止了再次追击,只是单手一挥,金刚环和血神刺重新被其收起,随后整个人朝着擂台之下走去。

  “田辟疆立刻擂台范围,因此此次比赛郑远获胜”。

  见此台下的裁判也是反应过来了,立刻开口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此时擂台之下的田辟疆内心极为不甘,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接受这个结果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先前郑远那连续不断的攻击给他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使得田辟疆认识到了郑远可并不是自己原先想象的那么好对付的,因此也就没有继续纠缠这个了。

  只见田辟疆对着郑远极为不甘心的一抱拳,随即朝着人群走去。

  此时,在剩下的等待着参赛就数人之中,有着一个体型消瘦,面带几分阴险之色的青年正嘴角露出一丝玩味之色的凝视了郑远一眼。

  “错不了,此人身上有着乌坦的五子鬼婴的鬼气,而这也只有修炼过五子鬼婴之人才能够察觉的到,看来乌坦是真的命丧此人之手了”,

  此时这名青年自语道:“虽然乌坦那个废物被人给杀了也是一件好事,省的给师尊他老人家丢脸,但是毕竟与我属于同门,既然遇见了凶手了,那索性就替他报个仇吧,不然也不好向师尊交代了,而且正好我也想看看一下此人到底有何等能耐,胆敢杀我五鬼道门人”。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