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九十九章 战况

第九十九章 战况

  “哼,居然胆敢偷袭我黄鸣,看你如何抵挡得住黄某的粒沙瓶”。

  此时只见一个体型壮硕的大汉,手持一个不过尺许长的黄色小瓶,瓶口倒立向下,一波波的黄色砂砾从其内迅速飞出。

  此瓶之内的黄色砂砾仿佛无从无尽一般,一下子就形成了一条七八丈长的,犹如黄色流沙一般朝着前方一人冲去。

  而此时在着黄色流沙之前正站立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此少年正满脸讥讽的看着眼前的这黄色流沙。

  这少年不识别人,正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郑远。

  当日郑远在找地方疗伤好了之后,也是我再次开始寻找目标,夺取令牌了。

  在这几天里郑远也是击败了数人,成功的夺取了几枚令牌,此时郑远手中的令牌已经有八枚了,再有两枚就有资格参加新秀大赛第三关的擂台赛了。

  而眼前之人也正是郑远选择偷袭的一目标,只是此人似乎比郑远预料之中的要厉害一些罢了。

  “区区一件低阶法宝也敢在郑某面前嚣张,看郑某如何给你破了这什么沙瓶”。

  此时郑远面色一凝,立刻金刚环飞出,朝着黄色流沙而去。

  只见变成了数丈大小的金刚环与黄色沙流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那些黄色流沙也是毫不意外的就被金刚环撞击的四散飞射。

  眨眼的功夫原本七八丈长的流沙已经被金刚环给冲散了一半了。

  一旁的黄姓大汉见此也是面色一变,不过随即对着小瓶连点数下,只见小瓶一阵颤动之后,喷出了一道白色光束,笼罩住了黄色流沙,而那白色光束也好像是被黄色流沙给吸收了一般,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只见原本被撞散的黄色流沙也是迅速的聚拢到了一起,只不过它们不是重新聚拢到黄色流沙之内,而是向着金刚环聚拢而去,居然想要将金刚环包围起来。

  郑远也是察觉到了这些流沙的动向,于是立刻将金刚环召回,开始那些流沙就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紧紧追在金刚环的后面,而且速度极快,很快就要将金刚环给困住了。

  甚至已经能够听到金刚环与那些流沙摩擦所发出的刺耳之声了。

  见到这一幕的郑远立刻冲出,朝着金刚环直接一拳轰出。

  此拳虽然是朝着金刚环打出的,但是其上的震动之力却是也已经附着在金刚环之上的流沙给震了下去。

  郑远见此立刻抓住金刚环,将其收了回来,随后迅速后退美誉这流沙拉开看距离。

  “想从黄某的流沙之下逃走可没那么容易”。

  黄姓大汉将郑远居然这般就摆脱了流沙的追击,也是略感惊讶,随即再次操控着流沙追击而去。

  此时的流沙也是已经从反震之力中恢复过来,再次化作一条流沙朝着郑远涌去。

  郑远见此立刻右手成爪型,对着那黄色流沙隔空一抓。

  只见那原本涌来的流沙立刻一震,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紧紧抓住了一般,难以逃脱。

  而这正是郑远抓山术的另外一式。

  黄姓大汉见此也是面色一变,于是再次加大催动流沙;可是无论其如何催动,那流沙好像是被一只大手给紧紧握在手中一般,根本就无法冲出,只得不断的挣扎。

  而郑远那隔空紧握的手掌之中也是感觉到了流沙的不断挣扎,而且挣扎的越来越激烈。

  郑远也只得这样一直抓着也不是办法,随即再次对着流沙紧紧一握,之后在流沙的挣扎达到最高之时再猛的一松手。

  原本还被郑远紧紧抓住的流沙一下子就被松开了,那些本来就激烈挣扎的流沙立刻四散开来。

  一时间那些流沙立刻充斥了整条甬道,使得整条甬道看起来就好比是挂起了沙尘暴一般黄沙漫天。

  就在流沙四散开来之时,郑远却是不退反进的直接冲进了漫天的黄沙之中,同时手中数到光芒没入黄沙之中。

  而在甬道另一边黄鸣见到此幕却是面色大变,立刻催动着手中小瓶想要将已经四散开来的流沙聚集到一起。

  就在黄鸣全力聚拢流沙之际,突然一道乌光从黄沙之中迅速的射出,直冲黄鸣的胸口而来,正是血神刺。

  黄鸣立刻面色大变,可是因为距离太近,躲闪已经有些来不及了,黄鸣只得将手中正在催动的小瓶往胸口一挡,准备直接用小瓶抵挡住这道疾驰而来的血神刺。

  小瓶才刚刚被黄鸣挡在胸前,血神刺就已经呼啸而来,直接刺在瓶身之上。

  血神刺并没有直接正面刺中小瓶,而是此在就小瓶的左侧,最后直接从小瓶左侧划了出去。

  不过那小瓶毕竟不是防御类的法宝,即使血神刺没有直接刺中小瓶正中的位置,但是依旧将小瓶给刺出了一道裂纹出来。

  “敢毁黄某法宝,黄某要让你付出代价”。看见这一幕的黄鸣内心也是极为心疼,立刻大怒起来。

  可是黄鸣还来不及心疼被毁去的法宝,只见那漫天黄沙之中又是激射出了数到白光,再次朝着他冲来,赫然正是那几根鬼影针。

  黄鸣来不及多想,立刻将手中小瓶朝着鬼影针扔去,随即立刻取出一面白色甲盾来。

  就在黄鸣取出白色甲盾之时,几枚鬼影针直接将本就受损的小瓶洞穿而过,而小瓶的阻挡也仅仅只是使得鬼影针来势一顿,但随后威势不减的刺向了甲盾之。

  所幸黄鸣及时将小瓶抛出,这才给自己争取了一点时间,也就是这一点时间他才来得及将甲盾取出。

  不然鬼影针直接刺中了他的话,恐怕不死也得重伤。

  将那飞针被给阻挡下来了,黄鸣再次为被毁掉的法宝有些心疼,但是也来不及多想,立刻准备再次拿出法宝对敌。

  可是就在他准备取出法宝之上,只见黄沙之中一道黑影闪现而出。

  黄鸣注目一看,居然是一座被缩小了无数倍的山峰朝着自己冲来。

  黄鸣来不及多想,只得再次举起甲盾,企图能够抵挡住这山峰。

  最后山峰猛烈的撞击在了甲盾之上,而躲在甲盾之后的黄鸣只感觉到一阵巨大的撞击,自己握着甲盾的手臂都仿佛是被撞断了一般,但还是咬牙坚持着。

  随后在山峰猛烈的撞击之下,黄鸣再也低挡不住了,整个人喷出鲜血的倒飞而出,随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此时山峰也是随之消失,露出了其后的郑远。

  黄鸣见此也是知道自己已经不是郑远的对手了,果断拿出令牌一把捏碎,随之就被传送出去了。

  “此人倒也明智,知道不敌就立刻逃走了”。

  郑远将黄鸣遗留下来的令牌收好,微笑的说道:“现在已经有九枚令牌了,还有一枚就能够进入第三关了”。

  随后郑远迅速立刻,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此时冥宫之外,众人依旧还在等待着这第二关比赛的结果。

  “看来此次新秀大赛又比以往各届都要激烈的多啊”,此时高台之上的黄壹看着一旁那些为自家子弟担忧的众人说道:“就连青云峰的李兴禹都是被人给打的重伤而退,不知道其他诸位参赛之人现在如何”。

  此时坐与一旁的青云峰峰主纪云山也是愁眉苦脸的,明显李兴禹的意外出局使得他极为意外;虽然此次他们青云峰进入第二关的不只李兴禹一人,但是李兴禹却是希望最大的一个,现在就连李兴禹都败下阵来了,其他几人就更不用说了。

  而第一个取得十枚令牌出来之人也并非是楚国之人,甚至都不是西明之地任何一国之人,而是西明之地北部草原某个部落之人。

  而此时大赛的前十六名也是已经出现的五个,但是这五人之中除了楚国太子熊少天之外,楚国尚未有一人出现;

  这也使得各大势力之人更加紧张起来,尤其是随着青云峰的李兴禹重伤而出之后,众人更加为之担忧起来了。

  而此时的楚皇熊向天见到自己的儿子已经成功晋级了,那原本有些紧张的面容也是舒展开来,甚至还有难以掩饰的喜悦。

  此时高台之上的郑威也是眉头紧锁,因为随着郑丹云与郑武杰的先后出局也使得他有些紧张了。

  虽然他原本就不指望他们两人最后能够胜出,但是郑丹云出来之后所说的话却是使得众人立刻为郑远担忧起来。

  因为郑丹云将他在冥宫之内的遭遇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尤其是说道郑远为了救自己而受伤的事情,立刻使得原本就担心不已的众人一下子更为紧张起来了。

  不过众人现在除了为他们担忧之外,也不能做什么了。

  就在众人担忧之时,一道白光从冥宫之内闪现而出,随后露出了一个身穿白衣的俊朗青年。

  此时在青年四周,十枚令牌浮现而出,看着这十枚令牌,白衣青年也是骄傲的开口说道:“秦国白毅,取得十枚令牌,还请诸位明鉴”。

  “毅儿好样的,没给我白家丢人”。而在阁楼之内的白胜雷见到白毅成功晋级之后,原本也是有些紧张的神情立刻就大笑起来。

  “将十枚令牌交出,随后到擂台之上集合,如果想回去疗伤的话也可,但是一旦十六人决出之后就要立刻前来参加擂台赛,否则就要按照弃赛处理”。

  在见到白毅出现之后,擂台之上的那么铠甲军士立刻对着半空中的白毅说道,随后将白毅的名字刻在了一旁的一面擂台赛的晋级榜之上,而在刺榜之上还刻着其他五人的名字。

  此时白毅立刻将令牌交出,随后朝着擂台飞去,找了一个清静的角落盘膝打坐起来。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