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九十二章 拦截

第九十二章 拦截

  紫火那恐怖的高温直接将乌姓青年极其储物戒指焚为灰烬,待紫火消散之后原地只留下了郑远的血神刺,乌姓青年的鬼影针,以及三枚没有传送过的令牌。

  其实早在郑远察觉到背后传来的偷袭之时就已经打算将血神刺偷偷放出,后来乌姓青年的那一拳所引发的冲击倒是给了郑远机会。

  郑远就趁着两人都被冲击所波及后退之时迅速的将蕴含了大量紫火的血神刺放出;因为郑远阻挡仅凭血神刺是很难彻底击杀乌姓青年的,因此还在血神刺之内隐藏了一道强大的紫火。

  果然,乌姓青年在击伤郑远之后有些得意忘形了,疏忽大意了,这才导致被郑远偷袭成功。

  最后在血神刺刺中乌姓青年之时,紫火迅速爆发而出,就轻而易举的击杀了乌姓青年

  在紫火那恐怖高温的焚烧之下,乌姓青年没有任何身还的可能,连带着其储物戒指都是被焚毁了。

  郑远单手已挥,立刻所以东西都飞到了其手中,并且将血神刺和两枚令牌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到时一件极为难得的法宝,用来偷袭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只是威力相对的要小了一点”。看着手中的鬼影针,郑远把玩了一下之后将其收入到了储物戒指之中。

  随即郑远将剩余的那一枚令牌交还给了郑丹云,那正是郑丹云被乌姓青年所抢去的那枚令牌。

  “郑远表哥,你没事吧”。一旁的郑丹云早就已经穿戴好衣物,此时小心翼翼的收下令牌。

  先前看见郑远被乌姓青年所伤,她内心也是十分焦急,如果不是因为自身受伤较重的话,恐怕她也早就冲上去帮郑远一臂之力了。

  不过好在后来乌姓青年被郑远的犀利斩杀,郑丹云那悬着的心也终于的落下来。

  “那飞针有毒,让我给你把毒吸出来吧”。此时郑丹云已经跑到郑远面前,查看了一些郑远的伤势,立刻焦急的说道。

  “不行,这毒还有些诡异,如果贸然吸出的话,恐怕连你也会中毒的”,闻言郑远却是立刻阻止了郑丹云,因为这毒即使是郑远服用过解毒丹之后,也没有什么效果。

  “那怎么办,这毒看起来如此难对付,那郑远表哥岂不是会有什么危险了”。看着郑远那还在不断的冒着丝丝黑气的伤口,郑丹云更加焦急了起来。

  “哼,就这点毒还想威胁到我,那也太小看我了”,闻言郑远立刻开口安慰起郑丹云道:“你放心,我自然是有办法解这毒的,你现在给我注意周围有没有人,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就立刻告诉我”。

  “好的,郑远表哥你安心解毒,我一定不让任何人打扰你”。郑丹云闻言立刻坚定的回答道。

  此时的毒素虽然被郑远控制住了,但是服用了好几种解毒丹药却都没有效果;没办法,郑远只得强行将毒排除体外了。

  随即郑远立刻调动体内魔气涌向伤口处。

  “果然有一些效果”。随着魔气的涌现,那原本盘踞在伤口附近的毒素被魔气一点点的逼的往伤口处移动。

  可是越到后来这些毒素就越是顽固,它们居然盘踞在伤口处无论怎样都无法将其排除体外。

  而随着伤口处魔气的越聚越多,怎样也只感觉伤口处越发的疼痛。

  “没办法,只能吞噬掉了”。最后郑远一咬牙,竟然直接操控着魔气对那些毒素展开了吞噬。

  魔气原本就是极具侵蚀性和吞噬性的,因此要吞噬这些毒素倒也不在话下,只是到时候吞噬掉了毒素之后,这些毒素还残存于体内,那迟早是一个隐患的。

  不过现在即没有解药,也无法将毒强行排除体外,郑远也不得不选择这隐患较大的吞噬了。

  果然,在大量魔气不断涌来的情况下,那些毒素即使是再难缠也都开始被魔气不断的吞噬掉了。

  不过在吞噬了毒素之后的魔气,郑远却是没有将其再融入体内,而是将其汇聚在一处,以免毒素又扩散。

  最终,在最后一丝毒素也被魔气吞噬掉了之后,郑远的伤口处终于是恢复正常,那些丝丝黑气也是消失了。

  此时郑远突然猛的对着自己的胸口一击,立刻吐出大量黑血来,并且这些黑血还冒着丝丝魔气,极为腥臭难闻。

  “郑远表哥你怎么啦”。见得郑远突然吐血,郑丹云立刻跑来查看郑远的情况,生怕郑远出现了什么意外。

  “没事,不用怕,毒素已经被我逼出体内了”。郑远立刻拿出大量丹药吞服而下,其有些苍白的面色这才恢复了一些。

  而最后郑远在魔气吞噬干净了毒素之后,居然直接连同吞噬了毒素的魔气也一起逼出了体内,这才彻底的解决了毒素的隐患。

  “你现在伤势不轻,法宝又是被毁了几件,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此时恢复了一些的郑远,看着一旁的郑丹云问道。

  “这冥宫之内可谓是危险重重,我现在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了,开来也只能退出比赛了”。

  闻言郑丹云表情有些暗淡下来,十分无奈。

  “这样也好,以你的实力原本就只是前来历练的,现在退出也好,免得再遭遇什么不测”。

  郑远也是没有挽留郑丹云,因为他知道郑丹云如果继续留下来的话,即使是在自己身边,自己依旧无法保证她的安全,毕竟这冥宫之内还是毕竟凶险的。

  “那丹云先在这里祝贺郑远哥能够夺冠了”。此时郑丹云嫣然一笑,犹如一朵绽放的花朵一般。

  “那就承丹云妹妹的吉言了”。

  此时郑丹云拿出了自己的令牌,再嘱咐了要郑远多加小心之后,一把将令牌捏碎,随之白光已现,整个人都被传送出去。

  “加上这枚,我已经拥有五枚令牌了,这么段的时间就获得了五枚令牌,倒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见郑丹云离开了之后,郑远一把抓过郑丹云遗留下来的令牌,看了一眼之后将其收起。

  “虽说伤势已无大碍,但是还是要先找个地方调息一下子再说,不然要是再遇人争斗的话会有些吃亏的”。

  此时郑远立刻小心翼翼的立刻此处,准备找一个相对安全点的地方恢复一下体内的伤势。

  郑远手持长剑,谨慎的行走在一条甬道之内,而此时郑远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就别鬼鬼祟祟的了,一直跟着郑某却又不偷袭,你到底是想干什么”。此时郑远面色有些不耐烦的停下了脚步。

  “郑家少主果然不一般,居然这么快就看穿的田某的隐匿之术”。

  此时在郑远的前方,空气之中一阵扭曲,一个身穿奇异服饰,腰间挂着几个奇怪的小罐,面容姣好的青年浮现在了郑远面前。

  “你这隐匿之术却是不错,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够瞒过郑某的话,那你真是太小看郑某了”。

  看见突然出现在眼前长得有些女性化的青年,郑远却是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反而表现的十分从容。

  “郑家少主真是好定力,被田某跟踪拦截下来了居然一点慌乱之意都没有,开来是早有准备了”。

  田姓青年看到郑远的表情,颇有几分佩服的说道。

  “为何要慌乱,难得就你认为你一个人就能够吃定了郑某么”,郑远闻言却是不置可否的说道:“再说你跟踪郑某也有一会儿了,想偷袭的话早就动手了,有何必等到现在”。

  “没错,田某原本确实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现在看你情况似乎已经与人交手了,而且还受伤了,这样的话田某自问对付一个已经受伤之人还是有较大的把握的”。

  田姓青年看着郑远那被黑血侵染了的右肩,继续说道:“只是看你是郑家少主,而田某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是还不想得罪你们郑家,因此才一直没有出手”。

  “那你一直跟踪郑某又是什么意思”。听到田某青年的话,郑远也是有些疑惑不解起来了。

  “郑公子不要心急,且听听田某的打算吧”,田姓青年听到郑远的话却是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既然已经与人交过手了,而且还能够在这冥宫之内,那么说明你打败了对手,所以现在你身上一定会有从他人手中夺来的多余的令牌了;

  而田某的打算正是,交出你手中多余的令牌,田某这就离去,不然的话你现在又伤在身,要是斗起来的话,结果似乎对你更加不利”。

  “哈哈哈,难得你认为现在郑某又伤在身了,你就能够吃定了郑某吗”,郑远听到田姓青年的话,却是大笑起来,随后说道:“你也太小看郑某了吧,哪怕是你先前出手偷袭郑某,也不一定能够成功,你真把郑某当软柿子了么”。

  “虽然不知道郑少主哪来的这么大的底气,但是郑少主也不要太小瞧田某了,即使是你没有受伤的情况之下,真要与田某动起手来,你也未必能够占据上风”;

  此时田姓青年语气也是变得有些冰冷的继续说道:“而田某只是不想斗的两败俱伤,更不想杀了你最后得罪郑家了,郑少主难得就一点商量的意思都没有吗”。

  “行了,还是少说废话了,想要令牌的话就直接动手吧,如果你真有那个实力,郑远将令牌都交给你又何妨”。

  郑远闻言却是根本不买田姓青年的账。

  “好,既然你这么急于找死,那田某就成全你,反正在这冥宫之内即使是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田姓青年此时也是面色一凝,眼中杀机闪现;手中出现一把两尺长的小剑,朝着郑远快速攻来。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