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六十八章 郑家先祖

第六十八章 郑家先祖

  这一晚,郑远喝了很多酒,可谓是喝的不省人事了,具体喝了多少就连他自己的不记得了。

  只知道当时的郑威极其的高兴,更是一个劲的不停的拉着郑远喝酒;毕竟看见自己的儿子有出息了,换做是谁都会如此兴奋。

  以前郑远无法修炼,当时的郑威虽然嘴里不停的安慰着郑远,但是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郑远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强者,可以接替自己成为郑家族长,带领着郑家走秀辉煌的;

  开始由于郑远无法修炼,所有郑威将这一切的埋藏在了心底,他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快快乐乐的度过这百年人生;但是后来随着郑远可以修炼了,郑威这埋藏在心底的希望再次被点燃了,更是在看见郑远不过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已经是辟灵期大圆满了,这怎能不让郑威高兴。

  看着正处于兴奋中的郑威,郑远也不好拒绝,于是这爷俩都差不多把郑府之内所储存的美酒给喝光了。

  这虽然是郑远第一次喝酒,当时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酒量,喝到最后甚至直接抱着酒坛子喝起来了。

  最后还是郑远的母亲看不下去了,硬是将他们爷俩给各自拉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场家宴最终也在众人的欢快声中结束了。

  第二天早上,郑远一醒过来就感觉脑袋疼痛异常,他知道这是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不过想到昨晚父亲那难以掩饰的兴奋,郑远内心也十分欣慰。

  毕竟这些年来父母可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操碎了心,如今自己也可以成为他们的骄傲了,这比郑远自己修为大涨还要高兴,毕竟在郑远的内心中父母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如果让郑远在滔天的修为于父母的安康中选一个的话,郑远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此时郑远立刻开始打坐,用灵力慢慢的将体内的剩余的酒劲炼化掉;虽然这是郑远第一次喝酒,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居然还是比较喜欢喝酒的了,尤其是与自己的亲人们喝酒。

  “少主起来了吗,奴婢是来伺候少主洗漱的”。就在郑远将体内酒劲炼化的差不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侍女敲门的声音。

  “进来吧”。见状郑远也停止了继续打坐起身下床。

  房门被轻轻的推开,只见两名侍女分别端着洗漱的水盆和一套干净整洁的衣物小心翼翼的走进房内。

  “将东西放下吧”,见到侍女将东西端进房内,郑远淡淡的说道:“你们也都下去,下面没你们什么事了”。

  “对了少主,族长还交待了让你起来了后就到后山花园去一趟,族长大人在那里等着您”。这时一名侍女对着郑远一拜,轻声的说道。

  “告诉爹,我马上就过去”。郑远闻言立刻回了一句,然后就开始了洗漱。

  侍女说完之后立刻毕恭毕敬的退出了房内,至始至终都不敢抬头去看郑远一眼。

  洗漱完毕之后的郑远也没有拖延,立刻轻车熟路的朝着后山花园的方向走去。

  郑远走进后山花园之后,只见郑威正端坐在一个石桌旁,端着一个小茶杯正在慢慢的品茶。

  “终于睡醒了啊,真没想到你居然那么能喝,连你爹我都快被你给倒了”。看见郑远朝着这里走来,郑威微微一笑的道。

  “还不都是爹你非要拉着我喝,身为儿子的我又怎么能部陪爹喝个疼快呢”。此时郑远也以及走到了石桌前坐下。

  “你小子还敢贫嘴,昨晚喝了那么多酒,早上起来脑袋肯定很疼吧,喝点这茶会好多了”。说着郑威将一杯茶递给了郑远。

  郑远接过茶之后一边品了起来一边说道:“爹你一大早叫我起来不会就只是叫我品茶的吧,肯定还有其它的事”。

  “你这家伙,咱们爷俩坐在一起好好的喝喝茶也不行啊”,听到郑远的话,郑威也是无奈的一笑,随即面色有些凝重的对着郑远问道:“远儿,不知道你对我郑家的族史了解多少?”。

  “族史?”,听到郑威的话,郑远也是一愣,随即说道:“我以前也认真读过族史,族史上面记载我郑家是千余年前才突然在楚国出现崛起的,比楚国其它的一些势力出现的都要晚一些;

  只知道当年我郑家出现了一位实力极强的先祖,名叫郑伦,这才创造了我郑家,并且成为了楚国的顶级势力之一,不过后来族史记载这位先祖因为修炼一门极其厉害的术法而走火入魔陨落掉了”。

  “是啊,确实是那位先祖创造了我郑家,并且使得我郑家在这楚国屹立千余年而部倒”,此时缓慢的站起身来,走到一边背对着郑远,抬头望着天际说道:“不过这位先祖却是并没有陨落掉,而是在近千年前因为某些原因外出至今未归”。

  说到这里,郑威立刻大手一挥,一道隔音屏障立刻出现在了二人四周,防止有人偷听。

  “什么,先祖没死?”听到父亲的话,郑远也是一惊,立刻问道:“那族史上记载那些难道都是骗人的吗”。

  “先祖当年修为通天,寿元更是长达千余年,在整个西明都可以说的没有敌手,又怎么看你真的陨落掉,族史上除了关于先祖的下落之外,其它的都是真的”,

  郑威对于郑远的惊讶毫不意外,因为他自己当年听到这个消息时比郑远都还有惊讶的多,随后郑威继续说道:“不过这一切都是先祖当年的命令,先祖当年说他如果百年内未**就对外宣布陨落的消息;而且这个消息历来只有郑家族长、大长老还有少主才能够知道”。

  “那先祖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一道命令,难道他老人家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吗”。郑远闻言立刻再次问道。

  此时的郑威叹了口气的说道:“这个我们郑家后人就无人知晓了,只知道先祖当年要外出寻找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而离开了西明之地,而且再了没有任何的消息”。

  “难道之后就没有人找过先祖的下落吗”。

  “当然有人找过,足足找了数百年之久,甚至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寻找,但是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说到此,郑威的语气内也透着无奈,不过随即他话锋一转的对着郑远问道:“远儿,你的定神术修炼的如何了”?

  “定神术?”郑远闻言也是有效摸不着头脑,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虽然修炼的时间部长,但是基本上已经可以操控了,使出十次也总能成功个三四次吧”。

  “那就好,看你远儿你确实是适合修炼那部法决,当年为父可是足足修炼了一年才刚刚摸着点头绪”。听到郑远的话,郑威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

  “法决?我修炼定神术的时候也是感觉它视乎只是一部分而已,并不完整,后面肯定还有其它的,难道这是一步法决?”郑远闻言,也是反问郑威了起来。

  “这部法决就是当年先祖所留,名为‘衍神决’,先祖当年就是依靠这部法决带领着我郑家强势崛起的,先祖在失踪之前将这部法决留在了族内,

  这部法决是专门修炼神识的,当年先祖还只是斗士期的时候就依靠这部法决将神识修炼到与普通金元初期不相上下,要知道金元期最大的依仗就是其神识的强大;

  到先祖晋入金元期后更是在金元期内难有敌手,甚至只要先祖愿意的话,现在这楚国皇室恐怕就要换人了;先祖当年离开之时修为更是达到金元期大圆满,距离突破化灵也只是一步之遥;

  而这定神术就是‘衍神决’第一层内所记述的术法”。

  虽然这些事情除了衍神决外其它的在族史内都有记载,但是此时听郑威亲口说出依旧是使人内心澎湃,毕竟这可是郑家曾经的辉煌。

  此时郑威说完这些之后面色也随即暗淡下来说道:“只可惜先祖失踪后,郑家再无人能够将这套法决修炼完成,就连为父我也只是懂了点皮毛而已;现在我郑家更是只能依靠先辈的一些特殊的方法才能够将那定神术拓印下来修炼,而那‘衍神决’更是无法复制的”。

  “现在既然你在修炼定神术上有着如此天赋,那为父现在就做主将这‘衍神决’传授于你,希望你能够不负众望将这衍神决修炼成功,将来带领着我郑家再创辉煌”。

  此时郑威面色凝重,一枚散发着古朴气息的、甚至有些破损的玉简出现在了郑威手中;郑威最后再凝望了这枚玉简一眼,随后将它递给了郑远。

  郑远也是面色凝重的接过了玉简,他知道这不仅仅只是一枚玉简,它代表着郑家曾经崛起的辉煌,更是未来整个郑家的希望所在。

  “这枚玉简历来只有郑家族长能够保存,也只有族长才能够修炼,更是经过我郑家上千年的供奉与祭炼,只有我郑家的嫡系血脉之力才能够开启它,你一定要妥善保管”。

  郑威看见郑远面色凝重的看着这玉简,随即面色一缓的说道:“不过你也别有太大的压力,毕竟这可是我郑家先祖遗留下的,郑家后人更是没有一个能够修炼成功,你如果实在也无法修炼成的话也不需太过自责,那只能说明我郑家后人与这衍神决无缘了”。

  “爹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衍神决修炼成功,带领着我郑家再创辉煌,更是一定会将先祖找回来的”。

  此时郑远看着手中的玉简面色坚定的说道。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