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六十六章 定神术

第六十六章 定神术

  “哈哈,恭喜少主又多了一个威力强大的法宝,那新秀大赛也是又多出了几分把握啊”。郑远刚刚走出后山,那早已在此地等候多时的郑金就立刻上前对着郑远笑道。

  郑金毕竟是郑家的长老,有着斗士期的修为,原本是不必对郑远如此客客气气的,即使郑远是族长之子,是他郑家的少主;

  更何况以前的郑远在郑家只不过是个无法修炼的废人罢了,根本就没有人真正的将他看做郑家的少主;即使是后来郑远能够修炼了,而身为长老的郑金也并没有怎么去留意当时的郑远也,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

  但是当日郑远刚刚进府时与郑丹云等三人的打斗却是彻底的改变了他对于郑远的看法。

  按理说郑远是三年前才能够修炼的,那么现在顶多也只是个练气期罢了,可是当日郑远所爆发出来的气势分明是辟灵大圆满无疑,这就令得郑金有些惊讶了。

  因为这就说明了郑远在短短的三年的时间内就将修为由练气期修炼到了辟灵大圆满,这恐怕在整个楚国都是没有人能够做到的;即使是郑远在这外出历练的三年有着什么天大的机遇。

  尤其是他看见了郑远与郑丹云三人打斗的全过程;郑龙和郑林两人只不过是辟灵中期,被郑远一招打败也是在常理之中的,可是那同样是辟灵期后期极为接近大圆满的郑丹云在郑远面前却依旧没有多少招架之力的被击败,如果不是自己最后出手的话,恐怕郑丹云在郑远的那一拳之下最起码的也是重伤的了。

  从郑远战斗的过程来看,郑远出手果断、迅速,根本不给对手一点机会,更是诡计多端;虽然郑远在于三人的打斗过程中出手的凶狠程度明显的收敛不少,但是郑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隐藏在郑远体内的那一丝凶残;看来郑远在外面历练的这三年并非啊那么简单。

  “原来是郑金叔叔,这段时间真是麻烦您了”,郑远见到郑家居然还在这里等着自己,立刻也是恭敬的说道:“什么法宝啊,只不过是一件高阶点的法器罢了,还不怎么好操控,今日才刚刚操控熟点”。

  “我看少主的这件法器恐怕比起一般的低阶法宝也是不趁多让,有此宝相助,少主定可在那新秀大赛上大放异彩啊”。

  “哈哈,那我呈郑金叔叔的吉言啦”,郑远闻言也很是略显无奈的一笑,立刻撇开话题道:“我来郢都的事情不知道郑金叔叔通知我父母了没有,他们可有什么回信”。

  其实在郑远来的第一天的就让郑金通知父母他们自己已经到了郢都了,毕竟在外历练的这三年没有给父母任何自己的消息,他们也肯定是非常的担心自己,因此他到了郢都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了他们。

  “少主放心好了,我已经将少主平安的消息告诉族长他们了,而且还告诉了他们少主现在可谓是修为大涨,族长他们都是十分的高兴,族长夫妇还有几位长老们已经郑欣公子现在已经从郑城出发了,相信要不了几日就可以赶到的了”。

  说到最后提到郑欣时郑金的眼睛不禁一直盯着郑远的表情,可是却发现郑远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毕竟那郑欣现在可是他们郑家年轻一代之中资质最好的,修为也是最高的,可以说现在的郑家年轻一代之人现在都是以郑欣为首的;郑欣更是被外界公认为的是未来郑家族长的不二人选。

  然而现在他们郑家的少主却是强势回归,而且看其修为似乎丝毫不弱于郑欣的样子,不知道他们之间会爆发出怎么样的龙争虎斗来,毕竟这两人可以说都是他们郑家的翘楚了。

  对于此时郑金内心的想法,郑远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郑远内心想的都是自己的父母亲了,离开了他们三年,尤其是当初离家之时都没有去和目前告别,这让郑远内心很少愧疚。

  一想到父母马上就要到郢都来了,自己终于可以见到三年未见面的父母了,这使得此刻郑远的心情极为兴奋,他现在都恨不得立刻就赶回家去与父母见面。

  “那就有劳郑家叔叔了”。此时郑远对着郑金恭敬的抱拳一拜。

  “少主这是干什么,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啊”。看见郑远对着自己如果恭敬的一拜,郑金也是立刻就将郑远扶起了。

  此后的时间郑远每天除了打坐修炼,就是在不断反复的操控那青影幡;终于在郑远的长期的操控下,那青影幡内的被魔化了的青云蛟魂魄也是越来越使用的得心应手了;

  那抓山术也是被郑远反复练习,威力也是越来越大了,那山峰虚影都差不多可以凝练出四五成实体化来了,威力自然也是更大了。

  就在郑远辛苦修炼着为即将到来的新秀大赛做准备着的时候,一日郑金突然来找到他,将一个玉简与一件法宝交给了郑远,就留下了一句‘是郑远的父亲特点托人提前给他送过来的’,之后就一句话不说的走了。

  看着这手里的玉简与那件法宝,郑远也很是纳闷,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还特点叫人把这个东西交给郑远。

  经过郑远的查看,那件法宝乃是一件名为‘血神刺’的低阶法宝;这血神刺只不过一尺多长,比手指粗不了多少,通体漆黑,其刺头更是锋利无比;虽然只是低级的,但是穿透力极强,威力也很是不俗,甚至是比起一下中阶的法宝来也是不弱分毫。

  而那玉简之内记述的一个名为‘定神术’的神通;这定神术乃是主要以神识攻击为主,更是可以辅助修炼神识,使得神识更为强大,也可以更好的使用定神术。

  定神术的攻击并不是攻击对手的本体,而是定住对手的神识乃至元神,使得对手的神识暂时无法动用,更是可以定住对手的元神使之短暂的失神,虽然只能定住短短的一息的时间,但是战斗有时候往往都是在一瞬间就决定了胜负的。

  不过此定神术只有在对金元期这种修炼出了元神的高阶修士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对付金元期以下的作用就不是那么大了;而且还需要使用者也拥有比较强大神识才行。

  即使这样此术的价值依旧是无法估计,因为能够直接攻击元神的术法虽然还是郑远第一次遇见,但是自然是了解其珍贵程度。

  只是郑远很疑惑父亲为什么要把这么一个现在自己用不上的东西给自己,因为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辟灵期罢了,神识的强大程度还不足以完全操控这定神术的。

  而且很明显的可以看出,这定神术明显的是从什么东西上面复制出来的,似乎只不过是什么功法法决的一部分罢了;光只是定神术就如此厉害了,那这部功法或者法决什么的威力就可想而知了。

  最让郑远疑惑的是,这只有在对金元期修士才会有大用的法术他们郑家这种最高只不过斗士期的家族又怎么会拥有。

  对于这些疑惑郑远也曾问过郑金,但是郑金却并没有直接透露这定神术的丝毫信息,只是间接的告诉了郑远这定神术对于乃是家族内极为重要的术法,除了家族内极为重要的成员才有资格修炼着定神术外,就连一般的长老都没有资格修炼,其中就包括郑金。

  而对于这定神术的来历以及其所属的那部功法或者法决之类的东西郑金却是只字未提。

  对于此郑远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不过他相信父亲既然将此物交于自己那自然是有什么用意了,绝对是不会害了自己的。

  郑远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在全力的修炼着定神术了,至于那血神刺郑远已经基本熟练了,操控起来也可发挥出极大的威力,而且这血神刺不仅穿透力强,那速度更是极快,倒是一个用来偷袭的好东西。

  不过相对于这血神刺的熟练,郑远对于这定神术的修炼就没那么容易了,虽然郑远拥有着比同类人要强大的多神识,但是施展起来也很是吃力,很难施展开。

  这定神术对神识的消耗也是极大的,郑远每次只不过是施展了数次而已,就已经感觉到神识有些吃不消了,精神也感觉极其的疲惫。

  不过好在郑远的神识也是比较强大的,在不断的练习之下终于是小有成就;而且郑远还发现这定神术在对付神识比自己强大之人施展时却作用极大,而且还极有可能因为施展定神术被对方破掉从而造成自己的神识受损;所以施展之时也要极为小心才是。

  毕竟定神术的施展主要来自于神识,神识弱小了自然是有可能遭到反噬的了。

  “族长啊,这定神术乃是老祖当年所遗留下来的法决当中我郑家后人唯一可以领悟修炼的神通,对此其它的一切我们一无所知,您现在就将它交于少主,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啊”。

  此时,郑金站于半空中,正面色凝重的看着在后山之内的郑远。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