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六十四章 教训

第六十四章 教训

  “哼,我只是觉得你回来了不好好在郑城待着,跑到这郢都来做什么”,郑龙也立刻回过神来,面色有些不悦的看着郑远说道:“看你这些年都没有回来,还以为你死在外面呢”。

  “原来郑龙表弟你这么关心我啊,托表弟的福,为兄在外面一切安好,就不劳表弟费心了”。郑远也是不温不火的回应着郑龙。

  “怎么还没搞完啊,我们在里面都等了老半天了,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跑来郑家闹事”。就在此时,那郑林发声音传府内传出。随即只见郑林与郑丹云还有众人也都走了出来。

  “郑,郑远···”。可是就在他们走出来后,看见此时正站在院子内的郑远的时候,郑林还有郑丹云等一些认识郑远的人都是如同先前的郑龙一般十分惊讶的失声叫到。

  “郑林表弟、丹云表妹,你们怎么一个个的看到是我都这么惊讶,难道这里不欢迎我吗”。此时郑远见到众人的表情,却是微微一笑。

  看见郑丹云,郑远的内心也是一阵感慨;想当初小的时候,郑丹云也是跟其他人一样跟在自己身后屁颠屁颠的玩耍,可是当自己无法修炼的时候,郑丹云虽然没有如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但是也对自己要疏远了不少,更是再也没有叫自己一句表哥了。

  尤其是后来郑丹云小时候趁着没人跑去炼丹房偷丹药,结果引起了丹房的大火,害怕被责罚求郑远替自己顶罪,理由是郑远是族长的儿子,别人不敢拿他怎么样的。

  后来即使是郑威出面了,但身为族长的他也不能过于偏袒郑远,于是郑远也受到了不轻的责罚。

  最后郑丹云却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都没有去看看被责罚之后的郑远,甚至就连平时见面了也都是对他横眉冷眼的,似乎生怕别人把自己和郑远扯上什么关系;这件事情也使得郑远对自己的这个表妹看透了,更是觉得心寒不已。

  “原来是少主大叫光临啊,郑权有失远迎,还望少主恕罪”。此时的郑权终于是回过神来了,立刻对着郑远毕恭毕敬了起来。

  此时的郑权十分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轻举妄动,不能的话要是得罪了郑远的话,那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即使传言说郑远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但是他毕竟是族长之子,也不是他所能够得罪的。

  而之前喝斥了郑远的那个剑者初期的护卫首领,现在内心早就肠子都悔青了,那可是他们郑家的少主啊,自己一个小小的护卫居然胆敢当面喝斥少主,恐怕自己有十条命也不够用啊。

  现在他也是仗着自己剑者期的修为在这里强做镇定,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眼前的这个少主大人有大量了。

  “哼,什么少主,他只不过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罢了,郑管家不用这么客气”,此时的郑龙看见郑权对郑远如此毕恭毕敬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悦的神情说道:“丹云妹妹,走我们进去吃我们的,别让他扫了我们兴了”。

  郑龙的这一句使得几乎所有人的面面相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郑龙,不说我身为郑家的少主,就光凭我是你的表哥这个身份,你见到了我不叫我表哥也就算了,居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与我,你爹娘难道没有交过你规矩吗”。

  听到郑龙的话,郑远面色随即变得阴沉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郑龙走去,身上的辟灵后期的威压也随之释放出来了。

  原本以前的那些事情郑远并不打算去计较了,可是这郑龙却是越来越过分了,这次的郑远不能再忍了。

  “你爹娘难道没有教过你见到兄长要行礼吗,那今日我就代你爹娘好好教教你”。

  随着郑远朝着郑龙不断的走过去,郑远浑身的威压也几乎全部都压向了郑龙,使得郑龙都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感觉到了来自郑远身上辟灵后期的威压,郑龙面色极为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以前的那个废物郑远,现在居然拥有了辟灵后期的修为;

  凭他辟灵中期的修为完全抵挡不了来自郑远的威压,不一会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一旁的郑林还有郑丹云,见到此时被郑远威压逼的喘不过气来的郑龙,内心也是大骇不已。

  此时郑林一咬牙,立刻一道白光闪现,其内赫然是一把不过尺许长的飞刀,朝着郑远快速的刺去。

  众人见到郑林居然主动攻击郑远,一时间大惊失色,却又不敢上前制止,毕竟这几个人都是不是他们所能给得罪的起的。

  见到郑林居然主动朝着自己攻击,却是没有任何的慌张之色,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浑身紫色灵力猛的一放,直接冲向了此时已经半跪在地上的郑龙;郑龙整个人立刻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角还有血迹。

  此时郑林的飞刀直接临近郑远,郑远却是没有任何的躲闪;就在飞刀要刺中郑远之时,郑远灵力也直冲向飞刀,直接将已经距离郑远不足半尺的飞刀给定在了半空中,随后郑远灵力一冲,将飞刀给击飞而出。

  “是你们先动手的,可怨不得我了,今日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尊重兄长”。此时在郑远嘴角掀起一丝冷笑。

  只见郑远整个人化作一道流星冲向了郑林,现在的郑林根本来不及躲闪。

  就在郑远快要击到郑林之时,一旁的郑丹云也动了,一股同样的辟灵后期的灵力也释放而出。

  只见郑丹云立刻来到郑林面前,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出现在二人面前,释放出光芒阻挡着郑远的攻击。

  郑远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拳轰出,直接打在了铜镜之上;铜镜仅仅只是使得郑远的拳头一顿,就被给郑远一拳击飞。

  见到自己的铜镜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被郑远击飞,郑丹云面色也是一变,随即立刻从其头上取下一枚金色发簪,瞬间形成一个金色火焰涌向郑远而去。

  因为距离太近,郑远不得不暂时后退以避开金色火焰。

  就在郑远后退之时,郑丹云后方的郑林立刻冲出,手中多出了一把长剑来,直接劈向郑远。

  郑远见此不退反进,轻松的避开了郑林的长剑,直接一拳打在郑林的腹部,郑林整个立刻就弯成一个虾背,表情痛苦的倒飞而出。

  一击解决了郑林之后,只见郑丹云那化作了金色火焰的发簪携带着一股温度极高的金火朝着郑远冲来。

  郑远立刻单手一挥,一条同样强大的紫色火龙涌现而出,与郑丹云的金火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两股完全不一样的火焰立刻映的天空变成了两种颜色。

  众人感觉到了传来的高温,纷纷向后退去,不敢靠近丝毫,就连那个剑者初期的护卫首领,也是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两种火焰,他自问就算是自己也无法轻易抵挡住这两种火焰中的任何一种。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郑远嘴角再次露出一抹冷笑,整个人一跃而起的冲入到了紫火之内。

  随后自己紫火迅速的缩小,化作了一个人般大小,立刻钻入到了那团金火之内。

  见此郑丹云也是面色一变,不断的加大这灵力输入金火内,不一会的时间,只见金火猛地扩大了数倍,威势也增加了不少。

  可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只见金火却是急速的膨胀起来,紧接着只见金火犹如一个大火球一般爆开,从其内涌现出大量的紫火来,迅速的将金火完全吞噬掉了。

  随后只见一道金光闪现而出,飞回到了郑丹云手中,正是那枚金色发簪,只不过现在的发簪上的光芒有些暗淡,明显遭受了创伤。

  之后那漫天的紫火也是随之消失,从其内露出了郑远。

  只见郑远整个人从天而降,在郑丹云惊恐的目光之中朝着她一拳轰出。

  “少主不可”。就在郑远的一拳就要轰在郑丹云的身上之时,突然从郑府深处涌现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出现在了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的郑丹云身前。

  这股气势以一种极其柔和的方式作用在了郑远身上,只见郑远整个人被这股起来拖着后退,拳头上的灵力也是随之消散。

  “没想到老夫才闭关一会儿的功法,你们就闹成这样了”。就在众人惊讶之时,一道身影从府内飞出,落到了众人面前,一股斗士期的气势也是显露无疑。

  “是郑金长老,没想到连郑金长老都被惊动了”。众人看见来人之后,不由得大惊到。

  “郑金叔叔,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此时的郑丹云看见来人之后仿佛是看见了救星一般,立刻眼睛都红了,看得旁人一阵怜悯。

  此时那被郑远大飞出去的郑龙还有郑林也被众人扶着过来了,明显两人的伤势都不重,郑远也没有下重手。

  “简直是胡闹”,听到郑丹云的话,郑金却是对着三人厉声喝斥道:“见到少主不仅不拜,而且当面羞辱,更是还胆大妄为对少主出手,你等三人可知罪”。

  听到郑金的话,郑丹云三人立刻面面相觑,没有想到郑金居然会喝斥起自己等人,一时间三人居然一阵呆若木鸡般了。

  “你等三人还不快向少主赔礼道歉,请求原谅”。就在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郑金再次喝斥了起来。

  “刚刚都是我们的错,还请少主恕罪”。

  “表哥是我错了,不该对你出手,还请表哥原谅”。

  听到郑金的喝斥,三人都是极为不甘心的对着郑远抱拳拜到。

  “没事,既然三位弟弟妹妹都已经认错了,那我这个做哥哥也就自然是要原谅的了”。看见三人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样子,郑远内心也是觉得有些好笑了起来。

  “还好少主宽宏大量,你们还不赶快退下”,此时郑金也是对着郑远微笑道:“少主大驾光临,就让老夫来招待少主吧”。

  “郑叔叔客气了,还请带路吧”。郑远闻言也是对着郑金抱拳一拜。

  于是,就在郑龙等三人极为不甘与满腹怒火的目光之中,看着郑金带着郑远走入了府内。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