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五章 欺凌
  对于这个突然从身后响起的声音,郑远整个人突然一愣。

  只见在自己的后方此时正站有四人,中间那明显是为首的一个,年龄与郑远相差无几。此人一身白衣,相貌英俊,风度翩翩,生的也是十分的帅气。

  此时这人正以一种傲慢的目光盯着郑远看,而此人身后的那三人明显是此人的跟班,此刻也是以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郑远。

  就在郑远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只见南玉香一个箭步就跑到了那名白衣少年身旁。

  “我爹这几天都不怎么让我出门,我都快烦死了,要不是这个废物来了,我还真不知道找个什么理由出来呢”,只听到一旁的南玉香对着那个为首的白衣青年应声说到:“不过宋光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我可没有让这个废物碰我一下,爹爹叫我陪着他出来逛逛,他还真以为我会花时间陪着这个废物啊。”

  说完对着那人吐了吐小舌头,甜甜的一笑,并且拉着他的手,一副撒娇样。

  此人乃是楚国四大家族之首——宋家族长的长子宋光。

  他也同样是楚国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其修为更是半步脚已经踏入了辟灵,更有人说他已经是辟灵期了,堪称是楚国年轻一辈之中的第一人,也是公认的最有可能获得三年后的新秀大赛冠军之人。

  这宋光来到南城其实是向南家提亲来的,这南玉香无任是家室,质资,修为还是相貌在整个楚国绝对可以排进前三。

  所以宋光认为也只有自己才能够配的上她,虽然她已经跟郑远定了亲,但是那郑远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自己却是楚国年轻一辈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在他看来那郑远完全没有资格与自己抢,那南玉香是属于自己的,况且那南玉香也明显是对自己有好感的。

  而且那南天明也不是傻子,自己当然也不想把自己这么优秀的女儿嫁给这么一个废物,于是面对着宋光的提亲心里很是行动,

  但是毕竟是先跟郑家订的亲,而且郑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也不好去恶了关系,如果自己公然悔婚的话无任是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所以南天明的内心很是纠结,一直都拿不定主意,这宋光也就在这南城住了下来,直到今日郑远与其父亲的到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郑远整个人楞了好一阵子,

  最后愣愣的看着在宋光身边小鸟依人般的南玉香问到:“玉香,你刚刚说的废物是指谁?”。

  这时站着宋光一旁的那个胖胖的男的说到:“嘿嘿,还能说谁,这里除了你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还有谁,哈哈···”。

  说完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就连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大笑了起来,都以一种嘲笑的表情看着他。

  虽然在郑家也会有人时不时的嘲笑郑家是废物,但是不知道为何此时面对着几人,尤其是南玉香也在嘲笑自己,郑远的心底顿时升腾起一种极大的怒火来,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几人。

  这时宋光看着满脸怒气的郑远,却是嘴角上翘的笑到:“怎么?叫你是废物还不高兴是不是,你本来就是个废物嘛,来,大伙都说说了,他是不是废物啊,哈哈···”。

  其他的几人也都跟着大笑到:“对,光哥说的对,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废物,哈哈,一个大废物,哈哈···”。

  顿时周围再次爆发出了一阵阵的大笑之声。而此刻的郑远已是满脸通红,双拳紧握,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恶狠狠的盯着那宋光。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那宋光早就不知道被郑远给凌迟多少遍了。

  宋光见到郑远竟然敢如此盯着自己看,脸色顿时一沉,阴狠的说到:“你个废物,还敢瞪我?信不信少爷打的你满地找牙”。

  一旁的南玉香听到宋光要打郑远赶紧提醒到:“宋光,那可别打他啊,他爹可在我家,让他爹知道了可就不好了。”

  宋光闻言反而是大笑道:“他爹又怎么样,生出这么个废物儿子来,我看呀他爹也好不到哪去,肯定是有什么问题吧,哈哈···”。

  听到宋光如此说,他的那些跟班们以及一些路人们又是爆发出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大之笑声,就连那南玉香也是轻掩着嘴在那里偷笑了起来。“宋光,你别太过分了,你骂我是废物我可以忍,但是我不允许你骂我爹。”

  听到那宋光竟然敢骂自己的父亲,顿时大怒的指着宋光说到。

  宋光见郑远再次动怒,反而笑的更加张狂了,仿佛郑远月生气他就越高兴,就笑的越嚣张般。

  “我就骂你父亲了怎么样,不仅你是个十足的大废物,就连你爹也是个废物,你一家子的废物。是不是还想打我啊,来啊,你动手啊,我就站在这里,你来啊”。

  宋光边说还边去推搡着郑远:“废物,叫你动手都不敢,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看你一辈子就是个废物的命”。

  此时的郑远你紧握着的拳头已经渗出血来了,看着宋光你不断大笑的嘴脸,内心的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几人的对手,但是他还是抬起了紧握着的右手,朝着宋光一拳打了过去。

  宋光见郑远竟然真的敢动手,反而嘴角掀起了一抹讽刺般的微笑,随即眼神变的凶狠起来。

  一把抓住了郑远那挥过来的拳头反手一扭,郑远的整个身体也随之被扭了起来,随后宋光一脚踢出,将郑远踢到数丈之外。

  被宋光一脚踢飞的郑远忍着疼痛,艰难的爬了起来,宋光那一脚可是蕴含了不少的灵力,自然对郑远造成了不小的伤痛。

  就在他刚刚站起半个身体时,宋光旁边的那个胖子在宋光的眼色的示意下立刻飞快的冲出,再次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郑远的胸口之上,再次将郑远踢飞。

  这胖子名叫黄岛,只是宋光的一个小跟班,也只有练气中期的修为,这一脚也蕴涵了强大的灵力,因为在他看来这郑远得罪了宋光是必定不会好过的,虽然郑远同样身为四大家族之人,所以他才会出狠手,以讨好宋光。当真是狗仗人势。

  而在宋光看来,这郑远虽然是族长的儿子,但是却只不过是个废物,只要自己不杀了他就行了,毕竟郑家与自己宋家相比虽然同为四大家族但实力却还是要稍逊一筹,也不会跟宋家彻底的翻脸,所以宋光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羞辱郑远。

  被那黄岛全力一脚踢飞的郑远此刻大吐着鲜血,脸色惨白,但双眼还是恶狠狠的盯着宋光,艰难的用尽全身的力气在那里挣扎着的想要站起来。

  宋光见郑远依旧是恶狠狠盯着自己却是不急不恼,慢慢的缓步走到还没有完全站起来的郑远身旁,一脚重重的踩在了还没有完全站起来的郑远的背上,将郑远再次的踩在了地上。

  “哼,你个废物,还想打本少爷,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看着你爹的份上我不会杀你,但是你爹就没教你怎么样尊敬强者吗?那我今天就代你爹好好教教你怎么做,告诉你,以后看见了本少爷就给我乖乖的行礼,然后再给本少爷有多远滚多远,听见了没有”。

  宋光再一脚踩在郑远的背上后十分得意的说道。

  “对,以后看见了我们宋少爷就得乖乖的行礼,要不然看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打的到时候连你爹都不认识你,哈哈哈哈。”

  听到宋光那么说他的那些跟班们也是赶紧的应声附和道。

  “哼,就凭你也配管我,你还没那资格”。

  被那宋光踩在地上的郑远想要站起来,却根本站不起来,毕竟那宋光起码也是半只脚踏入了辟灵期的了,根本不是郑远可以抗衡的,于是只能声色俱厉的说到,继续恶狠狠的盯着宋光。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恐怕宋光早就被杀了个几十万次了。

  宋光见到郑远竟然还敢顶嘴,脚下再次用力的狠狠踩下并且说道:“竟然还敢顶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是个废物,你爹连你这个废物都管不好,我看你们郑家迟早要被你爹给管垮了的,他呀还是赶紧的带着你这个废物找个狗洞钻进去得了,免得又出来丢人现眼,还惹本少爷不高兴”。

  “对,找个狗洞钻进去,一辈子都别出来了”。宋光的那些跟班再次应声说道。

  “宋光,你别欺人太甚了”。

  郑远见他们骂的越来越过分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站起来,却还是没有成功,只能声嘶力竭的喊到。

  “过分?还有比这更过分的了,弟兄们,来,一起叫‘郑远跟他爹郑威都是个大废物’,哈哈哈···”。

  宋光再次十分嚣张的叫到,他的那些跟班们也是十分配合的齐声叫到:“郑远和郑威都是废物,一家的全部都是个废物,哈哈哈哈”。

  黄岛等人的叫嚣之声再次引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嘲笑之声,就连一旁的行人都是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此刻的郑远的忍耐早就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奈何被宋光踩在脚下无法起身,最后他看着宋光那站在自己身边的另一只脚,一把伸出手抓住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咬了下去。

  “小子,你找死,竟然敢咬本少爷”。

  感觉到从腿上传来的剧痛,宋光顿时大怒,他万万没有想到郑远竟然敢咬他,于是另一只脚飞快的一脚踢出。

  郑远整个人再次被踢飞出去,撞在了一根石柱之上才停下来,又是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宋光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右手抓起郑远的脖子将他顶在石柱之上,面目狰狞的盯着郑远,随后反手把郑远往身后抛出,重重的摔在了地方。

  黄岛等看见宋光竟真的动怒了,也立刻的冲了上去,对着郑远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嘴里面还在一边叫骂道:“臭小子活腻了吧,竟然敢咬大少爷,给我打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说着说着就再次的更加用力的继续的去踢打着郑远。

  宋光从小到大在宋家都是娇生惯养的,哪个不是对自己毕恭毕敬的,还从来没有人胆敢对自己动一根手指头,更别说受伤流血了。此刻看着自己的脚被郑远咬的鲜血淋漓的,不禁心头升起了一股杀意。

  宋光面色阴沉的走到郑远旁边,一挥手意识黄岛等人让开,换的等人立即恭谨的退的了一边,走开时还不断的朝郑远吐着口水,嘴里也还在继续的骂着。

  “小子,你是第一个在我宋光身上留下伤口的人,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说完他又是一脚重重的踩在了郑远的胸口之上,郑远再次吐血而出。

  看的出来宋光对于郑远胆敢咬自己已经是真正的动怒了,而且甚至已经起了杀心。

  他现在已经不管郑远是不是郑家族长的儿子了,在他看来无任是谁,只有胆敢冒犯自己都是必死无疑的,无任这个人是谁,他都必须得死。

  宋光最好看了一眼郑远,随后眼中杀机一现,抬起那只被郑远咬伤的左脚,全身灵力爆发,狠狠的朝着郑远的头颅一脚踩了下去。如果郑远被这一脚踩种则必死无疑。

  郑远看着向自己踩来的宋光的那一脚,想要去反抗,但是全身已经没有丝毫的气力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向自己踩来的脚。似乎现在的郑远能够做的只有等死了。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