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魔临乾坤 > 第三章 天生的废材

第三章 天生的废材

  一片茂密的竹林之内,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身材遍瘦,但相貌虽然不是怎么的英俊,但是眉清目秀,而去皮肤还显得比较白。

  此时的少年正盘膝坐在一颗竹子下面,双目紧闭,一丝丝的淡紫色的灵力在其周身外游走。

  片刻后,少年面露痛苦之色,突然的吐出一大口鲜血,面色苍白。

  他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他只记得自己从六岁时就开始修炼,可是自从自己修炼到了炼气初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在继续修炼下去了。

  每次当自己想要再修炼,运转周身灵力行走于自己的奇经八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灵力在自己体内竟然无法运转;自己的经脉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根本无法运转分毫,一旦强行运转体内的筋脉就会震痛异常,好似要炸开一样,口吐鲜血,灵力也只能停留于丹田之内,最终慢慢消散掉了。

  “又不听话,在这里躲在偷偷修炼”。

  突然从少年后方传来了一阵严厉的喝声。少年擦掉嘴角的血迹,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向自己走过来的中年男子,随后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男子走到少年身旁,轻轻的抚摸着少年的脑袋说到:“远儿,别老是垂头丧气的,高兴一点,不能修炼又怎么样?,别去想那些事情了,好好活着就行了”。

  说着说说着最后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了。

  他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对于自己无法修炼的事情一直无法释怀,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无法修炼。他想过无数的办法,找过不少前辈高人,可都是无计可施,拿这个一点办法都没有。

  甚至他自己有次亲自出手,打算强行用灵力替儿子打开奇经八脉;可是当自己的灵力才刚刚开始进入到他的体内就感觉到了其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阻力,当自己想要在深入时候却是将他的筋脉给震裂开来,他更是大吐着鲜血,昏迷了十多天才醒过来,此后自己就再也不敢试了。

  在郑威自己看来,儿子的无法修炼肯定是与他出生那年所遭遇的那场大战有关,是那场大战导致了儿子的无法修炼,可是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

  郑威走到郑远面前蹬了下来,从怀里拿出了一颗红色的丹药递给他吃下。

  郑远随手拿起来丹药吃了下去。

  对于这种温养经脉的丹药他都不知道已经吃过多少了,每次当自己因为偷偷修炼而经脉受损的时候爹都会给这种丹药自己吃,然后苦口婆心的劝告自己别再强行修炼了,可是吃完之后自己又一有机会就偷偷的开始修炼了,其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怎么?今天是不是又被郑龙与郑林他们嘲笑了啊”郑威在郑远的身旁盘膝坐下后轻声说到。

  郑远只是点了点头却还是一言不发的耷拉着脑袋。

  郑林与郑龙乃是他的两个表弟,郑龙比他小一岁,郑林比他小两岁。但是他们的修为都已经是到了练气后期了,不只在郑家之内,哪怕是在整个楚国里面也可算的是出类拔萃数一数二的天才了。

  原本作为郑远的两个表弟,从小就与郑远一起长大的,兄弟间的关系原本也是很好的;从小都是一起修炼的。

  刚刚开始他们对于自己的这个表哥还是很恭恭敬敬的,毕竟郑远还是嫡系长子,未来的族长继承人。

  但是后来郑远因为无法修炼,并且一直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所以郑远在郑家的地位也开始了微妙的变化,虽然因为自己的父亲是族长的关系,那些族人不敢公开说些郑远不配继承族长之位的事,但是一些冷嘲热讽的事情却是时有发生的。

  毕竟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现实与残酷。

  而郑林与郑龙也开始对于自己这个无法修炼的废物表哥则是经常的冷嘲热讽,出言打击的。

  郑远面对着这些人的嘲讽表面上虽然没有太在意,但是内心里面却是犹如刀绞,毕竟现在他正处于这个争强好胜的年龄,对于这种嘲讽不可能吧去在乎。

  郑威见到郑远依旧一言不发的,他知道郑远对于自己无法修炼这件事来说一直闷闷不乐的,就连性格也变的成默寡言起来,除了父母之外从不爱去与人交流。

  这些郑威自己也是看着眼里疼在心里,自己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尽可能多的给予他足够的关爱。所以郑威无论自己多么的忙总会抽出时间来陪自己的儿子。

  “好了,不能修炼又怎么样,有你老爹我在一天保证没有人可以欺负你,哼,郑龙郑林那两个小兔崽子看我怎么教训他们”郑威在一旁继续说到。郑远闻言偏过头看了父亲一眼,这些年来因为自己无法修炼而被人欺负的事情父亲不知道已经替自己出过多少次头了,而这些本来都是应该由自己来做的。

  郑远轻声的说到:“也不管他们的事,毕竟是我自己是个废物无法修炼,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也注定是永远被人踩在脚下的了”。

  郑威闻言心中一痛,轻声的说到:“既然无法修炼,那就好好的过完这平淡的一生,不能因为无法修炼而把生存下去的信念一给磨灭掉了,人生的道路千千万,干嘛非要选择修炼,其实当一个平凡人要比当个修士少好多烦恼,只要自己能够快快乐乐的过完这百年人生,,至于怎么过来的还重要吗?”

  郑远听到后淡淡的一笑,开来自己也只能做一辈子的凡人了,他抬头一笑的对父亲说:“爹,我会尽量想开的,不能修炼就不能修炼,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证明我自己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郑威听到儿子这么说内心很是欣慰,随即大笑到:“哈哈哈,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放心,你以后想做什么爹一定全力支持你。走吧,你娘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再不回去可就要凉了”。

  郑远闻言飞快的跳了起来飞快的跑去,边跑还边说:“爹,看谁先到,后到的可就没吃的了咯”。

  “你小子等等你老爹我啊”郑威看见儿子这么高兴也是飞快的起身追了上去。

  第二天一大早郑远就被郑威叫了起来,吃过早饭后郑威把郑远叫到书房里面对他说到:“去,赶紧的去收拾一下,今天爹要带你出趟远门,你长这么大还从没有离开过这郑城多远了”。

  郑远听完散漫说到:“爹你出远门一定是去办正事,带我去有什么用?我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还给你添麻烦了”。

  “这件事情还就得你去才能够办到”郑威这时嘿嘿一笑的说到。郑远听完一脸疑惑的望着父亲。郑威见他不明白就干脆的说到:“你可还记得能够南城南家的南玉香?”。

  这南城南家是与郑家一样同为楚国四大家族之一的,而这个南玉香也正是南家族长的女儿,真要说起来这南玉香可是郑远还在娘肚子里面时双方父母指腹为婚的娃娃亲了,所以这南玉香也算是郑远的未婚妻。

  郑远小时候见过南玉香一次。郑远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一亮,但随即暗淡下来说道:“现在我只是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罢了,哪里还配的上人家啊”。

  这南玉香现在可是楚国十大天才之一,其修为现在恐怕已经是快要到辟灵期了,更是南家族长的独生女,地位自然是尊贵无比。

  郑威闻言面色一凝的厉声说到:“你是我郑威的儿子,虽然你无法修炼,但无论怎么说也是郑家族长的儿子,况且这场婚事还他家先提出来的,他南家还不敢公然悔婚,我郑家也不是好欺负的,我郑威的儿子也不是谁都可以欺凌的。你赶紧去叫你娘给你收拾一下,半个时辰只后我们就出发”。

  听到父亲如此厉声的说到,郑远只能性央央的出去了。

  “表哥,听说你爹要带你出去见你的未婚妻是不是啊”。

  郑远刚刚走出书房没多久就听见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郑远一回头就看见两个人朝自己走过来。

  他们一个身材消瘦,个子遍高,一个则体型魁梧,浑身肌肉都仿佛要爆开了一般。这二人正是郑龙与郑林,说话的正是那个体型魁梧的郑龙。

  郑远看见他们走了过了只淡淡的应了一句。这二人见郑远不怎么搭理他们也不急不恼,那个郑林也开口说到:“那南玉香可是楚国十大天才之一,连我们二人都比不过她,就凭你一个无法修炼我废物也配的上别人?当真是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自讨没趣了吧,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这二人已是大笑了起来。

  郑远见着二人又来嘲笑自己,只淡淡一笑,道:“配的上配不上也不是你二人有资格评说的,起码她是我郑远的未婚妻,而并非是你郑林郑龙的”。

  这二人听到郑远竟如此的反驳他们,立即面色难看起来。

  “我们可是把你当做表哥的份上所以才出言提醒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的,这可太伤我们这座表弟的心了吧”。

  郑龙与郑林立刻出言反击了起来。

  “我的事就不劳两位表弟费心了,我自己自然会处理好的”。

  面对郑龙郑林的语言讽刺,郑远依旧不咸不淡的回应道。

  就在郑龙郑龙还要说什么之时突然从书房被传出了一声冷哼,吓的这二人直哆嗦,立刻的跑开了,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之后房门打了,郑威从里面慢慢的走了出来,厉声说到:“这两个小兔崽越来越过分了,哼,看我怎么收拾他们。他们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去收拾东西去吧”。

  最好一句话是对郑远说到。

  听了父亲的话郑远也没一多做停留的星期六收拾东西去了

  ;

看过《魔临乾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