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竹外梅横一两枝 > 228 奇怪的人
  他们顺着伙计指引前进的同时,也在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严青栀还不可避免的听到了一些动静。

  有的是主家正在交代事情,有的在噼里啪啦的打算盘,也有在吃饭喝酒的,还有的房间里安安静静,没听见什么声音,严青栀也没有在意。

  她们这一路过来,闹的最大的动静也是在入海川之外,理论上还没引起什么人的关注呢!

  如是所想,她倒很是坦然。

  因此,自然不会注意到,就在他们路过一个房间以后,那房间中摆放在桌上的一个木盒里面,突然发出了一阵扑棱棱的声音。

  盘膝坐在床上打坐的男人听到动静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又惊讶一闪而过。

  那男人四四方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显得那普通的长相冷硬至极。如这里大部分人一般,他长的黝黑,身量不高,但从那肩膀宽厚的程度看,是一个长的十分结实的人。

  他的头上带着一个繁琐的发饰,以一种黑色的玉片为装饰,发饰顶端还带着六个角状的玉饰,像是一个六脚的虫子倒扣在了他的头上。

  男人身上穿着宽袖的短衫和长裤,这衣衫都是土布制成,很是硬挺,用粗染之后的棉线绣着一些特殊的纹路,带着某种粗犷的气质。

  他站起身,走到了桌边,将那木盒盖推开,探头向着盒子里面看去。

  那里面一个红色的指甲盖大小的虫子正在疯狂的收缩,一片白雾从它口中喷涌而出,原本皮球一样的形状,现在已经瘪了许多。

  白雾很快就布满了盒子的每个角落,而那个虫子在收缩到一定程度以后,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笨重,仿佛成了另一个品种一般,变得异常灵活。

  这种蜕变的速度是男人从来没有见过的,让他眉头紧紧皱起,立马扣上了盖子,飞快走到了门口方向。

  他飞快的拉开了门,正好看到客栈的伙计从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中笑意盈盈的走了出来。

  那伙计手里正拿着老大的一块银角子,不知道是从什么东西上面绞下来的。

  大赵通宝票在这里虽然也能用,但到底不如金银,而且银票的价值在这里要略低一些。

  如果在外面,两贯钱的银票在外面能换一两银的话,在这里只能换到九钱半,甚至更低。

  因此,入海川这里专门做这种赚差价的帮派比比皆是,跟北边那种偶有几家的情况相差甚大。

  伙计笑着转身正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他赶紧将那银子攥进了手中。

  这银子当然是有多的,不过里面的主顾可是说了,多的都是他的,如此自是要防着被人看到。

  男人见此,僵硬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微笑,对着那伙计招了招手。

  伙计有些警惕,这里乱的很,虽然得罪了客栈以后要付出的代价不少,但一言不合就被打死的伙计跑堂的也不是没见过。

  “客观,您有什么吩咐?”

  那伙计马上收敛了情绪,站在了那男人两步之外就开始行礼。

  男人见此,从腰间拿出了一枚银珠递给那伙计。

  那伙计一见银珠,笑的顿时更和善了,弓着腰又往前凑了凑,手下意识的向前伸了伸,可因为不知道男人的意思,又赶紧自己把自己的手按住,生怕惹了对方的不快。

  男人再度勾手,让对方凑的更近一些。

  这一次,那伙计心中半点戒备也没有,赶紧凑到了对方身边。

  “我问你两个问题,回答的好了,这就是你的!”

  伙计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您问您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

  男人点了点头,那银珠就在伙计面前乱晃着,他的声音压的极低。

  “你刚才带过去的,住在最里面的那伙人,一共有几个?是干什么的?”

  伙计随着银珠摆动的视线中,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忐忑。

  不过马上,着忐忑就变成了贪婪。

  出卖主顾信息的事情,他们是不允许做的。

  只是这种事情,做没做的谁又好说呢!

  他的视线又在周围打量了一圈,而后才重新落回到了那银珠之上。

  他们这样的人,月钱只有三四百文,偶有打赏也并不算多,大头还要孝敬师父。

  他手里的钱可不够给里面那几位交房钱的,到时候肯定要把这银角子交上去,收了多少打赏,都是过了明路的,要是藏的太多,师父可是会不高兴的。

  那才是得不偿失。

  但如今就不一样了!

  这男人拿出来的银珠,只要自己嘴严,就没有人会知道!

  这样一枚银珠,都顶他两个月月钱了!

  “呵呵呵……”

  他讨好的笑了几声后,赶紧凑到了那男人耳边,飞快的将他知道的消息说了个精光。

  男人仔细听罢,当即点了点头,一个挥手将那银珠扔给了伙计。

  “此事莫要说与人听,不然我可不光让你把钱给我退回来!”

  他的威胁并不被伙计放在心中,当然男人也并不在意。

  那伙计拿了钱,笑的见牙不见眼,赶紧又给男人行了一礼,还想要保证一下的时候。

  那男人已经回了房中,嘭的一声把房门紧紧拍上。

  伙计的笑容顿时尴尬了一瞬,但要说充满怨念,肯定是不敢的。

  那种桀骜不驯的伙计,不是被赶出去,就是被打死打残了。

  剩下的这些,都是任劳任怨,热情洋溢的!

  转回身,他那点不快就烟消云散了,拿着那银珠用力咬下去,一个牙印留在了上面,显然不是空心的。

  他的额头都因为高兴油亮了两分,他赶紧将那银珠塞进了腰带里面。

  而后又看没人注意,用力的紧了紧自己的腰带,方才离开。

  就在他走后,那男人的房门很快便打开了。

  那男人没有去最里头的方向,而是转身锁了门下楼去了。

  他这头下楼之后,最里面的房门也跟着打开,严青竹和陆涧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涧转头看着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还帷帽遮脸的严青竹,不禁开口问道。

  “到了这里你还不摘帷帽吗?你们姐弟三个这样,才更引人注意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竹外梅横一两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