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定鼎大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汉人要有骨气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汉人要有骨气

  清军追着复明军往城里赶,马荣等人不断的后退。最后退到了仅剩的一个粮仓面前,所有的复明军都被围在了这里。马荣一看,三千复明军将士,如今就剩下五十余人了。而且各个都带着伤,不少人都是靠着武器的支持,或者靠在粮仓上才勉强的站着。

  清军将复明军给全部围住后,反而不急着进攻了。这时,卜世龙从清军后面走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些复明军。他现在才知道,整个汉口城里只有三千复明军。这是一些受伤后,被清军抓获的民壮招供的。

  卜世龙不由的对着些人有些佩服了,加上今晚的伤亡,这三千人足足杀了自己三万民壮,和一万五千军队。卜世龙道:“你们是条汉子,但是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何不投降呢?明朝已经亡了,这是天意。明朝享受了两百多年的国运,这是他自己国运尽了。你们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们投降我保证你们一世荣华富贵。”

  马荣高声大笑道:“当奴才的荣华,老子不稀奇。老子是人,哪有人不做,偏偏去做狗的。”旁边的复明军都纷纷大笑,道:“将军说的好,老子们好好的人不做,能去做狗吗?”

  卜世龙也不生气,对马荣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总不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吧。你的兵也是好样的,我知道劝不了你们,但说说名字不过分吧。”

  马荣道:“老子的名字叫汉人,是大明的人。”其他复明军也道:“对,我们都是汉人,是大明的人。”

  卜世龙见状,知道不能劝降这些明军,当下就不再多说,退回清军之中。马荣知道清军要发起最后的攻击了,大声对着剩下的复明军道:“兄弟们,你们后悔吗?你们害怕吗?”

  站着的复明军都大声道:“不害怕,不后悔。”但有一个复明军,只有二十岁的样子,却在最后道:“我后悔。”顿时所有复明军都凶狠的看向这个士兵,这士兵也不气馁,道:“我后悔没有多杀几个清兵,我才杀了五个清兵。”

  马荣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好样的,你杀了五个清兵,按军功你就是总旗了,你升官了啊。”那士兵顿时高兴道:“谢将军,我升官了。”说完看着逐渐围过来的清兵,竟不自觉的唱起了复明军的军纪歌。

  他这一唱,其他的复明军将士也跟着都唱了起来。只是这是的歌声,没了往日的激情,反而多了一丝悲壮。马荣也跟着众人一起唱了起立,似乎有回到的训练场上。

  众人唱着军纪歌,相互打气,然后这五十多人的复明军,毅然向清军发起了冲锋。当最后一丝歌声消失的时候,所有的复明军将士也都全部倒下了。

  清军虽然攻下了汉口,但是没有一个人能高兴,不光是得到的汉口已经是一座空城。复明军最后的表现,也给了他们巨大的震撼。原来真的有为汉人死节的人,面对无数的清军,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义无反顾的冲进了清军的大阵了。

  所有的清军都心情沉重,就连卜世龙都动摇了。自己追求的荣华富贵真的就对吗?看着已经全部失去生命的复明军,卜世龙道:“将他们全部烧了吧,免得到时候有人想用他们来做文章。”

  这时候,汉阳城的苟兴旺还

  不知道,马荣已经阵亡了。现在汉阳城也不好过,清军的攻城宽度已经达到一里宽了。苟兴旺身边也仅仅留下了两给亲兵,其他的人已经全部投入守城战中。

  今天清军得到新的民壮和大军后,整个攻势也便的异常猛烈。从开战到现在,大军足足已经激战了四个时辰了。攻城的清军,也已经换了四五批人了。

  城下的清军还能轮换着休息,但是城上的复明军,却没有休息时间。仅今天一天,城里的民壮已经伤亡了三千人了。这简直就是前面四天的总和还多,剩下的民壮只有两千多人。

  无奈之下,苟兴旺只好让城里的妇女,开始搬运守城物资,其他的男丁全部上城去防守。但是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百姓,上城以后,伤亡也很大。仅仅挡住了清军一波攻击,上城的一千百姓,现在能走下来的就只有三百人。

  这时,苟兴旺身边的亲兵道:“将军,你看,那边又来清军了。”苟兴旺勉强站了起来,看向亲兵指的方向。果然又有一队清兵过来,苟兴旺心里一沉。道:“看来马荣那边已经完了,这些兵都是走汉口过来的。”

  苟兴旺的亲兵道:“哎,没想到马荣将军,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苟兴旺道:“这不奇怪,将军难免阵上亡,能死在征战沙场上,这也是我们武将的最后归宿。”

  这时候,城下刚刚收兵的清军,也知道汉口被破的消息了,顿时无数的清军高声欢呼起来,不少人都大喊:“大清万岁,大清必胜。”就连杜敏也得意洋洋的来到城下,穿过正在后撤的清军队伍。

  倒不是杜敏有多好心,在清军得知汉口城破,正在清军士气高涨的时候,撤军停止攻城。而是清军攻打了这么久,也已经疲惫了。刚好等清军撤退后,汉口被破的消息才传来,要是这消息能提前半个时辰传来,杜敏一定要一鼓作气攻下汉阳。

  但是这消息来迟了,清军已经撤下汉阳城了。眼见没有攻下汉阳的机会,也就只好明天在攻城了。看着汉阳城下堆积如山的尸体,杜敏神色一如往常,没有丝毫的不适。

  杜敏到了城下后,向城上道:“城上的复明军听着,我知道你们的将军叫苟兴旺了,你们能在这里守上五天,这已经说明你们对明朝的忠心了。但是你们看看,你们有退路吗?你们不可能有任何的援军,再抵抗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苟兴旺走道城边道:“死,很可怕吗?”杜敏顿时被噎住了,对啊,这年代,死还真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事情。苟兴旺又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们虽然是粗人一个,但是这点道理还是知道的。”

  杜敏道:“想来你就是苟兴旺,苟指挥吧。看你说话也不是莽夫一个,怎么就不懂得省时度事呢?大明到今天,这都是他朱家人咎由自取,你们又何必为了他朱家陪葬呢?”

  苟兴旺道:“朱家人是咎由自取也好,是命中注定也吧。但汉人不该是满洲人的奴才,满洲人本是荒蛮之地的野人,靠我们大明赏赐,靠汉人怜悯,才得以安定。当初为了得到我们汉人的恩惠,卑贱的自称为奴。可是他们享用了我们汉人的恩惠后,不思回报,反噬主人。可笑你们这些败类,居然反认他们为主子,自甘堕落去当狗

  。如今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聒噪。”

  杜敏没想道苟兴旺居然言词如此犀利,顿时羞的一张脸通红。恨恨道:“好你个苟兴旺,我好心给你一条生路,居然不识抬举。既然你要死,我就成全你。”然后又对城上其他人道:“你们都听着,只要拿着苟兴旺的人头来投降的,本将军赏千金,直接保他做副将。”

  城上的复明军都冷眼的看着杜敏,唯有一些民壮,在四处张望。看着城上的情况后,苟兴旺道:“汉人就要有汉人的骨气,就阁下的这幅尊荣,日后能进祖祠吗?你的后人看到你这这丑陋模样,该如何叙述你的功绩?”

  这时苟兴旺的亲兵道:“当然能说,不过不是说功绩,恐怕说的是耻辱事啊。估计他的神牌也是放在门槛边上,让他家的后世子孙千踏万踩啊。”顿时汉阳城上都疯狂的大笑起来。

  把城下的杜敏气的是血气上涌,一张脸是一会红,一会白,如同开了染坊一般。杜敏突然向后面的副将一招手,那副将顿时明白,从清军后面押过来一些人。等这些人被押着走进后,城上的人才发现这些人都是复明军的将士。

  这些人都是清军,在之前几天的大战中,俘虏的复明军将士。当时这些人受了伤,当大队撤退的时候,他们没有跟上,被后面追来的清军给俘虏了。

  如今被押到了汉阳城下,杜敏狞笑道:“苟指挥,你说的这么硬气,我倒要看看你的士兵们,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硬气。”然后对着一旁的清军道:“他们不是嫌这发型和服装丑陋吗?把他的头发给剃了,然后看看他们也穿上这身衣服有没有特别的。”

  顿时清军就动手,去剃那些复明军将士的头发。本来朱由栋之前一直也没有特别要求发型,但是时间长了,头发也就长出来了。所以现在复明军将士,都已经全部蓄了头发。

  看着城下的清军强行,将这些俘虏的复明军按住剃发,城上的复明军都非常的愤怒。但是现在他们也没有办法,就现在汉阳城里的复明军,根本就没有能力出城,去就这些被俘的复明军。那些被俘虏的复明军,这时更是痛哭流涕。自己好不容易长出了头发,再次像一个汉人了,可是又要被这些清军给剃了头发。

  被剃了头发的复明军,又被拉过去,现场穿上了满清的服饰。不管这些复明军将士如何挣扎,但这时候根本就没有丝毫作用。

  看到城下的复明军将士被羞辱,城上的苟兴旺也是心如刀割。苟兴旺向杜敏怒吼道:“杜敏,你好歹也是一军统帅,怎么能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士可杀不可辱,你这么做,你就不怕你遭报应吗?”

  杜敏看着愤怒的苟兴旺,得意洋洋的道:“报应?我怕什么报应,你不是说他们都很硬气吗?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跟个碰见爷们的女人有什么两样?你们不死和看重你们头上的那几根头发吗?我现在就给他们全剃了了,我看他们能怎么样?”

  苟兴旺知道杜敏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性,直接向城下的复明军将士吼道:“将士们,记住,我们都是汉人。我们可以死,可以败,但是不能屈服,不会投降。他们现在能剃了我们的头发,等我们大军到来,我们就割了他们的头颅。”

看过《定鼎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