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朔气传金柝 > 第二百零三章∶杀入军营

第二百零三章∶杀入军营

  密室中,萧飖和卜算天只有黑白子和棋盘做伴,看不见日月,对时间的概念自然也淡化了,简直可以说是……度日如年,而且卜算天一直在专心钻研棋局,萧飖也是寂寞的很……

  萧飖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我说死骗子,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去啊,我们在这待了多久了?”

  “只待了一天一夜罢了……”卜算天一边摆弄着棋子,一边说道∶“你就不会自己掐算着时辰吗?小将军,我们再来一盘棋吧,我想到要怎么去破你的棋局了……”

  “我多说了多少次了,我并没有刻意的去布什么棋局……”萧飖说着,白了卜算天一眼∶“只有傻瓜才会去研究那样一盘毫无意义的棋……”

  “再过一盘棋的时间,我们差不多就可以出去了。”卜算天一边落子,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小将军,你准备好面对这上面的一切了吗?”

  萧飖坐下来,双手托腮,道∶“你指的是什么?”

  “一切。”卜算天低头说着∶“那些你要杀死的人,以及那些丧心病狂都想杀了你的人……你应该清楚,你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成为一个将军……你的所有似曾相识,不过都是一时的幻影罢了。”

  萧飖听着这些话,沉默了良久,随后微微一笑,道∶“想点好的吧,我还有爱人在上面等着我,那个世界里,有我所爱的、所恨的所有东西,若是离开了这些东西,萧飖也再不是萧飖了。”

  “我就知道,你足够坚强……”

  卜算天说着,将黑白棋子倒在了一个盒子里,道∶“时间到了,我们上去吧。”

  说罢,两个人顺着密室旁边的暗道,来到了地面之上,上面已经是黄昏了,周围被砸的不成人形的肉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这种地方,总是少不了乌鸦的身影,平时看不到这些黑色的东西,但有的时候,它却是无处不在的。

  “果然惨烈……”

  “天时、地利、人和。”卜算天颇为感慨的说道∶“在我设的局里,占了其中一个,就能所向披靡。”

  萧飖是真心觉得,卜算天这个人真的非常自大。

  萧飖很想深吸一口气,但鉴于这感人的空气质量,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吹了一声口哨,没有反应,萧飖又吹了一次,远处传来了一声马鸣,萧飖惊奇的看过去,笑道∶“不愧是萧家的马!好孩子。”

  那马跑到萧飖身边,默默的低下了头,萧飖摸着它的鬃毛,笑道∶“好孩子,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你这马,还挺灵性的,你现在要去哪?”

  萧飖笑着,将长枪在手里转了一圈,道∶“我是来戍边的,自然是去边境军营……”

  “边境军营?”卜算天难得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你……你确定你知道在说什么?你现在去边境军营,去送死吗?别忘了他们刚刚派兵来剿杀你。”

  “我没忘啊。”萧飖拉着马的缰绳,道∶“我这个人,睚眦必报,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北蛮边境,我是在这里长大的人……”

  卜算天摇了摇头,他也吹了一声口哨,唤来了一匹马∶“小将军,我呢,是个喜欢动脑子的人,你最好不要指望我能动用太多的武力。”

  “你看着就好。”

  萧飖说着,策马直接向北方奔去,北蛮军营,好一个北蛮军营。

  马行如飞,跑了整整一个时辰……

  萧飖见到了北蛮军营的大门,但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直接挥起长枪将拦路的木栅挑开,马蹄一跃,直接冲入军营,旁边的士兵都看傻了眼,还没来得及反应……

  萧飖冷笑着,一路杀进去,没有一丝阻碍,卜算天跟在她后面,也是惊讶的很。

  这北蛮军营,可是萧家一手建立起来的,怎就毁在一群畜牲手里……

  “退下!”

  萧飖大喝了一声,长枪直接如弯月一般扫出,面前的几个士兵直接被甩开几丈……

  其他的士兵也都有所畏惧,连连后退,当真就是单枪匹马的杀进来了。

  萧飖直接冲进了守将的帐篷,守将也懵了,一拍桌子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拔剑,就被萧飖挑翻在地上,萧飖微微一笑,缴了他的剑,直接将这守将踢出了帐篷。

  出来之后,萧飖直接踩住守将的胸口,将长枪抵在他的脑门上,笑道∶“就是你这东西,在北蛮立的这些规矩?”

  “将军小心!”一个士兵想要冲上来救人,却被卜算天轻而易举的挡了回去。

  萧飖冷笑一声,道∶“叫他们退下,否则我就在你脑门上开个洞……”

  那守将终于回过神来,道∶“退退退!快退下!”

  士兵们再不敢轻举妄动,萧飖满意的看了一眼这守将,问道∶“说吧,那些……男人杀光,妇孺为奴的规矩,是不是你……”

  “我……我……这……”

  这守将看着膀大腰圆,却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萧飖看着难受,于是随便点了旁边的一个士兵,问道∶“你来回答,答不上来,我就杀了这将军。”

  “我……”那士兵悄悄的看了一眼守将,随后咬牙否认道∶“不是!”

  “真的不是?”

  萧飖一挑眉,将长枪挪开,一把将守将拽起来,推到卜算天身边,道∶“看着他,我们去这军营里好好看看。”

  萧飖转身,看向这里的士兵,道∶“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我……是京城来的……曲流殇曲将军,我是来戍边的,顺便清理一下垃圾,对了,你们也可以叫我……萧飖。”

  萧飖说着,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小将军吗?

  不可能吧……

  士兵们面面相觑,说不出话。

  萧飖大步在军营中行走,如入无人之境,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带路,她直接摸进了装俘虏的营帐,刚一掀开帘子,面前的景象便让萧飖瞬间闭上了眼睛,她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转身,使了十成十的力气,直接给了这守将一左一右两巴掌……

  “你他娘的是人还是畜牲!!这些……是俘虏?”

  :。:

看过《朔气传金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