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387、原来就在身边

387、原来就在身边

  此时,风奎已是凝聚好了体内的血脉之力,将其聚集在了手中的两柄青色长剑上。

  为的就是在下一击到来之际,将慕云飞直接击杀,不为以后留下任何祸患。

  这样的少年天才未来会成长到一个怎样的程度,没有人知道,他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慕云飞手中那把凌天剑中传来的气息虽是令他从灵魂上便是感受到异常恐惧,但对方毕竟不是慕战,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是十分有限的。

  必须速战速决!

  风奎这样想着,神色也是变得异常凝重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的气势已是提升到了巅峰,而后便是向着慕云飞的方向冲了过去。

  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青光,难以分辨人影所在。

  看着自己刚刚的攻击仅仅是令对方被动防御,却是并没有伤及本源,慕云飞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惊。

  这就是真正的顶级强者与自己之间的差距吗?

  而看到对方丝毫没有停留一般地向着自己电射而来,这一瞬间,慕云飞已是别无办法,他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血脉之剑中所封印的那恐怖的力量。

  但是下一秒,也就是当他准备召唤出血脉之剑放手一搏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突然在远处响起。

  “剑来!”

  紧接着,慕云飞手中的凌天剑便是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竟是直接从慕云飞手中飞了出去,化为一道蓝光,朝着那声音的来源去了。

  蓝光飞逝,但仅仅消失一瞬,便是再次返回,而这一次,在蓝光之后急速闪烁的,还有着一个人影。

  此人一身黑袍,只远远看去,从他周围所释放而出的气息就宛若实质一般,而那凌天剑在他的手中更是蓝光极盛,远超于之前在慕云飞手中的样子。

  身影渐渐靠近。

  但是下一秒,慕云飞的双眼便是瞪得老大,面容呆滞,难以置信地看着来人,说不出话来。

  并不是因为来人他并不认识,反之,眼前所见之人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熟悉了,甚至比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熟悉。

  因为这个人就是他的父亲,慕战!

  蓝光闪烁,慕战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了慕云飞的身前,将慕云飞挡在了身后。

  手中的凌天剑横扫。

  凌天剑式第一式,凌天斩!

  蓝光迸发而出,但是所产生的威能却是远非慕云飞所施展的那般普通,虽是外表看上去,这一斩依旧朴实无华,但其中内蕴的恐怖能量,却是难以想象的。

  正所谓大道极简,返璞归真,说的就是眼下慕战的剑式。

  只一剑,那风奎的身形便是向后爆退,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无奈,但却更有着几分疯狂。

  他并非是无法接下对方的凌天斩,只因担心对方还有着什么陷阱等待着他,权益之下这才选择了撤退。

  而慕战此时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火殺已经死了。

  一个顶级金色血脉巅峰层次的陨落,无论他们这次进攻的势力有多么强大,对于他们来说终究是一大损失,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损失。

  慕战背对着慕云飞,侧过脸,说道,“是不是心中有好多疑问?”

  望着慕战那一身他极为熟悉的属于之前神秘裁判的黑袍,又看了看慕战那成熟但却是难掩英俊的侧脸,慕云飞那原本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

  “其实,我早该猜到的......”他低声说道,嘴角带着笑意。

  “猜到什么?”

  “猜到你是一个骗子。”慕云飞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而后仿佛是情绪所及,亦或是心存感动,泪水打转,双眼竟是略微有些模糊。

  “原来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啊......”

  一种突如其来的幸福之感席卷了慕云飞的全身,仿佛之前所有的一切在这一瞬间都已经不算什么,自己的父亲曾是当世最顶尖的强者,无论是谁都会觉得骄傲。

  “那当然,你老爸怎么会你这样一个有可能超过老爸的天才处于危险之中呢?”慕战原本严肃的神情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

  “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骄傲。”他一字一顿地说着。

  说完这些,慕战再一次转过身去,看向了远处已是浑身处于戒备状态的风奎,而后接着对慕云飞说道。

  “云飞,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凌天剑式!”

  说着,处于他右手当中的凌天剑便是赫然闪烁出了宝石蓝般的光芒,而后这点光芒渐渐扩散,最终映满了地下世界的穹顶,宛若极北之地的极光,异常绚丽。

  但是这一次,在众人眼前的绚丽其中,还隐藏着更为恐怖的存在。

  “凌天剑式第一式,凌天斩!”

  慕战缓缓念出,随即手中的凌天剑周围顿时涌现出一道剑影,长数丈,伴随着慕战挥剑,剑影吞吐,宛若长鲸吸水一般,渐渐回归剑身,重新变得凝实。

  下一秒,一道剑气横扫而出,带着无比煊赫的气势,向着风奎袭来。

  这一次,比刚刚的凌天斩还要恐怖!

  慕云飞站在慕战身后的不远处,看着面前慕战所斩出的剑式,一时间陷入了呆滞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凌天斩,自己与父亲之间的差距,原来如此之大。

  慕云飞知道,想要斩出这样的剑式,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大的血脉之力,还需要着对于剑式的理解,很显然,父亲对于剑式已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凌天斩所形成的剑气转瞬之间便是来到了风奎的面前,而风奎自然也是不敢有任何大意,毕竟,在他面前的这位,纵使他已是顶级金色血脉巅峰层次,也是依旧没有把握能够战胜。

  “轰——”剑气与风奎手中的两柄青色长剑发生碰撞,紧接着,风奎的身形便是向后飞了出去。

  足足飞出了数十米方才稳住了身形。

  这一次,周围的一众吃瓜群众也已是看傻了眼,尤其是金天扬、楚盛熙以及楚南三人更是不知所措。

  只见风奎此时嘴角有着鲜血溢出,脸色苍白,但神色却已不再是畏惧,取而代之的则是疯狂。

  他双手中的青色长剑已是出现了多处裂纹,但是好在还能够使用,此时正提着剑,向着慕战的方向走去。

  “慕战!你的实力是很强,但是,我不会输!”每一个字说出,都能够感觉到风奎的声音更加疯狂了几分。

  慕云飞的感知能力本就一直笼罩全场,此时也是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体周围的气息已是紊乱得不成样子。

  即使这样,也不逃走吗?

  慕云飞在心底疑问道,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风奎倒着实有着几分疯狂之意,那种疯狂并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而是来源于他的内心。

  慕战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移动,任由对方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实力已经远非之前所能相比,我也并非无法将你击败!”风奎咆哮道,继续向前走着。

  风神卫死了,火殺也死了,自己的儿子现在还在慕云飞的手上,虽然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所计划的进攻所致,但却在此时,面对慕战的时候,同时爆发,令这个一度极为冷静的绝世强者陷入了疯狂。

  “冕下,要不我们还是先行撤退,然后从长计议吧!就算我们加起来,恐怕也不是那慕战的对手啊!”在风奎经过三人身边的时候,楚盛熙劝道。

  风奎缓缓停下脚步,而后冷冷地看向楚盛熙,而后怒喝一声,“你在叫我做事?”

  而后楚盛熙便是感受到了一股沛然莫御的压力向他扑面而来,顿时令他难以再说出半个字来。

  “再多嘴,我杀了你!”风奎警告了一声,随即继续走向慕战。

  “来啊!你还有什么能力尽快使出来啊!”风奎叫嚣道,已完全丧失了一个强者应该具有的风度。

  “无知者往往才是最无畏的。”慕战淡淡地说道。

  随即手中凌天剑横于身前,在身前画了一个小圈,紧接着再次向前刺出,一道宝石蓝色的剑气漩涡竟是就这样显现出来,而后迅速旋转。

  漩涡也是随着进一步变大。

  “凌天剑式第二式,凌天惊仙!”

  他低喝一声。

  漩涡转瞬即至,而那风奎之前还极为狂妄的神色在下一秒便已是陷入了扭曲之中。

  原本双手中的两柄已是出现裂纹的长剑,在这一瞬间被那漩涡直接轰碎,化为了金属粉末,飘散在半空之中。

  而他的胸前也是被那剑气漩涡所伤,金色血液流淌,可见白骨。

  显然,伤势已是极为严重。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你比之前在风星球的时候强了这么多?你不是应该......不是应该......”说到这里,风奎已是有些无力,身体向着一边倒下。

  好在金天扬适时释放出了一个【漂浮阵】将他的身体接住,方才没有坠落下去。

  “对付你们,若是一上来便释放出全部实力,未免太无趣了不是?”慕战淡淡一笑,看着那已是身受重伤的风奎,神色没有任何怜悯之意,反而带着几分玩味。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慕战缓缓走到风奎的身前,问道。

  “哼!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了,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恢复了实力,但是这种办法一定不能长久,很快,你就会遇到就连你也无法对抗的存在,到时候,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噗——”

  一道蓝光闪烁,风奎的头颅飞了出去。

  金天扬等人此时已是化为了三道光芒消失在了半空之中,显然是没了靠山,逃走了。

  半空之中只留下慕云飞,慕战两人,以及那处于【漂浮阵】之上的无头风奎的尸体。

  “我平生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威胁。”慕战缓缓说道。

  而此时,慕云飞站在远处,眉心的竖眸缓缓睁开。

  体内的古玄蛇沙哑的声音响起,“可以了,准备好了吗?”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