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386、凌天剑至
  “什么?你不知道?”古玄蛇大为疑惑,不由得问道。

  “不知道什么?”慕云飞只觉得自己此时与古玄蛇之间似乎没有办法正常交流了。

  “你父亲是一个很强大的武者,你不会不知道吧?”古玄蛇难掩心中的震惊。

  “我......不知道啊,之前听过类似的言论,但是后来询问了父亲,他直言否定了,再之后父亲应该就一直在公司,我就没有见过了。”慕云飞缓缓说道,神色有些恍惚。

  如果只是当初雷雪溟一人与他提及此事,他还不是很在意,毕竟与其相信雷雪溟,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父亲,父亲说不是,就是不是。

  但是此时,就连古玄蛇也是这样说,甚至语气还是那般笃定,这就不得不令慕云飞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忽略了一些东西。

  当时的自己从父亲的身上并没有感受到任何能量波动,那并不是因为父亲没有血脉之力,而是因为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能够感受到的层次。

  想到这里,慕云飞不禁笑了笑,但是很快面色便是重新回归了凝重。

  看着风奎的攻击一点点接近,慕云飞还是将全身的力量汇聚到了抗拒光环之中。

  这一次,抗拒光环所汲取的能量来源于梦境之力,因此,原本灿金色的光环此时也是变成了橙金色。

  慕云飞的心中此时并没有对于父亲的到来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就算是父亲真的是一位极为强大的武者,就算他真的可以帮助他抵挡住眼前风奎的攻击,那他真的会出现吗?

  在慕云飞的想法中,他的父亲应该还处于外国慕氏家族公司总部,想要在短时间内回来,根本不太可能。

  眼看着风奎的攻击越来越近,那种几乎数十倍于之前风神卫的恐怖能量奔涌爆发而出,向着慕云飞的身体铺天盖地地压迫而来。

  “嗡——”抗拒光环率先接收到了对方能量中的气息,发出了疯狂的嗡鸣声。

  原本澎湃的梦境之力瞬间就好像在一个强力抽水机的运转之下接近枯竭。

  橙金色的抗拒光环也是渐渐变成了苍白无力的透明色,已是开始出现了裂纹。

  双方的差距还是太大了,梦寐幻影瞬间便是被撕碎开来,顶级金色血脉初阶层次的存在,在风奎面前,活不过一息。

  但就在此时,空气中一道划破空间的尖啸却是突然传来,紧接着,一道蓝光便是出现在了慕云飞的眼前,剑柄处细密的纹路,令他仿佛在那一瞬间看到了浩瀚的星空一般。

  凌天剑至!

  仅仅是凌天剑至,因为慕战此时还处于战场之中,与另一位顶级强者火殺进行着战斗。

  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将凌天剑引到了慕云飞的身前,那是自己的儿子,无论如何都要守护他。

  澎湃的能量从凌天剑中迸发而出,其中蕴含着慕战的一式剑招,凌天斩,乃是慕战成名三大剑招中的第一式,但却是足以将原本对于慕云飞来说必死的局势挽救回来。

  再加上风奎本身对于慕战就有着一定的畏惧,虽是火殺在下面应该是能拖延住慕战本尊,但若是他真的前来,还是会给风奎造成不小的压力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凌天剑至的时候,风奎竟是直接放弃了原本的攻击,向后闪退开来,与慕云飞拉开了距离。

  但是他很快便是发现,自己确实是多想了,慕战在没有了手中的凌天剑后,想要从火殺那边快速解决战斗也是极为困难的,毕竟,双方都是顶级金色血脉巅峰层次的存在,而慕战由于位面压制,恐怕还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

  “前辈!”慕云飞看着悬浮在自己身前的凌天剑,又看了一眼脚下正与火殺战斗的那位自己始终不知道姓名的神秘裁判,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暖流。

  自己的父亲未曾赶来,但是这位曾经对于自己与伙伴极为严厉的神秘裁判,神秘教练,竟是每每挽救自己的性命。

  “呵呵,你们元素星辰还真是血脉情深啊!哈哈哈,他将凌天剑交给你,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你们两个都得死!”

  说到这里,风奎浑身都已是笼罩在一片青色光芒之下,从他身体周围所产生的能量波动,强大到足以令周围的空间都发生着塌陷,一阵阵音爆不断传来。

  “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把我儿放出来,留你一个全尸!否则......哈哈哈哈......”说到这里,风奎已是转变为了狂笑。

  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慕云飞竟也是狂笑起来,甚至比他还要疯狂。

  只见慕云飞探出右手,将面前的凌天剑那在了手中,感受着剑中澎湃的至纯能量反哺自身,一阵从未有过的力量顿时席卷全身。

  下一秒,原本无论是血脉之力还是梦境之力都已是临近枯竭的慕云飞,身体周围竟是瞬间腾起了一层宛若宝石一般的蓝色光芒。

  慕云飞只觉得,在这至纯能量的冲击之下,自己身体内部那层通往顶级金色血脉巅峰的壁垒开始出现了松动。

  而这一刻,他的脑海中便是出现了一个人影,而看到对方的面孔之后,慕云飞也是发现,眼前之人便是那神秘裁判的模样。

  只见那神秘裁判的身影手中也是拿着一把闪着宝石蓝光芒的长剑,与慕云飞此时手中的凌天剑完全一样,而他也是没有任何停留,竟是直接便是在他脑海中开始施展起了剑招。

  伴随而来的,还有那位神秘裁判的声音。

  “凌天剑式第一式,凌天斩!”

  “凌天剑式第二式,凌天惊仙!”

  “凌天剑式第三式,一剑凌天!”

  每一式剑招斩出,慕云飞都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便是会强烈的震颤一番,尤其是最后的一剑凌天,他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恐怖程度,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脑海之中有着梦境空间稳固,恐怕直接便是会走火入魔。

  神秘裁判的身影消失,慕云飞的感知也是回归到了现实之中。

  这一次,他突然发现,手中的凌天剑的气息竟已是不再那样陌生,短短数息之间,自己竟是与这法器产生了共鸣。

  那三式剑招不知为何就仿佛是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一般,如果他此时想,便是能够直接施展出来。

  看着远处那已是笼罩在一片青色光芒之中的风奎,慕云飞不由得冷笑了几声。

  “想杀我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他大喝一声,紧接着便是挥动着手中的凌天剑向后一引,随即一道蓝色的剑刃腾空而出,向着风奎的方向电射而出。

  凌天斩!

  而慕云飞自然不会认为单凭这第一式便是能够击败对方,在斩出这一剑之后,他的身形也是急速移动着。

  之前凌天剑中所赋予他的至纯能量已是被他转变为了部分血脉之力,而此时,在他血脉之力的强大恢复能量运转之下,已是恢复了大半实力。

  随着身形的移动,手中的凌天剑也是不断地挥砍着,由于极致速度的原因,展出的剑刃也是难以分辨数量,但每一道却都是凌天斩所应该具有的威力。

  做完这一切之后,慕云飞的身形也是瞬间破空出现在了风奎的头顶,而后在空中旋转着,逐渐化为了一道宝石蓝的漩涡,而后在慕云飞强大感知能力的控制之下,漩涡出手,向着风奎的身体覆盖上去。

  凌天惊仙!

  凌天剑式第二式!

  这已经是慕云飞此时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程度,若是强行施展第三剑式,将会一瞬间抽干他体内的能量,到时候,若是还没有将对方击败,那么自己将陷入危险之中。

  第二式斩出,他的身形也是爆退回了之前的位置。

  而风奎身体周围的青色光芒也是被那之前慕云飞所斩出的数道凌天斩消耗了大半,此时再迎上凌天惊仙所营造而出的漩涡,一时间也是开始慌乱起来。

  要知道,原本在他看来,凌天剑虽是在慕云飞的手中,但他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能够发挥出这把剑的实力也是极为有限的,而慕云飞此时所施展出的能力却是远非一个第一次拿到这凌天剑的人能够达到的层次。

  这小子真的是一个天才!

  必须要赶快杀了他,否则未来后患无穷,等他成长起来,恐怕真的要翻云覆雨了!

  这是风奎内心之中此时唯一的想法。

  而此时处于两人脚下战场中的慕战在又一拳轰飞了火殺之后,也是抬头看天,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微微笑道,“呵呵,不愧是我儿子,果然教一遍就学会了。”

  “等着老爸,解决掉这个菜鸡,老爸就去帮你!”慕战的目光重新落在了不远处的火殺身上。

  而那火殺此时内心之中也是极为郁闷的,最开始风奎与他说好,只需要他暂时拖住慕战,便是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掉慕云飞。

  但是此时已是过去了接近一柱香的时间,还是未曾分出胜负,而他这边已是接近战败。

  “火殺!给你一个选择,让他们退兵,否则,我杀了你。”

  慕战冷冷地说道。

  “退兵?咳咳......”火殺咳嗽了几声,口中已是流出了鲜血,“怎么可能?你真的以为凭借着你的实力能够挽救整个地球,呵呵,不要痴人说梦了!还有更加强大的人等着你!”

  “砰——”

  慕战没有多说些什么,直接一拳轰击在了对方的脑袋上,一时间,火殺整个脑袋炸开了。

  虽然为顶级金色血脉巅峰层次的强者,但是在慕战这样的战神面前,还是不太禁打的!

  而此时,慕战的身后也是缓缓传来一个声音,“去帮你儿子吧,这里交给我。”声音极为平淡,但却是充满着能量波动。

  慕战缓缓转过身来,眼前之人依旧带着金丝眼镜,但是此时,他胸口的伤势已是恢复了大半,基本可以重新加入战斗了。

  “William,注意安全。”

  “你也是。”

  “放心,我死不了,我那天才儿子还不知道他老爸有多厉害,今天便让他见识见识!”

  说着,慕战的面部发生了一丝扭曲,渐渐的,他原本的模样便是显露出来,剑眉星目,眼神深邃,仿佛其中有着万千星辰.

  他朝着William点了点头,随即化为了一道光腾空而起,向着高空飞去。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