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367、有凤来仪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自于地球代表队,也就是梦魂小队的许茗月。

  此时的她浑身已是多处伤口,原本方锐志所制的有着特殊法阵加持的队服也已是有了多处破损。

  许茗月大口地喘息着,仿佛刚刚在对方的白风攻击之中根本无法呼吸一般。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以她一个专注于法阵修炼的武者的体质,虽是血脉等级已是达到了能够堪比顶级金色血脉初阶的强度,但却仍旧与其他专注于血脉之力修炼的人相差许多。

  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毋庸置疑的,而也正因为这样,能够在刚刚的白风之中存活下来就已经堪称神迹了。

  早在那风白施展白风的前一瞬间,慕云飞便是已经感受到了那即将到来的恐怖气息,身体也是下意识地要上前救助许茗月,但却是被一旁的慕战拦了下来。

  易容之后的慕战用一种极为令人信服的语气告诉他,“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而此时,当慕云飞看到许茗月的模样,虽是还活着,并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血脉之力也在一点点恢复着她的伤势,但是却仍旧产生了些许恼意。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许茗月受伤,慕云飞的内心之中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牵动了一般,原本已经压制了许久的血脉之剑中的那股暴虐之气竟也是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风白此时也已是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不由得一愣,他本以为自己的白风之下,一定是没有活口能够存在的,却是没有想到,那个最不应该存在在他面前的人却是就那样站在了那里。

  虽是这个少女此时看上去已是油尽灯枯,但还是令他这样一个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未曾施展白风的人感到了莫名的挫败感,但是更多的却是对于这个少女的好奇。

  “你还不错,能够接得住我白风的人,方才能够被我称得上是对手。”风白依旧带着墨镜,语气也是冷酷万分。

  “雕虫小技而已,咳咳......”许茗月笑了笑,说道。

  “呵呵,很好,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对手,上竞技台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风白没有再乘胜追击,而是破天荒来了兴致,身形一闪,便是闪身出现在了石塔之上的竞技台上。

  “呸!”许茗月将口中的一口鲜血吐出,也是跟了上去,身形有些摇晃,显然已是受了重伤。

  喷出的鲜血转瞬之间便是被那青色能量团所吞噬,就像雷星球与火星球的那两位,此时也已是化为了尘埃。

  望着许茗月的背影,慕云飞的眼角牵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这个时候,留给对方的应该是无声的祝福,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许茗月的身形虽是摇晃,但是速度却也是并不缓慢,只几次呼吸的功夫,便是来到了竞技台上。

  娇躯周围的金色丝带虽是已经部分损毁,但却是依旧盘旋在它的主人身体周围,守护着她。

  什么能够称得上是有灵法器,这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也许有的人伸出危难之中,你身边的朋友会因为危险而选择自己求生,而抛弃你,但是你身体周围的有灵法器却是不会,它们会想守护至亲一般,默默地守护在你的身边。

  有的时候,或许就连有灵法器都懂得的道理,却是有许许多多的人类究其一辈子也未曾能懂。风白倒着实算得上是一个君子,在许茗月登上竞技台的过程中也是始终未曾发动攻击。

  他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那个身上因为被白风中的风刃所伤而不断流出娟娟鲜血的少女,墨镜之后的眼神也是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他本就不是一个冷血之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如此。

  墨镜的作用在其他人看来是为了防止施展白风的时候对于自己的视线造成干扰,实则是为了掩盖他那双有的时候会从冷酷变得柔和的双眼。

  而他之前之所以最后直接放弃了想要成为风星球长老的念头,除了风梓岚在某些手段上却是要更胜一筹之外,他也是本身便是对于那个高度丧失了任何欲望。

  因为,身居那个位置,便是意味着,任何事情都要从整个风星球的利益出发,有的时候,为了星球的利益,会牺牲很多,也会做出很多自己都无法接受的事情。

  这便是他们身居高位的人所必须要承受的东西。

  而他风白,显然不是一个能够为了权力就甘愿如此的存在。

  他可以不背弃自己的信仰,仍旧为了风星球而卖命,但却更想要自由,想要追求更高的武学。

  风星球尚武,他亦然如此,甚至要比其他人更加痴迷,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创造出白风这样强大恐怖的招数。

  而也正因为对于武学充满了一片纯净的热忱,此时看到那个少女即使是在白风之下,受如此重伤,也依旧能够坚持下去的意志之后,他也是改变了之前想要快速解决掉对方的想法。

  “我很佩服你,所以,别让我失望。”风白沉声说道。

  许茗月没有回话,而是控制着身旁的金色丝带法器缓缓聚到了一起,手中的符文笔已是掏了出来,做好了最后的战备状态。

  “呵呵,好,那......小心了!”风白看对方并不想与自己言语,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只得尴尬地笑笑,随即浑身青芒闪烁,向着许茗月的方向走来。

  是的,他并没有加速,而是单纯地一步一步缓慢走来。

  但是,随着他每向前走一步,地面都会随之颤动一下。

  这并不是对方的脚步怎样的沉重,而是他浑身所蕴含的血脉之力通过脚掌引发了整个竞技台的颤动。

  不仅如此,伴随着他前行的步伐,风白整个人的气势也是渐渐飙升,原本气息内敛的他,此时已是宛若变了一个人一般,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宛如一个浑身绽放着强大气息的战神一般。

  如果不是许茗月本身血脉等级与对方相差不多,单单是这样的气势便是能够直接令她不战而败。

  许茗月此时也是感应到了对方的气势正在不断积攒,也是明白了自己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而是应该主动出击。

  娇躯微颤,从对方的压迫之中挣脱出来,手中符文笔迅速流转,之前所出现过的四阶法阵【梧桐阵】便是再一次被她使用了出来。

  这一法阵乃是万法门中使者才能够传承领悟的法阵,其领悟的多少决定了这个法阵能够具有的威力。

  而许茗月之所以能够被称为万法门中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主要便是因为她仅仅一次便是将那【梧桐阵】领悟到了四阶法阵的水准。

  【梧桐阵】出,周围的一切光茫都仿佛黯然失色了一般,能够隐约感受到,在那许茗月的身后仿佛出现了一个宛若梧桐树叶一般的存在。

  慕云飞不禁愣了愣,要知道,他也曾见过许茗月施展【梧桐阵】,但是上一次却并没有出现眼前这种状态。

  而在他疑惑之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却是再次出现。

  那原本宛若梧桐树叶一般的光影竟是在下一秒,突然变成了一只凤凰,通体橙金色,浓郁的祥瑞气息正从那凤凰的光影中不断散发而出,飘散向周围。

  而凤凰光影的出现,也是令原本对外释放着无限压力的风白身形一颤,竟是向后退了数步。

  这完全是等级上的威压,甚至可以说是品质上的威压,一个武者又怎能与祥瑞之兽相提并论。

  风白原本平静的面孔此时也是变得有些奇怪,不知是震惊还是畏惧。

  而此时,【梧桐阵】也是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以血脉为引,激发出了其最为纯正的力量。

  这才是真正的【梧桐阵】,也是许茗月真正的杀招。

  【梧桐阵】迅速飘飞而出,伴随着一声凤鸣,有凤来仪。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许茗月也是再也维持不了站立,直接跪倒在地,身体周围的有灵法器金色丝带也是因为没有了血脉之力的制成,而坠落到了竞技台上,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这一击,可以说是她最后的一击,但她此时却是在笑,并不是因为她认为自己就一定会获胜,而是她觉得,这一战,她发挥到了极致,因此,无论结果如何,她已然无怨无悔。

  凤鸣消散,能量波动也是渐渐消失,碰撞并没有持续太久。

  而当众人再一次看向风白所在的位置时,却是看到了一个男子缓缓坐倒在了地面之上,墨镜已是因为碰撞的冲击波而破碎不堪,露出了其中深邃的眼眸。

  他的发丝已是凌乱不堪,坐姿与对面的许茗月也是相得益彰,同时更为一样的是,他也在笑,也许是因为看到了对方在笑的缘故,但是他心中知道,自己已经许久未曾这样畅快淋漓地战上一场了。

  “第二场,风星球与地球,平局,各记一分,之前胜场记两分。”萧一清朗声宣布道,他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这单人对决之中会出现平局的状况,因此,评分标准也是发生了改变。

  慕云飞和风梓岚双双闪身来到竞技台上,将各自的队员搀扶起来。

  “慕公子,这场比赛很精彩,真没想到梦魂小队之中竟是如此藏龙卧虎,真是令风某佩服!”风梓岚搀扶起了风白,笑着说道。

  “风长老过誉了。”慕云飞笑了笑,也是没有过多言语。

  “希望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生死之约,呵呵......”风梓岚笑着带着风白腾空而起,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而慕云飞则是笑了笑,看着怀中之人,眼神也是不由自主地变得柔和了几分。

  “加油......一定要加油......”许茗月的声音有些微弱,透支的身体也是轻微颤抖着。

  “相信我,你还会再见到我的。”慕云飞微微一笑,语气轻松地道。

  许茗月点了点头,这才闭上了双眼,昏睡了过去。

  而当慕云飞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原本柔和的目光也是渐渐变得冰冷,其中满是寒光。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