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339、交代后事?

339、交代后事?

  走入房间,慕云飞便是发现,余天然的办公室可以说是非常朴素和简易的,完全不像是一个技术部部长所在之处。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慕云飞甚至会觉得,此时他所在之处就是一个属于普通人的办公室。

  余天然依旧是极为热情地将两人引到了房间中的沙发前,然后亲自为两人倒了两杯茶水,而后才稳定地坐在了两人的面前的。

  “慕公子,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若是技术部能够帮上忙的话,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慕云飞看着面前的技术部部长,不明对方为何对自己如此尊敬,但是至少目前看来,这种尊敬是发自内心的,再加上当务之急是赶快为师父寻得良方,于是便回答道。

  “多谢余部长,我这次前来,确实有两件事情想请你们帮忙。”

  “慕公子请讲!”

  “您应该听说了法阵表演赛上,我师父方锐志一招击溃那个卫震天的师父古邱吧?”

  “方老英明神武之事,余某自然是有所耳闻,不知其中何事令慕公子烦心?”余天然将自己面前的凉茶一饮而尽,问道。

  “之前我与那古邱的徒弟卫震天对战之时,最后他突然入魔魔化,就是因为他的师父古邱下的毒手。”

  说到这里,慕云飞顿了顿,眼神也是变得凝重几分。

  “慕公子如何得知?”

  “很简单,因为我师父在击杀了古邱之后,右臂之上也是沾染了魔气,而这种魔气与卫震天身上的魔气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相同。那古邱原本想着要利用此事将我除去,这才将魔气注入到了自己徒弟卫震天的体内,而一旦将我除去,事后也是能够将魔气重新收归体内,却是没有想到,我的师父直接赶到,并将其击杀了。”

  慕云飞的语气极为凝重,听在余天然的耳中自然是极为真切,也是令人毫不怀疑其话语中存在任何虚构的成分。

  “方老现在怎么样,需要我们做些什么?”余天然急切地询问道,眼中充满着担忧之色。

  “我此次前来正是为此而来,我听说那个古邱入魔的徒弟为卫震天还在元素星辰,且已经交由技术部进行研究,是否已经有了治疗之法?”慕云飞询问道,同时内心之中也是紧张起来,生怕对方会直接说出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害怕的事情却还是发生了。

  只见余天然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手中刚刚拿起的茶杯又放回了桌面,脸上的神情充满了歉意,沉声说道,“目前还没有办法,我们采用了许多办法,都无法净化他体内的魔气,那魔气就宛若附骨之疽一般,完全无法祛除。”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还没等慕云飞开口,一旁的许茗月便是问道。

  她自然是知道方锐志对于慕云飞的重要,因此此时不知为何也是不由自主地替慕云飞担忧起来。

  余天然摇了摇头,无奈地道,“目前还没有任何方法......”

  显然,对于技术部部长来说,遇到无法处理的问题着实对于他的打击很大。

  而也就在此时,慕云飞却是突然开口,表情凝重地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余部长可否配合?”

  余天然一愣,但是很快便是意识到了什么,双眸之中又一次焕发了光芒,看向慕云飞,问道,“什么方法,只要能救方老,余某定当配合!”

  慕云飞深深地看了面前的余天然一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元素星辰总部地下应该隐藏着巨大的能量才对?”

  “确有此事,在元素星辰总部地下数十米之处,存在着一种罕见的能源矿脉,储量极为惊人,并且不需要开采便是能够通过特殊技术汲取其中的能量,对于元素星辰来说可谓是一处宝藏!”余天然应道。

  “那之前佩戴在我们参赛选手身上的用于防御的晶体能量的来源是否也是来源于那地下能源矿脉?”慕云飞接着问道。

  “是的,慕公子说的没错,那防御晶体正是我们技术部出品之物,其来源也正是地下矿脉。”

  “果然如我所想,那我或许真的有一个方法可以一试,不知余部长可否为我准备一些防御晶体,最好是能够承载住顶级金色血脉中阶层次的血脉之力,然后,麻烦您送到我师父所在的房间,谢谢!”慕云飞说完,便是招呼着许茗月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此时慕云飞与许茗月自然是要先行回到方锐志所在之处,也好提前让他做好准备。

  “好。”余天然看着两人的背影坚定地点了点头,而后身形一闪便是直奔技术部储藏室而去。

  他虽是对于慕云飞极为相信,但是防御晶体对于技术部来说的却算不上是什么高等品阶的宝物,余天然实在想不明白,慕云飞究竟有什么方法能够利用此物将方锐志体内的魔气逼出。

  不过一想到他是那个人的孩子,似乎一切都不再需要任何证明,就在刚刚,就在慕云飞最后扔下那句话之后的模样显现出来的时候,余天然竟是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那个人当时举世无双的身影,那个至今仍旧可在自己心中的英雄身影。

  “慕战阁下,您教导了一个好儿子......”

  找全了数十个防御晶体之后,余天然喃喃地道了一声。

  当慕云飞和许茗月来到方锐志所在房间的门口的时候,便是隐约感受到了房间之中存在着淡淡的能量波动。

  如果只是在自己的面前存在这种细微的能量波动,慕云飞与许茗月甚至不会对此产生任何的惊讶,毕竟,如此细微的能量波动着实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但是,他们此时与房间之中还存在着一道大门,而他们清楚地知道这道大门按理来说是能够将许多四阶法阵的能量波动完全隔绝的,而此时从中竟是渗出了细微的能量波动,只能证明一个事情,那就是房间之中所产生的能量波动已是超出了大门所能屏蔽的范围。

  慕云飞神情一凝,看了一眼身旁的许茗月,而后点了点头,与她一同推开大门,冲了进去。

  但是,进去之后,却是并没有看到他们脑海之中所预想的战斗场面,也是并没有看到方锐志身上的魔气发作,只是能够可能到那个老人正背对着两人,面前一张法阵操作台,手中的符文笔金光闪烁,不断在虚空中流转。

  而刚刚的能量波动很显然便是从他面前的法阵之中所散发而出的。

  此时方锐志的刻画已是进入了最后的引血脉的步骤,他速度飞快,生怕体内的魔气影响血液,左手一探,便是将一个四阶法阵储存卷轴牵引了过来,而后便是将刚刚完成的法阵压入其中。

  看着方锐志此时的动作,慕云飞这才发现,在方锐志右手边的桌子上,竟是摆放着一座由四阶储存卷轴所堆积的小山,看样子,均是刻画完成的存在。

  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方锐志这才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身后不远处的慕云飞和许茗月,微微笑道,“回来了啊,好徒弟,还挺快的......咳咳......”

  慕云飞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是来到了方锐志的身前,搀扶着他来到了沙发之上坐下。

  看着方锐志此时苍白的面庞,慕云飞便是有着一种预感,自己的师父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挺不了多久了。

  “师父。”他轻唤道。

  “何事?”方锐志面色苍白,但是嘴角却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意,丝毫没有显现出任何痛苦之色,只是额头上不断冒出的虚汗在不断告诉慕云飞,师父此时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徒儿刚刚学会了一种法门,想要找师父练练,不知师父可否有时间?”

  “当然有,你这出去游说一趟竟也是有了新的收获?”方锐志的面有惊色,但是很快便是由于体内的疼痛,不得不又恢复了淡淡的笑意。

  慕云飞笑而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那就开始吧,为师也想看看你的新法门究竟有怎样的奇特之处。”方锐志说罢,便是要从沙发上站起,却是被慕云飞阻止,又重新坐了回去。

  “师父您刚刚刻画完四阶法阵,还是休息一会儿为好,况且我的法门施展还需要一件东西未到。”慕云飞笑着说道。

  “好,那便稍等片刻......咳咳......”方锐志又咳嗽了一下,右手捂嘴,下一秒,便是看到了手心处已是有着些许血渍。

  慕云飞有意无意地看向一旁,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表面上虽是并没有注意到方锐志咳血,但凭借着强大的感知能力,他又怎会不知,此时心中也是宛若刀割一般,极为忧心。

  “对了,云飞,看到那个桌子上的那些四阶法阵的储存卷轴没有,这些都是为师所创立的一些比较有特点的,威力也并不算弱的四阶法阵,这些就当作是师父奖励你这次表演赛胜利的奖励吧!”

  方锐志笑着指了指不远处桌子上的那座由四阶法阵储存卷轴所组成的“小山”。

  一旁的许茗月此时已是瞪大了双眼,因为,四阶法阵本就是极为珍贵且稀有的,且自创的四阶法阵对于法阵师来说也是宛若生命一般重要。

  有的人一声都不会将自己所创立的四阶法阵告知他人,就算是有,也仅仅是告知一二而已,这已经算是极大的信任才会做出的了。

  即使是当初在万法门,许茗月这种等级的存在都只学到了一两个演变之后的四阶法阵,而像眼前这样一下子见到十数个自创法阵赠人的场面却是头一次见到。

  而不仅仅是他,就连慕云飞此时都是极为惊讶于方锐志突然的举动,这看上去并不像是奖励,更像是在交代后事,或是说,是一种传承。

  慕云飞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自己的师父受如此重伤竟还是处处为自己考虑,他又怎会不知道,而正因为知道,才更加心痛。

  “谢谢师父。”良久之后,慕云飞缓缓说道,声音尽量控制地不去颤抖。

  “咚咚咚——”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余天然带着防御晶体出现在了门口。

  慕云飞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内心之中已是下定了决心,他略微坐直身体,宏声道。

  “请进!”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