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268、放开她(第一更)

268、放开她(第一更)

  此时的慕云飞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就连身边的爱人即将受到伤害,都没有办法挡在她的身前。

  那白发男人的手此时已是向着娜娜的俏脸探去,而慕云飞唯一能够做的竟是只有不断地释放梦境冲击。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娜娜即将受到危险,慕云飞此时所释放而出的梦境冲击竟是要远超于他平日里所施展的程度,在这一瞬间更是达到了就连顶级金色血脉层次都要畏惧几分的程度。

  再加上慕云飞此时丝毫不惜梦境之力的消耗,不断地连环施展,更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白发男人伸出去的手也是仿佛针扎一般颤抖了一下,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了慕云飞。

  而慕云飞此时的表情便是,你有本事冲我来的意思。

  但是那白发男人似乎并没有因为慕云飞的眼神挑衅而改变进攻的方向,只是单纯看了一眼慕云飞,便是不屑地转过头去,再一次看向面前由于无法移动而也有些惊恐的娜娜。

  不!慕云飞在内心之中嘶吼着,但是最终却是连声音都无法出现半声。

  而下一秒,那个白发男人的右手便已是来到了娜娜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之上,指尖从娜娜的太阳穴一直滑动到了下颚的位置,而后轻轻翻转,挑起了娜娜的下颌,脸上似乎还有着几分满足之意。

  这一举动无疑是娜娜羞愧难当,要知道,作为一个刚刚成年不久的少女,唯一碰过她的俏脸的便只有慕云飞一人,而此时面前的这个白发男子却是成为了第二个,并且,看他的样子显然极不具好意。

  娜娜想要出言喝止,却是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已经无法发出,只能尝试着扭动着面颊,但那白发男子的指尖就好像是长在了她的俏脸上一般,竟是无法摆脱。

  慕云飞此时双眼已是变得血红,但是奈何他再怎样气氛,竟是都难以摆脱这雷元素之地对于四肢的封锁。

  他不断地调动着元素吞噬的力量,而后与梦境之力一同,共同施展梦境冲击,但却是效果甚微,甚至无法阻挡那白发男子半分。

  突然,也就是在他们挣扎的时候,一种感官却是突然回归,而那白衣男子也是将右手掐在了娜娜的脖子上,虽是并未用力,但是以他刚刚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没有人会怀疑,若是他想的话,娜娜随时都有可能香消玉损。

  那白发男子似乎看出了手中的少女似乎与不远处的慕云飞有着一定的关系,于是便是将头再一次转向了慕云飞,沉声说道。

  “想要她活命吗?”

  由于刚刚听觉的回归,此时慕云飞自然也是能够听到那白发男子所言,眼神之中更是满是血红。

  而伴随着白发男子这句话的问出,他们的声音也是被解封开来。

  “放开她!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慕云飞吼道,凡是涉及到娜娜的安慰上面,慕云飞便是很难再保持原有的冷静。

  “我问你想不想让她活命!”那白发男子似乎是因为慕云飞的所问非所答而气愤起来,吼道,声音宛若惊雷一般,在空气之中炸响。

  “想!”慕云飞答道,也是渐渐恢复了一点冷静,若是此时逆着对方来,恐怕娜娜才会真的陷入危险之中。

  对方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便是证明想要从他们这里得到什么,若是如此,便是还存在着谈判的筹码。

  虽是在涉及到娜娜的安慰问题上慕云飞会冲动,难以保持冷静,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拿娜娜的安危开玩笑,更是不会用娜娜的生命作为赌注。

  “既然想那便答应我一个条件吧。”那白发男子说着,右手也是紧了紧,弄得娜娜的俏脸渐渐变得红润起来,更是有着由红转白的趋向。

  “可否先放下她?”慕云飞看着身旁娜娜如此模样,眼神之中充满着担忧。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白发男子吼道,手中又加重了几分。

  而娜娜也由于呼吸困难而喘息着,显然已是在苦苦支撑。

  “好,你说,什么条件?”慕云飞急忙问道。

  “你刚刚用来抗击雷电的那把剑,我要它,然后便可以放了她。”白发男子沉声说道。

  “云飞!不行!不能给他......”娜娜喊道,语气之中满是焦急之意,“......不用管我......”她的声音断断续续,能够看到在她那雪白的脖颈之下已是有着一圈红印,足以见得那白发男子的所施展的力道已是不容小觑。

  血脉之剑对于慕云飞来说意味着什么,娜娜当然极为清楚,正是因为清楚地知晓,娜娜才更加知道那血脉之剑对于慕云飞的重要性。

  如果是其他级别的法器或许被别人夺走之后对于武者本身的影响只是实力的减弱,但是对于慕云飞与血脉之剑的关系,若是强行分开,便是会造成那宛若抽筋断骨一般的疼痛,这种疼痛,即使是慕云飞也是难以忍受的。

  再加上,那血脉之剑的法器凶灵的日益作祟,若是离开慕云飞的身体,或许便是能够突破禁制,到时候莫要说风、火两星球的攻击了,还没等他们前来,估计地球便已是在法器凶灵的破坏下灰飞烟灭了。

  慕云飞此时心中自然是无法思考这么多,他并没有那么崇高的抱负与想法,他对于自己的定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少年,那么,在他心爱的人和整个地球的安慰面前,他便是会做出一个也许天下人都会因此而耻笑他的选择,那就是选择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或许那个时候,血脉之剑落入他人手中会造成他自己身后重伤,但若是能将心爱之人挽救下来,又何尝不值得呢?

  法器凶灵或许确实极为危险,但是也并不是毫无解决办法,而那个时候,凭借着所有血脉武者的共同应对,或许并不是不可以应对,但若是此时放弃娜娜,别说其他人是否能够活着离开,就算是能够离开,慕云飞也不会独活,也一定会向着面前这个人发起挑战,到时候,结局是否会一样,也说不一定。

  “好!我答应你!”慕云飞一字一句地说着,也不顾周围人此时震惊地样子,毅然决然地召唤出了自己的血脉之剑,而后将其抛向了那白发男子。

  “好!”那白发男子显然是因为慕云飞的决定而有些兴奋,也是没有作何犹豫便是松开了掐在娜娜脖颈处的右手,而后向空中一探,接过了那抛飞而来的血脉之剑。

  而此时众人身体四肢的限制也是被那白发男子解除。

  慕云飞一个闪身便是来到了娜娜的身边,将娜娜带离了那白发男子的身旁。

  而娜娜此时也是一阵气血上涌,脸色微红,想要阻止慕云飞的动作,却是已经使不上力气,埋在了慕云飞的肩头。

  “既然我们已经交出了血脉之剑,是否可以离开?”慕云飞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个看着手中血脉之剑不断翻看着的白发男子,沉声问道。

  “自然是可以,但是只能你与你怀中那个女子离开,其他人不可以。”那白发男子笑了笑,脸上有着几分挑逗之意,似乎在说,怎么样,是不是被我骗到了。

  北临风当即就想要冲上前去理论,但却是被夜琳拉了回来,一想到刚刚那白发男子轻而易举地便是能够将他们限定在原地无法移动,这种程度的能力可不是他们能够应对的,因此此时的他们只能智取,而不能与之硬撼。

  “那请问如何才能让我们一同离开?”慕云飞问道,眼神之中闪过些许寒意。

  “一同离开绝无可能,但是你们可以舍弃这三个美女留下,剩下的人便可以从这里安全离开。”那白发男子说着,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些许不善的笑容,看上去极为猥琐。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无不震怒,面前这个白发男子可并非是青风塔中的酒坛老者,能够为夜琳指点剑法,眼前这个人多半是不怀好意,他们又怎能将三位少女留在这里。

  “没想到掌管雷元素之地的存在竟是如此龌龊!”金炜光沉声说道,眼神之中充满着怒意,其他两个女人他还是没有太多情谊,但是自己的此事关系到自己的妹妹,他又怎能坐视不理。

  “好啊,既然如此,那就只有那小子和他怀里的少女能够离开了,其他人便在这雷云之中自生自灭吧。”那白发男子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只见他朝着慕云飞和娜娜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上,大概是要带领他们前往雷元素之地的传送石盘。

  “过来吧!”他唤道。

  “您不提出击败您便能过关的条件是畏惧我们的实力吗?还是您怕输了丢人?”慕云飞并没有马上带着娜娜跟了上去,而是冷冷地看着那白发男子的背影,问道。

  那白发男子前进的身体突然停滞,转过身来,拎着手中沉重无比的血脉之剑指向了慕云飞的方向,笑道,“笑话,我会害怕你们这些小娃娃?”

  “不曾害怕为什么要限制我们的感知能力和行动能力?这样做不是畏惧我们的全部实力又是为了什么?”慕云飞笑了笑,说道。

  “胡言乱语!”那白发男子身上紫色电芒闪烁,随即便是电射到了慕云飞的面前。

  慕云飞将娜娜安置在身后的【漂浮阵】上,自己则是直面着来到自己面前的白发男子身上所散发而出的电流,目光丝毫不惧。

  “你想怎样?”那白发男子问道。

  “三场二对一,每组一男一女,与您战三次,若是能够全部胜利,放我们所有人离开,并且将血脉之剑还给我。”

  “若是你们不能呢?”

  “不能的话,我们所有人任您处置。”慕云飞沉声答道。

  .........

  --------------------

  求推荐票,月票1!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