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236、修道醉剑(第二更)

236、修道醉剑(第二更)

  “啊?师父,要喝酒......”夜琳有些疑惑地问道,毕竟,她也是知道自己是滴酒不沾的,虽不是过敏体质,但是沾上,可就是......

  “当然要喝酒,来,和师父一起!”说着,那老头便是拿起了自己那黄褐色的酒葫芦举到了夜琳的面前,脸上挂着笑意,准确的说,应该是醉意......

  “师父......我......”夜琳吞吞吐吐,不知如何解释。

  “怎么?”老头有些疑惑于夜琳此时的状态,“不会喝酒?”他问道。

  “嗯......”夜琳尴尬地回应道,虽说这个事情在外面并不是什么会被耻笑的问题,但是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好像自己确实是有些缺陷一般。

  “这......”老头有些迟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便是将手中的酒葫芦放在了腰间。

  只见他再一次将夜琳身前放置的酒坛拿起,然后举到了夜琳的身前,塞到了她的手中。

  “喝吧,欲练此攻,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让自己变醉,像你这种不会喝酒的反倒更好,只需少许便是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老头接着说道。

  “您确定?”夜琳疑惑地问道。

  这种靠喝酒之后施展的能力,她倒是见过一些,比如说醉拳什么的,但是修道之人讲究心境,又称心静,而她喝酒之后感觉到的便是心乱如麻,那种肆意妄为忘乎所以的感觉虽是谈不上,但也是差不太多,总之与修道者的修炼心得还是差上许多的。

  看着夜琳迟疑的样子,老头眉头微蹙,询问道,“不相信为师?”

  “不不......不是的,师父,我信。”夜琳连忙解释道,也是没有再多想些什么,直接便是将手中的酒坛开启,而后喝了......一小口......

  “咔嚓——”

  酒坛脱手,撞击到了地上,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老头眼睛都直了,看着面前的夜琳,刚想发火说她暴殄天物,却是发现眼前的这个徒弟已是脸色泛红,双唇微张,眼神游离,身形也是晃动了起来,竟是已经醉了......

  老头也是没有恼怒,看了看地上砸碎的酒坛,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上前一步,捡起了一块凹形的瓷片,极为珍惜的将上面残留的酒液喝掉,一脸满足。

  “乖徒弟,拿出你的剑来。”他沉声说道。

  “好——”夜琳拉着长声回应道,嘴角带着微笑,但是熟悉她的人应该都知道,此时的她已是没有了意识......

  淡淡的蓝光渐渐从夜琳的右手之中产生,而后便是渐渐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剑影。

  “剑不错,就看这醉剑能够发挥出怎样的水平了。”老头看着夜琳手中的仙剑法器,暗自点头,嘴中喃喃地说道。

  “乖徒弟,接下来,我会用我的这根拐杖来为你施展修道醉剑,你要看好!”老头说道,随即便是伸出了自己手中那根闪着青色光芒的黄褐色拐杖。“修道最贱......为什么最贱......”夜琳含糊不清地重复着,脚步晃动,手中的垂下的仙剑也是不断撞击着地面,发出着轻微的撞击声。

  老头也是一阵无语,看着自己的这个徒弟,总觉得喝酒了之后有那么一丝不靠谱,但也是没有在说些什么,高喝一声,“看好!”

  说着,他手中那闪着青色光芒的拐杖便是被他挥了起来,带着一道青光,向前不断地穿刺着,虽是拐杖,但却是给人一种他在舞剑的感觉。

  并且,他的步伐......

  说好听一点,便是游离,变幻莫测,难以估计,神乎其技,说不好听一点,就是耍酒疯的紊乱步伐......

  但是,此时的夜琳显然不能像常人一样冷静地评判老头的步伐和剑招,身体摆正,紧紧握住了右手之中的仙剑,身体竟是就这样在原地模仿起了老头所演示的醉剑方法。

  样子,似乎还......有模有样的。

  老头此时当然不是真醉,醉剑练到了他这个阶段,是已经完全融入了骨髓之中的,即使未醉,身体也是能够很自然地演练醉剑,甚至在剑招上还能够有所突破的。

  手中的拐杖一穿一刺,突破空气,发出着一声一声的尖啸,速度之快,看不清具体,只能看到那依稀留存在空气之中的残影。

  即使是知道老头手中所持的仅仅是一根拐杖,但是当老头施展出这修道醉剑之后,你一定也会怀疑,他是不是趁你不注意,偷偷换成剑了......

  老头不断在空地之中施展着剑法,虽是空地不多,切周围都是酒坛,但他却是能够在每每即将撞到酒坛的时候,及时收力,将其避开。

  “修道醉剑讲究眼,手,身,腿,步的配合,每一处的方法最终都是为了手中这把剑服务的,整个修炼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意醉剑不醉,就像你现在这样,人是醉的,但是你手中的剑却是因为你身体的本能以及之前长期的修炼变得极为稳重,但从剑法来看是完全看不出是醉剑的。”

  “而第二个阶段,便是修道醉剑的大成阶段,也就是可以真正使用的阶段,名为剑醉意不醉,也就是说,在施展的过程中你的意识是清醒的,但手中的剑却是并不像之前那样稳定,变得飘忽不定,难以捉摸。”老头讲解道。

  “好——”夜琳拉着长音回应道,也不知道在这种状态下的她是否能够记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夜琳便是跟着老头不断学习着醉剑的方法,期间北临风醒过几次,但都是再一次被老头无情地垂晕,虽是并未受伤,但是想来也是极为委屈,看在夜琳的眼中,也是有着些许心疼之意。

  夜琳发现,自己酒醒之后虽是对于醉时具体的一些事情变得模糊不清,但是对于剑招的领悟,以及老头所说的话竟是记忆得极为深刻,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还是那老头有着什么奇异的功法能够做到这一点。

  半天的时间,她也是不断跟着老头练习着,虽是还不能达到剑醉意不醉的水平,但在修道醉剑的领悟上也是有了不小的提升。

  按照老头的预计以及对于其他人闯关的估计,似乎在其他人结束登顶之后,她便是能够跨入下一个阶段了。

  当然,之所以这么说,一小部分是因为老头对于夜琳天赋的肯定,剩下的,估计就是对于自己这个师父实力的盲目自信了,但是,话虽是这么说,不要脸确实也是有够不要脸,但是他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强。

  想当年,他在修道界可是与南宫天霜有着齐名实力的存在,虽是后来自己莫名奇妙跑到了灵海孤岛,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青风塔第二层的守卫,但是对于他来说,曾经的辉煌依旧存在,但也只是存在于极少数的人心中。

  而他自己也是乐于清净,整日在这青风塔之中,也没有人干扰,与酒为伴,早就已经不与世俗相接触了。

  直到这一次,他看到了如此之多的人前来,虽是作为青风塔的守卫,但是他也是存在着一些私心的,当看到了夜琳这个纯正的修道者之后,他便是已经决定了放其他人前往下一层,自己将后半生所总结出的修道醉剑的法门传给这位后辈,也算是不留遗憾。

  老头此时坐在不远处已经空空如也的一个酒坛上,看着面前正在舞剑的夜琳,想起从前的种种,不由得笑了笑。

  在他的身旁,那个青风骑士已是坐了起来,但是此时的他却已是摘下了头盔,那是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人,虽是如此,头发却是整理的一丝不苟,看上去也是有着几分中年男子所特有的魅力。

  此时的他手中拿着一坛酒,自顾自地喝着,双眼也是落在了面前舞剑地夜琳身上。

  “老头,你这徒弟收的不错啊。”他喝了一口酒之后笑着说道。

  “喝了我的酒就是不一样哈,小嘴像抹了蜜一样。”老头没好气地说道。

  “您这修道醉剑终于有了传承,打算怎么谢我?”青风骑士问道。

  “谢你个屁!”老头笑骂道,“你做什么了?”

  “我当然是做了许多好事,比如说故意输给他们让他们进到青风塔二层,还有故意输给你,好让你有机会收徒......”青风骑士喝了一口酒不要脸地说道。

  “你脸呢?前半句我信,后半句......哼!小子,再和老夫练练?”老头斜着眼看了看坐在身边不远处的青风骑士,冷笑道。

  “别别别......我就是开个玩笑......”那青风骑士连忙赔笑道,而后便是将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面前的夜琳身上。

  “老头,你说,我让他们进来,是对还是错?”青风骑士喃喃地说道。

  “对错并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他们能够走到最后,获得那位的认可便是对,不能的话便是错吧......一切都要看他们的实力和造化了......”老头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说道。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