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挺进决赛

第一百六十七章 挺进决赛

  这一次,没有人回话,一切都是如此的寂静,就好像是这个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已停留在了竞技台上,但是却又都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并不是被封住了喉咙,而是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所震惊,也许几十年后,他们依旧会认为这一场竞技是他们所见过的最为震撼的也是最为惨烈的一次。

  慕云飞缓缓转过身来,看向身后那两人,眼神之中竟是不存在任何情绪的波动,就是那样的平静,冷冷地望着那两个已是被鲜血染红的人影。

  此时的楚盛熙面色已是变得些许惨白,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自己出手的情况下对方竟然依旧没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而是反倒加大了力度向着自己攻击而来。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少年竟是仅仅凭借着一把血脉之剑就将自己的有灵长刀法器击飞,并且竟是将自己重创!

  他虽是并没有伤到断腿断臂这样的程度,但他的胸前却是依旧留存着一道深陷的刀痕,不断向外流淌着血红的液体。

  这是他失败的证明,也是对方,那个少年将他的防御突之后的成果。

  此时的他,内心之中一阵刺痛,伴随着胸前那火辣辣一般的伤痛,汇聚在一起,令他不禁有些晕眩,但是此时,他却是不能倒下,因为他不仅代表着他自己,还代表着楚氏家族的颜面。

  而在他的身后,楚天的状况就要显得更为惨烈,毕竟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血脉等级上亦或是法器的级别上,楚天与楚盛熙都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虽是楚盛熙抵挡了大部分慕云飞的攻击,但是这却依旧是令楚天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这一次并没有出现之前那样的断臂,但却是依旧鲜血淋漓,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是不属于他自己,甚至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从这个世界之中消失一般,那种飘飘然的感觉,说是奇妙,倒不如说是恐怖。

  他只觉得一道光来到了自己和父亲的身前,而下一秒便是突破了父亲的防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自己似乎就没有任何的印象了,只是觉得自己的胸腔仿佛像是被开了一个口子一般。

  他突然感受到了一抹凉意,像是人死之前所能感受到的样子。

  晕眩感袭来,下一秒,楚天的意识变得模糊,身体向后仰去,径直摔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楚盛熙想要上前搀扶,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是无法移动,就好像是被禁锢了一般无力。

  没有人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已经认清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他们的面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极为猛烈的碰撞,而结果此时已是极为清晰地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对于结果会产生怀疑,因为早在对方族长出手的那一刻,他们便已是失去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况且,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方却是依旧没有占据优势,反倒是双双受了重伤。

  这就是绝对实力之间的差距了!

  台下的长老楚南本想冲上来,却是被楚盛熙用眼神制止了,只见楚盛熙冷冷地注视着慕云飞,眼神之中充满着许多异样的情感,像是在欣赏一个天才,又像是在看一个仇人。

  至少在慕云飞看来,后一种的概率还是要更大一些的。他宁愿相信楚氏家族中的所有人都是坏人,也不愿意相信他们之中具有好人,因为他们已经做出了令天理难以容忍的举动,那么他便是会自动将他们化到了敌人的阵营。

  你见过敌人之中分好坏的吗?当然没有。

  所以此时的他虽是直视着满身鲜血的两人,但却是不会产生半分的怜悯之心,因为在他看来,眼前的两个人,甚至说整个楚氏家族都不值得他去怜惜,他们不配!

  “小子,为何下次等杀手?”楚盛熙冷冷地问道,深凹的双眼盯向了慕云飞所在的方向。

  “因为你们这种人不配做我的对手。”慕云飞平静地回答道,他并没有指出自己是因为得知了对方就是导致了星氏家族灭族的元凶之后才痛下杀手的,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能够抗衡整个家族的实力,而一味的鲁莽与冲动只会令他和他身边的人处在被动之中。

  “为何?”楚盛熙似乎想要问得清楚,虽是他内心之中已是隐隐有着些许猜测。

  “这个你也不配知道!”这一次慕云飞的双眼寒光闪烁,语气之中不留任何情面,甚至并没有因为对方是长辈就放低自己的态度,原因还是那句话,他们不配!

  此话一出,楚盛熙的身体也是振颤了一下,瞳孔收缩,微闭双眼,杀气腾现,但却仅仅出现了数秒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他缓缓挤出了一副笑脸,冲着慕云飞轻轻颔首,便是将瘫倒在地的楚天抱起,飘身从竞技台上离开了。

  空气之中回荡着一句话,“楚氏家族半决赛认输。”

  是的,在这场比赛完败之后,楚盛熙便是选择了直接放弃这场半决赛,因为,再继续比赛下去已是没有了任何意义,对方一个慕云飞便是能够将你们楚氏家族的族长和战队最强者重伤,你们其他的年轻一代难道还存在着什么机会吗?显然不会。

  就在他们选择离开这里的时候,慕云飞注意到了一个眼神,那是来自于一道深邃的目光,他缓缓转过身去,却是看到了那在台下不远处的楚世家族长老,楚南。

  从那双眼睛之中,慕云飞能够看到一丝惊讶,但是更多的却是若有所思。

  看来自己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好,毕竟前一段时间还有所听闻,似乎在这个地界有着某些势力想要杀掉他。

  但是,这些终归是与自己有着一定的距离,毕竟等到他回到了元素星辰之后,便是不会有人想要打他的主意,毕竟元素星辰之内的防御一流,并且强者如云,想要在那里杀人,可以说是泥菩萨过河了。

  直到楚氏家族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之后,裁判才是缓缓走到了竞技台中央,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慕云飞,随即便是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慕云飞的右手,宣布了比赛的胜利。

  慕云飞不禁有些想笑,看来自己刚刚的举动着实令常人难以接受,甚至会产生一种来自于灵魂的恐惧感。

  他并不想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但是有的时候一切都仿佛是命中注定,在那样的情形之下,一切都容不得自己去考虑,他只会跟从着自己的内心。

  比赛进行到了这里,也算是即将迎来一个最大的高潮,甚至可以说是所有观众以及所有来参加比赛的家族们最为期待的环节。

  那就是家族会友赛的总决赛,以往总决赛的角逐虽说也是极为异彩纷呈,但却总是在三大家族内轮流产生,就好像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样。

  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因为在其中产生了另一个夺冠热门,那就是元素星辰的血脉武者代表队。

  而一旦在这种循规蹈矩了很久的场面出现了一个极为新颖的选项,观众们便是会产生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和期待,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对于这最后一场总决赛的憧憬了。

  由于楚氏家族的认输,也是导致了梦魂小队的其他三人没有了展示的机会,虽是他们的心中也是被慕云飞刚刚的举动所牵动,但却是并不知道往日并不如此嗜杀的慕云飞为何今日会下如此重手。

  而当他们从竞技场中走出的时候,看到慕云飞似乎与平时并无不同,便也就没有再继续询问了。

  此时在他们的内心之中更为关心的便是那一周之后的总决赛了,他们总有着一种预感,这场总决赛似乎并不会像他们最初遇见金氏家族时那样。

  “星杰。”路上,慕云飞沉默良久之后说道。

  “何事?”星杰平静地应道。

  “你应该还记得当初在星氏家族周围的森林之中我们共同斩杀的那只弑裙熊吧。”

  “当然。”

  “那你应该还记得最后你将那个弑裙熊的内丹让予我们了吧。”

  “记得。”

  “你还说过之后有时间可以指导我们学会怎样使用那内丹。”慕云飞继续说道。

  “你要吸收?”星杰疑问道,他当然记得那弑裙熊的内丹,当时那弑裙熊可是有着极高修为的存在,因此那枚内丹他也曾动摇过,但是最终还是让给了慕云飞三人,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么的大气,而是因为救命之恩本当如此。

  “不不不,并不是我要吸收,而是胖子。”慕云飞笑道,说完便是将拍了拍北临风的肩膀。

  “胖子,还记得我让你保管的那枚弑裙熊的内丹吧,现在到了使用它的时候了。”

  北临风一愣,有些受宠若惊,随即便是反应了过来,连忙从储物胶囊之中将那枚内丹拿了出来。

  一股鲜红的光芒从那内丹之中散发而出,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不由得令众人胃中一阵翻涌。

  这么长时间了,这个味道还是这样的令人难以接受,四人的表情此时均是有些难看。

  “好,那明天你们三人到我的房间来,我来引导胖子吸收内丹,你们两人给我们护法。”星杰淡淡地说道,眼神之中也是有着些许的光芒闪烁。

  事实上,不只是慕云飞有些担忧,四人的内心之中对于接下来的总决赛都是有着一定的不安的,因为他们永远都不知道对手在几日未见之后会强大到怎样的层次。

  所以此时,如果是能够有提升实力的机会,他们也是会感到极为喜悦的,毕竟北临风的实力提升,也就是相当于他们梦魂小队整体的实力提升,对于他们而言,意义也是极为重大的。

  四人各自回到了他们的房间内,而慕云飞的内心之中也是在筹划着其他的事情。

  他总有一种感觉,想要战胜如今的金氏家族代表队,似乎还差些什么。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