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那一剑

第一百六十六章 那一剑

  金天扬此时是震惊的,而在他旁边的流枫亦是如此,他们都没有想到那楚氏家族的大公子楚天当初竟是在流枫的眼下隐瞒了这一切,或者说,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楚氏家族为了维持婚约竟是做出了这种事情。

  “流枫。”金天扬面色沉重地唤道。

  “族长,我在。”

  “我们和楚氏家族的婚约差不多可以停止了。”金天扬继续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寒意。

  “族长,这样做是否过于严苛,毕竟我们与楚氏家族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的利益关系的,这样轻易斩断,怕是......”流枫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必再说,我意已决,当初我就说过,金、楚两家的联姻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固有的利益基础上为后代创造更好的生活和地位,而那楚天虽是有着一定的天赋,但是此时也已无法再有任何提升了,这就是法器手臂所带来的限制!”

  他的声音不大,只有他和流枫两人能够听到,但却是能令流枫感受到了一种无上的威严,就好像他此时不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就会立即死掉一般。

  “是,我明白了。”流枫沉声回应道,随即便是转身离开了,他目前所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而这一件仅仅是他们计划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但却是宛若一个导火线一般,将会推动整个计划事件的运行。

  “轰——”

  又是一声强烈的碰撞声响起,但是这一次却并不是又有着什么身影飞了出去,而是一个浑身散发着乌金色光芒的男子重重地踏在了地面之上。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楚氏家族的大公子,楚天。此时的他在乌金右臂的作用之下,浑身的状态和气息也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虽是知道在这之后他是很有可能产生强烈的后遗症的,但他却是就这样毅然决然,为的不是别的,仅仅是为了尊严!

  慕云飞看着楚天,内心之中也是有着些许敬佩之意,如果不是因为楚氏家族是星氏家族的灭族元凶,他甚至真的会朝面前的这个男人深鞠一躬,但是现在,显然不会。

  再热血,再有志气能怎样,就不是杀人凶手了?就能抹杀你们的罪行了?当然不会,深入骨髓的仇恨又怎会如此轻易的得到化解!

  慕云飞虽然不是最直接的受害者,甚至如果不是因为认识星杰,这件事甚至不会与他有着任何的关联,但一切就是如此的奇妙,仿佛是上天安排的一样,让他出现在了这里,让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为他的朋友做出这些,而最最主要的是,他无怨无悔!

  此时,虽是面前的对手是他们的仇人,但他也是不会再去使用那【风涌阵】进行攻击,而是会选择一种更为强力的也是更为霸道的方法进行还击。

  因为,此时的他不再需要用那种方式羞辱对方了,而是会用真正的实力来让对方知道,纵使你有如此能力,纵使你有那乌金手臂,你也依旧会败在我的手下,这是来源于对实力的自信,也是来源于在他心中的那一团火,那一团随时准备喷薄而出的怒火。

  杀人者,人恒杀之。无论如何,今天他的对手都将毙命于此,这是他在走上这个竞技台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事情,也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做到的事情!

  这一次,慕云飞选择了拿出他的血脉之剑,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其他能力没有战胜对方的实力,而是因为他想要来一场热血的近距离拼杀,而这一切的前提便是这把血脉之剑。

  而也就是在血脉之剑出体的那一瞬间,楚天却是突然注意到了自己右臂之中的法器似乎产生了轻微的颤抖,虽是极为细微,但却是真实存在着。

  就连慕云飞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血脉之剑在升级到神级法器之后,便已是能够对一切的法器起着一定的震慑作用,就好像是周围的法器在遇到血脉之剑之后都会俯首称臣一样。

  但是这种威严之感,他自己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他甚至还单纯的认为是自己的法器使用技巧牛X才会取得这样的效果的。

  当然,怎样理解都无所谓,对于他来说,结局才是最重要的,你能赢得比赛,在战场上能够取得胜利,这一点比一切都要重要。

  慕云飞缓缓抬起了血脉之剑,它已有好久未曾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但却并不意味着它会被人忘记,因为,当它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必将又一次震惊全场!

  此时就是这样,当慕云飞血脉之剑带着紫金色与蓝金色的光芒闪烁在众人的视野中时,似乎这世间所有的法器都在此时黯然失色,那是神级,唯有真正的神级才能做到如此。

  血脉之剑的剑身之中不断传来着冰凉的气息,令慕云飞那原本有些狂热的心神得到了一丝宁静,双目直视楚天所在的位置,下一秒,便是冲了过去。

  对于他来说,此时已经不再需要给予对方任何机会,要的就是一击必杀的那一刻!

  而楚天同样也并非泛泛之辈,在感受到慕云飞的杀气之后,也是下意识地抬起了手中的银色长矛作势抵挡,乌金手臂不断散发着乌金色的光芒,最终化为一道道流光汇聚在了那银色长矛之上。

  能够看出,此时的楚天无论是整体的气势还是在防御力上的状态都是之前所无法抵挡的。

  台下的楚氏家族代表队的其他成员此时已是纷纷露出了极为古怪的笑容,在他们看来慕云飞此时即将要做的举动,无异于自取灭亡,他们都感受过楚天乌金手臂的实力,也是真真正正地感受过那乌金手臂所为他带来的恐怖提升,因此,当乌金手臂出现的时候,他们先是一阵震惊,但是之后便是释然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场已经稳了。

  但是,如果慕云飞知道了他们此时内心之中所想,一定会告诉他们,“你们确实稳了,不过并不是稳赢,而是稳输,没有任何机会的那种!”

  在极致速度的提升之下,慕云飞此时就宛若一道鬼影一般,在空气之中游走着,给人一种在周围盘旋之感,但是,他的真实轨迹却是一条笔直的直线,他想要追求极致,因此选择的也一定是捷径。

  这一次,他的眼中只有他的敌人!

  “慕公子,手下留情!”

  也就是在下一瞬间,一个声音便是凭空出现,而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黑影。

  速度很快,就连慕云飞也没法看清,但是能够确定的是,这道身影绝非楚天所化。

  刚刚那个声音,极为陌生,究竟是谁?

  心中惊讶,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半分停滞,无论是谁,此时在慕云飞眼中都不能阻挡他进攻的方向。血脉之力无限催动着,下一秒便是出现在了楚天的面前,而也直到此时他才看清刚刚那黑影是为何人。

  此人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眼眶有些深凹,一身紫色长衣尽显身份高贵,但就是这样看上去身份地位斐然的人,却是挡在了慕云飞面前,眼神之中充满着震惊之意。

  在他的面前横着一把长刀法器,散发着幽幽光芒。

  此人正是楚氏家族的族长楚盛熙。

  其实早在楚天露出了乌金手臂的时候,他便是和楚南长老两人来到了竞技台的周围,目的便是为了保护这个楚氏家族未来的继承者,也是他的直系血亲。

  因此,在感受到了慕云飞此时所携带的那股锋锐的杀气时,楚盛熙便是毅然决然地冲到了台上。

  但是......

  在下一瞬,楚盛熙自己却是也同样感受到了一丝危机感,竟是令他背脊一阵发凉。

  “铿——”

  法器金属的碰撞声响起,血脉之剑与楚盛熙手中的那件有灵长刀法器碰撞在了一起,但是这却仅仅是持续了数秒而已,因为......

  “嗡——”一阵嗡鸣声响起,楚盛熙只是觉得一股大力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的长刀法器就好像是失去控制了一般向上翻飞了出去。

  是的,楚氏家族族长的长刀法器竟是在一个少年的攻击之下脱手了!

  这说出去谁能信!没人会信啊!

  但是,这一切却是就这样真实地发生了。

  但是,这就完事了吗?显然没有!

  慕云飞的双眼此时寒芒闪烁,他并不知道眼前之人是谁,但既然他阻挡了自己,那么自己就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也必将会拼尽全力!

  “噗——”

  血脉之剑横扫,所有的一切在这神级法器面前都将沦为尘埃!

  鲜血!

  一层血雾在下一秒便是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升腾在了楚盛熙和楚天的身体周围。

  “哐当——哐当——”

  两声清脆的响声在不远处响起,只见楚盛熙的长刀以及楚天的银色长矛就是那样无力地从半空中落下,撞击在了地面之上。

  空中血雾依旧弥漫,但是那之前的两人却已是面色惨白。

  鲜血不断滴落,那两人竟是俨然两个血人一般......

  这一次,在场的所有人无不震惊而起,呆呆地看着此时处在竞技场之上的两人,竟是一时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整个竞技场内此时宛若死寂一般寂静,那不断滴落的鲜血在经过场边法阵放大之后也是作为了此时唯一的声音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而在下一秒,慕云飞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两人身后的不远处,血脉之剑上依旧闪耀着紫金色与蓝金色的绚丽光芒,但是此时那血脉之剑却已并不是这场战斗的中心。

  真正的中心已然变成了这位眼神已变得无比清冷的少年,这一瞬间,天地在他的面前都将黯然失色。

  “还有人想要上来吗?”清冷的声音响起,回荡在整个竞技场内。

  .........

  ---------------------

  求推荐票,月票!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