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醒初时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剑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剑

  血脉之剑所释放的气息仿佛在那一瞬间便是能撼动天地一般,向着魏尘所在的方向斩去。

  没有人知道这一剑下去,会发生些什么,就连慕云飞自己都不曾知晓。

  而随着他的身影电射而出,魏尘也是做出了反应。

  这一次他并没有选择原地不动,而是施展着鬼步,在空气之中游走开来。

  鬼步并不属于血脉能力,是完全凭借着自身的身体强度来施展进行的,是一种类似于体术的能力。

  鬼步一出,魏尘的身影也是变得虚幻开来,向着旁边隐匿而去。

  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在闪避,而是寻找另一个方向迎上慕云飞的攻击。

  就在刚刚,他能够感受到慕云飞这一击的强大,这不是单纯的一斩,那一斩仿佛融入天地之中,仿佛能够剑斩苍穹一般。

  身体向着一旁幽灵般的滑动,拿着鬼弓的左手也是缓缓抬起,同样的姿势再一次出现。

  左手前举,右手引弓,能量凝结,见机而发。

  慕云飞此时也是意识到了魏尘的消失,但神情却是依旧没有慌乱之色,只见他迅速将手中的血脉之剑抛出,身体依旧保持着向前的冲势。

  他当然考虑到了魏尘的鬼步,而之所以这样冲上前去,也是为了掩盖住他的真实目的。

  血脉之剑抛出,竟是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而慕云飞的身体周围,也是迅速形成了数道剑气护体,但却仅仅是剑气,而不是真正的血脉之剑。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魏尘的右手也是随之松开,一道漆黑的能量光箭随之电射而出,目标正是慕云飞所在的位置,

  这个时机,他拿捏的不可谓不好,在精度上也可以说是分毫不差,按照正常状态下去,是完全可以将慕云飞的身体洞穿的,即使是有那一层剑气护体也依旧如此。

  这就是来自于魏尘的自信,也是来源于对于自己灭杀法器鬼弓的自信。

  灭杀法器之下,鲜有活口。

  那箭转瞬之间便是来到了慕云飞身体周围,箭身的漆黑光芒显示了其暴虐气息的恐怖,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挨上这一箭,怕是就要与这个世界说上再见了。

  但是,就是在这紧要关头,慕云飞的血脉之剑却是依旧没有出现,就仿佛刚刚随着他的抛出,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一般。

  而他现在所能凭借的也就只有那身体周围逐渐凝实的剑气。

  剑气逐渐凝聚,最终在他的身体前端形成了一个血脉之剑的幻影,与之前他在比赛之中所展现的无二。

  周围的观众此时对于慕云飞的应对方式也是产生了疑惑,这魏尘所施展的鬼弓一箭与慕云飞之前的对手的一击可谓是天壤之别,但是此时,慕云飞却是依旧使用了上一次那种剑气出体的方法与之对抗。

  疯狂!

  这是在场的观众对于慕云飞此时状态的评价。

  除了疯狂,他们想不到任何的词语能够形容此时的状态,在他们看来,这已经是远超自信所能做出的程度,似乎就是在赌命,甚至是在玩命。

  即使是娜娜,此时也是双拳紧握,面色有些苍白地紧紧盯着慕云飞,他虽是每一次都能创造奇迹,从未令人失望,但此时的状态却是无疑要更加凶险。

  为什么不用血脉之剑的本体进行抵挡呢?

  正处于高空之中的慕战此时已是双眼紧眯,以他对于能量的理解是完全能够感受到双方此时碰撞的能量悬殊,但却还并没有到致命的那一步。

  即使是他,此时对于慕云飞的选择也是极为不解,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轰——”能量的碰撞声响起,与大家预想的完全相同,慕云飞身前的剑气在碰撞上那道鬼弓之箭的时候便是应声破碎。

  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血雾,慕云飞的身体也是在下一秒便是腾空飞出,金色的血液缓缓从他的胸前迸射而出,虽是没有红色血液那样惨烈,但却是依旧能够看出,刚刚这次碰撞,慕云飞受伤不轻。

  “砰——”在腾空了数秒之后,慕云飞的身体也是再一次坠落到了竞技台的金属地面之上。

  “云飞!”娜娜在看台上惊呼,但却是并没有半分作用,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人就是那样倒在地上,却是无法帮助分毫。

  慕战心头一紧,看着此时已是倒在血泊之中的慕云飞已是无比心痛,他并不知道慕云飞为什么要采取如此冒险的方式来进行对抗,明明是法器对决,却是单纯只使用法器的剑气。

  他此时已是做好了准备,一旦慕云飞抵挡不了魏尘接下来的攻击,他便是会及时出手,救下自己儿子的性命。

  魏尘的双眼已是有些疯狂,看着倒在地上的慕云飞,面部表情也是狂妄万分。

  只见他冷冷地说道,“呵呵......一代天骄,唯一的金色血脉?就这点能力吗?仅仅一次碰撞就倒地不起,还没有一个女人耐打!”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他所指的女人便是娜娜,当初他与娜娜的决斗也是战斗了数个回合之后才算是分出了胜负。

  而此时,与慕云飞这个他比较渴望去挑战的人战斗,却是如此令他失望。

  “强者永远都是强者,而你,永远都是弱者!”他的声音极具穿透性,透露出了几分邪魅。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的时候,慕云飞的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笑容,没有人注意到,因为那些观众此时都在等待着这场比赛的胜利者的出现。

  我真的输了吗?呵呵,怎么会......

  他缓缓颤抖着,从地上渐渐站起,逐渐挺直身躯,纵使浑身伤痕累累,也要傲视而立。

  冷漠地看着魏尘从远处缓缓走来,他并没有惊讶,更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淡定和从容。

  而下一秒,慕云飞却是做出了一个令在场所有人都要震惊的动作,只见他缓缓伸出右手,在虚空做了一个虚抓的动作,而后有些吃力地颤抖着说道,“强者永远都是强者,但你,永远不会是胜利者。”

  说完,他的身体便是再一次向前倒去,单膝径直跪在了地上,面色有些苍白,但是能够分辨出,此时的他竟是在笑。

  “呵呵......我倒是想要看看,就凭你,还有什么资格来和我决斗!”说着,魏尘便是再一次引弓。

  “噗——”

  蓦然,也就是在他将右手搭在鬼弓之上的时候,一种难以言喻的温热之感却是突然从他的胸前传来。

  紧接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疼痛之感便是真实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他缓缓低下头去,却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事物的存在,唯独身上的那不断涌出的鲜血格外真实,似乎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他就仿佛感觉一把利剑穿体而过的感觉,虽是并不致命,但却已是疼痛难忍。

  “我说过,你永远都不是胜利者。”慕云飞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双眸直视魏尘,眼神极为冷酷,不带一丝情感。

  右手再一次向前探出,仿佛在牵引着什么东西一般,一道金光从那魏尘胸前的伤口处电射而出,随即便是落入了慕云飞的手中。

  金光逐渐隐没,暗红色光芒显现,缓缓成型,正是那血脉之剑无疑。

  魏尘的身体摇晃着,他终于知道了是什么洞穿了自己的身体,但却是依旧不知,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慕云飞并不会什么法器的使用技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他却有着令一方面的能力。

  那就是梦境之力。

  他当然还记得自己有着一个能力,那就是每周可以使用一次那来自于达拉的梦境之力,而至于如何使用,那就要看慕云飞的想象力了。

  虽是达拉目前已是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之中,但是这个能力却是依旧可以使用。

  而他刚刚所使用的便是令血脉之剑隐身的想法,虽是正常来说这种想法极为鸡肋无用,但是在此时却可以说是妙至毫巅。

  配合着体内的剑气,慕云飞刚刚便是将已经隐身之后的血脉之剑抛飞到了空中,利用他自己对于血脉之剑的吸引,将那被远远抛飞的血脉之剑在恰时召回,便是形成了眼前这样出其不意的效果。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真的实现了,虽是利用达拉的梦境之力取胜着实有些逆天,但却是并不违反规则,至少在场的人中应该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层面的存在的。

  魏尘的身体缓缓倒下,眼神之中充满着不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输,更没有想到,自己会输在这一剑之下。

  仅仅一剑,胜负已然分晓。

  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言语,四座皆惊,一切都在不言中......

  ………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大家!

  法阵的决斗马上开始,设定希望大家会喜欢。

  本月28-31号,夢魂上APP【精选推荐】—【男生必读】那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感谢!

看过《梦醒初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