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踏圣途 > 第八百四十章 放榜

第八百四十章 放榜

  “陛下!”老太傅一惊,如今这天下,还真算不得太平,皇帝微服,便是多了许多危险。

  “老师不必多说了,不微服,如何知道民间疾苦,如何知道朕这江山,到底是景秀一片,还是满眼苍夷!”皇帝认真的看着老太傅。

  “陛下圣明!”老太傅看着眼前这个学生,这绝对是一名雄主,奈何缺少了辅助他的栋梁之材,若是能令这篇文章的主人前来庙堂,辅助一番,他必然能够大展宏图,再度恢复徽国得辉煌。

  第二日一早,早朝散去,皇帝便身穿便服,来到了老太傅的府上。

  “老师,我们走吧!”

  “呵呵...丹儿,扶为师上车吧!去见见那一位大家吧!”

  “弟子遵令!”皇帝一步上前,将老太傅扶上了车,随即骑着自己坐了上去,亲自为老太傅赶车。

  当然了,在后方,有十数道身影,忽隐忽现,细细看去,却是又消失不见了。

  马车隆隆向前,而县城这一边,终于到了放榜的日子,此时县衙门前的红榜钱占满了学子,就等待着吉时放榜。

  片刻之后,同样是一声铜锣响起,而后便有考官手中握着一份封存的榜单。

  “诸位,还请退后!”一队官差上前,将路隔了出来,随即那名考官走上前去,将哪榜文上的封泥开启,而后大手一挥,随后两名官差上前,将那榜文贴了上去。

  众人急忙望去,那榜文上也就几个名字,一眼便能看清。

  “小天?此人是谁,居然拔了头名!”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老头满脸潮红。

  “中了!老夫终于中了!中了...噗……”

  花还没有说完,只见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或者老头这一生执念便是考上秀才,如今终于中了,倒也算随了心愿,只是如此消息,他的身体已经不能承受了,故而中榜之时也是命陨之时。

  “唉~~考了一辈子,却是终究完成了心愿,可惜还是可叹!”几名官差摇着头,将老秀才抬走了。

  吴天没有来,以他的那篇文章,若是没有中,便说明徽国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那么,便要从另外一个方面入手了。

  “恭喜师弟,贺喜师弟,高中榜首!”就在吴天品着香茗吃着点心时,此地县令走了进来。

  同时他心中对于田老的敬佩更加浓郁。

  “呵呵...如此不枉老师一番栽培啊!”吴天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茶点放下,向着县令施了一礼。

  “师弟,有一个消息,师兄一直没有告诉你,今日师弟高中,自然应该告诉师弟了!”县令面色凝重了下来,甚至带着几分悲苍。

  吴天一愣,而后定定的看着县令。

  只见县令点了点头,而后叹了一口气,随即便离开了,他离开了几日,便是为了去给田老祭奠。

  “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了么!老师...若是又那么一日,学生会让你复活的,即便这只是一个秘境,可你已经是我吴天的老师!”吴天捏了捏拳头,他能看得出暗疾,也能看的出田老身上的那隐患,只是,吴天无力去解决,他没有那个修为。

  这一日,吴天独自一人,狂奔而回,不过半个时辰,便回到了县里。

  “小天,你怎么回来了?”县里众人自然是人的吴天的,此时见到吴天回来,一个个的都支支吾吾,想不到该怎么说。

  “李大婶,老师...葬在哪里了?”吴天看向一个买菜的大婶。

  “后山...小天,田老已经是高寿了...你要节哀!”李大婶看着小天,这么一副小小的身板,哪里能够承受的了这种痛苦。

  “谢谢李大婶!”吴天点了点头,而后身子一闪,便快速向着后山冲去。

  如此不过片刻,吴天便看到了耸立在后山山腰上的那座坟。

  此时,在份前竖着一块碑,是镇子上的石匠雕刻,众人集资刻的。

  “老师,我回来了,不负所望,我中了头名秀才!”吴天摸着那块碑,入手冰凉,可吴天的心却是温暖的,因为他感觉到了田老的关注。

  “我准备走了,三年之后,我会回来参加省事,到时候,弟子给你带回来一个头名解元!”

  扑通一声,吴天跪了下来,这一会,天地变色,这山都承受不了吴天这一跪,这与实力无关,乃是一种势,一种下位者的惶恐。

  就连那块石碑,也是微微颤抖,同样承受不了吴天这一拜。

  “老师...你受得了!”吴天眼睛一瞪,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镇压了下来,而后吴天躬身拜倒下去。

  随即吴天起身,而后转身便离开了此地。

  山村中,巧娘的眼睛越发模糊了,如今已经没有人找她做针线活,她的眼睛,已经不能穿线。

  即便如此,她依旧乐观,她有一个儿子,此时正在参加乡试,她知道,他的儿子一定能中,而后一路走上去,为了这些,即便她如今只能靠着与人浆洗,卖些自己种的蔬菜来艰难度日,她依旧是那么的满足。

  “娘!我回来了!”吴天站在院子歪,他不记得自己多少年没有流过眼泪了,很多年了吧,今天,他半遮半掩的将眼角的泪擦去,他居然不敢嚷巧娘看见他流泪的样子。

  巧娘原本正在浆洗衣服,此时突然一震,而后转过投,寻找了一番,只是她的眼睛是那么混浊,她实在是找不到,但是巧娘知道,一定是吴天回来了。

  “天儿,是你么?”巧娘不断扭动着头,就想知道吴天在哪,她想要看看吴天,因为,她害怕,害怕再过一段时间,便再也看不见了,她的眼睛已经在瞎的边缘。

  “酿,我回来了!”这一声,却是在巧娘身边。

  巧娘这才看到了吴天,两只手不停的在身上擦着,显得有些局促,又显得有些不安。

  三年了,整整三年,她没有与吴天见面,只是远远的望了吴天几眼。

  “娘!要抱抱!”吴天的心如同被什么狠狠的攥住了一般,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袭满了他的整个心脏。

  “娘...脏!”巧娘抹了抹眼角的眼泪,眼前这个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虽然今年吴天只有九岁,可是已经到了巧娘的肩膀了,长得不矮。

  “娘,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人!”吴天一步上前,直接抱着巧娘,将头埋入了巧娘的肩膀,贪婪的闻着这从小到大一直陪伴自己的味道。

  “娘,我好想你!”吴天喃喃自语。

  “娘,也想你啊!我的儿!”巧娘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满足,这一刻,巧娘只感觉,自己所有的付出,全部是值得的,这便是娘亲,容易满足。

  “饿了吧,娘给你做饭!”说着,巧娘走到了房内,取出了几块红薯,还有一块不知道挂了多久的腊肉,随后便忙活开了。

  吴天则是与之前一般,就这么坐在床沿上看着巧娘忙碌的身影,此时他的心事那么暖,甚至让他觉得,就在这里一直这么生活下去,也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

  “娘亲,田老先生去世了。”吴天缓缓说道。

  “他是你的老师,此时是,以后也是!你要记住这一点,以后出息了,也要像田老先生一样,不要附炎趋势,要为老百姓办事!”巧娘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

  吴天则是明显看到了巧娘顿了一下,他知道,巧娘是感恩的,这么多年来,巧娘每年给的东西,哪里够支付田吴天的学费,可就是这样,田老还时不时的托人给她带来粮食和咸肉。

  “嗯,或许有一日,老师还会复活呢!”吴天晃着退,十分天真的说道。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洗洗手,准备吃饭了!”巧娘转过头白了吴天一眼,随即由忙活开来。

  吴天笑了笑,随后十分乖巧的去洗了一个手,又取出碗碟摆摆好,随即便等着巧娘将饭菜端上来。

  :。:

看过《踏圣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