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圣江湖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发奇想

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发奇想

  不过,有了这次意外发现的经验,下次就好办了。随船重金聘请两位身材火爆(最好是呼之欲出、藏之还露的那种),浓妆艳抹(香喷喷、十里迷香的那种),美貌勾魂(当然是可以迷死人,万事可逢凶化吉的那种),保证航运亨通,一帆风顺,神挡杀神,佛挡死佛。

  比起那两位至今还躲在恭所里只有在顶门时才最用力而又摇摇晃晃、颤颤危危的最牛逼大剑客,都强过了不知千万倍(不知过后是否要请人修缮门户了)。

  船家和副手都是过来人,经验丰富,自然深谙其中门道。

  那两位所谓的大剑客是否是大老爷们,对此他们又闪过了一丝疑念。

  不过,在他们的知恩图报之下,不相询,就是全船搜查,一点也不为过。

  在清怡姑娘再次惊愕之中,他们已领着清怡姑娘和那两位女捕头,全船逐一排查,就连船尾的厨房和驾驶舱重地都可酌情慎入。

  只是在走到一侧的恭所之前时,紧闭的门户所发出轻微的摇晃重响,引起了清怡姑娘忽然的可疑注意。

  里面有人?这种话,大家闺秀的清怡姑娘不宜开口,只是在美目的余波扫视间,已很好地传达了其中的含意。

  “……有人,”船家和副手阅历颇深,自然懂得其意,连忙笑嗬嗬地客气道,“有两位。”

  他们的意思是,两边的恭所各有一人,加起来,总共两人。

  也是,本是身居客船,自然深悉熟知方方面面,象这种的地方,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连恭所里面的人都了如指掌,那……清怡姑娘原本心思敏捷,可能是误会了。

  因为她想到了某种可能而微微蹙眉,“啊……”地惊叫一声,连忙跑到了前面的甲板上,美眸间的厌恶之色溢于言表。

  “胡闹。”“胡袄。”倒是身旁的那两位女捕头各自娇声轻叱一声,也连步跟上了清怡姑娘。

  “真的是两位啊。”船家和副手不忍无因得罪本船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更厌烦了那两位剑客的久居隐忍不出而踢门高声怒喝道,“他们都走了,你们还不出来?!”

  声音不大,但很清晰,似乎还蕴含着某种不可言状的威严气息,在飘飘荡荡间便迅速地传入了其内。

  这回很快,也很容易开门,只听两边不约而同地传来“轰”的一声暴响,恭所之门果然应声而开。

  随着两道电光石火的寒芒一闪,更随着两位留着八字胡、山羊须的中年剑客的猛然冲出,那两扇门户也是“砰”然应声而倒了!

  终于倒了!或许是年久失修,再加上刚才好久的用力顶撞封门防入,然后此时的按捺不住喜悦之情而同样大力回拉开门,门户在撞到壁墙后,自然就反应激烈了。

  只是那两位剑客还在那里大言不惭地高声怒喝:“是谁如此大胆,胆敢冒犯本船,不知本剑客在吗?”“居然放肆,不知本剑客的威名吗?”

  他们不约而同,也似乎不谋而合,几乎在同一时候,发声表态,慷慨就词。

  船舷另一边的那位剑客,船家和副手看不到,但在转角处,清怡姑娘她们却可以清晰入目。

  “他娘的!”老船家似乎平时饱读诗书,这位的粗话,隐忍难出。只是副手出身武行粗壮,偶尔的污言秽语,也只是菜一碟而已,似乎还未能解馋,完全可以再来点精彩刺激的,但现在已是商运客船上的副手,必须要留点形象举止,实在久忍。

  “真的是两个人……”望着八字胡乱颤,山羊须高仰,唾沫横飞、严正措词,大义凛然,忠心可嘉的那两位剑客和船家以及副手的举止神态,似乎还在惊魂未定的清怡姑娘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

  在清怡姑娘登船排查南宫明枫的同时,在“明月门”停靠在岸边的江道上,突然出现了还是蒙面的“福叔”、大叔和四叔他们,在他们的身侧还紧紧跟随着“福婶”和二叔、三叔。

  “福叔”他们是在等待神识传念他们无果南宫明枫讯息而西路东返的“福婶”他们相聚之后,才共赴东向,延迟稍缓,再加上沿途排查,才时至于此。

  “‘福叔’、‘福婶’,那里有艘‘明月门’的船只。”率先赶前的四叔,很远便发现了那艘“明月门”的大型快船。

  虽然他武道功高,也虽然可以强大的自身神识远近前后扫视,但此时前方的大型快船则无需如此一举。

  象大型的船只,不论何门何派,或朝廷官方、商家营运,都有一个船号或旗识以供识别。“明月门”的船只也不例外,此时在三桅巨改最顶端,正升冉着一面锦色大型四方令旗,上书正楷“明月门”。

  近岸的侧面或远方的何处,都可明目清晰可见,只是如果是本船之人,则需刻意抬头才勉强可见。

  “‘明月门’的船出现在此,可能回归的‘龙老’率众而来,”“福叔”略为沉吟着道,“只是他的伤已无大碍了吗?”

  按当时的常识,“龙老”之严重内伤,无性命之忧尚是可观了,怎么还能临船东航?或者是……难道又是清怡姑娘?

  前方的那艘大型客船也几乎同时落入了他们的视线当中,人未到,但强大的神识却已几乎同时横扫而出。

  声势浩大,甚至引起了空间“啵啵……”的激烈而轻微的声响,迅若闪电间便排空而前了。

  果然看到了清怡姑娘,显然她是在搜查着什么,而且看上去,已经陷入了僵局。

  应该也是为了枫儿之事才不辞劳苦,仁义至尽而寻。好姑娘,“福婶”的心中更是闪过了一丝心念。

  但同时,也船上和渡口码头的方向,他们还感测到了术士和鬼修魔修弥留在空间的气息,显然刚刚离去而未散尽。

  他们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为了人或事?不会也是为了枫儿吧?但他们又同时往前方匆匆而去,又是为了什么?

  不去想那么多了,既然清怡姑娘也可能在搜寻枫儿,那就明枫儿不在附近,也就没必要多此一举神识扫瞄。

  很有可能是在未知的远方,既然清怡姑娘并无潜在的危险,那便沿着术士和鬼修魔修的同去方向,继续寻找吧。

  心念至此,六道强大的神识便同时回收,沿着前方的方向,紧追疾赶而去了……

  ……

看过《仙圣江湖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