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君传纪 > 第一六二章 不宣而战的偷袭

第一六二章 不宣而战的偷袭

  难怪出尘只能困守七星器阵待援,而不敢选择突围。

  三英猎团的第三位星尊一出,即便是对上出尘联手顺风猎团,也仍有一战之力,甚至牌面上来看还算是三英猎团占优。这样一来,三位星尊,正常来说就已经足够可以打消任何猎团“鹬蚌相争”的念头了。

  顺风猎团的众人虽然立即摆出了一个戒备的阵形来,纷纷招出了星兵或取出了武器,看起来只是预防万一而已,因为他们正在缓步的向后脱离战场。这种态度似乎也是表明顺风猎团知难而退,放弃了针对标的的争夺,放弃了出尘的悬赏猎头令。

  三英猎团的三位星尊此时却突然如临大敌一般,因为出尘在器阵之中作出了新的动作:招出了御风纹器,轻巧的跳上了御风;然后打开了那一个长条木匣子,千百片泰坦甲片纹器迅速自行集结阵列,仿佛身经百战的士兵,转眼前就形成了一件从头到脚的鱼鳞甲器阵。随即,每一片泰坦傀儡甲片表面饰纹都是迅速激活,形成了一套由层层叠叠饰纹所构成的半透明的“鱼鳞甲”,饰纹鱼鳞甲比单纯的泰坦甲片所组成的鱼鳞甲自然要大上好几分。

  很显然,出尘使用出了泰坦傀儡的作战状态,准备破釜沉舟了!

  “泰坦傀儡!极北之地!”那三英猎团的文曲星尊显然认出了出尘身上这一套器阵的来历,蹙眉辨认了一番之后立即高声提醒另外两位星尊:“萨满妖女要逃,一定要留下她!”

  霸王枪在手,武星尊枪头指着出尘方向,侧着头瞥着另一个方向的顺风猎团众人,显然仍是警惕着顺风猎团有可能搅局。他身上那一套星铠此时已经恢复如常,仿佛刚刚做完保养的光鲜亮丽模样,理应是将出尘之前星释的那些碑文的负面效果完全消除了。

  弓星尊则完成了开弓搭箭的动作,一支完全由星力所凝聚具象而成的墨黑星矢,直指七星器阵中的出尘,锁定了目标。从那星矢尾端三片自带“海市蜃楼”幻影的箭羽以及箭杆上精致华美的饰纹来看,这一位弓星尊对于箭术已经有了独到的见解与运用,对于星矢的材料需求已经降至极低的标准,基本上是融入了自身的箭道于星矢之上!相对而言,覃兰那一支近似于风羽箭的星矢与这一位弓星尊的星矢,估计就相当于是一支“白杆星笔”与“天工笔”的差距了。

  那出声警示同伴的文曲星尊前额浮出出了一支星笔,比之西风国内史大人的天工笔略小一号,同样也是极尽华美。招出星笔的同时,表明这一位文星尊也已经全力施为,精神力是通过星笔来完成星念之术的。那一件近似镜子的纹器,已经制造出了一种“风口”的效应,从七星器阵之上抽丝剥茧一般吸出了少量的星力;而后却出人意料的迅速加速,甚至产生了类似龙吸水的飓风效应,从那七星器阵当中鲸吸了大量的星力,规模、动静甚至越来越大!

  下一刻,三英猎团的三位星尊骇然失色,不约而同的敛去了星兵或星笔,招出了各自的星域来,三片星海模样的星域笼罩在他们各自的四周。

  巴根等人虽然离得稍远,却也已经做出了同样的应对,由巴根敛去了博浪星锤,招出了星域,将顺风众人护在其中。

  此时的四片星域,像极了准备迎接滔天海啸巨浪的四块礁石。

  据星落大陆沿海各国的渔民所描述,真正海啸的速度,估计是绝对远远超过大音境界的纹器星矢:比城墙还高的浪头将停泊在港口内的船舶拍得粉碎之后,声音甚至都来不及传到岸边高处的人耳之中!甚至距离岸边不够远的民众,也会被看不见的余波扫中,在巨浪上岸席卷一切之前就已经倒毙。古老相传,在海啸袭来的时候,如果还在海上航行的船只应该向深海航行,而不是急于返航港口或者停靠岸边,这样反而有更大的机会存活下来。

  只是,文星尊镜子纹器产生了类似龙吸水的飓风效应,到四位星尊不约而同招出星域来应对,不过是白驹过隙的极短时间,除非是提前预知这种情况会出现,才有可能加以利用。

  唔,比如说巴根,距离“海啸”发生的中心区域原本就较远,而且博浪星锤也不是毫无作为之下就敛去,而是恰到好处的提前小小的“抽搐”了一下,然后才及时的敛去并招出星域来防御。

  星尊的感应方圆通常可以达到数百丈的范围,从顺风猎团到场之时,星尊们彼此之间就保持着星域之间的“安全距离”,而这过程当中星尊们的感应力相互重叠、影响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这种情况有些像是两个正在通过搭手进行切磋的武者,彼此小心戒备、试探着却并不是生死相搏。换言之,那三位三英猎团的星尊全都在巴根的感应方圆之中。这一点,刚好满足对博浪星锤还没有达到高阶运用的巴根,他只需要在太极黑白鱼图当中找准一个白点制造出一个“遁一”来,就可以引爆对应黑点处的另一个“遁一”!

  弓星君号称是同品级当中最锋锐的矛,无坚不摧!而作为代价,弓星君通常也成为同品级星君当中最脆弱的盾!

  弓星君的修炼、星铠基本上都使用在了加强星弓、星矢之上,或者增加一些敏捷的铠件,但是于自身防护方面自然难以兼顾的。

  因此,巴根仿佛先知一般的一记一线天锤,偷袭的目标正是那一位头发灰白的弓星尊!时机选择的恰恰正是弓星尊敛去星弓、星铠,招出自身星域的那一个间隙!这就是预知的优势,时机把握得相当精准!

  博浪星锤的独特攻击方式是通过星尊感应方圆内的一对“遁一”来传递的,中心点也正是一线天锤攻击威力最大的点。除非对方是三英猎团的那一位霸王枪武星尊,并且处于星铠全面的防护之下,才有可能扛下来这一记极有针对性、不宣而战的偷袭!

  于是,弓星尊虽然招出了星域,那星辰的光泽却像是即将油尽灯枯的模样。甚至从他失手跌落草地的那一件星弓枯木的动作以及脸色霎时苍白、嘴角溢出的血迹种种迹象来看,毫无疑问的已经身受重创,连星弓也已经完全无法维持!正常情况之下,要想让一位武星尊吐血,比让他破铠或止兵还要难上几分!

  轰!

  海啸袭来!

  即便是身处于巴根星域的防护之下,吴星等人仍然可以通过星域之外的地动山摇来判定七星器阵瞬间被逆向打破平衡状态所释放出来的星力潮汐之恐怖!目力所及范围之内的密林、草皮、植被统统直接被铲光,周围转眼之间便成了光秃秃的一片空白的焦土区域!

  这种场景,与传说中火流星坠落地区的情形是极为相近的。由此可见出尘精心准备的七星器阵之威力!

看过《星君传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