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家医妃有点甜 > 第两百二十八章 确认

第两百二十八章 确认

  梦里白初若睁开眼睛,瞧见自己被绑在木架子上,小兰凄厉的叫声不断的传来,她的手脚溃烂的伤口不断的被腐蚀,鲜血顺着流出来。她好疼,疼的她疯狂的挣扎了起来,“放开我!放了我……”

  梦里的白初若似乎忘记了这是在做梦,她拼命的挣扎,却是看着宝珠狰狞的面孔拿着一把匕首,狠狠刺进了她隆起的腹部,她疼却及不上心疼,那是她的孩子啊,还没出生的孩子,她心心念念想要生下来的宝贝就被刺了,“啊!好疼!不要!……”

  白初若已是满面泪痕,她睁开眼睛看见翠莲站在面前,却以为是宝珠在那儿,恍惚的似乎还没从梦里走出来。

  “不要!”她惨叫道,“不要杀我的孩子!”

  翠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却是心里疼极了,她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睡觉做梦会这样害怕,“您怎么了?”

  白初若捂着自己的肚子,哭着说道,“我好疼。”

  屋子里,缭绕的香料烟雾浓郁的肉眼可见。

  翠莲一个醒着的人,每每吸入都想要入睡,只不过被白初若惊的没有睡意了。

  “你出去。”慕容九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翠莲应声退下。

  慕容九卿将白初若从床上抱进怀里,发现她是睁着眼睛却没有焦距,显然是还没有完全醒来还困在噩梦里。

  她此刻害怕的浑身发抖,满面泪痕,嘴里一直喊着,疼、不要杀她的孩子。

  慕容九卿抱住她,像是能通过她感受到那些不见天日的日子里,她在那地牢里究竟经历了什么,他的心好疼!她的喊叫声就像是一双大手在撕扯着他的心脏,如果可以他情愿代替她承受这样的痛苦。

  慕容九卿亦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此刻抱着的就是白初若。他没有办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庆幸、惶恐、感动和喜悦等等夹杂在一起,让他久久的无法自拔。

  白初若半梦半醒间,想要醒过来却被这梦魇拉扯着没法完全醒来,熟悉的体温让她有了些许的安定,她贪婪的抱住了他往那温热钻去,想被这温暖包裹。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初若感觉不到了那温暖,她便醒了过来。

  此时,天已经大亮了。

  翠莲拿着她的包裹进来,“黄大夫,这是您的包裹。”

  白初若见状,从床上爬起来,“不是说不给我的吗?”

  翠莲不说话,只是想着昨夜王爷抱了这位大夫一夜,早上才离开!过了一会儿就把这包裹命人拿来,说要还给这位大夫。

  白初若见她不说话问道,“为什么把包裹忽然还给我了?”

  翠莲说道,“奴婢不知道,主子只说让奴婢将您的包裹拿来还给您。”

  白初若闻言没说什么,也没有在意,包裹还给她当然好啊,她有了这些特制的香料就可以睡好觉了,这包裹里面也有她特制的毒药,有了这些东西想从行宫里跑出去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白初若暗自笑了笑,然后将自己的包裹收好。只是拿了一点香料出来,点燃正好可以点到下午吃饭的分量,然后好好的睡了一觉。

  有了这个香料,白初若果然睡着以后就没有做噩梦了。

  翠莲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慕容九卿。

  慕容九卿没说什么,此刻他心里已经有十成把握这个女人就是白初若。前些日子的试探,还有字迹的对照,然后还有昨夜!她前半夜做噩梦,后半夜也做梦了,却是在梦里不断的喊他的名字。他庆幸又觉得这一切都来之不易,亦心疼的不行,昨夜看到她的模样儿他的心都要碎了。

  到了傍晚时分。

  慕容九卿让翠莲去喊她来吃饭,仍然是让厨房安排她喜欢吃的东西。

  今天,他没有喊端木雅一起吃饭,只身一人等白初若来。

  大殿内,慕容九卿看着满桌的佳肴,想着今天没有端木雅,白初若应该会好好吃饭了吧,这女人就是爱吃醋,前两天没把他笑死和心疼死。

  白初若睡了好觉,精神抖擞的过来看见一大桌子吃的,并且没有端木雅只有慕容九卿一个人,顿时就笑了起来。

  慕容九卿也淡淡的轻笑了一下,“来,坐下吃饭吧。”

  “王妃呢?”白初若坐下后,试探着问了一句。

  “她不舒服,不来吃了。”慕容九卿说道。

  白初若没说什么,端着碗筷吃饭,她几天都没怎么吃,几乎都是吃了米饭就跑了,今天看见这些全都是她喜欢吃的美食,就忍不住大快朵颐了起来。

  慕容九卿的笑容止不住,虽然他极力将笑意压在了嘴角,因为这女人吃东西的模样儿还是那样,太可爱了!他再次确认无误。

  慕容九卿看她都快忙不过来了,便给她夹菜。

  白初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也没说什么,埋头吃饭。

  吃完饭,翠莲伺候她漱口。

  白初若漱口以后擦了擦嘴,然后问道,“对了,我昨天想跟你说的事,就是想问你我什么时候可以走了?”

  慕容九卿闻言,面色的笑容逐渐消失,“病人的病都没治好,你就要走?”

  “那不是不需要我吗?我已经把药方子和治疗方法告诉你们了,我看你们治的挺好的,为什么我还不能走?”白初若问道。

  “再怎么样,也不能才来两三天就走吧,这个病人的病难道不是慢性病吗?这是你自己写的。”慕容九卿肯定不会让她走,只不过怕忽然说了什么吓跑了她,而且她想走肯定是有自己的顾虑,他觉得有必要慢慢的了解这其中的原由,但前提是她不能走。

  白初若语塞,“是我自己写的,但是虽然是慢性病,也不需要我了啊!就按照那个方法治就可以好!”

  慕容九卿想了一会儿,那些挽留她的句子最后化作了简单的两个字,“不行。”

  白初若见状,是不意外的,慕容九卿这货就是这样不近人情,根本就不会听别人的意见。

  白初若寻思,自己要想办法跑了,不用等慕容九卿同意,反正她也已经通知他了。

  白初若说道,“那好吧,我多留几日。”

  慕容九卿没说什么。

  白初若则起身施礼道,“民女告退。”第八书库

  白初若说完便阔步离开大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她躺在床上,瞧着二郎腿想着如何从这行宫里离开的事情。她寻思,就直接用毒放倒一片跑了算了,不用想那么多!想多了做多了他们有防备了就跑不掉了。

  白初若打定了注意,就点燃了特制香料后安然入睡了。

  翌日一早。

  白初若爬起来洗漱后,带着包裹出了自己的房间,迎面碰上翠莲她素手一挥,翠莲便被她放倒了!她默默对翠莲说对不起,这丫头被她不知道放倒多少次了。

  紧接着,白初若一路往外面跑,迎面碰到暗卫和护卫就统统放倒,一直到跑到了外面也没有人能跟上她的步伐。

  白初若得意的背着包裹,大步流星的往城门外跑去,她顺手买了一匹马就跑的更快了。

  晌午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中起城边境了,然后她才放慢了脚步。

  中起城没有开城门,白初若就只能骑马绕过中起城去天云国,她要去看宋御,知道宋御受了重伤以后她就一直很担心,所以她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去看看。

  白初若穿的是男人的装扮,不过并没有特意打扮,所以别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女的。

  这次出来就不一样了,白初若将自己的脸抹黑了,这样看起来会阳刚一些,不过其实也不要紧,不熟悉她的人根本不知道她是个毒王!而且就算是武艺高强的人,她现在有准备也可以放倒,当然除了黑风和慕容九卿这样熟悉她又武功特别厉害的高手以外。

  白初若在路边生火,烤着干粮。

  突然,那人突兀的就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白初若吓得脸都白了。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慕容九卿看她准备跑,亦已经拿出来毒药瓶子便说道。

  白初若听到他的声音,跑的更快了,却被他一把拉了回去坐下,她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夺走了手里的瓶子。

  慕容九卿说道,“乖乖的,就还给你。”

  白初若认怂,皱眉。

  慕容九卿将瓶子还给她。

  白初若抿抿嘴,没自信能快的过他,便将瓶子收起来了,“你为什么跟踪我?”

  “你把我府里的人都放倒了,我不找你正常吗?”慕容九卿问道。

  白初若闻言,没好气的说道,“谁叫你关着我不让我出来的!”

  “所以这次不是让你出来了么?要不然你能出来吗?”慕容九卿却是反问道。

  白初若咽了咽口水,她本来还觉得自己跑出来挺得意的,听他这么一说就觉得自己又天真了,她如果碰上他和黑风还真的有可能跑不出来。

  慕容九卿看她还有点儿害怕的样子,暗暗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我不是来抓你的,我只不过是顺路。”

  “顺路?你要去天云国吗?”白初若问道。

  “对。”慕容九卿知道她要去天云国。

  “好吧。”白初若没说什么,把烤好的干粮拿起来一分为二,给了他一半。

  慕容九卿接过,看着这熟悉的烤干粮,上面撒着一堆新奇的作料,他莫名的眼眶红了,他咬了一口满嘴飘香,和过去吃过的作料虽然有些许区别,可口感以及里面夹杂着的熟悉的味道,令他心旷神怡,这是他记忆中属于白初若的味道。

  白初若看他吃的像是一脸感动的样子,问道,“不好吃吗?你怎么看起来像要哭了!”

  “挺好吃。”慕容九卿柔声说道。

  白初若闻言,满意的笑道,“那是,我做的东西怎么会不好吃。”

  慕容九卿心里默默应了一声,面上却是轻轻的淡笑了一下。

  白初若吃完东西,就在包裹里摸索了一堆药材出来,“我要睡觉了!你如果不想被我熏晕过去就离我十米远!不对!十米远也会被迷倒的,你就离我二十米远我看差不多了!”

  慕容九卿没说话,也没动。

  白初若起身来去点燃那些香料,说道,“你不走的话待会儿可就被迷晕了,我的香料能迷倒十头牛,厉害的很!只要有人走近我这个范围内,就会被这香料熏晕过去。”

  慕容九卿瞧着她,温柔的淡淡笑了笑,随后说道,“那我走开就是了。”

  白初若闻言,继续将香料点燃放在自己周围,然后放心的靠着树就睡了。

  慕容九卿在距离她二十米的地方,也闻到了浓郁的香味儿,但是不至于晕过去!

  有了这香料,白初若果然一夜没有做噩梦,慕容九卿也在不远处守了她一夜,待到香料燃尽他才走过去蹲下。

  慕容九卿蹲在她身边,摸了摸她的脸颊,说道,“若若,该起来了。”

  白初若迷迷糊糊间掀了掀眼皮子,还以为自己回到了王府身在那过去,“不要,我要再睡会儿!”

  说完,白初若就往他怀里钻去,熟悉的动作令人鼻头一酸。

  慕容九卿抱着她坐下,她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脑袋靠着他的胸膛蹭了蹭。

  慕容九卿闻着她发间熟悉的香味儿,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白初若后知后觉的清醒了过来,随后猛地一惊,将这个怀抱推开,“你干嘛?”

  慕容九卿却是不恼,温声问道,“你还不准备认我?”

  白初若蹙眉,“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白初若!”慕容九卿凝着她,轻轻唤她的名字,“你还不准备承认自己么?”

  白初若心惊的瞧着他,她一脸懵逼,她不是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吗?她如今是自己的容貌了,不再是白初若的容貌。为什么换了脸,慕容九卿还能认出来?

  半晌,白初若才说道,“我不是!”

  白初若方才的震惊,分明就是再次证明了她就是白初若,慕容九卿读懂了她的表情,他纵然已经确定了她就是白初若,可是她没有亲自表明以前他都怕认错,但是方才那一瞬间她的表情出卖了她。

  慕容九卿这才认真的确认了她就是白初若,要不然他如果认错了人,白初若知道以后肯定会气死吧?

看过《我家医妃有点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