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59章 你的生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

第259章 你的生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

  狼狱停船场。

  纵横湖面的连绵水寨上,月光与火光相互交映,整个停船场静悄悄的,只有岗哨军士巡逻的脚步声,安静得如同即将爆发的山洪。

  修建于水面上的练兵场里,一个人影正在独木桥上演练剑艺。

  在狼狱停船场建立之初,‘独木桥演武’是和阳军正式军士的必经试炼,因为和阳军主要战略敌人是侵攻海船的海蛮,在海船上与海蛮交战时,身体的平衡性是重中之重,只有能通过‘独木桥演武’的军士才有资格上船。

  然而随着晨风区三大防线的建立,海蛮主力几乎都被晨风区所吸引,导致和阳军这边的压力大减。再加上海贸航线逐年稳定,和阳军船坚炮利,接舷战已经少得可怜,而且除非是银血会要求,否则和阳军都不会护航商船。

  因此‘独木桥演武’就从必修课变成选修课,甚至变成兴趣课,毕竟这门技术只适用于接舷战斗,完全没有学习的必要。

  就像海里的鱼,不会去学鸟怎么扇动翅膀。

  除非。

  它也想飞。

  铮——!

  剑鸣随风而响,脚步逐光而行。他挥剑速度并不快,但一举一动都带出无尽残影,月光如同流水般包裹着那个赤裸上身的剑者,令人分不清他的剑到底斩向何方,似乎四面八方皆是剑势,水面几乎映照不出他的身影。

  偶尔军士路过偷看,他们第一眼会感觉如梦似幻,第二眼却是头痛欲裂。越是仔细看那些光影,就越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在颤抖,只有闭上眼睛离开才能压制住自己翻腾的胃液。

  就在他向前突刺的时候。

  忽然。

  剑飞了出去。

  就像是刚刚拿起剑的初学者,因为没有握稳剑,所以直接将剑甩出去一样丢人。

  他没有丝毫惊讶迟疑,双手瞬间转换为抱丹揽雀的姿态,向后迎接悄无声息突刺而来的月白长棍。

  他明明站在毫无回避余地的独木桥上,然而却通过抓住月白长棍顺势往前一带,将袭击者直接拉了过来,左腿如刀往袭击者的腰部高速踢斩,爆发的锋锐光爆表明这一脚如果踢中了那就可以彻底告别下半身和下半生的幸福了!

  铛!

  袭击者提起膝盖挡住这一脚,双手震动棍子同时往后抽,试图直接将抓住棍子的剑者震落独木桥!

  然而剑者这时候直接松开手,任他拿回棍子,同时一脚暴踩袭击者的右脚!

  痛得银古月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着近在眼前的蓝炎了,连忙喊道:“我不——”

  “你还是忘不了刺客的打法。”

  噗通!

  蓝炎一巴掌将银古月扇入水中,淡淡说道:“燎原战法可不会让人靠近自己两步之内。”

  银古月湿漉漉地爬上岸,唉声叹气道:“我还以为你没了武器至少会慌张一下……”

  “我慌了,只是你没抓住机会。”蓝炎走到旁边拿起毛巾擦了擦汗,上身肌肉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腰部那一道狰狞的疤痕显得无比突兀:“如果我是你,就会直接攻击下盘,甚至直接打断独木桥也行;如果被人抓住武器,那就直接放弃转肉搏,绝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但问题是将军你的燎原战法也比我强啊,如果被你拿到移山棍,那我岂不是只能等着被打死?”银古月像是抱怨又像是怕马屁,顺手将自己湿透的长发绑起来:“按我说,移山棍就该换将军你来用,它跟我相性不合……”

  “不,我觉得它正适合你。”蓝炎坐在栏杆上笑道:“移山棍那强大的执行力,跟你跳脱的思维相得益彰。”

  “但我之前没怎么练过燎原战法……”

  “那就现在开始练。”

  “但我现在练也比不过那些从娘胎开始练的啊。”

  “山外又有高山,每一座高山都是爹娘生、肉骨做,都牙牙学语过,每个人的起点都是从怎么站起来走路开始,你觉得练不成天下第一就不练,但其他人可是争着做天下第二呢。”蓝炎说道:“鬼神在六合之外,在人间行走的都是凡人,为何你不敢相信自己的长枪能无坚不摧?”

  “鬼神都在六合之外?”银古月瞥了他一眼:“我不是很信……”

  “而且我也找不到其他人执掌移山棍,”蓝炎扭开水袋喝水:“反正我没兴趣,又不能浪费,只能你来用了。”

  银古月惊了:“为什么?这可是神兵哎,虽然是极神兵,但好歹也是神兵哎!”

  为了获得这柄极神兵,他们可是正面击溃了和阳军,甚至到水上追杀和阳军都督盖世文才终于抢回来。

  本来大家都认为蓝炎会自用,没想到他随手就让给了银古月。

  蓝炎摇摇头:“别误会,我并不是认为移山棍有什么不好,相反,我认为它非常出类拔萃。放在盖世文手里,绝对是浪费了。”

  “我只是不想依赖这种不可靠的外力罢了。”

  银古月感觉不可思议:“不可靠?”

  “正如神兵的分类,究极神兵,超越幻想,征服绝境。”蓝炎看着平静的水面,说道:“除了近乎万能,颠覆想象的绝神兵外,幻神兵和极神兵的用途都是越来越特异化,只有在专属人才手上,才能发挥其最大的用途。”

  “正如纷争面纱,正如移山棍。”

  “拥有纷争面纱的藏剑武者,拥有移山棍的燎原武者,都可以制造出让自己一击必杀的特殊环境,近乎无敌,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银古月点点头。

  藏剑刺客拥有纷争面纱自不必提,移山棍的效果「无形推力」对燎原武者更是如虎添翼。

  「无形推力」,通过耗费持有者的精神力,可以令目标整体瞬间受到一股方向可指定的推力,最远可移动十步距离。最简单的用法,就是银古月给移山棍加个枪头,然后让敌人朝自己这边推过来,直接让他撞死在枪头上。

  对自己用,可以用于追杀逃跑甚至空中挪移;

  对敌人用,可以用来拉扯阻扰甚至陷杀;

  对物品用,可以直接解除敌人的武器,就像银古月刚才直接让蓝炎的长剑飞走了。

  移山棍名字的由来,就是传说有人可以用这柄极神兵,直接推动山峦——虽然听起来就很扯蛋,但理论上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虽然银古月多有抱怨,但他对移山棍也是爱不惜手——因为实在是太好用了。

  燎原战法无疑是最适合移山棍的战法,十步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恰好可以用长枪全部覆盖;而燎原武者往往都是战场猛将,这种攻防一体的神兵也能在战场上大发异彩。

  所以哪怕有人认为蓝炎这是施恩望报,银古月也不能理解——先不提蓝炎知道他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但蓝炎如果真的想要神兵,他就算想尽一切办法都会拿到手,才不会让出来。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蓝炎真的不想要。

  “但如果我拿着一柄神兵,却中了纷争面纱的寂静黑暗,又或者我的神兵被你先一步推飞了,那我岂不是废了?”蓝炎摊摊手:“神兵固然强大,但依赖神兵就像是将赌注全部压在一个选择上,一旦被人识破,那就只能连神兵带命一起赔出去了。”

  银古月问道:“那万一别人有神兵,你没有,那你怎么办?”

  蓝炎只是平静地看着他,银古月眨了眨眼睛,才发现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用神兵偷袭还打不赢,属实丢人。

  其实他之前试过直接将独木桥上的蓝炎推出去,但‘无形推力’是一瞬间的力量,蓝炎受到推力的瞬间就直接用脚尖勾住独木桥,对自己施加反向的力度,直接完全抵消,气得银古月都想打断移山棍。

  其实正常人受到突然推力都会试图抵抗,只是能削弱几成推力的差距罢了。普通军士能削弱一两层,好一点的能削弱四五层,蓝炎只是离谱得简直像个畜生罢了。

  “我战斗之前,一定会做好准备。天时、地利、人和、敌方体力、情报、战绩、甚至生活习惯……”蓝炎平静说道:“在拥有胜利把握的前提下,我才会去打。”

  “如果对方忽然掏出你从未见过的底牌碾压你呢?”银·杠精·古月问道。

  蓝炎:“那就是我时也,命也。所以,我才将移山棍交给你。”

  银古月眨眨眼睛,瞬间领悟蓝炎的意图——以后他就成为蓝炎的门神了,想要打蓝炎,就得先打爆他银古月。

  就算敌人真的有什么底牌,那率先享受的恐怕也是银古月。

  这么一想,蓝炎这神兵送的妙不可言啊!

  强化了银古月的实力,提高了敌人的挑战难度,降低了自己的战斗量,以后有事银古月干,无事夏林果干!

  当然,蓝炎敢这样分配战利品的前提是——

  无论在何种境地里,他都有信心压制住银古月的野心。

  “你回去睡吧,我还要再练一会。”蓝炎又从旁边拿起一柄长剑,走到独木桥继续修炼。

  “你怎么大晚上不睡觉?”银古月纳闷道:“将军你以前没这种习惯啊。”

  “今晚有点心神不灵。”

  “是因为明天就能收到一大笔军费,所以太兴奋了?”

  “我觉得可能是反过来。”蓝炎面无表情:“那批军费可能出事了。”

  “怎么可能!?”银古月摇摇头:“现在东阳哪还有人敢对咱们的钱出手?完溪沙监守自盗?还是荆正威——”

  “完队长信奉忠义,荆会长志不在钱,他们没必要动这笔钱。”

  “那东阳还有谁敢撩拨咱们?玄烛郡里都是一群没卵蛋的臭鱼烂虾……”

  “你知道吗?”蓝炎忽然说道:“除了荆正威外,当初在宴席上,还有一个银血会的人对我动手了。”

  “我怎么没看见?”银古月一愣。

  “因为他是在黑暗中动手的。”

  银古月回忆了一下银血会成员的外貌,很快便恍然大悟:“难道是那个……”

  蓝炎笑道:“我听闻东阳海贸里,有一种名为‘发光颜料’的海外商品,据说可以蓄光发光,不过数量极少,市面上甚至没有流通。”

  “凡是头发颜色不一样的,基本都不是普通人。”

  “你觉得是他动的手?”银古月一脸迷茫:“但银血会怎么可能敢动手?别说我们,荆正威都不会放过他啊!”

  “我只是忽然想起他罢了。”蓝炎随意说道:“毕竟能让我记住的东阳人,不多。”

  “而且,如果那笔军费真的没了,那现在可能已经没什么银血会了,荆正威说不定也凶多吉少。”

  “不把水搅浑,地头蛇怎么从过江龙嘴里夺食?”

  就在这时候,练兵场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走进练兵场,用恰好能让他们听到的声音说道:“蓝将军,急报。”

  “夏先生来了。”蓝炎停下剑刃:“我猜不是好消息。”

  “哎哎哎?难道将军你也终于要吃瘪了吗?”银古月兴奋地起哄起来:“不会吧不会吧,原来将军你也会被骗——”

  “不要害怕欺骗,这个世界本就建立在欺骗之上。”

  蓝炎走下独木桥,拿起深蓝外套穿上。

  “我也很期待,究竟是谁让这个沉闷的剧本,再次变得有趣起来。”

  ……

  ……

  成功了!

  虽然一股近乎狂风暴雨的睡意袭击自己的脑袋,就连‘冰血体质’都无法削减半分,但乐语依旧兴奋得心里有火,眼里有光!

  按理说,乐语已经没有足够的精神力再次发动‘纷争面纱’。圣者遗物盗版的‘纷争面纱’,消耗精神力极大,哪怕乐语完成了‘千羽流的劫’,顶多也只能用一次。

  但乐语刚才在黑日血战赌场一打十的时候吸了不少生命力,精神力恢复了不少。

  更重要是,乐语并不需要维持十几秒的黑暗,他只需要几个呼吸!

  再加上乐语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别人的精神力低于普通状态的百分之十就会马上陷入晕厥,但乐语除非一滴都不剩,那他就能继续用‘冰血体质’驱动身体,直至身体玩坏为止!

  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等琴乐阴信心满满地发大招时,突然用黑暗笼罩他,打断他的施法!

  只要不是藏剑刺客,一旦被黑暗笼罩,就等于进入沉默状态,其带来的惊慌、恐惧、绝望,足以为乐语创造必杀的空隙!

  乐语自然也不会藏剑战法,无法在黑暗中肆意蹂躏琴乐阴。

  但他知道这片黑暗会在什么时候消失。

  在暗巷再次被月光照耀的瞬间,就是乐语反败为胜的号角!

  然而,就在黑暗还没散去的数个呼吸内,一双手抓住了乐语的锁骨。

  锋锐的光爆,刺破了他的血肉,将他牢牢固定在黑暗中的袭击者手里。

  他听见琴乐阴发出最后的死亡宣告——

  “你的生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

看过《你有种就杀了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