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逍遥游之织梦蝶 > 第189章不做炮灰小妖精(18)

第189章不做炮灰小妖精(18)

  一个有心亲近,一个心中满是心疼,长生和青姑之间的气氛自是融洽。

  而这情同母女的主仆二妖正在说私房话,就听一个哭的好像死了爹娘的声音响起:“殿下,求求殿下,见见哥哥吧。哥哥正跪在凤鸾宫外,求求殿下。”

  听声音,是个少女,且很是耳熟,是……想起来了,原来是她。

  长生挑挑眉,刚要说话,却见青姑才见了笑容的脸上满是杀气。

  “贱婢,没剥了你的皮你就该偷着乐了,居然还敢跑到殿下面前哭闹。你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青姑到底是八阶妖修,只她散发的杀气,就将殿外的少女吓破了胆,“噗通”一声瘫在地上。

  而长生赶紧拦住青姑,给她传音道:“青姑,别脏了手,我另有安排。”

  说着,长生推开了门,门外的少女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拽住她的裙摆,眼泪鼻涕一大把,哪里还有往日里的娇纵。

  妖族等级森严,低阶妖族连给高位妖族当侍从都不够资格。

  鸾星歌身为纯血火鸾,火鸾国王太女,身边的侍从多是同族旁支的杂血或者火鸾国辖下各大族的嫡脉。

  这少女,或者说妖女,正是毕九方嫡亲的妹妹——毕灵雀。

  虽是侍从,却仗着自己哥哥是鸾星歌的未婚夫,在凤鸾宫作威作福。

  而鸾星歌爱屋及乌,平日里什么好东西总会分她一份,还让青姑不要拘束她。

  但鸾星歌对毕灵雀再好,却因她没资格成为伴读,不能进入金乌圣殿镀金,导致毕灵雀一直怀恨在心。

  毕灵雀早就知道毕九方喜欢孔软软,却在孔软软来凤鸾宫时,帮忙监视鸾星歌和青姑,让毕九方有机会和孔软软单独相处。

  而在鸾星歌被毕九方和孔软软联手囚禁时,毕灵雀也没少落井下石。

  长生嫌恶的移开视线,一点不留情的踢开她。

  “我和你哥哥已经恩断义绝,毕灵雀,你该庆幸,我是个顾念旧情的。”

  毕灵雀如今不过三阶妖丹境,和长生差着两个大境界呢,当场就呕出血来。

  但不愧是毕九方的妹妹,颇懂得忍辱负重,一边吐血一边哭诉道:“求求殿下,见见哥哥吧,他的伤……”

  长生脚步一顿,“他……”

  “殿下!”

  青姑不顾规矩,打断了长生的话。

  虽说殿下说了另有安排,但青姑实在怕她心软,毕竟她知道殿下到底有多喜欢毕九方。

  长生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见他!”

  鸾星歌明显不像她表现的那么铁石心肠,没想到杀出个青姑,毕灵雀心里恨得要死,面上却声嘶力竭的哀求道:“殿下,见见哥哥吧,他快死了。”

  长生猛的转身,“什么?不可能!明明在圣殿时……”他看起来不像有事的。

  她仿佛逃避什么,后退了几步,一脸“你骗我”。

  毕灵雀顶着青姑的杀死妖的眼神赶紧添了一把火。

  “那道剑伤哥哥一直没治疗,他说这是他欠殿下的,是他鬼迷心窍瞎了眼,不敢求殿下原谅,只想再见殿下一面。”

  不愧是活了大半部狗血剧的男配,知道辩解不了,干脆承认,不过却是是因为鬼迷心窍瞎了眼。

  显然,如今幡然悔悟了。

  长生心里冷笑,不求原谅还见什么面?这分明是相当自信,自信鸾星歌放不下他,笃定自己能哄回她。

  别说,这要是真的鸾星歌,没准还真会信了他的鬼话。

  如今嘛……

  长生下意识往宫门处走,青姑一把拉住她,“殿下,你说过……”

  长生没有回头,“青姑,我没忘。我只是……和他、和过去,告个别。”

  ……

  一道门,一个门里,一个门外。

  “星歌……”

  “九方,我在太阳神宫得了一剑一琴,一剑伤了你,如今,这一琴的第一曲,想来,也该谈给你听。”

  长生可不想听渣男的鬼话,怕忍不住出去阉了他。

  不过为了完成原主的遗愿,还是要施展点小手段。

  庭院里所有琉璃月华灯全部亮起,青姑想要用法术挡住风雪,却被长生挥手拒了。

  只见她随意的盘腿坐在地上,然后取出了一把琴,不是仙器,是一把上品灵器。

  这把琴自然不是在太阳神宫得到,而是长生在青岚界用过的,名栖梧。

  除了栖梧琴,那时无所事事的长生还折腾出了架子鼓,和秦宝铎那厮吃喝玩乐胡混时,没少借机装逼。

  那些日子还仿若昨日,但和那人,却已经隔了时空的距离。

  想到那人回来时不见她……长生叹了一口气。

  然后收敛了心神,纤细的双手拨起琴弦,却不知能撩动多少心弦。

  “有谁不是,少年热诚,孑然一身,爱一个人,望尽了毕生温柔眼神。

  我爱你苍凉双眼,明月星辰,不远万里,叩入心门。

  (可惜)最先动情的人,剥去利刃,沦为人臣。【注1】”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怎惧你以薄情为刃,添一道裂缝,又不会痛。

  不如将过往埋在风中,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只求(相见不相识)。【注2】”

  曲终,大雪也终于停了,一滴清泪伴着最后的雪花,落在琴上。

  长生抱着琴缓缓起身,然后离开。

  任门外那人一声一声的唤着”星歌”,任那声音越来越弱,她也不曾回头。

  太阳最后的金乌一缕余晖终于消失,金乌大日托着九座浮空岛猛的坠入虞渊。

  但往日里热闹非凡的十日城却静的像个空城,不知多少妖,望着九曜浮空岛,望着梧桐谷。

  ……

  回到内殿的长生抹着像是开了水龙头一般的眼泪,只想骂句MMP。

  鸾星歌当初放弃的倒快,说走就走了,但特么遗留的残念却比以往哪个原主都要强烈。

  “撒比,别特么哭了,哭能解决屁事啊!”

  流光在神魂里看着气的跳脚的长生,真是哭笑不得。

  “那就是一抹残念,你骂它有什么用?有功夫骂它,还不如赶紧修炼。

  神魂一下子增长这么多,却不凝实,自然容易受到原身残念的影响。”

  长生一脸“生无可恋”。

  “大佬,你是监护人,不是监工。行行好,放过孩子吧!”

  自打来了烈阳界,还没好好睡一觉呢,虽然身体扛得住,但心累。

  “而且烈阳界挺特殊,我们总得了解了解具体情况吧。”

看过《逍遥游之织梦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