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1091章 杀戮副殿!
  再睁开眼时,宁凡已不在神墓,而是被送到小妖女的总阁主府,已因法力透支,昏迷了数日。』天『籁小』说WwW.⒉

  苏醒后,他又回到神墓一次,反复研究乱古大帝的情况,更尝试了诸多办法。可惜的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唤醒已拥有血肉之躯的乱古大帝。

  乱古大帝血肉之躯气息浩瀚无涯,却没有半点生机流动,似生非生,似死非死。起初,宁凡以为自己替乱古延命出了差错,才导致了这一结果,但向螟子却不这么认为。

  向螟子是一个准圣,是一个活了无数年的活化石,他的阅历,不是宁凡可比。在向螟子看来,乱古大帝并非是延命失败,而是成功之后,不知为何,由其本人意志为主导,收敛了肉身内的所有生机,将之隐藏,丝毫没有外泄…

  若乱古大帝愿意,他甚至此刻便能睁开双眼,以绝强之姿重临修真界,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龟息…

  “前辈的意思是,我师是出于某种目的,处于自身意志掌控的龟息假死当中,随时可以苏醒,却不愿在此刻醒来?”宁凡一诧。

  “是这样的。”

  “那前辈以为,我师为何不肯苏醒?”

  “我想,乱古大帝应该也有他的考虑吧。若他此刻苏醒,可以直接挡在你前方,暗族必定不敢再欺你的。以护短著称的乱古大帝,竟没有保护自己的门徒,而是选择了龟息假死…此事,绝不会是对于门徒困境的无视。老夫怀疑,乱古大帝是想在某种更为关键的时刻,再苏醒!那个时刻,可能比暗族欺你的性质,更加严重!你虽替乱古大帝延命,但根据老夫的观察,乱古大帝的命格,延长地并不多,所以不排除他是想将这为数不多的寿命,用在关键时刻的可能,这种猜测,有一定依据…”

  宁凡点点头,认可了向螟子的猜测。

  他不知乱古大帝出于什么目的,才决定继续龟息假死。这是乱古大帝本人的决定,而非外力作祟,只要知道这一点,宁凡就不会干涉乱古的决定。

  他深信,若自己真的被暗族逼上绝路,在此假死的乱古大帝,绝不会置自己生死于不顾的。

  当日乱古苏醒的心跳声,整个东天都听到了,如今东天盛传,宁凡替乱古延命失败,没有人知道,此事并未失败,而是已经成功…

  也就是说,乱古的龟息假死,瞒过了所有人,包括暗族,更包括一些暗地里的存在…

  “小友千万不要将乱古大帝已经复活的消息传出去,老夫不知乱古大帝对于此事有什么打算,但若是贸然传出此事,可能会破坏乱古大帝的布局…”向螟子凝重道。

  “前辈放心,晚辈明白轻重的。且晚辈心中更有一些猜测,让我师龟息假死的原因,可能与封魔巅有关…晚辈觉得,从历史长河当中湮灭的封魔巅,可能快要再度现世了。我师可能是为了防备此事,才瞒天过海,继续假死…”

  “封魔巅现世?小友不是在开玩笑吧,此事真的有可能吗?”向螟子神情凝重。

  在世人眼中,封魔巅早已和古天庭、妖府一起,毁灭在了天地大乱。但宁凡此言,又不像是无的放矢…

  “晚辈莫不是忘了,之前可是有一个封魔巅远古大魔,以魔腔直接降临神墓的。”

  “那个大魔,或许只是封魔巅的唯一幸存者,隐世不出无数年后重新复出吧…”

  “但晚辈这一次进入极丹圣域,却遇到了另外一个封魔巅准圣,且那个准圣,还与暗族联手,不知在图谋什么。那个准圣,叫做百足。”

  “什么!百足道人居然也活到了今日!一个封魔巅大能现世,是偶然,若是两个,就不能以偶然视之了!莫非当年一战,封魔巅并未和古天庭一样,彻底覆灭?且此魔还和暗族走在一起…封魔巅和暗族,想干什么!”以向螟子的准圣心境,都因宁凡一席话而剧震。

  再联想起乱古大帝的刻意假死…向螟子隐隐感觉,这东天,怕是要有什么大事生了。

  他又和宁凡关于此事,谈了很多,但二人谁也无法断定,此事是否真和封魔巅有关。

  好在乱古延命一事,勉强算是解决了,宁凡没有在神虚阁久留,又送给向螟子一个谢礼,便离开了神墓。

  向螟子对乱古大帝、小妖女的照顾,以及对宁凡的帮助,宁凡始终记在心头,别人对他好,他往往会十倍回报。

  上一次,他将覆灭丹宗缴获而来的菩提功德丹,送给了向螟子。

  这一次,他又将极丹圣域获得的极阳水,分出一半,送了出去。

  向螟子因为诸多原因,断了二阶准圣的路。宁凡打算以诸多至宝,将向螟子失去的路,重新铺出。

  因为宁凡一席话,向螟子心事重重,忧心于东天的未来,并没有立刻去看宁凡送的礼物。礼物是一个玉瓶,玉瓶外有重重封印,不破开封印,不会知道玉瓶中有什么。

  宁凡离去后许久,向螟子才长叹一声,将担忧压下,微笑着把玩起宁凡所赠的玉瓶。

  之前宁凡便说此行有不菲收获,要送他一些礼物。他很好奇,这小家伙又得到了什么好东西,拿来送给他。

  “可惜…自服下菩提功德丹后,我便将药力积存于体内,于一日日修行当中缓缓炼化,渐有所得。从前看不到的二阶准圣瓶颈,也一点点在脑海当中清晰。对于如今的我,幻梦界绝大多数的天材地宝,已经没有什么大用了…不过,此物多少也是那小家伙的一番心意,去极丹圣域一趟,居然还惦记着我这个老家伙,呵呵,这份心意,比任何宝贝都要贵重啊…”

  向螟子微笑着,破开了玉瓶的重重封印,而后神念朝玉瓶一扫。

  霎时间,原本云淡风轻的笑容,瞬间化作了无法扼制的震撼,险些一个手抖,将玉瓶掉在地上。

  玉瓶中的的东西,并不是无用之物,而是数量庞大到无法想象的极阳水!

  大半个玉瓶,都是液态极阳,这…怎么可能!

  此物足以真正铺就他通往二阶准圣的路!对于任何一个准圣都是天大诱惑!

  此物…太贵重!若传出,绝对能让木松这等存在,为之眼红,甚至不惜翻脸抢夺!

  “宁小友,你的礼,未免也太重了…”

  向螟子苦笑一声,此礼已经贵重到他舍不得拒绝了。内心深处对于获得极阳水一事,激动振奋,因为这意味着他当真有一丝希望,进军二阶准圣了。若回绝礼物,反而显得虚伪。

  他更是隐隐感觉,如今的宁凡,开始让他看不透,此子正一点点,一步步,朝着他这等无上存在接近着。

  真是后生可畏啊…

  更在这一刻,向螟子对于因果一事有了巨大明悟。

  因果这种东西,不能总是躲。他对宁凡好,宁凡便给他回报,让他有了成就二阶准圣的希望。坚持自己认定的因,而不去躲避,则自己需要的果,总会到来…

  …

  对于极阳水,宁凡并无占为己用的打算,他距离准圣还太遥远,故而对此物看得并不重,只是不喜欢平白无故资敌罢了。

  至于木松道人所说的准圣睁眼,同样被他扔到了脑后,不再重视,毕竟关于睁眼的一些疑惑,他已经通过极丹圣域一行弄清楚,他曾经疑惑的东西,其实就是他与剑祖之间的因果…

  当日抛入空间乱流的极阳水失而复得,使得宁凡身上的极阳水,再次宽裕起来。

  这种好东西,他不打算给只是普通交情的木松之流,要给,便给生死之交一级的存在。

  在宁凡心中,对他恩惠极大的向螟子,与生死之交也相差无几了,分出一半极阳水赠送,没有任何心疼。

  余下的一半,宁凡打算留给葬月。

  如今的葬月,是半步准圣的修为,又因夺舍了一具准圣肉身,可凭借肉身挥少许准圣力量,已具备真正进军准圣境界的资格。

  葬月一次次为他自损,他记着这些情义。且,葬月如今更成了他诸多女人中的一个,给自己女人东西,自然更加不会心疼的。

  当年的葬月,资源不足,无法冲击准圣境界,但如今有他在,他会为葬月铺平准圣的道路,提供葬月所需的一切。

  离开神墓后,宁凡找到小妖女,二人一道去了神虚阁宝库,通过小妖女的身份,买走了不少极品道土,让神虚双帝大感肉疼。

  数日后,宁凡回到千秋宗,并在返回千秋宗的当日,向杀戮殿出一道横跨星空的传音飞剑,似在询问某事。

  如今的千秋宗,早已不是什么小宗门,在赵蝶儿等女的经营下,在土魔、铁鸦等人的守卫下,不断吸收着东天依附者,已经成了东天又一个庞大势力,底蕴丝毫不弱于其他仙尊势力。

  更有无数魔道势力,不远万里,抛弃故土,来投奔千秋宗,或是寻求依附,或是来此地朝圣。

  不错,就是朝圣,如今的千秋宗,俨然已经成了东天一大魔道圣地!

  这一次,宁凡回来地很高调,没有任何隐瞒,整个千秋宗的门徒都因宁凡的归来大感振奋。

  自暗族下战帖,整个东天都在等着看千秋宗的凄惨下场。唯有千秋宗的门徒们深信,只要自家宗主归来,什么狗屁暗族,根本不值得畏惧,可以全部打爆!

  这是一种有些狂热、有些盲目的个人崇拜!

  可以这么说,明知宁凡被暗族盯上,还肯留在千秋宗的人,都是宁凡的死忠之士,狂热信徒,绝无例外!

  宁凡在东天崛起得太快,太强势!从微末,到顶峰!从苦战第一步,到横扫第二步!种种经历,让无数魔修心驰神往,热血沸腾,崇拜宁凡到了近乎狂热的地步。

  甚至于,宁凡在东天的战绩,明明比不上森罗,却已有不少门徒,暗地里将宁凡当做东天第一魔来膜拜。

  在这些人看来,不说实力,单说魄力,又有哪个魔修,敢以一己之力,与暗族这等庞然大物对立呢?

  只有宁凡一个!敢以渺小,撼强权,乱天动地,亦无畏惧!

  只这一点,便是称宁凡为东天第一魔,也不为过!魔不一定要强大,但一定要强势!若心中顾忌重重,何不改修其他,做什么魔头!

  且宁凡头上,还有诸多耀眼光环,使得一切并不狂热的理智修士,也对宁凡十分看好!

  杀戮殿门徒,乱古传人,与神虚阁准圣是忘年之交…这一连串的光环,加在宁凡头上,使得宁凡光芒万丈,比很多东天大帝都要耀眼。

  “恭迎宗主!”

  “太好了!宗主终于从极丹圣域回来了!”

  “我等愿意与宗主同行,战暗族,死沙场,生死相随!”

  “宁可站而死,不负此生魔道!”

  是宁凡归来时,传遍整个修真星的山呼海啸之声!

  那种充满狂热崇拜的迎接,感染了宁凡身旁的鸦天狗,它向天长啸,也加入到了呼喊声当中。

  宁凡沉默的心,这一刻有了暖意。

  这场东天求道之旅,始终给他一种飘零流浪之感,但这一刻,这千秋宗,带给了他家的安心,带给他一种…想要守护千秋宗的情绪。

  这是他的千秋宗!

  这是…他的基业!

  这是…他一手建立的家!

  回到千秋宗后,宁凡每一日都会和杀戮殿联系着什么,同时也和神虚阁向螟子保持联络。

  葬月、欧阳暖、乌老八都被放了出来,皆在千秋宗内闭关,或疗伤,或修炼,或忙碌其他事。

  值得一提的是,药宗宗主魏无知,直接将整个药宗修真星,一路迁移,更改星轨,移到了千秋宗不远,并正式并入千秋宗,成了千秋宗的附属势力。如此一来,欧阳暖就算出关,日后也在千秋宗附近修行,不会离开宁凡太远了。

  而有了药宗源源不断的丹药支持,千秋宗的展,无疑可以更快。

  一晃,数月过去。

  这数月间,暗族得知了宁凡归来讯息,向千秋宗来第二封战帖!

  这一次,战帖只有简简单单一句!

  【乱古传人,招摇鼠辈!既不敢战,不如早降!】

  似是嘲笑宁凡回归东天之后,没有立刻前往暗族指定的黑暗大6,接受暗族的挑战。

  对于第二封战帖,宁凡只是冷笑,随手将属下送来的战帖撕成碎片。

  暗族的挑战,他一定会去,此刻不去,并非是因为怯,而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请要做,不得不将迎战暗族之事延后。

  乱古的事情,勉强算是解决了,却还有其他事情,没有解决…在此之前,宁凡并没有闲工夫与暗族拼个你死我活。

  千秋宗主峰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灵气逼人的药园。一连数月,宁凡都呆在药园之中,一步都未踏出。

  这药园,并非是宁凡搭建,而是一个整体,若细看,会现,这药园本身,竟是一件先天下品法宝!

  【神农百草园!】

  这是宁凡以古国交易阵,跨越时空,从通天教买来的药园,专门种植屠皇的魂种,当然,亦可种植一些珍稀植株、灵药,生长度是自然界的百倍,不负先天之名。

  因为此宝不是处理品,故而卖得颇贵,即便有贵宾卡的折扣,也花了宁凡一百多金。

  不过对于掠夺了整个极丹圣域金银矿的宁凡而言,一百多金,不值一提。

  三座金矿,五座银矿,被宁凡收在香火界,由其内香火民源源不断开采出矿石。待矿石积累到一定数量,他会亲自布下炼成阵,提纯出天道金银。而在大规模开采之下,每一天开采出的矿石,都足够提炼五六两天道金、近百两天道银,收入极为不菲,若累积岁月,可想而知,这是一笔何等庞大的收益。

  那些香火民,被宁凡改变信仰,他们所信仰的,不再是曾经的主人,而是宁凡,只有宁凡!并随着宁凡恩威并施,渐渐有了忠诚。

  那些香火民当中,有些是从击杀仙帝、仙王手里夺来的,有些,则是宁凡俘虏的仙帝门徒后人,不得不从。

  有这些人日以继夜开采金银矿,宁凡可省去很多麻烦。

  神农百草园的道土,无一不是极品道土,少数是从神虚阁里购买而来,多数是从通天教买来的。

  极品道土在通天教卖得极贵,一方土,便需要一两金。铺满整个神农百草园的极品道土,共花了宁凡四百多金。

  百草园中,有潺潺小溪流淌,灌溉着两道的植株,若细看,便会现,这里的溪水,竟无一不是品质极高的道泉,在百草园法则之下形成的特殊溪流!

  宁凡将四帝罗汉松、七宝妙树通通种在了百草园,亦将一些极丹圣域获得的珍惜灵药,种在了里面。不得不说,百草园买得不亏。移栽之后,四帝罗汉松的松针剑,越长越多,七宝妙树焦枯的枝叶,也一点点重新恢复生机,这都是百草园的功劳。

  而在百草园灵气最浓的中心位置,宁凡没有种任何杂物,只种下了屠皇的魂种。

  一连数月,宁凡都在百草园中护理魂种,神情凝重,小心翼翼地守护。

  当一缕嫩芽终于破土而出,宁凡凝重的面色终于有了缓和,放声笑了出来。

  这小小一段嫩芽,透着屠皇的魂魄气息!

  而屠皇原本只剩极少的残魂,随着嫩芽的生长,正一丝丝增多,一丝丝修复!

  这一刻,宁凡终于彻底信了采薇圣的话。

  只要他小心呵护这株嫩芽,终有一日,这嫩芽会长至茁壮;终有一日,屠皇的残魂会生长至完整;终有一日,他可与那个名为姬青灵的女人,再次见面!

  只要还有再见之期,则攻打圣山也好,闯入冥土也好,都不会是无用之功,而是有意义的行动,是有回报的付出!

  又数日,乌老八传来另外一件喜讯,让宁凡心情更好!

  有了宁凡交给他的诸多珍稀修复材料,乌老八只花了数月,便将宁凡冥土一战损伤的先天法宝,全部修复!

  便是水淹一界瓶,也再度修复!

  便是炼神鼎,也被修复!

  便是逆海剑,也被擅长修复法宝的乌老八复原!

  如此一来,宁凡诸多法宝当中,就只剩灭神盾还有损伤了,此物暂时缺少开天石修复,不是乌老八能修好的。

  同一时间,一封来自杀戮殿的传讯,传到了宁凡手中,是通过某个特殊法器传来的。

  是数月间,始终与宁凡保持联络的姚青云,来的消息。

  【宁凡,你要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北斗血界,再度开启,只为你一人!你,真的有办法救治此代杀帝么,此次开启北斗血界,代价极大,殿中颇有怨言。若你办不到此事…我会想方设法替你和冥海仙王说情,无论如何都会替你挡下惩罚…】

  收到传讯后,宁凡笑了。

  一连串的喜讯,让他心情不错,此刻回复姚青云的传音,便也不再压抑本心,而是有了调笑。

  【青云长老放心,我有九成把握替杀帝前辈延命。倒是多日不见,青云长老可曾寂寞,可需要我稍稍抚慰。】

  不多时,姚青云的传音又至。

  那传音,满满都是羞怒的口吻。

  【闭嘴!我旁边有人!不要乱说!我才不需要你抚慰!】

  杀戮殿内,姚青云老脸一红,尴尬不已。周围的杀戮殿长老,皆是目光古怪注视着她。

  这一次,姚青云和宁凡的私情,算是彻彻底底曝光在了杀戮殿众人眼前,谁都没有料到,向来对男子不假辞色的青云长老,居然和堂堂雨君,关系爱昧到了这种程度…

  说起来,这雨之仙君的红颜,未免也太多了点…神虚阁萧千慈,药宗欧阳暖,如今又有了本殿长老姚青云…每一个都是女子中的天骄人物。

  真是让人羡慕!

  “且慢!我不同意你们再开北斗血界!那雨君有什么本事,能救殿主!此事,我不信!必须阻止他乱来!”

  忽有一个带着鬼面、一袭血袍的老者,从殿外闯入。那人背着一柄巨剑,目光倨傲无比。在此人闯入的瞬间,包括准帝修为的冥海仙王在内,全部神色一变!

  最终,所有人都站起身,向着那名血袍老者,恭敬抱拳。便是冥海仙王,也不例外。

  “属下冥海,见过副殿主…副殿主不是在闭关冲击仙帝九五大劫么,为何突然出关…”冥海顶着血袍老者的沉重威压,皱眉问道。

  “哼!若老夫再不出关,你们这些小家伙,怕是已经将天捅破了!传老夫之令,将北斗血界再度关闭!至于宁凡,剥夺其杀戮殿弟子的身份!若他胆敢踏入血海星域半步,务必将他驱逐出境,不得有误!”

  血袍老者不容拒绝地命令道。

  所有听到这个命令的杀戮殿高层,皆面色剧变,无法接受…

  …

  杀戮殿内的变故,宁凡并不知晓。

  得知杀戮殿方面已做好救治杀帝的准备,宁凡便将神农百草园收入玄阴界,对葬月等人嘱咐之后,横渡星空,前往杀戮殿所在血海星域。

  同行者,有鸦天狗、朱二,还有伤势没有痊愈的乌老八。

  黑魔、傀儡黑小莲仍旧住在玄阴界。宁凡走到哪里,她们跟到哪里,不过平时不会呆在外界。

  鸦天狗刚刚认宁凡为主,有些粘人,它对整个东天感到陌生,更害怕有什么圣人诅咒攻击它,不敢离开宁凡半步。

  这让宁凡极为无语。极丹圣域的圣人诅咒,貌似只会攻击大卑族修士,似鸦天狗这个不具备化形能力的异兽,则不在诅咒之列。这也是极丹圣域的历史上,总有尸魔、丹魔能无视诅咒,安全跑出极丹圣域的原因,鸦天狗纯粹是在瞎担心…

  朱二之所以也跟着宁凡,是因为月光宝盒的圣人意志已经用光,那宝盒,只剩一个空壳,再无法挥任何神通,对于宁凡而言,失去了利用价值。

  这,是冥土一战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失去了时光逆流的价值,朱二索性飞出宝盒,留在外面,拱卫在宁凡身旁。

  他生怕自己失去利用价值以后,会被残忍狠辣的宁凡当做垃圾清算掉。要知道,他可是得罪过宁凡的,谁知道宁凡会不会秋后算账!好在就算是器灵之身的他,本身也还有堪比万古仙尊的实力,若有机缘,则还能恢复到更高…更因为他很擅长幻术攻击,便寻思着留在外界,留在宁凡身边,立些功劳,以求自保。

  因为这些原因,宁凡的屁股后面,最终多了两个狗腿的跟屁虫——鸦天狗、朱二。一只狗,一头猪…

  而后,自封为宁凡麾下第一忠仆的乌老八,有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感,强烈要求与宁凡同行!

  他有一种预感,这一猪一狗,想要威胁他乌龟大人的地位!想要和他争宠!

  “不行!不能慢吞吞地闭关疗伤了!必须看紧煞星,不能让这一猪一狗抢了我的地位!我才是煞星的第一忠仆!”

  怀着这种想法,一路上,乌老八对待朱二、鸦天狗都是敌视状态,对于宁凡则更加狗腿,更加恭敬,更加热情,一副愿意随时为宁凡上刀山、下火海的态度。

  “原来如此!我早就该想到是这样!主子身边,早就有一个善于溜须拍马的无耻存在了!难怪我当初的阿谀奉承,通通无法打动主子。哼!这老乌龟不简单,绝对是老猪我此生遇到的最强对手!比什么猴子、河童、瘸腿马难缠无数倍!还有这只天狗…它,也是大敌!不能因为它修为未入万古,就小瞧它!”

  朱二看待乌老八、鸦天狗的神情,同样不怎么友好,有着深深的危机感。

  “汪汪汪…”鸦天狗同样内心警醒,它对主子的忠诚,可是用性命证明过的,没想到主子身边还有另外两个仆人争宠,这让它渐渐有了危机意识。

  火魂塔的家乡,它已经回不去了,只能一路跟随宁凡到死!决不能被人夺走地位!

  于是一路上,二人一狗之间,始终充斥着浓烈火药味。

  这让宁凡大感头疼,他有些后悔带这三个极品同行了。乌龟、猪、狗…呵呵,他这是要模仿一些凡间佛经中记载的取经小故事,去西天取经么…

  话说他最近收到的仆从,怎么画风全部变了,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嗯,也就太素雷图的雀古还算正常,否则他的取经小队伍,还能多个脑抽的麻雀…

  以乌仙云全力飞遁,只数个时辰,宁凡便从千秋宗,飞到了血海星域。

  一入血海星域边界,宁凡便皱了眉头。

  在他飞入血海星域的瞬间,有一队鬼面修士,拦下了乌仙云。

  “副殿有令!罪人宁凡,剥夺杀戮殿弟子身份,逐出杀戮殿,终生不得再入血海星域半步!若敢违令,杀无赦!”

  这队鬼面修士无奈道。

  他们并不愿接受驱逐宁凡的命令,他们想让宁凡试试救治杀帝大人,但…副殿的绝对命令,却让他们没有办法违抗…

  内心,也只能对宁凡说一声抱歉。得罪了…雨君前辈…

  “你奶奶的!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再对我的主子说一句杀无赦试试!不能忍!我要杀了你们,洗刷主子的耻辱!”

  不待皱着眉头的宁凡表态,朱二已经一马当先,站了出来,猪脸满是愤怒,惺惺作态地对众杀戮殿修士怒斥道。

  乌老八登时有了骂娘的冲动。

  该死!这杀千刀的死肥猪,抢了他的台词!太大意了!(未完待续。)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