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萧凌传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面见祭司

第一百五十二章 面见祭司

  上回说到族长为族人的未来请萧凌帮忙,在讨论具体方案时他想起了祭司。

  两人来到水边,萧凌疑惑道:“族长,我们到底要去哪?”

  “嘿嘿,当然是去见祭司啊。”族长从怀中掏出一支竹笛,深吸了口气,猛然吹响竹笛。

  一声尖锐的笛声,让得萧凌的耳膜都快刺穿了。捂住双耳,萧凌破口大骂:“滚蛋,你是要把我的耳朵震聋吗?!”

  “抱歉抱歉,因为太激动,所以忘记提醒你了。”族长赶忙道歉。对于自己做错的事,他倒没有长辈在晚辈摆架子的态度。

  听了这颇有诚意的道歉,萧凌的气也就消了:“我说族长,见祭司有这么激动人心吗?”

  族长像做贼似的左右察看了一眼,凑到他耳边轻声道:“不满你说,主要是祭司太漂亮了,族中没有一人不喜欢她的。”

  “祭司是女的?”在萧凌脑海里祭司应该是男子,而且是那种又老又丑的那种。

  没想到九黎寨的祭司是女的,而且是个大美女。

  这倒是让人很期待。

  就在这时,水面上漂来一只小木舟,奇怪的是木舟上竟没有人。

  “快点上来。”在族长的催促下,萧凌踏上了木舟。

  当他刚踏上甲板,还没来得及站稳,木舟就飞一般向远处疾驰而去,让的他重重的摔在了甲板上。

  摸着隐隐作痛的臀部,萧凌责怪道:“臭老头,你开得那么快干嘛,有你这么急的吗?”

  族长两手一摊:“这不能怪我,我又没开船。再说我不是叫你快点吗。”

  萧凌一阵无语,谁知道这木舟会行径得如此之快。

  抓紧船舷,萧凌放眼望去,周围除了水就是水了。

  木舟在这其中不知是在行走,还是静止不动,反正舟身的水面一点涟漪都没有,唯有迎面而来的疾风,让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那个……”萧凌刚想问话,就被族长打断。

  他好像知道萧凌要问什么似的,闭着眼睛,嘴唇微动,“不要想太多,安静地等待就是。”那语气又像在自言自语。

  无奈,萧凌只好静静的看着四周,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凌突然看到远处出现一个黑点,但转眼间,那黑点就变成了一个岛屿,再然后,木舟已停靠在了岸边。

  “好神奇!”萧凌感叹的走下木舟。举目四望,眼前是一片竹海。

  族长撑着木杖,快步走在前面:“跟我来。”

  进入竹海,两人又不知走了多远,萧凌感觉自己就像刚才坐船一样,永远也看不到尽头,感觉永远也走不出这竹海,又好似自己就是在原地踏步。

  仍是沉下心,跟着族长走。走着走着,突然他听到了一阵优美的琴声。

  琴声入耳,顿感心宽神怡,所有的疲倦都在一瞬间凭空消失,随之而来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

  又不知过了多久,萧凌终于看到竹海的出口。走出口,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湖,湖中绿油油的荷叶在碧绿色的清水中漂浮,荷叶中盛开的荷花如天上下凡的仙女,美丽、香艳。

  “没想到这里还有盛开的荷花!”萧凌看着这奇异景象惊叹不已。现在已接近深秋,按道理是不可能有荷花盛开的,没想到这里竟然出现这种景象。

  “嘘,不要说话。”族长食指竖在嘴前,做了个止声状,然后用手又指了指远方。

  萧凌沿着族长指的方向看去,在湖心处原来有一座凉亭,亭中端坐着一个女子,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容貌。

  只见那女子正优雅的弹着琴,刚才那动人的琴声应该就是从那传过来的。

  看着族长一脸严肃的样子,萧凌也是闭上了嘴巴。想来那女子就是族长口中的祭司了。

  一曲终罢,女子抚琴悠坐,抬头看向萧凌这方,薄唇微动:“族长找我有事吗?”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见到女子说话,族长才缓缓伸直了身子,拱拱手:“祭司大人,老夫带了一个人与您商量开放大计。”

  祭司闻言走出凉亭,两手一招,萧凌就觉自己被一根无形的绳子拴住了腰,下一刻,他和族长就已到了凉亭外。

  凉亭外,祭司仔细打量了萧凌一下。在祭司打量萧凌时,萧凌也在打量她。

  只见她容貌秀丽,一双灵动的眸子清澈如水,小巧的琼鼻如玉刻般美丽,红润的薄唇与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袭浅绿色长裙包裹其身,把其优美的曲线凸现得淋漓尽致。

  粗略的看了一下萧凌,祭司冷冷的撇了族长一眼。族长会意,赶忙介绍道:“这位是阿水,是前几日黎宽在河边救上来的,救上时他已中毒失忆,而他只记得自己是驱魔人……”

  “驱魔人?”祭司听到这三个字时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伸手止住了族长后面的话。

  再次打量萧凌,祭司美眸中亮起一起光亮,这光亮转瞬即逝,犹如过境流星一般。

  良久之后,女子又淡淡的说道,好似自己之前的诧异从来没发生过:“族长,你继续说吧。”

  族长对祭司刚才的举动也是略微惊奇,一向处事不惊的她,今天怎么听到驱魔人三个字反应这么大?

  但这个疑惑也只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见祭司让他继续,他又回到先前的话题:“介于他是外族人,而且武功高强,所以我想让他帮我们打压一下排外派。”

  “嗯,这件事让我想想。”祭司托着下巴沉思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有话要单独与阿水谈谈。”

  闻言,族长双眼一瞪,表情甚是古怪:“祭司是说要单独与阿水谈谈?老夫没听错吧。”

  祭司轻点颔首,不再多话,拉着萧凌就消失在原地。

  眨眼间,凉亭外就只剩下族长一个人独自猜测:“今天祭司怎么神秘兮兮的?听到驱魔人就开始不对劲了。难道她就是魔,要除去阿水?”

  “呼~”

  族长的脑袋摇得像抽风似的:“不可能,不可能。祭司是神仙,怎么是妖魔呢?一定是我想错了。那她与阿水又有什么关系呢?真是伤透了脑筋。”

  就在族长为祭司与萧凌什么关系而想破脑袋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望着周边全是黑色,只有脚底是一片碧绿色荷叶的奇怪空间,萧凌大惊失色:“这是什么地方?我不会掉下去吧。”

  左顾右盼,见没有祭司的身影,萧凌顿时感到不妙,一股未知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但凭借着自身强悍的自控力,他很快就把这恐惧感给压了下去。

  静下心来,萧凌就像一只时刻准备出击的猛虎,警惕着周围一切的异动。

  突然,远处的来一声琴音,那曲调仍是之前萧凌在竹海中听到的曲子。

  萧凌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祭司盘坐在远处地面上,而她的双腿上则放着一把古琴,优美的琴声在她的指间传来。

  刚才还离得很远的祭司,在几个呼吸后就到萧凌身旁。让他惊奇的是,祭司双腿上的古琴在移动过程中,其本身的颜色渐渐由暗变亮,最后在到达他身边时,整个琴体发出光亮的碧绿色。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看过《萧凌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