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初生之主 > 第六百一十六章:完结.初生

第六百一十六章:完结.初生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这么做,不就是想逼我出来么......”

  随着这句话出现,洛宁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景色瞬间开始变换。

  周围原本嘈杂的异兽呼喊和奔跑声逐渐消失不见,那原本围住这方圆五十米区域的藤条也逐渐隐去,他脚下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虚幻,然后出现一道道龟裂的痕迹。

  洛宁下意识的抬头看天,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颗静止不动的“水滴。”

  远处的黑暗元素坪还是处于停滞的状态,此时的洛宁正站在自己的精神海之中,而不只是洛宁,还有炁和太初。

  炁:“这里......”

  洛宁握了握手中的斩星,那种真实的触感和身体内因为太初那一拳造成的疼痛还有些隐约,他沉了沉声说道:“黑哥,这里是我的精神海。”

  洛宁恍惚中感受到了炁深吸一口气的声音,但是他知道那是自己紧张的错觉。

  洛宁斜了一眼太初,然后便愣住了。

  因为此时的太初正跪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一动不动!

  “你觊觎我的力量,是以为我醒来会吸收了你,而加速恢复我自身的能量。可是你身为我的一部分,难道不知道我这个本体是什么样的么?生命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

  一道由流动着的星光构成的人型,慢慢的出现在了太初的面前,洛宁知道那是水滴的显化,毕竟自己还梦到过。

  跪在地上是太初仍然一动不动,但是看起来好像不是惧怕水滴,而是有些固执的意味,星光人形知道太初的想法和执著,顿了一下说道:“这里不是那里,我是早就可以苏醒,但是却不喜欢无妄的杀戮。之前留在我这里的一丝杀念,也已经消耗殆尽了,只有你,也就只有你了。还是那句话,生命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

  “可是我们那么多的族人!那么多的族人!”太初颤抖着身体跪在地上,声音压抑着有些嘶哑,“都死了!都死了!还有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星球!都没了!这些都是人类干的!您......”

  “你知道为什么我选择自我封印吗?”星光人形打断了太初的声嘶力竭,“因为他们不是他们,这里也不是那里。”

  说到这里,星光人形也不愿意再跟太初解释,而是转身看向了不远处愣在原地的洛宁和炁,开口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太初。”说到这里,这位太初明显看了一眼炁,继而继续说道:“我还有一个名号:妖祖。”

  不过炁在听到妖祖介绍完之后,并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而是静静的飘着,仿佛没听见一样。

  妖祖并没有觉得意外,相反炁给它的反应,也算是证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原来此处的天道,到底还是不是真正的天道。

  或许,你这个才几千年的天道,并不知道之前的事情.....

  想到这里,妖祖便放弃了讲述亘古之前的事情,而是转眼看向了洛宁,“我本没有形状,这个样子是照着你刻画的,不要介意。”

  说实话,洛宁并不知道该怎么接妖祖的话,毕竟......

  洛宁看向了跪在它身后的太初,心想咱们不该是生死敌人吗?!

  洛宁呼吸一滞,妖祖轻轻笑了一下。

  “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也是这一切的起点。”

  妖祖抬起了右手,张开手掌之后一颗红色的星球慢慢的从它的手掌之中出现,然后这一刻,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变化。

  原本脚下的元素坪消失不见,只剩下空荡荡的黑色,上空的黑色闪电和凝胶状元素也消失不见,同样也只留下了近在咫尺的黑色。

  然后下一秒,无数的星球出现在了他们的周围,无论是脚下还是周围,都有形态各异的星云。

  洛宁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他似乎感受不到自己是否真的的站在地上,还是飘在空中了,这种没有了脚踏实地的实际感,还有置身于无垠宇宙的空旷和渺小,瞬间让洛宁控制不住了身体,

  不过还好,炁的大道之力覆盖了一下洛宁的身子,算是帮他稳住了心态。

  “这里是宇宙,你们现在虽然去不了,但是书籍中都应该记载过。”在洛宁诧异周围环境的时候,妖祖手中的红色星球已经消失,转而出现在了妖祖的右前方。“这颗星球被叫做妖星,也是我的家乡。”

  妖祖说到这里,在这一瞬间洛宁他们感觉到自己被瞬间拉近了这颗巨大的赤色星球之中,但是进入到星球内部之后,入眼的却是无边的绿色,巍峨的山川,绵延的河流。

  还有匍匐在地上如同一座小山的巨兽,飞在空中像是一片云彩的鸟兽,森林里粗壮而又高耸而立的树木,很多看起来奇形怪状的生物,等等。

  “它们都是我的子民,虽然有了一定的智慧,但是除了天生有些能力之外,其实也就只是表面看起来不是善良之辈罢了。”

  画面一转,洛宁的眼中出现了一片晶蓝色的山脉,在阳光下慢慢的散发着暗蓝色的毫光,仿佛会呼吸一般。

  “这,就是我。”

  洛宁忍不住看了一眼妖祖,仍然没有开口说话。

  “我的存在,可以让它们产生灵智,以便于更好的适应它们自身与

  生俱来的各种能力,不让它们互相争斗杀伐,以陷入混乱或者灭亡。”

  或许是这个画面使得妖祖陷入了回忆,它的声音虽然还是不快,但是明显有了一股挥之不去的感叹。

  而原本跪在妖祖脚下的太初,则已经抬起了那枯树般的脸,怔怔的看着这片晶蓝色的山脉。

  就在这个时候,一片阴影突然覆盖住了洛宁他们,洛宁慢慢的抬起头,在他头顶的上空,一架架巨大的宇宙飞船,正在慢慢的朝着那片巨大的晶蓝色山脉移动。

  “这是你们人类的作品,这是你们人类刚刚来到这里的场景。”

  接下来妖祖给洛宁看了一些这些飞船降落后的画面,从一开始的面对那些妖怪的战斗,到人类建立基站,再到妖祖与人类签订和平共处的条约。

  “你知道吗?我并不怪现在人类做的事情。他们之所以找到了我们,也是一个意外。而据他们所说,当时的地球能源已经枯竭,太阳的能量也不足以剩下的人类继续生活,所以不得已才进行了星际搜索,直到无意中的扭曲跃迁,到了这里。”

  “那个时候我有不知道多少岁月没见到人类了,他们很敏感也很聪明,就像一开始的一样。所以,我接受了他们,也勒令当时很多的妖族退出一部分所属的领域,给这些离家逃难的人类,一个可以栖息的场所。”

  “直到某一天,用你们人类的时间算的话,大约就是十三年后......一切,都变了......”

  洛宁视线中的天际,突然出现我无数的小黑点,它们全部都是奔着晶蓝色的山脉而去!

  “那是曲率重合导弹,我无法定位它们的具体位置,所以只能任由它们落下.......”

  紧接着洛宁所看到的就是无数的爆炸和火海!

  那片宁静的晶蓝色山脉,仿佛是被披上了焰火霞衣!

  洛宁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而跪在地上的太初,则是浑身颤抖!

  仿佛再说这就是你们人类做的事情!这就是你们人类!

  这个画面在无数的妖族领地被轰炸,还有天边出现的各种飞船,以及这片晶蓝色山脉爆炸飞向天空而静止。

  它就像一张照片,一张洛宁和妖祖都不想看的照片。

  画面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妖祖没有接着说明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没有说明那湮灭天劫是怎么会听从它的意志的。

  就像它一开始说的那样,我只是给你讲一下这个故事的起点。

  “那不是我们。”

  这是洛宁面对妖祖的第一次开口,然而在这个定格的画面映衬下,却显得无比的苍白无力。

  妖祖轻轻的嗯了一声,开口说道:“我知道,所以你们现在还活着。”

  洛宁和妖祖对视,似乎是想看出来什么,但是却始终没有看出什么。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洛宁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它的精神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妖祖有这种能力单独把他的精神海给“提取”出来,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总得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我打算离开这里,不是去寻仇,就只是想回去看看,我的那些族人,是否还在。”妖祖低头看了眼还在怔怔看着静止画面的太初,“你要不要一起走?”

  “我.......我能留在这里?”

  “不,我的意思是,是你有意识的主动跟我走,还是就按照你原本的想法,回到我的本体之中。”

  这根本就没得选择,太初苦笑着低下了脑袋。

  “你是我那些因怨恨产生的杀念之一,既然已经有了灵智,我不会真的泯灭你的,等哪一天你不再受怨念控制,我便任由你离开。”

  太初点了点头,然后紧接着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问道:“您说离开这里回去看看,而不是去报仇,那如果......它们都不在了呢?!”

  隔着这么远,洛宁都能看到太初眼中的愤怒和惊恐,妖祖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那就都不要在了。”

  太初安静了,它得到了答案。

  妖祖虽然说打算离开,但是并没有立即走,而是看向了炁,“在离开之前,帮你解决一个小麻烦,也算是这么多年来,你这具身体供我栖息的补偿了。”

  妖祖笑了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你知道,大道无情吗?”

  洛宁再次怔住,他自然是知道大道无情的,然后他才察觉到自己身边飘着的炁,气息似乎在这一瞬间暗淡了许多。

  妖祖继续说道:“其实在我刚刚苏醒,还没有释放出那残留的杀念干扰你的时候,我是有占据你的身体,达到最后同化的想法。可是后来杀念消失,自我意识的回归,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就像刚才说的,毕竟这件事不是你们做的。”

  “也就是说,自从我真正的开始封锁精神海之后,就已经没有了同化你的想法,或者说是杀死你的想法。”

  “但是,大道无情,它有它的责任,与苍生有关,但与你无关。”

  “接下来,还是我来说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精神海里的缘故,所以此时洛宁不是在心里听到炁的声音,而是在耳边。“其实从一开始我进入到你体内,就是我主动这么做的。不过有偏差的是,当时我想进入的是你的精神海,可是

  没想到湮灭天劫竟然存在......还保护这个家伙。”

  “小子,你是人类,我知道凭借你自身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与这家伙抗衡,而如果真的有一天你被它同化,那将是这个地球的灾难!”

  “所以,当时的我发现只能寄存于你的体内之后,便故意分化了一部分的大道之力,让它与你的道韵气机尝试融合。”

  “而这样的话,就算我因为意外不得不离开你的体内,那也可以在你精神海再次开启的时候,以融于道韵气机的大道之力为引,用我目前所有的大道之力,全力冲击你的精神海,冲击那片湮灭天劫的闪电网!”

  “而这么做,只能有两个结果,第一个,就是我们同归于尽,你本身的道韵气机加上我的大道之力,另这家伙还没有完全形成的状态崩毁,同时你的精神海也会崩毁。”

  “第二个,就是你精神海崩毁之后本人不死,而是陷入能量最初的混沌状态,你的精神海那个时候就会变成一座无法破坏和打开的牢笼,封印着我们,而你本人则会永远的沉睡下去。”

  炁的话说到这里,洛宁沉默了。

  妖祖也静静的看着皱着眉头似乎是在陷入抉择的洛宁,没有开口的意思。

  几分钟后,洛宁吐出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妖祖,用仅仅是炁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如果你不说那么多直接走,我想我就不会拦着你了.......黑哥,来吧!”

  妖祖眉头一皱,它似乎察觉到了洛宁做出了与自己想象中相反的决定,但是此时它周围建立的画面已经开始崩解,原本飘在洛宁身边的炁,也已经覆盖在了洛宁身上。

  完全笼罩,并且伴随着洛宁外放的道韵气机,不断地开始变大。

  妖祖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仿佛是在诧异洛宁做的决定,没有回神一般。

  “你的那句“那就都不要在了”,我听到了。”

  这是洛宁消失在炁的大道之力之下后,妖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它依然没有反抗,因为被封印和同归于尽,对于它来说,还是前者留有余地......

  ......

  洛宁能感受到自己在被炁包裹住之后,身体里已经与大道之力融合的道韵气机开始不由自主的外放,这个时候他仿佛进入到了一个非常柔软的环境里,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

  没有疼痛,更没有所谓的死亡的感觉。

  而在这恍惚中,他看到了一些定格的画面。

  他看到了被凤凰虚影包裹着的西蒙斯,正用右手掐着黑伞的脖颈周身的火焰挣扎朝着黑伞蔓延;看到了鼠全然不顾鸠的攻击,正想奋力的朝着黑伞奔去的场面;看到了小青正在慢慢的结晶,周身上燃烧的黑色火焰,也被被冻在了空中;看到了只剩下叶轻离独自一人用碧绿色光芒提着艳嵬楼在自己的面前,周围其他人则散落一地,而阿颜却已经越向半空,双手握着颜色于头顶;看到了邱引的长剑穿过了李泽的胸口,李泽的手中不再握伞,而是握住了插在他胸口的赤心,而那柄断了剑尖的古剑,则已经触碰到了邱引的眉间。

  他看到了远处主基站外雷宇又开启了血脉之力,化作巨人在与巨型异兽搏斗;看到了无数的元素矩阵机甲和觉醒者离开主基站,冲出来与异兽搏杀;看到了东南废墟内无数的车辆在朝着主基站这边驶来。

  他还看到了东北废墟那边郑闲率领意清远的觉醒者,还有四大门派以及联盟的觉醒者,正在厮杀中逼迫异兽群后退;看到了西北废墟那边董玲独自一人杀入异兽群之中,整个异兽群都被她搅得天翻地覆;看到了西南要塞的那只巨大的兔头人,在围住西南要塞的异兽群里奔跑,留下一道血肉泥泞。

  他还看到了现在叫凤凰要塞的内部,许多觉醒者在运送物资,还有更多的人在朝着地下掩体走去.......

  看完了这一幕幕,洛宁在这片柔软之中闭上了双眼。

  ——

  十六年之后。

  AE2区的学校的一间教室内。

  正在上课的周正典皱着眉头看着坐在窗口的同学,拍了拍手:“还有一个星期你们就要大考了,某些同学就不要再走神了!”

  周正典和那个看向窗外的同学对视,那位同学立马低头假装看书中......

  感觉到教室的气氛好像变得紧张,而且也只有不到十分钟就下课了,周正典面色柔和的说道:“咳咳,你们还有没有想问的?,趁现在现在都可以问。”

  教师进入了几秒钟的安静,然后那个坐在窗口的同学突然红着脸举手站起来说道:“老师,真的什么都可以问吗?”

  周正典点了点头。

  “我记得书里面写过,之前在东南方向有一颗巨大的赤色星球虚影,可是现在怎么都看不到了呢?而且我听说,现在咱们那些异能者变少了,也是因为赤色星球虚影消失的缘故!还有那奇怪凶残的异兽,好像也是说跟赤色星球虚影有关!但是为什么现在也都是少之又少了呢?”

  周正典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问题,他看着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身上的光影,恍惚间就好像看到了那个也喜欢看着窗外的家伙。

  可是时光荏苒,已经过了十六年了。

  “你先坐,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看过《初生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