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三十七章 大梦一场(求推荐票)

第三十七章 大梦一场(求推荐票)

  听到机械僧侣净法的话语,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一愣。

  净法用闪烁红光的眼睛凝视了他们两秒,然后对龙悦红道:

  “你不知道执岁。”

  说完,他看着商见曜,没有情绪起伏地开口:

  “你知道。”

  啊?龙悦红又茫然又惊愕地侧头望向了商见曜:

  两人接受的是同样的教育,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下,平时又经常形影不离,怎么自己压根儿没听说过执岁这个名词,而他却似乎很了解?

  商见曜眉毛微动,坦然回答:

  “听过一点。”

  净法金属铸就的黑色脸庞上,红光又一次闪烁:

  “结束,开始,岁末,年初……

  “你从司命的信徒那里知道的。”

  刚才就感觉奇怪的商见曜顿时肯定了一件事情:

  对面的机械和尚似乎能听到自己内心的一部分声音!

  龙悦红顾不得去想司命这个称呼,同样察觉到了不对劲。

  净法未再继续,转而简单解释道:

  “执岁就是执掌岁月执掌这个世界的神灵,共有十三位,分别对应不同的月份。”

  “不是只有十二个月吗?”龙悦红指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他大致明白了执岁是地表流行的一种宗教信仰,或者神话传说。

  净法的嗓音低沉而冰冷,完全不像人类发出来的:

  “有一位执掌闰月,或者说,整年,整个岁月。”

  不等龙悦红再问,净法直接步入了正题:

  “我们教团讲肉身虚无,四大皆空,是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我佛世自在如来的梦境。”

  商见曜突然开口,打断了机械僧侣净法的话语:

  “世自在如来?不是菩提吗?”

  净法双手合十道:

  “世自在如来是过去之佛,是创世之尊,我佛菩提是现世如来,是万物意识之始。

  “你们刚才不是想问谁是执掌闰月,代表整年整个岁月的执岁吗?

  “贫僧现在告诉你们,就是世自在如来。”

  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脸露恍然之色,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净法则低头诵念了起来:

  “南无世自在如来。”

  低念之中,他直起金属骨架构成的腰背,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态,对准那几根高耸的“烟囱”微微欠身。

  “你们是不是要问,贫僧为什么要对炼铁炼钢之塔行礼?”净法抬起身体后,主动说出了商见曜和龙悦红的心声,“那是因为我佛世自在如来又有尊名为‘浮屠’,这是佛陀的另一种称呼,同时也代表着佛塔,故而我们诵念世自在如来佛号时,当礼敬周围最高之塔,这可以是佛塔,也可以是水塔、炼铁之塔、信号之塔、高压电塔。”

  商见曜和龙悦红本来还觉得机械僧侣净法说得条理通顺,逻辑分明,可听到后半截,就开始感觉有点奇怪。

  净法也不知有没有察觉到两人这番心声,及时停止,转而说道:

  “在沙门之外,我佛世自在如来还有另一个尊名。”

  “是什么?”龙悦红脱口而出。

  净法依旧盘腿而出,纯粹金属构成的脸庞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庄生。”

  “庄生……执岁庄生……庄生晓梦迷蝴蝶……”商见曜忍不住低声自语起来。

  净法的头颅上下动了动:

  “庄生梦到的就是我们这个世界。

  “你们应该都做过梦,知道在梦境里万物皆是虚幻,所有的感受所有的交集都不过是因缘假合。如果不能参透这一点,那将始终沉沦于此,一遍又一遍受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之苦。”

  商见曜和龙悦红细细琢磨,竟莫名觉得对面那机械僧侣说的有几分道理。

  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确实只是某位神灵的一场梦境。

  就在这时,净法话锋一转道:

  “两位施主稍等,贫僧做个维护。”

  “……”商见曜和龙悦红茫然地看着对面穿僧袍披袈裟的机械僧侣打开腰腹部一个金属盖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塑料瓶。

  然后,他拧开“锁骨”位置的一个金属小盖,将塑料瓶内颇有点粘稠的黄色“油脂”倒了少许进去。

  “这是……”商见曜好奇开口。

  他本来没期望净法回答,结果对方竟坦然说道:

  “专用润滑油。”

  商见曜和龙悦红的表情同时在脸上停滞了两秒,瞬间产生了种我刚才为什么会觉得这家伙说的有点道理的荒谬感受。

  净法似无察觉,放好那瓶专用润滑油后,抬头用闪烁红光的眼睛望向对面两人:

  “两位施主贵庚?”

  “?”商见曜和龙悦红一时竟没能理解对方想问什么。

  “盘古生物”内部的教材更重诗词、成语而非古文。

  净法也不在意,改用了更加通俗的问法:

  “两位施主年龄多大了?”

  “21。”商见曜和龙悦红同声回答。

  净法拉起红色袈裟,将它盖在了膝上:

  “两位年纪还轻,对贫僧刚才所言可能不会有太深的感触,可再等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当你们一点点衰老下去,身体越来越虚弱,疾病越来越多,见过的悲剧同样众多后,就能明白众生皆苦的含义。”

  商见曜张了下嘴巴,本想说点什么,可又紧紧闭了起来。

  隔了几秒,他才认真说道:

  “可是,我们都是做过基因改良的,到了五十年后,身体应该都还很健康。”

  净法为之语塞,但迅速就恢复了过来:

  “但终将逝去,在漫长岁月中,五十年和一百年没有本质区别。”

  龙悦红想要反驳两句,可看了看净法这机械僧侣左臂架着的榴弹发射器,又理智地放弃了这个打算。

  “你说得对。”商见曜的目光从同一个地方收回。

  净法眼中红光微闪:

  “你们认为,在梦境中有什么是真实的?从平时做梦的经历来判断。”

  商见曜和龙悦红想了想,相继摇头。

  净法冰冷没有情绪的嗓音又一次响起:

  “其实有的,在梦境中,只有一件事情是真实的,那就是对自我的认知。每个人做梦时,都明白我是我。

  “两位,还不明白吗?万物皆虚,意识为真,当你摆脱肉身的束缚,真正掌控了自己的意识后,就能脱离这场迷梦,步入净土,获得永生和极乐。”

  “那么,该怎么才能真正掌控自我意识?”商见曜习惯性地回了一句。

  净法指了指自己:

  “利用装置,将意识上传至机器人体内,这能让你轻松而直接地摆脱肉体束缚。”

  “可是,正常宗教不是应该强调自我的修行吗?”龙悦红说着“盘古生物”教材上零星提及的一些话语。

  净法嗓音单调没有起伏地说道:

  “正法三千,旁门四万,每条道路各不相同,却都能通向净土。

  “我们僧侣教团选择的是三千正法中的科技证道。”

  商见曜和龙悦红嘴唇翕动,思绪凌乱,无从回应。

  机械僧侣净法继续说道:

  “当你们放下肉体皮囊,将意识上传至机器人的仿生芯片后,你们就能看到极乐净土,也就是灰土上所谓的‘新世界’。

  “这能让你们感悟佛法,获得一定神通。

  “贫僧刚才能听见你们心里的声音,就是因为我佛菩提慈悲,让贫僧悟出了他心通,当然,贫僧果位不够,还听不到太多太深入的内容。”

  ……他为什么这么自然就自曝了缺点?商见曜和龙悦红齐齐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净法双手合十,低宣了一声佛号后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

  “……什么是果位?”商见曜问起另一个疑惑。

  净法嗓音没有起伏地回答道:

  “意识上传不是终点,而是开始。

  “科技证道的科技不是核心,而是辅助,它们的作用是为我们参悟佛法提供更好的条件。

  “当肉身皮囊被抛弃后,我们就能从另一个角度看见这个世界,从而更好地领悟佛法,明了四大皆空。

  “这是有一个过程的,过程中的关键节点被称为果位。当你证得‘大阿罗汉’这个果位后,就能真正进入极乐净土,超脱于世。”

  解释完这个,净法扫了商见曜和龙悦红一眼:

  “对你们二位来说,这比较深奥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贫僧看得出来,你们将在灰土上行走,希望你们能历经世事,明悟众生皆苦,肉身虚无。

  “到时候,如果有缘再会,贫僧将渡你们前往琉璃净土。”

  商见曜和龙悦红见这机械僧侣主动结束传教,心中皆是大喜,哪还敢问东问西。

  他们连忙起身,走至旁边,让开了道路。

  “你们如果不想直呼贫僧法号,那就叫禅师吧。”净法双手合十道。

  他随即一甩袈裟,原路返回,消失在了拐角处。

  目送他离开后,商见曜和龙悦红对视了一眼,同样沿着来时的道路,出了这片锈迹斑斑的钢铁“森林”。

  到了大门处,龙悦红环顾一圈,算了下距离,迅速拿起对讲机,摁下了按键:

  “组长,我们遇到了僧侣教团的僧侣!”

  这也是商见曜想做的,故而没有阻止。

  “什么?它法号叫什么?”蒋白棉的嗓音伴随着兹兹的电流声响了起来。

  那几根高耸的“烟囱”附近,一步步往钢铁厂废墟深处走去的机械僧侣净法突然停了下来。

  他眼中红光骤然大亮,脖子生硬转动,口中吐出了极端冰冷没有情绪的话语:

  “女人的声音……”

  PS:求推荐票~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