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三十六章 僧侣(求推荐票)

第三十六章 僧侣(求推荐票)

  一看到这高大、奇异的“机器人”,商见曜和龙悦红的内心就同时咯噔了一下,体表每一个毛孔都不由自主闭了起来,根根汗毛瞬间竖立。

  这个刹那,他们脑海内闪过了同样的名词:

  “僧侣教团的僧侣!”

  这是灰土上非常危险的一种生物,他还有个名称是:

  “永生人”!

  据“盘古生物”内部教材描述,旧世界毁灭前,人类已经在某些科技领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其中,最杰出最令人赞叹和向往的是“意识上传”。

  这种科技能通过特殊设备,将人类的意识上传到专门设计的机器人仿生芯片内,以此让人类摆脱脆弱肉身的限制,不再衰老,不再生病,不再饥饿,不再因时光的流逝而死亡,只需要定期维修或者更换载体,从而达到意识层面的永生。

  不过,旧世界彻底毁灭前,这方面的科技成果还有很多缺陷,始终没能正式应用,只存在于实验室中。

  等到旧世界毁灭,混乱时代来临,突然有一群自称“永生人”的机器人出现在大地上。

  他们用完全与人类一致的想象力、思考方式以及别的有力证据让残存的人们开始相信他们确实曾经是人类,相信意识可以永生。

  但据那些“永生人”说,“意识上传”的所有技术都在大灾变里遗失了,现在只剩下几台设备可以使用,仅有一个工厂可以生产能承载人类意识的“仿生芯片”和对应的机器人,而他们无法反向破解,只懂得利用这些,有限度地制造“永生人”。

  所以,他们行走于大地的目的是:号召人类联合起来,反向破解装置,重现相应技术,让人人都获得永生,结束黑暗时代,进入新的世界。

  商见曜和龙悦红并不清楚当时是怎么发展的,只知道教材上是这么记录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永生人’逐渐暴露出很多问题,这并不是他们充满恶意,而是这项技术远不够成熟。

  “其中,最显著的一个问题是,当一个人失去了肉体带来的种种感受后,他也就失去了人类挣扎求生的种种动力。

  “不少‘永生人’开始觉得生活无趣,没有意思,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精神问题,而疯掉的‘永生人’给当时本就脆弱的人类群体又带来了新一轮极为严重的伤害。

  “剩余那些‘永生人’虽然没有疯掉,但也变得非常迷茫,他们开始从旧世界遗留的各种宗教残籍里寻求慰藉。

  “最终,他们以某个宗教为主体,吸收了其他宗教的有用东西,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教义自洽但极其扭曲的、能帮助他们解决心理问题的新宗教。

  “他们自称起僧侣,将藏着‘意识上传’设备的隐蔽据点叫做琉璃净土。”

  这些外型是机器人的僧侣本身不怕轻武器,拥有强大的火力,就像是一台有着人类智慧的外骨骼装置,是普通人类靠小团队无法对抗的危险生物——即使动用重武器,可能也得几十上百个训练有素的人配合,且战术得当,才有机会解决一名僧侣。

  之前蒋白棉总结比较危险的人类有哪些时,并未提及“永生人”,这是因为灰土之上各大势力的成员和荒野流浪者们都将这些僧侣当成了另一种生物,与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生物。

  当然,僧侣教团的僧侣对人类并没有太强烈的攻击性,甚至在很多时候,他们是足够友善的。

  可问题在于,意识无法凭空产生,失去繁衍能力的僧侣们被摧毁一个就会少一个。

  为了维持“种群”,维持教团,僧侣们活跃于各个荒野,寻找“有缘人”。

  如果找到,他们会将目标“渡化”回琉璃净土,让对方放弃肉身,把意识上传于机器人的仿生芯片内。

  那些“有缘人”里,少量对“永生”充满渴求,没有抗拒,大部分则由于流传的“永生人”缺陷不敢尝试,但只要被僧侣看中,愿意还是不愿意就由不得他们了。

  这让僧侣教团的名声迅速变差,几乎可以说恶名远扬。

  同时,可能是因为“永生人”技术存在某些缺陷,许多机械僧侣都有一定的、各自不同的问题——当他们遇到特定场景,甚至听到特定的一句话时,会无法自控,变得疯狂,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静下来,就如同得了触发型的精神疾病或者有触发型的人格缺陷。

  这种不稳定的状态让灰土上许多人类视机械僧侣为洪水猛兽。

  基于这些缘由,商见曜和龙悦红在发现对面有个机械僧侣时,反应才如此地大。

  ——只有僧侣教团的僧侣会喜欢在身体外面套僧袍,披袈裟,普通的智能机器人根本不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和“爱好”。

  龙悦红和商见曜同时将“狂战士”突击步枪的枪口瞄准了那个披红色袈裟的铁黑色机器人,额头尽是沁出的冷汗。

  他们知道,自己身上的武器根本威胁不到对方,而对方也不像之前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强盗头子一样有要害,能针对。

  面对机械僧侣,从装备上来说,他们毫无胜算,之所以瞄准,主要是因为条件反射。

  此时此刻,他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自己不是“有缘人”。

  下一秒,那高足一米九、套着破烂僧袍、披着红色袈裟的机器人微侧黑冷刚硬的脸庞,用闪烁红光的眼睛扫了他们一下。

  这机械僧侣没有言语,沉默地走到了摔死的那个人面前。

  一道冰冷没有情绪的声音随之响起:

  “众生皆苦,你又为何执迷不悟?

  “跟着我返回净土,抛弃肉身皮囊,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你就能明白四大皆空,觉者永存。”

  说完,这机械僧侣双手合十,低诵了一声: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注1)

  商见曜和龙悦红见对方没搭理自己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无声地开始往后撤步。

  就在这时,那披着红色袈裟的机械僧侣保持姿势不变,再次发出了那冰冷没有情绪的声音:

  “两位施主何不再等待片刻?

  “虽然你们与我佛无缘,但众生皆有佛性,听一听经文不是坏事。”

  听到“无缘”两个字,商见曜和龙悦红一阵暗喜,松了口气。

  同时,他们害怕激怒对方,只能停下了后撤的步伐。

  ——既然那僧侣没有攻击和渡化的意图,只是想传一下教,那随便听一听总比拼命好。

  见商见曜和龙悦红停了下来,机械僧侣望着地上的尸体,继续说道:

  “虽然你执迷不悟,但我佛菩提慈悲为怀,不忍见你曝尸荒野,不得解脱。

  “我将超度你的魂灵,愿你彻底摆脱肉体,于净土获得新生。”

  龙悦红安静地看着,耳畔突然响起了商见曜的声音:

  “你打算怎么超度?”

  那名机械僧侣伸出右手,用掌心对准了尸体。

  然后,他竖着左掌,低声念道: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慈大悲,普渡众生,熊熊净火,焚你枷锁……”(注1)

  诵念声中,那机械僧侣的右掌掌心喷出了一股股炽白浓郁的火焰,瞬间将那尸体点燃。

  而这些火焰仿佛黏在了尸体表面,怎么都熄灭不了。

  做完这件事情,披着红色袈裟的机械僧侣转过身体,走向了商见曜和龙悦红:

  “两位施主,贫僧法号‘净法’,一名‘和尚’。”

  见商见曜和龙悦红没给反应,他忽然盘腿坐下,轻甩袈裟,用那冰冷没有情绪的声音道:

  “坐吧。”

  商见曜犹豫了一下,跨前几步,用最方便跳起的姿势坐到了地上。

  龙悦红慢了几秒,走到相同位置,跟着坐下。

  那位自称“和尚”净法的机械僧侣眼中红光一闪,微微点头道:

  “不知两位施主对我佛菩提有什么了解?”

  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摇起了脑袋。

  净法这机械僧侣没有生气,冰冷的声音莫名带上了几分庄严:

  “我佛菩提是执掌岁月执掌这个世界的十三位执岁之一。

  “祂是一月的主宰者,是万物的起始,是意识的萌芽和化身。”

  注1:僧侣教团找到的宗教典籍都是残本,所以出现佛号、教义方面的错误,以及与其他宗教教义的拼凑很正常。嗯,这也是与现实宗教区分开来,免得麻烦。

  PS:求推荐票~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