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三十四章 “片瓦”不剩(求推荐票)

第三十四章 “片瓦”不剩(求推荐票)

  看着蒋白棉和白晨回到车上,将吉普开到不远处较隐蔽的地方后,商见曜和龙悦红各自检查起武装带上的“冰苔”手枪、“联合202”手枪,以及身上挎着的“狂战士”突击步枪。

  确认好各个细节,他们交替着蹲下,重新绑了绑军靴的鞋带,务求没有一点纰漏。

  完成了相应的事情,他们端着突击步枪,不快也不慢地沿着那条破破烂烂的水泥路,往广场方向走去。

  虽然当前是秋季,天气已然转凉,但杂草丛生之处,蚊虫依旧很多,绕着商见曜和龙悦红打转,嗡嗡个不停。

  龙悦红憋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

  “驱赶蚊子是不是也要轮流着来?”

  他认为时刻得有人负责警戒工作。

  “要不我帮你?”商见曜看着往龙悦红脸上扑的黑色蚊虫道。

  龙悦红警惕反问:

  “你是不是想打我一巴掌?”

  “你会不会把我想得太坏了?”商见曜哑然失笑。

  他随即从衣物口袋里摸出了个食指高的塑料小瓶,拧开盖子,对着自己喷了几下:

  “你难道忘记我们公司叫‘盘古生物’了吗?

  “这种驱蚊剂的效果,嘿,还真不错。”

  龙悦红眼睛有些发直地问道:

  “你,你什么时候拿的?不是在车上吗?”

  ——在“盘古生物”内部,几乎没有蚊虫,来到地表后的这几天,龙悦红又一直没感觉到蚊虫的困扰,所以,都忘记还有驱蚊剂这种东西了。

  “之前值夜时放在身上的。”商见曜坦然回答。

  “我,我值夜的时候怎么没遇到蚊子?”龙悦红深感疑惑。

  商见曜瞥了他一眼:

  “好好用你的脑袋瓜想一想就能知道答案了。”

  见龙悦红还是没想明白,商见曜公布了答案:

  “这两天都是我和组长先值夜,她会往周围喷洒驱蚊剂。

  “其实,在刚弄篝火的时候,她也会喷洒,你没看到吗?”

  “……”龙悦红没想到答案是如此的简单。

  为了不被商见曜嘲笑,他立刻指着右侧道:

  “我们先去那几栋建筑里看一看,组长说是医院和广播电台。”

  他指的是位于水泥道路右侧的、围出了开放正方形的三栋建筑,其中,有一栋已经倒塌。

  “好。”商见曜随手就要收起那瓶驱蚊剂。

  “我,我呢?”龙悦红嘴巴半张,又惊又愕又茫然。

  商见曜无声笑了两下:

  “你又没说你要喷?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

  “停,停!不要学广播节目里的台词。”龙悦红当即打断了商见曜。

  商见曜也没再逗他,迅速拧开瓶盖,往他身上喷洒起来,毕竟这是在野外,在钢铁厂废墟里,玩笑得适度,不能因此分散了注意,降低了对周围的戒备之心。

  初步摆脱了蚊虫困扰后,两人拐向了被蒋白棉称为医院和广播电台的地方,首先看见的是两根孤零零竖立的柱子。

  “这,大门都被搬走了?”龙悦红忽然有点牙疼。

  商见曜“嗯”了一声:

  “这就叫人类的主观能动性。

  “要不是碎掉的水泥、砖块换不了什么东西,这两根柱子都未必还能立在这里。”

  “啧,啧。”龙悦红感慨了两声,从柱子之间走了过去。

  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更靠近路边的那栋楼前方还有一排倚着墙壁的平房,只需要右拐,就能到达。

  而如果直行,则会沿斜坡往上,抵达一个有池塘、有花园、能停车的小广场。

  通过这个广场,似乎可以直接进入靠路边那栋楼的二楼。

  龙悦红示意了一下,率先往那排平房与楼房之间的过道走去。

  这里有一条不宽的排水沟渠,里面长满了青苔和杂草。

  龙悦红左右各看了一眼,发现楼房的底层,在这边开了一扇扇门,里面的空间有大有小,靠近斜坡处的两个打通在了一起,对外的窗户完全洞开,没有一点遮挡,而那排平房则整齐分隔成了一个个近似相等的小间,两人视线所及的区域内,有抽屉全开的桌子,有翻倒在地的高脚凳。

  龙悦红结合起“医院”和“广播电台”这两个名词,试图判断这里属于什么区域,可怎么都想不出答案。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不是太期待地问道,不觉得商见曜能够回答。

  商见曜收回目光,右肘下沉,略微抬高了“狂战士”突击步枪的枪口:

  “门诊处。”

  他声音低沉,语气笃定。

  “啊?”龙悦红又诧异又茫然。

  他本来想问你怎么辨认出来的,忽然记起了一件事情:

  在“盘古生物”内部,“生活区”每一层都有个小小的医务室,负责本楼居民类似头痛脑热的普通疾病。这样的医务室分内外两间,外面一边是药房,一边是医生坐诊处,内里一边是输液室,一边是注射室。

  除了这些,“盘古生物”内部还有三个大医院,它们在特定的、不同的楼层,主要收治医务室治不了员工。

  龙悦红从小身体还算健康,父母长辈也没得过什么大毛病,所以,他只进过本楼层和大学层的医务室,没去过医院,对门诊区缺乏直观的印象。

  而商见曜的母亲是因病去世的,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院,那个时候,商见曜每天都要来回于学校、医院和自家。

  大致想清楚了原因后,龙悦红闭上了嘴巴。

  商见曜则用下巴代替右手,指向那片平房:

  “这边应该是门诊室、注射室、输液室,都不止一间。”

  他又朝向楼房区域:

  “最外面打通的这两间应该是药房,窗上应该有铁栅栏,并且留出了给药的空隙,但现在都被弄走了,另外的可能是机房、财务室、化验室这些,无法肯定。”

  “嗯嗯。”龙悦红没有反驳。

  两人端着突击步枪,一个又一个房间地搜查了过去,结果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就连剩下的木桌和椅子都支离破碎,残缺不全,明显被人拿去点篝火了。

  到了那排平房最后一个房间,龙悦红刚踢开半掩的木门,就看见了一个白森森的颅骨,与黑乎乎的两个空洞对视了一秒。

  他吓了一跳,猛地将“狂战士”突击步枪抬高少许,准备射击。

  商见曜左右看了一眼,低沉说道:

  “死很久了。”

  龙悦红这才放松了一些,仔仔细细地观察起里面的情况:

  一张木桌倒在了地上,几页发黄破败的纸凌乱地散落着,那具白骨靠在桌旁,没有一点血肉残存,没有一块布料遮挡,且失去了多根骨头。

  “之前的那些遗迹猎人连尸体的裤衩都没放过啊……这里来过不少野兽……”龙悦红好歹也经历过严格的训练,能从一些痕迹上判断出很多事情。

  他话音刚落,一道小小的黑影从角落蹿出,奔到靠围墙那侧,钻进了不显眼的洞里。

  “……老鼠。”龙悦红差点给对方一梭子。

  商见曜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能吃吗?”

  “……理论上可以,但有太多的细菌、病毒啊这些,很容易让人染上严重的疾病。”龙悦红竭力解释着,免得好友突发奇想,“组长如果在这里,肯定会说: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不要吃这种东西。”

  商见曜吐了口气,似乎有点遗憾。

  “你看着周围。”他上前几步,蹲到了那几页发黄破纸的旁边。

  可惜,上面什么都没有。

  但商见曜也看出了一点东西:这几页纸完整部分的轮廓、大小基本一致,应该是从同一个本子上撕扯下来的。

  “如果上面有重要信息,它们肯定早就被捡走了。”龙悦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商见曜不置可否:

  “先收起来吧,回头让组长再研究一下。”

  说完,他拿出一个袋子和一个塑料镊子,将这几页纸夹了起来,放入袋中。

  两人又往楼房侧搜查了一遍,依旧什么都没找到。

  回到斜坡处,商见曜和龙悦红往上行至小广场区域,看见对面的楼房已经坍塌,最右侧的四层长楼爬满了绿色的植物。

  这栋楼的一楼大门上方,有三个红色大字,它们已然斑驳变淡,在绿色里若隐若现:

  “住院部”。

  “果然是医院。”龙悦红侧头看了眼斜坡旁的楼房,“这也属于医院,那,这栋倒塌的看来就是广播电台。”

  倒塌那栋楼最上方的砖石已经被扒开,足见遗迹猎人们的专业和耐心。

  “进去看看。”商见曜当先走向了住院部。

  这里面多有玻璃碎渣和动物粪便,但整体保存的还算完好,只是每一个病房内都看不到病床。

  “不会吧,病床应该很重的……”龙悦红颇为诧异。

  “可以推的。”商见曜简单说了一句,“也可能带了切割工具。”

  “真是什么都没留下啊……这就是遗迹猎人?”龙悦红感叹中,跟着商见曜沿楼梯爬上了二层、三层和四层。

  在这住院部里行走,总让他觉得阴沉沉、冰冷冷的,呼吸到的气味也透着难以言喻的古怪,接近腐烂很久只剩少许残味的那种感觉又不是太像。

  “差不多了吧?没什么了。”龙悦红忍不住催促起商见曜。

  “嗯。”商见曜看了眼靠近楼梯的卫生间,拿出纸笔,就着墙壁,开始描绘医院区域的地图。

  “出去弄不行吗?”龙悦红来回踱了几步道。

  “快了快了。”商见曜运笔如飞。

  最后,他在住院部内画了个奇怪的、疑似有人蹲着的符号。

  “这代表什么?”龙悦红好奇问道。

  商见曜没有回答他,在旁边重新画了个相同的符号,拉个根横线,标注道:

  “有厕所。”

  “……”龙悦红不想再搭理商见曜。

  弄好这部分地图,两人出了住院部,沿斜坡一直往下。

  进入主路后,他们还没来得及寻找下一个目标,就看见两道人影从钢铁厂深处出来,各自骑了一辆自行车,背着一把步枪。

  PS:求推荐票~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