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三十三章 第一个点(求推荐票)

第三十三章 第一个点(求推荐票)

  隐约回荡于水围镇内的朗读声中,龙悦红张了张嘴巴,却不知该说点什么,只觉那种感受异常复杂,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四人谁都没有说话,似乎在专注地倾听,直到吉普车驶出大门,奔向远方。

  “他们朗读的是什么?我没太听清楚。”蒋白棉看了眼后视镜,语气略显懊恼。

  “床前明月光。”商见曜重复了一遍《静夜思》的开头。

  “这样啊……”蒋白棉一阵感慨,却又没有说出更多的话语。

  她认真地开着车,让吉普在沼泽内纵横交错分辨困难的道路上安静行驶。

  等到完全脱离了这片区域,白晨才看着前方,自言自语般开口:

  “我想成为公司的正式成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那样可以借阅很多书。”

  “还好吧……”从小生活在“盘古生物”内部的龙悦红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特殊,“在旧世界的城市废墟里,没有书籍,没有图书馆吗?”

  白晨的目光似乎投得很远:

  “有,在最初,有很多,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

  “后来,许多书籍被大势力、被某些人搬走了,剩下那部分则被遗迹猎人、荒野流浪者当成了容易点燃的柴火,被老鼠等动物啃咬撕扯,弄得不成样子,只有极少数可以找到,能够阅读。

  “在那些探索次数不多的城市废墟里,可能还有大量书籍存在,但那些地方都太危险了。”

  短暂的沉默后,商见曜思维跳跃地开口问道:

  “你识字?”

  “嗯,我的父亲和母亲教过我。他们死后,还给我留下了一个很好的老师。”白晨的表情逐渐变得柔和,嘴角微不可见地翘起少许。

  可她的眼神却有些发散,如同半夜从梦中醒来后,正抱膝而坐,没有焦点地看着窗外。

  蒋白棉侧头看了白晨一眼,继续注视着前方。

  她笑着说道:

  “你们交流能不能大点声?

  “这是欺负我听力不好吗?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在背着我,说我坏话。”

  龙悦红心头一动,小声嘀咕道:

  “我们都是当着你的面说的。”

  “我们都是当着你的面说的。”与此同时,商见曜回应了蒋白棉的“指责”。

  龙悦红顿时有点高兴:

  “哈哈,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懂你?能跟上你的思路!”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故意让你跟上的?”商见曜毫不退让。

  “不错,外出拉练要注意团队气氛,既要严肃,又得活泼,要不然精神很容易过度紧绷,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压垮自己。”蒋白棉随口评价了一句,“好了,不说这些了,讨论一下田镇长的经历吧,看从他描述的细节里能总结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呃,主要是关于旧世界毁灭的。”

  商见曜似乎早已想过,当即说道:

  “‘无心者’主要出现于较大的城市,乡村和小镇几乎没有。”

  “乡村和小镇的毁灭看起来更像是战争和地质灾变共同造成的。”白晨补充道。

  蒋白棉微微点头:

  “战争和地质灾变或许可以画等号。

  “在旧世界毁灭前,有可能已出现地质武器,当然,这点有待证实,需要通过探索某些城市废墟找到相应资料来确认。”

  听到这里,龙悦红思索着说道:

  “‘无心者’的出现和战争又有什么关系?

  “是它们的出现导致了战争,还是战争诱发了它们的出现?”

  “这就没法回答了,缺乏足够的资料和情报。”蒋白棉笑了笑道,“这将是我们旧调小组之后工作的主要方向。”

  她看了下路,拉了拉方向盘,继续提出问题,引导组员们思考:

  “你们认为‘无心者’最初为什么主要出现于大城市,在乡村和小镇几乎没有?”

  “城市人口更密集?这是重要的传播条件?”商见曜结合教材里对城市的定义回答道。

  白晨则从另一个角度说道:

  “城市更加重要,所以是主要目标?”

  “有可能。”蒋白棉未做否定。

  四人就这样围绕着相应的问题讨论了一阵,虽然没法做出结论,但都因此拓宽了思维,对将来需要做的调查、搜集的资料有了更加明确的想法。

  吉普不算快也不是太慢地行驶中,蒋白棉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们对遗迹猎人们寻找的那个家伙有什么看法?

  “就是黑发金眼,水围镇镇民有遇到过的那个。”

  龙悦红嘶了口气:

  “感觉他很奇怪,不仅来历神秘,而且本身也很奇怪。

  “正常来说,没有谁能在初见的情况下,同时获得一群人的爱慕,那可是有男有女啊!”

  “其实吧,我有点好奇,好奇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有多大魅力。”蒋白棉笑着回了一句,“不过,说的也对,这确实相当奇怪。而对于能制造奇怪现象的人,我第一反应是归类到觉醒者行列。”

  “为什么?”商见曜脱口问道。

  对于觉醒者这个名词,白晨未表现出一点疑惑,明显也是知道有这么一种人存在的。

  蒋白棉略放油门,降了点车速道:

  “觉醒者除了拥有诡异的、可怕的能力,本身也有可能表现出奇怪的、与正常人不同的地方。嗯,这种表现就和他们的能力一样,彼此之间相同的概率不是太高。”

  “这么一位觉醒者出现在黑沼荒野内,肯定不只是为了生存。”白晨看向窗外,眺望起沼泽深处,“他也许在寻找什么……沼泽深处可能藏着不小的秘密。”

  蒋白棉点了下头:

  “确实。算了,不说了,我们的路线并不会经过月鲁车站以北。再说,带着两个新手去参与这明显不同寻常的事情,实在太危险了,只能找机会上报给公司。

  “龙悦红,白晨,你们可以休息一下了。

  “啊,哈,白晨,先不急着睡,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走……”

  “……”白晨看了眼蒋白棉,有点怀疑这还是不是之前那个异常可靠的组长。

  就这样,吉普车穿行于黑沼荒野内,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停在了一个长满杂草的水泥路口。

  “这里就是本次野外拉练的第一个点。”蒋白棉开门出去,指着吉普左侧道。

  商见曜和龙悦红跟着下车,循着组长的手指,望了过去。

  那里有一条倾斜往下的岔路,水泥地面被一丛丛杂草一株株植物顶裂,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

  这条路的左边原本疑似田地,但已被沼泽吞没了大半,剩下的地方则长了许多不同品种的植物;右边有围成开放正方形的三栋建筑,其中,一栋已然倒塌,剩下的则被爬山虎等植物覆盖着。

  路的尽头有一片不小的广场,广场的两侧是更多的四层、五层、六层建筑,但也有一个非常大相当高的平房。

  它们同样倒塌了一部分,其余和绿色混杂,难分彼此。

  广场的尽头有可以并行通过四辆吉普的铁黑色对开大门,大门完全敞开着,显露出了一排排不像住所的房子。

  在这些房子的后面,商见曜等人看不到的地方,几根或砖红或灰黑的“烟囱”拔地而起,升到了半空,颇为壮观。

  它们的外墙上都镶嵌着铁黑色的、非常简陋的楼梯。越是高处,缝隙里的绿色植物就越是稀疏。

  等商见曜和龙悦红观察了一阵,蒋白棉才开口解释道:

  “将来我们小组少不了进入旧世界的城市废墟,尤其是少有人去,或者还没被发现的那种,这会相当危险。

  “所以,你们得提前适应这种地方,积累一些经验。”

  “可这不像是城市啊。”龙悦红忍不住说道。

  蒋白棉笑了一声:

  “肯定要从最低难度开始啊。

  “这里曾经是一座钢铁厂,内部有完整社会结构的那种,就相当于一个微缩的城市。你们看,路边那几栋建筑就是医院和广播电台。

  “嗯,这里被遗迹猎人们光顾过很多次,有价值的东西基本已经没了。

  “你们今天的任务主要有两个:

  “一是在这里弄些吃的,不管是找到别人没找到的,还是以出没于这里的野兽为目标,都行。

  “二是绘制完整的地图,标注出所有关键点。

  “怎么样,简单吧?”

  商见曜和龙悦红都没有回答,因为以他们的经验,无法判断这究竟是简单,还是困难。

  蒋白棉又看了眼那座钢铁厂:

  “这里经常会有遗迹猎人出没,如果遇上,你们就要学会怎么应对,怎么相处,怎么交换情报和物资。”

  “组长,你不是说这里有价值的东西基本没了吗?那些遗迹猎人来做什么?”龙悦红略感诧异地提出了问题。

  蒋白棉呵呵笑道:

  “不是有句俗话吗?烂船还有三斤钉呢,何况这么大一个钢铁厂?

  “如果在别的地方没有收获,到这里来找一找,说不定能搬回去点有用的东西。

  “之前就有遗迹猎人挖开地面,弄下了一截自来水主管道,然后拉回去换到了些食物。”

  见龙悦红和商见曜轻轻点头,表示已没有疑问,蒋白棉侧过身体道:

  “那就开始吧。

  “我和白晨在这里看着车。你们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发信号求助,要是需要指导,就回到两公里内,用对讲机。”

  PS:求推荐票~

  PS2:推荐一本书,《大虞天行》,降妖除魔诗词美食之书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