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十四章 信(求推荐票)

第二十四章 信(求推荐票)

  因为军用外骨骼装置设计时就要考虑到穿戴者死亡后的回收问题,而商见曜和龙悦红在前面两个月的训练中也有熟悉这类物品,对此并不陌生,所以,商见曜只是摸索了几下,就找到了按钮,顺利关闭了集成系统和能源背包。

  完成这一步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了——挨个解开辅助关节处的金属卡扣。

  龙悦红一边弄着肘关节和手腕处的卡扣,一边张了张嘴巴,又闭了起来。

  就这么欲言又止了三次,他终于忍不住压着嗓音,开口问道:

  “你刚才都不紧张,不害怕吗?”

  负责腿部的商见曜指了指自己:

  “你是问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谁?”龙悦红好气又好笑地反问。

  白晨在他的背后修理吉普车,蒋白棉拿着手枪,绕到了另外一边,尸体所在的小区域内,只有他和商见曜两个人。

  商见曜拍了拍尸体的大腿:

  “还有他啊。”

  “……”龙悦红本想骂对面家伙一句,可又莫名其妙地有点害怕。

  他想起了大人们经常用来吓唬小孩的那些故事。

  商见曜收敛住笑容,“嗯”了一声:

  “肯定也会紧张和害怕啊。”

  “可我完全看不出来。”龙悦红脱口而出。

  商见曜轻轻颔首:

  “因为我有在心里告诉自己:你的目标是拯救全人类。”

  “……这有什么联系?”龙悦红觉得自己已经习惯商见曜时不时脑子抽一下,“我是说,为什么这样就不害怕不紧张了?”

  商见曜表情严肃地回答道:

  “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路上,牺牲在所难免。”

  这个瞬间,龙悦红竟不知该说商见曜正常还是不正常。

  他迅速决定放弃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你不会感觉难受吗?亲手杀了两个人。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能说能笑,能走能跳,活生生的,有血有肉。

  “呃……不一定是难受,反正就没点特别的感受吗?”

  商见曜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有。”

  龙悦红莫名松了口气。

  商见曜继续说道:

  “想再补两枪。”

  “……为什么?”龙悦红放弃让自己的思绪和商见曜同步。

  商见曜扫了他一眼,将目光投向了侧后方的吉普车:

  “我们从来没想过抢劫他们,伤害他们,射杀他们,而他们从一开始就对我们抱有恶意,一路追踪着我们,一有机会就发动攻击。

  “如果我们没有超常发挥,多犯了那么一个错误,那现在倒在这里,被搜查尸体的就是我们,而你觉得他们会因此有特别的感受吗?

  “不,他们只会唱着歌,吐我们口水,吃我们的能量棒,吃我们的压缩饼干,吃我们的军用罐头,用我们杀死的黑沼铁蛇弄火锅,这能忍?”

  龙悦红脑海内条件反射地闪过了类似的画面,这让他记起了从小到大经常忍受的强烈饥饿感。

  他顿时勃然大怒:

  “不能!”

  回答之后,他顿时蔫了下去,就像许久没有打气的篮球: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是那么舒服。”

  商见曜听到这句话,嘴角缓缓咧开,露出一个有点浮夸的笑容:

  “这就是灰土。

  “好好习惯吧。”

  “说得你不是第一次来到地表一样……”龙悦红嘀咕了一句,埋头忙碌了起来。

  没过多久,他们打开了所有金属卡扣,将那台军用外骨骼装置从尸体身上脱了下来。

  蒋白棉不知什么时候已回到了吉普车旁边,若有所思地说道:

  “龙悦红,你试一试,看能不能驾驭。”

  类似的东西永远让部分男人狂热,而龙悦红正是其中之一,他顾不得那外骨骼装置上还残留着血液,连忙催促商见曜,在对方的帮助下,调整了辅助骨骼的长度,负上了能源背包,戴上了铁黑头盔,锁上了金属卡扣。

  等到集成系统自检完毕,龙悦红看了一眼,赶紧汇报:

  “还有23%的电,说是能用1小时55分钟。”

  “别信这个,这只是你维持正常运动,仅做基本操作的情况,要想像这位刚才那样飞天遁地,疯狂跑跳,各个系统全部超负荷运转,我估计顶多半小时。”蒋白棉提起左腿,用脚尖指了指壮年男子的尸体。

  “嗯。”龙悦红开始做各种基本动作。

  一连串的操作后,他惊喜说道:

  “组长,这比之前在公司试的那台好用多了!”

  蒋白棉“呵”了一声:

  “那是公司仿制的。你也不想想,咱们一做生物的公司,在机械、电子上能有多强?”

  “也是。”龙悦红兴奋地试验起那台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其余功能。

  商见曜依旧蹲在原地,搜查尸体的每一个口袋,连裤衩内层都没放过。

  “只有两包饼干。”最后,他一脸嫌弃地看着摆放在面前的物品道。

  这两包饼干并非压缩型,包装袋上写着一排排红河文——因为磨损严重,商见曜只勉强认出了“香葱”和“苏打”。

  ——在灰土上,最主流的两种语言是灰土语和红河语,前者是“盘古生物”、“救世军”等势力的通用语,后者主要在红河流域和靠近红河流域的势力里使用——这包括“最初城”、“白骑士团”和“橘子公司”等。

  除了这两包饼干,商见曜还找到了两张信纸和一枚徽章。

  那两张信纸,一张折的整整齐齐,一张就那样随意地叠在一起。

  商见曜展开整齐干净的那张信纸,随口评价道:

  “这折过很多次了。”

  蒋白棉吩咐龙悦红警戒四周后,凑到商见曜旁边,蹲了下来,和他一起读信。

  这封信用的是灰土文:

  “亲爱的父亲:

  “我在最初城过得很好,虽然阅读还有点障碍,但对话已经基本没有问题,不再有谁能察觉我来自荒野……

  “……这里等级非常森严,但和外面相比,美好的就像天堂,只要遵从他们的规则,服从比自己更高位的人,找准自己所在的阶层和地位,就能比较顺利地过下去……

  “……我的学业您不用担心,在那位的帮助下,我已经转到了正规的学院,只要顺利毕业,就能摆脱‘奴隶’的身份,成为公民……

  “……不知道镇上的粮食储备还够吗?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我听一些同学说,今年的冬天会格外的难熬。我不知道他们判断的依据来自哪里,只是觉得有必要告诉您一声,让大家尽早做些准备,即使这是谣言,也宁可相信,不能忽视……

  “……您上次说成为了遗迹猎人,这是一件好事,比起做强盗,这个职业显然更安全一点,当然,它也很危险……不要去新发现的城市废墟,不要去少有人回来的城市废墟,还有,不要再做强盗了,虽然这确实能最快时间给镇上带回过冬的食物……

  “……我会尝试着在城里寻找敢于走私粮食的商人,但我没有任何把握,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来交换,只希望那位带我多认识元老院长老的子孙们,看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机会……

  “……最后,希望您身体一直健康,希望饥荒不会到来,希望吉顺叔、锦丰叔、阿禹哥、钱宁哥都过得不错,都能给自己家里带回足够的食物,希望大家能等到元老院认可,等到以公民而非奴隶身份整体并入最初城的那天。还有,那位对母亲很好,无需挂念……

  “……你的小安吉。”

  看完之后,蒋白棉和商见曜许久没有说话。

  “这就是灰土。”过了一阵,蒋白棉自嘲般笑了笑。

  商见曜低声回应道:

  “这封信,他看了不下二十遍……”

  从信的折痕模样和纸张的状况可以做一定的判断。

  蒋白棉本想告诉商见曜,这种事情你死我活,没必要因此有负罪感,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只能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每个人都有两面,甚至不止两面,对自己孩子和对陌生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为陌生人,不需要关心他的孩子失去了父亲会怎么样,只用庆幸自己还活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听过一些传闻,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公司的人,不会沦落到做这种层次的荒野强盗,要抢也只会抢敌对势力的物资运送队伍。”

  商见曜没有说话,折好这封信,将它塞回了壮年男子的内侧口袋里。

  接着,他展开了另外那封信,皱巴巴的信:

  “任务描述:

  “探索月鲁车站以北区域,搜集目标相关的情报。

  “目标描述:

  “男性,来历不明,身高1米8左右,黑发金眼,长得非常英俊,魅力同样出众。他喜欢穿风衣、靴子,戴手套,头发总是梳理得整整齐齐,完全不像荒野流浪者,危险程度暂定为‘高’。

  “报酬:

  “一吨普通品阶的面粉(公会担保)。

  “任务等级:

  “C,100个信用积分。”

  “这是猎人公会的任务文书。”蒋白棉介绍了一句,然后若有所思地拿起了商见曜搜出来的徽章,“月鲁车站是黑沼荒野内一处旧世界遗迹,它再往北,就是大沼泽深处了,那里危险密布。”

  说话间,蒋白棉检查了下手中的徽章。

  那徽章呈黄铜色,正面有五官模糊的人脸浮雕,人脸的两颊分别铭刻着一把刀和一杆枪。

  徽章的背面则镶嵌着一块小小的芯片。

  这是来自猎人公会的徽章。

  PS:求推荐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