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十三章 情绪上脑(求推荐票)

第二十三章 情绪上脑(求推荐票)

  壮年男子愤怒归愤怒,愿意冒险归愿意冒险,但还是保持着基本的思考能力,从未考虑过要用自己的生命为两个同伴复仇。

  按照他的计划,跳到吉普车引擎盖上后,他会借助外骨骼装置强大的腿部力量,再次高高跳起,躲过前后敌人的搏命射击,然后,从空中发射榴弹,将躲在车头位置的两男一女直接炸死!

  这个过程中,他还能于半空完成一轮冲锋枪扫射,务求不放过每一个目标。

  接着,他会开启军用外骨骼装置的简易喷气装备,在空中强行变向,不给躲在黑沼铁蛇尸体位置的敌人机会。

  就在壮年男子的膝盖带动辅助关节微微弯曲,行将往上弹起时,他脑海内突然闪过了一个强烈的念头:

  “不!我就不!”

  他觉得自己必须面对面将杀死同伴的敌人打成马蜂窝,看着对方满是恐惧和后悔地死去,才能发泄出心头那股恶气,才算真正帮同伴复仇!

  什么高高跳起,往下扫射,是懦夫的行为,根本没有诚意!

  真男人就要脸贴脸弄死对方!

  这念头迅速扩大成了无法遏制的情绪,让壮年男子瞬间放弃了原本的打算。

  当然,他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穿戴着铁黑色外骨骼装置的他猛地做出蹲的动作,并弯折腰部,如巨人般将上半身伏了下去,这样一来,躲在车头位置的两男一女直面的将是他的金属头盔、他的胸前装甲、他覆盖辅助骨骼的那些地方,只有不多的空隙可以命中他未被保护到的躯体。

  下一秒,他看见了目标那似乎比正常人更加幽暗的眼睛。

  商见曜没有逞强,放弃了瞄准。他往着侧方用力跃开,接续团身滚动。

  而对壮年男子侧后方的蒋白棉来说,对方现在的姿势摆得实在是太好了,让她根本没做思考,依循着本能就扣动了扳机。

  砰!

  一枚黄澄澄的子弹穿过二三十米的距离,擦着铁黑色的辅助骨骼,钻入了壮年男子脊椎与能源背包交界的地方,略微侧了一点。

  这与蒋白棉预想的命中点完全吻合,就像在打一个不会移动的靶子一样。

  对她这样的神枪手来说,这几乎没有什么难度,即使距离再加二十米,也不成问题。

  噗的一声,壮年男子的背部绽放出了大片的血花。

  让他几乎麻痹的剧烈疼痛中,他恢复了清醒,不敢相信自己在关键时刻竟如此矫情,做出了几乎是最差的选择。

  砰!砰!砰!

  蒋白棉第二发子弹如约而至,白晨的点射也倾斜着没入了壮年男子的腹部,龙悦红的连续射击则被金属头盔、胸前装甲挡住,没能伤害到敌人。

  壮年男子自知已无法幸免,表情顿时狰狞了起来。

  思绪飞快模糊间,他准备发射榴弹、疯狂扫射,带着面前的敌人一起去死。

  可是,他怎么都做不出扣动扳机这个动作。

  即使从未学过射击的人,只要了解一定的常识,这个时候都不该做不出类似的动作。

  他的双手似乎已先他一步死去。

  哐当!

  这名壮年男子带着七八十公斤重的外骨骼装置,重重倒在了吉普车引擎盖上,鲜红的血液迅速污染了周围。

  他的眼睛圆圆睁着,似乎充满了疑惑和不甘心。

  远处压阵的那辆黑色越野车,在摩托车手发出惨叫之后,已经疯狂奔了过来。

  可是,它终究慢了一步,当它进入乘员有效射击范围时,分别叫做吉顺和阿禹的两名男子正好看见老大背部爆发出一团血花。

  阿禹怒吼出声,将半个身体探出车窗,试图寻找敌人,射杀他们。

  就在这时,壮年男子异常沉重地倒了下去,让吉普车出现了明显的摇晃。

  吱的声音里,那辆黑色越野车完成了一个大漂移,将车身打横了过来。

  阿禹险些就被甩了出去,只是因为穿得较为臃肿,且及时找到了支撑点,才没有飞到半空。

  轰!

  黑色越野车又是一个大转弯,向着来路狂奔而去,速度极快。

  “你干什么?”阿禹缩回身体,愤怒吼道。

  年纪较长的吉顺把着方向盘,高声回应道:

  “逃啊!”

  “老大他们还在那里!”阿禹用自己的“联合202”手枪抵住了吉顺的太阳穴,“给我回去啊!”

  他嘶吼着,眼里满是血丝。

  吉顺不为所动,再次喊道:

  “老大已经死了!

  “你也想跟着一起死吗?”

  他几乎将油门踩到了底。

  阿禹嘴唇翕动了几下,表情不断变化。

  就这么僵硬了一阵,他忽然往后一甩手臂,将身体重重扔入了副驾位置。

  “你他妈的胆小鬼!”他怒声骂道。

  “我他妈也是胆小鬼……”他声音渐低,脸上尽是泪水。

  …………

  “嚯,跑得真快啊。”蒋白棉一边给9毫米“冰苔”手枪换弹匣,一边望着黑色越野车行将消失在远方的背影,感慨了一句。

  她只可惜下车的时候没带那把榴弹枪,否则还能尝试着送逃跑的敌人一朵大烟花。

  吉普车位置,龙悦红已打完了枪里的子弹,停了下来,弯着腰背,重重喘气。

  他的眼睛没有焦距,一片迷茫,整个人的精神似乎已进入某个与外面隔绝的世界。

  白晨端着“橘子”步枪,环顾了一圈,见不再有别的敌人,才略微松了口气。

  她表情相对冷静,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她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隔段时间就会经历一次,不值得浪费太多的感情。

  她有看到蒋白棉放在副驾位置的榴弹枪,但她确认壮年男子彻底死亡,无需再补枪后,那辆黑色越野车已经逃得很远,对不太擅长榴弹枪的她来说,这已经失去了攻击的价值。

  没必要浪费一枚榴弹……白晨收回目光,望向了七八米外的商见曜。

  她对壮年男子最后的选择非常疑惑。

  刚才那种状况下,穿戴着外骨骼装置的敌人完全有机会以轻伤或者擦伤为代价将自己三人击杀,谁知,他就像被愤怒冲昏了头一样,根本没打出任何战术,只有鲁莽,鲁莽,以及鲁莽。

  而在那个瞬间,商见曜是唯一做出不同反应,提前扑向旁边的。

  白晨抿了下嘴唇,看了奔跑回来的蒋白棉一眼:

  “你们有没有受伤?”

  吉普车内有一个医疗箱。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打了个冷颤,从那种茫然的状态中回归了现实世界。

  他身体因紧绷而颤栗着,但这不妨碍他快速检查自己的状态:

  “我,我没事。”

  这时,商见曜笑着回应道:

  “稍微有点头疼。”

  “也许是爆炸声、枪声对耳朵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白晨根据之前的情况,从现实的角度做出了分析。

  “很好。”回到吉普车处的蒋白棉则赞了一句,然后对白晨道,“我有几个地方擦伤,给我瓶碘伏。”

  说完,她趁机教导起龙悦红和商见曜:

  “在荒野上,致命的危险往往还来自于感染和污染,不能因为做过基因改良的人拥有强大的免疫能力和自我修复能力,就在这方面大意。”

  等到商见曜、龙悦红点头,蒋白棉接过碘伏,一边给手上伤口消毒,一边笑道:

  “怎么样?精彩吧?刺激吧?”

  龙悦红微微皱眉,脸色略显苍白地说道:

  “组长,这种事情怎么能用精彩和刺激来描述?”

  他只感觉害怕、难过和紧张,不想再经历一次。

  如果不是这次没同伴伤亡,他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当场崩溃。

  就算如此,看到之前还交流过的三个人无声地躺在了地上,各有各的惨状,他也产生了种说不出的感受。

  蒋白棉没有因龙悦红反驳自己而生气,她半笑半叹地说道:

  “这就是灰土上的常态,和公司内部的情况完全不同。

  “当你经历多了各种各样的战斗,你就会发现每次战斗后,自己还活着,是多么值得庆幸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尤其你的战友们也都还活着。

  “我刚才主要是想给你一种放松的感觉,让你尽快走出战后心理障碍。

  “呵,别和商见曜比,他的问题也许更严重,战后心理障碍根本上不了台面。”

  商见曜张了张嘴巴,似乎想声明自己没有问题,而这个时候,白晨已将穿戴着外骨骼装置的尸体推下了引擎盖,让它发出沉重的扑通声。

  白晨旋即打开引擎盖,检查起车辆情况。

  在车头里面,卡着好几枚子弹。

  “怎么样?”蒋白棉开口问道。

  “确实受损了……不知道能不能修好,我先试一试。”白晨拉了拉脖子上的灰色围巾,返回后备箱处,拿出了装着修理工具的塑料提盒,“希望可以。”

  蒋白棉转头对商见曜和龙悦红道:

  “你们打扫战场,搜集有价值的物品,我负责警戒四周,防备意外,嗯,先从这边开始。”

  “好。”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走向了那具穿戴外骨骼装置的尸体。

  如果能尽快剥离外骨骼装置,掌握它的使用技巧,接下来再出现什么情况,他们也有不小的把握应对。

  PS:求推荐票~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