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十七章 在路上(周一求推荐票)

第十七章 在路上(周一求推荐票)

  蒋白棉、龙悦红、白晨愣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原来你所谓的参与是要不要和那些野兽一起“合唱”……龙悦红找回思绪后,本想这么说一句,可他又觉得这种氛围下,谁搭理了商见曜,谁就输了。

  隔了几秒,蒋白棉笑出了声音:

  “白晨,你忘记戒备四周了!

  “商见曜,荒野强盗就算来几十个,都未必对付得了我们,而你以一己之力,从内部瓦解了防御体系!”

  商见曜严肃颔首道:

  “所以我考虑了一下。

  “而且,我有在防备突发情况。”

  “我确实有点诧异,但并没有放松对周围的戒备。”白晨强行解释了一句。

  她对自己刚才的失态加失职有点羞愧。

  作为一个在荒野上流浪多年的人类,她的见识不可谓不多,精神崩溃、状态异常的流浪者她也不是没遭遇过,而且还不少,那些人的言行举止比商见曜可夸张多了。

  但问题在于,商见曜绝大部分时候都表现得很正常,正常到白晨觉得他只是偶尔开个玩笑,做个恶作剧。

  她怎么都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有“创意”。

  “不错,随时保持住警戒状态。”蒋白棉没有戳穿白晨的话语,略歪脑袋,微笑看着商见曜道,“等这次拉练结束,确实有必要做一次全体成员的精神评估。”

  商见曜轻轻鼓掌道:

  “祝你满分!”

  白晨没想到蒋白棉会这么大大咧咧把精神评估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明显会严重刺激到商见曜——虽然她之前也这么提议过,但那个时候商见曜表现得还不是太夸张,勉强在正常范围内,顶多算喜欢讲冷笑话,所以,提议的指向性并不强。

  同样的,白晨也没想到商见曜会一点也不在意,就像刚才确实只是一次夸张点的恶作剧。

  或者,他早就认清楚了自己的状态,接受了这样的自己,一点也不自卑,一点也不敏感?白晨摇了摇头,提醒自己不管别人怎么样,都要做好分内的工作,不能被影响到。

  这时,蒋白棉低头看了下腕部的电子表:

  “好了,轮流休息。

  “正常应该是我和白晨一组,商见曜和龙悦红一组,轮流休息,但你们两个没什么经验,很容易忽视一些征兆,而且,出外勤的时候,危险重重,条件有限,大家没必要强行区分男女。坦诚相对,彼此信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和商见曜一组,白晨和龙悦红一组。”

  说到这里,蒋白棉笑了笑:

  “其实,这次条件很可以了,有辆吉普在,一个睡前排,一个睡后座,根本不会打扰到对方。”

  白晨闻言点头道:

  “我曾经和两个男人、两个女人、一头猪、两只鸡,睡在同一个帐篷里。”

  蒋白棉随即站起身来:

  “好了,你们去休息吧,我和商见曜开始值夜。”

  她又低头看了下腕表:

  “你们有六个小时。”

  “组长,这会不会太久了?”白晨不是太放心。

  从现在开始值夜六个小时,正好会经历人类生理周期里最疲惫最困的那个阶段,很容易就忽略掉周围的不正常动静。

  蒋白棉笑了笑道:

  “我们三个都是做过基因改良的人,有个共同点是精力充沛。

  “在这方面,我应该比他们更强,一两天不睡也能保持不错的专注力。”

  “我也可以……”龙悦红嘀咕了一句。

  蒋白棉侧头看向了他:

  “你说什么?

  “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

  “他没有!”商见曜抢答道,“他当着你的面说的!”

  龙悦红被呛住,咳出了声音。

  蒋白棉摆了摆手,对商见曜道:

  “你这种时候就挺正常的,好了,你们俩快去睡吧。”

  她最后是望着白晨和龙悦红说的。

  这一夜,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当太阳从天边升起,将云彩染得一片金红时,“旧调小组”四位成员已围在篝火旁,喝着温开水,啃食能量棒。

  “真美,真壮观啊……”龙悦红望着日出的方向,发现自己的词汇量是如此的稀少。

  那恢弘壮美的场景,那蕴含着无限生命力的画面,让第一次来到地表的龙悦红和商见曜身心都仿佛受到了洗涤,感受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美好和希望。

  “我第一次看见日出比你们还失态。”蒋白棉没有嘲笑他们。

  白晨同样看着日出的地方,但没有说话。

  作为生于荒野,长于荒野的人类,她对日出早已司空见惯,可每次看见依旧会莫名地愉悦和振奋。

  “好了,收拾东西,准备出发。龙悦红,你和白晨坐后排,再补一下觉,我和商见曜轮流开。”蒋白棉将自己的水囊装满后,起身说道。

  “是,组长!”龙悦红收回目光,高声回应。

  处理完篝火,他看见昨晚吃的那几个罐头的空壳被随意丢在地上:

  “组长,不回收吗?”

  “盘古生物”位于地下,缺乏矿藏,金属资源一直都处在非常窘迫的状态,必须用自身出产的粮食、基因改良原液、生物药剂、地下卤水和岩石表面提取的盐与别的大势力换取相应物资。

  蒋白棉回头看了一眼,沉默了两秒道:

  “不用。

  “占地方。”

  说完,她拉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上。

  既然组长都这么说了,龙悦红也就忍住了回收的冲动,端着枪,快步回到车上。

  模拟的发动机声音响起,灰绿色的四门吉普顶着密密麻麻的太阳能充电板开出了空地,远离了这片不大的废墟。

  过了几分钟,一道黑影从半坍塌的建筑群后方走了出来,蹑手蹑脚地靠近熄灭的篝火。

  “他”时而停顿,以植物和残壁为遮掩,时而匍匐,双肘交替着前行。

  等“他”确认了之前那四个人已真正离开,“他”猛地弹了起来,冲到篝火旁,拾取起那几个金属铸造的罐头空壳。

  “他”披着黑色的麻布,背着一把步枪,身高1米6左右,脸庞没有皮肤和血肉,只得银黑色的金属。

  金属表面多有裂缝,隐约显露出下方颜色不一的线路和元件。

  “他”的眼睛一只闪烁着红光,一只早已“熄灭”,双手仿佛骨架,纯粹由银黑金属打造而成。

  这是一个智能机器人。

  “捡到了,捡到了……”它发出没有起伏的单调声音,抱着那几个罐头空壳,蹬蹬蹬跑回了废墟后方。

  七拐八绕后,它钻进了一个钢筋、混凝土胡乱搭在一起从而隔出来的空洞。

  空洞里有个裹着破旧棉袄,围着动物毛皮的男孩。

  这小孩也就十二三岁,脸上脏兮兮的,双手指甲缝里满是黑泥,旁边停了一辆装满各种杂物和垃圾的破烂三轮车。

  他接过那几个罐头空壳,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容。

  然后,他边将罐头空壳分成三组,放到不同的杂物堆里,边对那个智能机器人笑道:

  “小七,这个快攒满了,可以给你换个新眼睛了。

  “这边还得攒一攒,冬天快要到了,我们需要换很多的食物和煤炭,还有你的电池。

  “这里的等回去就换掉……”

  说着,男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

  “快没有吃的了。

  “我最近吃的有点多……”

  小七用力点头,依旧是那没什么起伏的腔调:

  “安排得很好。”

  “快上车,我们回定居点。”男孩坐到了三轮车驾驶位置。

  嘟嘟嘟的声音里,他开着这辆三轮车在狭窄坎坷几乎称不上有路的废墟和植物间驶向了远方。

  他一边开车,一边对后面的智能机器人道:

  “小七,你说,冬天过去,妈妈和爸爸是不是就回来了?”

  …………

  吉普车保持着不快的速度,在黑沼荒野上不断前行。

  快到中午的时候,开车的白晨在拐弯之后,突然皱起了眉头:

  “前面有群人……”

  不等蒋白棉、商见曜和龙悦红回应,她又沉声补充道:

  “他们看见我们了。”

  PS:今天的两更送上,周一求推荐票~忘记定时了,汗。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