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七章 布道
  沈度当即笑道:

  “那一块去,注意避开……”

  他没有说完,抬头看了眼天花板,示意商见曜小心。

  “生活区”每一层楼都安装有监控摄像头,但数量不多,只在关键的路口和室内公共场所。

  相比较而言,无论“内生态区”,还是“工厂区”,监控摄像头的数量都要多很多,不过也远远比不上“研究区”和“管理区”。

  商见曜跟随沈度的目光,看了看前方十字路口,笑着说道:

  “它也许根本就没开。”

  “也是。”沈度竟然赞同了商见曜的说法。

  这是因为公司内部类似情况太常见了,时不时就爆出某某设备早就损坏,一直不能用,平时只是摆在那里装样子的事情。

  据说这与旧世界毁灭那会,部分幸存人类匆忙撤入地下大楼时的混乱有关。

  而且,新历都46年了,某些设备出现损坏情况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相应的生产线则可能由于资源短缺、技术遗失、没有资料等原因一直未能重建,所以无法进行更替和维修。

  “不过嘛,还是要小心点,公司对信教这方面的事情一直管得很严。”沈度叮嘱了一句,拿着手电筒,走向前方。

  到了路口,他关掉手电筒,用贴着墙壁小心挪动的方式拐向了右侧。

  商见曜跟在他后面,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十字路口天花板上的监控摄像头。

  那里有一个红点在缓慢闪烁。

  商见曜看着红点,突然抬起双手,捏住两边脸颊,将嘴角往上扯起。

  他做了个鬼脸。

  然后,他揉了揉被手电筒搁到的脸部肌肉,学着沈度,贴着墙壁挪动。

  这么绕来拐去一阵后,沈度停在了A区35号门前。

  他随即抬起左手,轻敲了三下。

  “新生如日。”房内传出了一道刻意低沉的声音。

  沈度前伸脖子,用同样低沉的嗓音回应道:

  “生命最重。”

  吱嘎一声,房门后敞,昏黄的光芒流淌而出,轻轻晃动。

  “这是?”开门那名女子看见了沈度侧后方的商见曜。

  她三十来岁,明显接受过基因方面的改良,眉毛黑直,鼻梁高挺,眼角上挑,既漂亮,又有自身的特点。

  商见曜上前一步,诚恳说道:

  “我第一次参加。

  “沈叔叔领我过来的。”

  那名女子微微皱起的眉头逐渐舒展,若有所思地说道:

  “原来是新教友。”

  她左右看了一眼,让开了道路:

  “快进来吧,不要让别人看到。”

  沈度见这名女子认可了商见曜的身份,再没有任何怀疑,大步走入房间内,顺手关掉了电筒。

  商见曜跟在后面,环顾了一圈,将房间内的情况完全纳入了眼底。

  这房间比他现在住的要大不少,而且最里面的墙上还有一扇门,说明存在内卧、卫生间或者小厨房。

  这让商见曜想到了以前的家,这表明这个房间的拥有者要么夫妻都在D4及以上,要么有一个达到了D7组长级。

  外面的房间宽大概两米五,进深接近五米,最里面的墙边摆放着一个衣柜、一个橱柜,和这两件家具隔了一个床头柜的是双人大床,它横放着,于床脚位置留出了通向内卧的过道。

  大床往外是靠背椅、方凳、矮凳、茶几、书桌、布沙发组成的小客厅。

  此时,茶几上点着两根蜡烛,制造出昏黄的光芒,周围坐着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壮。

  商见曜没有细数,但看那坐得满满当当的架势,觉得至少有十个人。

  “小商,先做个登记。”开门那名女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册软壳笔记本。

  商见曜接过钢笔,在对方打开的空白页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认识我?”他一脸好奇。

  那女子笑了笑道:

  “你爸妈住这边的时候,我们勉强算是邻居。

  “不过,你应该记不得我了,你可以叫我李阿姨。”

  “嗯,李阿姨。”商见曜一点也没客气。

  “好了,快去坐下吧,‘引导者’要开始布道了。”李姓女子指了指空着的一个矮凳。

  “你坐哪?”商见曜礼貌问道。

  “我可以坐床边。”李姓女子微笑回答。

  商见曜没再多问,侧走几步,坐了下来。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通向内卧的门打开,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这人影商见曜一点也不陌生,正是他傍晚在“活动中心”见过的任洁任阿姨,服务于公司“战略委员会”的D3级员工。

  此时的任洁依旧穿着那件涤纶衬衣,但换了条灰色长裤。那能看见些许岁月痕迹的姣好脸庞上,表情圣洁而端庄。

  她走到大床和衣柜、橱柜之间,往众人方向扫了一圈。

  “小商?”她一眼就看见了笔挺坐着的商见曜。

  商见曜站起身来,上前两步,打招呼般道:

  “任姨,我刚登记好。

  “沈叔叔领我过来的。”

  任洁眼眸微动,仿佛在思考什么,然后,她露出了笑容:

  “原来是这样,已经通过考察了啊。”

  “坐吧。”

  等到商见曜重新坐下,她注视着众人,开口说道:

  “既然有新的教友参加,那我还是简单介绍下我们这个教团。”

  啪啪啪,商见曜热烈鼓掌。

  沈度等人或回头,或侧身,用同样茫然的目光望向了他。

  任洁大概听说商见曜属于性格比较跳脱的人,愣了一下,失笑道:

  “不用这样,这又不是公司开大会。”

  她顿了两秒,在商见曜停止后,沉声说道:

  “我们在座的各位,其实都没有离开过公司,没有真正踏上过地表。

  “我们掌握的灰土的情况只来自于公司的广播、教材的介绍、周围‘安全部’员工的描述,而这些都事先接受过保密筛查。

  “我们并不真正了解灰土,就像我们从未真正看到过天空。”

  她的目光扫了一圈,落到了商见曜的脸上:

  “我们知道旧世界毁灭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混乱和纷争,人类终于在部分地区重建起了秩序,有了新历,我们也知道阴影依旧笼罩着灰土,秩序之地之于混乱地带、无人区、各种荒野山岭,就像教科书里的岛屿之于大海。污染、畸变、饥荒如同海潮,一波又一波地来临,永无止境。

  “最为致命的是无心病,也就是教材里的兽化病,直到今天,我们依旧没掌握它的发病机理、传播规律。我们和我们身边的人,也许一觉醒来,就退化成了真正的‘野兽’,无法交流,只剩捕食的本能。”

  任洁缓了口气,继续说道:

  “这是我们知道的,那我们不知道的又是什么呢?

  “是旧世界为什么毁灭,是新的秩序为什么能重建起来。

  “在灰土之上,在许许多多的人类之间,传播着这样的流言:

  “旧世界的某些行为触怒了神明,于是被祂们被毁灭了,幸存的人们通过考验,所以被祂们拯救。

  “这个流言有部分是真的,也有一部分是假的。

  “真的是,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一群神灵,祂们共同执掌岁月,分别管理着不同的月份,所以被尊称为‘执岁’,当然,也有人称呼祂们‘至人’、‘岁神’、‘苍神’、‘救主’、‘往世的画者’、‘现世的主祭’。

  “假的是,‘执岁’们并非被触怒才毁灭旧世界,这只是正常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

  “生命崇高而神圣,但终将逝去,世界亦然,这就像旧的一年总会来到岁末,准备进入新的一年。

  “我们这个教团叫做‘生命祭礼’,信仰的是‘执岁’里最特殊的一位,掌管着十二月的‘司命’,祂是岁末,但也象征着新一年的来临,祂是旧世界的终结者,也是新世界的开启人。”

  任洁讲到这里,除了商见曜,其余所有人齐齐伸出双臂,做怀抱婴儿,轻轻摇晃状:

  “终将归于司命。”

  他们的声音低沉但清晰,交汇成一道,回荡于房间内。

  任洁看着商见曜,继续说道:

  “新世界其实还未来临,现在正是神灵考验众生的阶段,只有虔诚信仰司命,将自己以祭礼的方式托付司命,才能进入新世界,并摆脱岁月的轮回,获得永生,不再痛苦。”

  “赞美您的宽容!”教众们又一次轻晃双臂,低沉开口。

  商见曜学着他们的动作道:

  “赞美您的宽容。”

  任洁满意点头,转而说道:

  “好了,我们正式开始布道。

  “我们生命祭礼教团,崇拜生命,敬畏死亡,所以最看重新生和葬礼。

  “今天的内容主要是关于新生。”

  商见曜腰背挺直地坐着,和周围的人们一样,听得很是认真。

  任洁的嗓音逐渐柔和,表情愈发圣洁:

  “我们当让婴儿仰卧入睡;

  “我们当让婴儿养成白天玩耍,晚上睡觉的习惯;

  “我们当在婴儿入睡时,轻哼歌曲;

  “我们当认真分辨婴儿的哭声:

  “短促低沉、时高时低是饥饿;激烈是生气;突然大声,非常尖锐,又长时间停顿,变成平缓悲鸣的,是疼痛……

  “我们当轻拍婴儿背部,让他排出肚子里的气……

  “我们当在抱婴儿时,托住他的后脑……

  “我们必以母乳喂养……”

  商见曜眼神逐渐呆滞,嘴巴微微张开,无法合拢。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