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六章 夜遇(求推荐票)

第六章 夜遇(求推荐票)

  “一个代价,三个恩赐……”

  商见曜看了这道人型光影一眼,直接越过“他”,走向了大厅深处。

  那“人影”未有任何变化,依旧让“一个代价,三个恩赐”的声音回荡不休。

  好几分钟后,商见曜来到大厅最里面,看见了一扇沉重的灰白石门。

  它镶嵌在黑色的金属墙壁上,沐浴着“群星”的光辉,突显出了表面存在的三个凹槽。

  这三个凹槽位于两米高的位置,一上两下,就像是等边三角形的三个顶点。

  商见曜静静注视了几秒,眼中突然倒映出了璀璨的“群星”。

  他随即前倾身体,将双手按在了那扇灰白石门上。

  石门表面的凹槽内相继亮起了一团团白光,就如同有“星辰”从高空落下,撞入里面。

  这三个“星辰”内,虚幻的文字迅速浮现,但仿佛在随着商见曜的思维跳动而翻滚变化,始终无法固定。

  那扇看起来异常沉重的对开灰白石门发出了吱嘎的声音,却吝啬于让门缝裂开。

  商见曜停顿下来,缓了口气,然后再次发力,向前推动。

  三个凹槽内的“星辰”先是随着他的停止而黯淡,接着又在新一轮发力过程中绽放出了明亮纯净的光芒。

  它们里面的虚幻文字翻滚减慢,可依旧没有停止下来。

  石门轻晃,未后退半步。

  商见曜一次又一次推着这扇石门,到了最后,他额头血管都凸显了出来,脸部表情扭曲而狰狞,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还是没有获得更好的效果。

  “呼。”他吐了口气,停顿下来,立在门前,看着凹槽内的三团“星辰”飞快黯淡,消失不见。

  他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许久没有一点动作。

  过了好一阵,商见曜露出些许笑容,骈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将它们抵到了眉心处。

  下一秒钟,他整个人似乎“幽深”了许多。

  接着,商见曜左手插兜,右掌前伸,轻松悠然地按在了灰白石门上。

  这一次,他明显没有发力,但眼中倒映出的“群星”愈发清晰和璀璨。

  灰白石门之上,三个凹槽内,“星光”乍亮,凝成了白团。之前那些虚幻文字同样翻滚着浮现,但变化的速度逐渐放缓。

  终于,它们固定了下来。

  按照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次序,三团白光里的文字分别是:

  “推理小丑”、“矫情之人”、“双手动作缺失”。

  灰白石门随之轻颤,在扎扎扎的声音里,沉重地向后退了一点。

  那变宽的门缝后,微光闪烁,一座向上的银白金属阶梯静静屹立在幽暗之中。

  商见曜试图将手伸过门缝,没有成功。

  他又试着将脚塞进去,未遂。

  他手脚并用,改换了各种姿势,从金鸡独立到笔直倒立,都没能获得好的效果。

  经过验证,他确定自己只能让手指前端和鼻尖挤过门缝。

  而无论他再怎么集中精神,那扇灰白的石门都未再继续后退。

  一次又一次尝试中,商见曜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

  他终于停止了动作,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淡。

  495层B区196号房间内,靠躺在床上的商见曜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了映入路灯光芒的四格窗户,看见了沐浴着黯淡光辉的木桌,看见了光明逐渐往黑暗过渡的“客厅”,看见了沉于昏暗深处的长凳末端和旧床边缘。

  周围是那样的安静。

  忽然,街道天花板上垂落的扩音器们同时响起,发出了略带孩童感的甜美声音:

  “大家好,我是整点新闻播音员后夷,现在是晚上8点整……

  “下午五时二十分,102层某工厂发生小型火灾,已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明火现已扑灭,物资损失正在统计,公司董事会董事,季泽副总裁再次强调:‘烈火无情,警钟长鸣’……

  “明日起,‘能源区’二号反应堆机组正式停堆维护,所有员工的能源配给将降低四分之一,恢复时间待定……

  “‘地热研究所’首席科学家孙楚辞称,已在摸索建立更好的地热利用模型,这能在维持‘内生态区’部分地块最佳环境的前提下,为‘生活区’带来夜晚温度的一定改变……

  “傍晚层‘员工食堂’发生争吵,某员工指责食堂配餐员不够公平,同样一份肉菜,他的要少大约十分之一,该楼层‘秩序督导组’已介入调查……

  “晚上分,414层‘活动中心’内有两名男性员工互殴,该楼层‘秩序督导组’已介入调查,具体原因有待通报。据现场其他员工称,该事件与统一婚配的结果有关……

  “……

  “……在新闻的最后,依旧是一首清唱的歌曲,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

  商见曜靠躺在路灯光芒照不到的床上,表情平静地听着广播,没有任何动作。

  不知不觉间,他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外面的路灯已然熄灭,周围一片漆黑。

  夜里寒冷的空气弥漫于房间内,商见曜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掉衣物,缩进了被窝里,而且还在被子外面盖上了床边那件暗绿色的厚棉大衣。

  他没有钟表,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只能肯定还没到清晨6点30分,因为路灯还没有亮。

  他估算了下,发现自己昨晚可能不到八点半就睡着了,比正常提前了两个多小时,所以,醒得也比正常要早。

  感受了几秒下腹的鼓胀,商见曜探手从枕头旁边拿起了一个黑色塑料外壳的粗笨电筒,将开关推往前方。

  一束凝聚的光芒射了出去,将斜对面的洗手台映了出来。

  “忘了洗脸刷牙泡脚……”商见曜嘀咕了一句,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在公司内部,除了能分配到独立卫生间的,层级较高的员工和管理者们,其他人都只能去“活动中心”附属的大澡堂洗澡。

  而部分岗位特殊,需要每天清洗身体的员工外,所有人一周限额两次,过期作废,不能累积。

  下床之后,商见曜没有耽搁,披上那件暗绿色的厚棉大衣,拿着手电筒,匆匆开门而出,直奔这条街道尽头的公共厕所。

  手电筒里的电池是能源配额的一部分,他可不敢浪费——不少员工在家里自备有木桶、痰盂等事物,为的就是不在夜里出门,可惜,那些东西也是需要贡献点换的。

  此时,公共厕所空旷无人,感应灯随着商见曜的脚步声亮起一盏,相当黯淡。

  解决完生理问题后,商见曜走出公共厕所,准备回家。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道明显来自电筒的光芒从过道拐角处射了过来。

  几秒后,一个披着商见曜同款暗绿棉大衣的男子快步走过,转向与公共厕所位置相反的地方。

  商见曜凝望了两秒,忽然关掉手电筒,于黑暗中无声小跑,奔向对方制造出的小团光明。

  很快,他靠近了那名男子,发现是附近街区的一名中年员工,他得叫叔叔的沈度。

  “嗨!”他猛然蹿出“黑暗”,拍了下对方的肩膀。

  沈度手一抖,差点把电筒扔到地上。

  他满脸惊恐地望向商见曜,舒了口气道:

  “小商啊,你吓死我了!

  “大半夜的,不要这么突然靠近过来打招呼!”

  商见曜笑眯眯道:

  “沈叔叔晚上好,我想问下现在几点了?”

  “还不到6点。”沈度下意识回应道。

  他家外面,是十字“路口”,挂有壁钟。

  “沈叔叔,你是要去哪里?”商见曜左右看了一眼。

  “我去,去厕所……”沈度说到一半就闭上了嘴巴。

  他走的方向完全背离了最近那个公共厕所。

  电筒光亮下,他斯斯文文的脸上青白交错,也不知是被夜晚的冷空气冻的,还是由于别的什么原因。

  组织了下语言,沈度强行笑道:

  “我去C区的公共厕所。哎,昨晚在‘活动中心’玩的时候,有掉东西在那边,刚才起床才发现,想着赶紧找一找。”

  商见曜点了点头,深棕的眼眸仿佛染上了周围的纯黑。

  他呵呵笑道:

  “沈叔叔你看,你穿着绿色大衣,我也穿着绿色大衣,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

  沈度听得一阵迷糊,然后恍然大悟:

  “所以,我们是教友!”

  他顿时变得热情:

  “你也是去听‘引导者’布道的啊?”

  “对啊。”商见曜笑着回应道。

  PS:求推荐票~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