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章 复查(求推荐票)

第二章 复查(求推荐票)

  当活动中心那台随时可能停摆的老旧挂钟的秒针吱吱呀呀转了三圈半后,液晶显示屏上终于出现了一行行文字。

  孟夏等人飞快寻找起自己的名字,然后相继松了口气。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谈不上满意或振奋,但也不至于不高兴。这对他们而言,和平时参加考试没什么区别,只要结果不是太差就行了,反正他们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是这么过来的。

  剩下那些则更多是疑惑,因为他们不认识自己的结婚对象是谁,来自哪个楼层,父母属于哪个部门——即使他们都进入大学,接受了高等教育,认识的人也还是集中于同系同学和同一个楼层的“邻居”。

  龙悦红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上下看了几遍,忍不住低声自语道:

  “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

  “因为你的名字不够好。”他旁边的商见曜表情没任何变化。

  “……”龙悦红想要反驳,却可悲地发现自己竟然有点认同对方的结论。

  这次符合条件,强制参加统一婚配的人足有几千,而男性仅仅比女性多了两个,如果不是命不好,名字不好,运气不好,又怎么会成为两个倒霉鬼之一?

  龙悦红顿了一下,悲愤说道:

  “也没有你的名字!”

  他没看到商见曜和哪位女性成功配对。

  商见曜微挑右边眉毛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已经申请放弃这次的统一婚配了。”

  “这,这,真的?公司怎么会,怎么会答应……”龙悦红又愕然又迷茫,有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

  他活了21年,之前确实有听说过符合条件的谁谁谁没参加统一婚配,但那都是有足够理由的:对方不是躺在病床上,随时可能死去,就是参加了安全部的对外行动,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凡是身体健康,又在公司内部的符合条件的人没谁敢违反规定。

  这是作为公司员工的核心义务之一。

  龙悦红被这件事情冲散了悲伤,看着商见曜道:

  “你准备接受能源配给份额的降低?

  “这还算好,最可怕的是贡献点扣除。你根本就吃不饱饭了!我们这种只能定D1级,每月才1800点,一周才能吃一次肉,一次扣掉三分之一是什么概念?”

  “公司同意了,不用扣。”商见曜露出些许笑容道。

  “不,不可能,不可能……”龙悦红喃喃自语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商见曜真的申请放弃了这次的统一婚配,那就意味着参加本次婚配的男性只比女性多一个人。

  只多了一个人……

  我,我就是这个唯一的倒霉蛋……龙悦红嘴巴半张,内心涌现出了强烈的悲伤。

  这时,显示屏开始翻页,简略介绍起与本楼层居民配对成功的那些人的基本信息,以便彼此找到对方,去“秩序督导部”下属的各个“秩序督导局”登记结婚。

  “孟夏,你丈夫是外来者!”众人看了一阵后,女性那边率先爆发出惊呼声。

  孟夏表情略显沉凝,眼眸微动,低声念道:

  “张磊;男;出生:荒野流浪者;年龄:25岁;3年前被公司吸纳,表现一直良好;身体无隐患;住所:622层A区192号;员工层级:D4;电子卡编号:04311029189……”

  “竟然真的有外来者……”龙悦红也被这件事情吸引,侧头与同伴们议论起来。

  他们都知道公司会定期吸纳荒野流浪者,以补充人口,完善基因,但因为本楼层的居民之前一直没人和外来者做同事,也没谁与他们婚配,所以大家更多是将这件事情当成一则趣闻来看待。

  “孟夏,其实还好啦,虽然他以前是荒野流浪者,但现在都是D4级员工了,才25岁,很厉害啦!”穿绿色上衣、蓝色长裤的女生宽慰起好友。

  D4就意味着从普通员工变成了资深员工、高级员工,可以担任小型研究项目的副职、工厂生产线的班长、安全部队的副组长、某层楼某个区的秩序督导者,待遇相比D1提升了起码2000点。

  “可成年以后再做基因改良的效果就不是那么好了……”龙悦红另外一边的年轻男子嘀咕了一句。

  这时,他看到了自己婚配对象的信息:

  “周琪;女;出生:内部员工;年龄:30岁;曾经有过一任丈夫,死亡5年,目前养育有一个孩子;系主动申请参加本次统一婚配;身体无隐患;住所:569层B区27号;员工层级:D4;电子卡编号:01609052558……”

  “杨镇远,你妻子比你大10岁……”龙悦红也看到了这个条目。

  杨镇远和公司大部分同龄人一样,脸庞白净,身体结实,长相不错,只是略显清秀,看起来比较内向。

  听到龙悦红的话,杨镇远的脸庞一下涨红,想要说点什么,却没能说出口。

  过了一阵,大家终于记下了相应的信息,然后,陆续[孤城读书 ]离开活动中心,准备去找自己的配偶,或回家里等待对方来找。

  这时,还剩五六个人的大厅内,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谁是杨镇远?”

  “我,什么事?”正和龙悦红、商见曜闲聊的杨镇远下意识转头望向门口。

  活动中心的大门处进来了一位女性,她外形成熟而妩媚,衣服虽然简朴单调,但完全掩盖不住那傲人的身材。

  “我是周琪。”这女子扫了杨镇远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先去你家聊聊?”

  杨镇远先是一惊,旋即频频点头:

  “好啊好啊。”

  “那现在就去吧?”周琪笑靥如花道。

  “好啊好啊。”杨镇远边说边快步走了过去。

  龙悦红呆呆看着这一对离开了活动中心,忍不住哀叹道: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商见曜侧过脑袋,一本正经地看着他:

  “伟大的事业等待着你。”

  “……”龙悦红脸庞肌肉抽动了一下,“说人话!”

  商见曜笑了笑道:

  “等明年的统一婚配呗。”

  “也是。”龙悦红叹了口气,“哎,不想这个了,希望明天能分配到一个好的岗位。还有,商见曜,我总觉得你越来越不正常了,我是指脑子。”

  说话间,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他们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是等待分配工作,这将直接决定他们未来的人生——除了因某些方面有特长,提前被对应部门预定的那些人,剩下的高等教育毕业生都得等待分配。

  商见曜还未回应,龙悦红就看见活动中心主管陈贤宇关掉显示屏,拿着一个旧世界遗迹发掘出的圆柱形金属水杯,慢吞吞踱了过来,于是有些忐忑地随口问道:

  “陈爷爷,你觉得我们会分配到什么部门?”

  陈贤宇咳了一声:

  “据我所知,刚刚结婚,即将开始生育的那些人,都会分配到比较安全的内部岗位,没能分配到对象,暂时不需要生孩子的,岗位可能有点危险。”

  龙悦红的表情顿时垮了下去:

  “我,我得回去把婚配结果告诉我爸我妈了。”

  他没等待商见曜回应,哭丧着脸,走出了活动中心。

  “你爸你妈还没下班……”商见曜低语一句,跟着离开,来到了外面的过道上。

  这里是地下大楼的495层,没有天空,只得4米高的天花板,一个个长管灯间隔统一地镶嵌在上面,洒落还算明亮的光芒。

  对公司内部员工而言,路灯亮着就是白昼,路灯熄灭就是夜晚。

  商见曜抬头看了眼前方的路灯,拐向了C区另外一个地方。

  道路的两侧,一个个房间紧密挨着,宽度都只有两米左右,仿佛教科书上的蜂巢展开到了同一个平面。

  和它们相比,活动中心宽敞的仿佛广场。

  走完两条“街道”,商见曜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那里安放着十二部电梯。

  这是直通“研究区”的电梯。

  在这栋源自旧世界的地下大楼里,为了防止拥堵和意外,“生活区”通向“工厂区”、“研究区”和狭义上“内生态区”的电梯是分开的,位于楼层的不同区域。

  而“管理区”、“能源区”是和“研究区”合并在一起的,只是需要刷电子卡,确定权限,才能抵达。

  商见曜等待了一阵,进入中间一部电梯,随手按了“21”这个数字。

  因为正处于上班时间,电梯中途没有停顿,一直平稳地往下降落。

  这个过程中,商见曜忽然拿出电子卡,在对应的区域刷了一下。

  然后,他按亮了代表3楼的那个金属键。

  电梯继续下降,过了好一阵才停止。

  商见曜出了电梯,拐向左侧,看见了一扇紧闭的对开的大型金属门,门外守着四位穿仿生盔甲仿佛直立蜥蜴的武装安保人员。

  商见曜没有尝试靠近那扇金属门,沿着门外的过道,向右侧走去。

  走廊的尽头排列着好几个房间,但都没有挂门牌。

  天花板日光灯的照耀下,商见曜敲响了最角落的那扇门。

  “请进。”一道柔和的女性嗓音传了出来。

  商见曜拧动把手,推开门扉,看见了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士。

  这位女士坐在一张原木色桌子后,外貌年龄三十来岁,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

  她的头发盘得整整齐齐,只垂落了零星的发丝。

  “是你啊。”这女士看了商见曜一眼,微笑指了指桌子对面的靠背椅,“坐。”

  商见曜坐了下来,如同回家般笑道:

  “下午好,林医生。”

  “下午好,小商。”林医生撩起发丝,将旁边一个文件夹拿了过来,于面前摊开。

  然后,她把玩起黑色的钢笔,状似随意地问道:

  “最近感觉怎么样?”

  “胃口有变大一点,睡眠很正常,身体也很健康。”商见曜边说边做了个凸显肱二头肌的动作。

  林医生点了点头:

  “我已经帮你申请放弃统一婚配了,你看到结果了吧?”

  “嗯,谢谢。”商见曜笑着说道,“我能唱首歌感谢你吗?”

  “不用。”林医生毫不犹豫地摇头。

  她随即杵了下钢笔:

  “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放弃统一婚配?你的情况并不算严重。”

  商见曜表情一正,沉声说道:

  “为了拯救全人类。”

  “……”林医生提起钢笔,在面前文件的某个地方重重地画了个圈。

  那个圈内写着一行字:

  “中度精神异常(疑似妄想症,待观察)。”

  PS:新书发布了,求推荐票了~这是免费的,大家都投给我吧。

  PS2:感谢天则律、人在梧桐下的白银盟,感谢路人叉叉、谢蕾妮尔等所有老朋友的打赏。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